[周葉] Hydromel (14) 
我的目標是五月寫完他!!!!!!!!!!!!!!!!!!!!

接續Honey Honey。
腦洞一時爽,碼字火葬場。
→周葉兩人組隊開啟孕期副本最後通關的故事,馬麻說沒有肉的ABO都是耍流氓,為了證明我不流氓,一樣有肉。

+ Warning!! +
--ABO/生子 Alpha周澤楷xOmega葉修
--各式Play,孕期私設,國際賽後
--副CP有,大多敘述帶過(或者在我腦內飄過)


R18注意!!
 --

  Omega情動至此,被撩撥到不行的Alpha眼神闇了下來,動作極快地就把腿上孕夫下半身睡褲連同內褲都直接剝開,一點阻攔也沒有、直接便握住了Omega挺翹的性器,上上下下地飆起手速。
 
  「嗚啊……」
 
  被摸得軟了腰只能向後仰倒在周澤楷微微曲起的膝蓋上,葉修急促地喘著氣,身體已經泛起了情慾蒸騰的淡粉色,不甘心地最後又擼了幾下Alpha的肉棒便徹底鬆開手任由周澤楷擺弄。
 
  把戀人放平在床上,周澤楷瞇起眼睛欣賞了會兒才俯下身在眼前美麗的身體烙下一個個親吻,從白皙的脖頸小心翼翼地以不壓到隆起的小腹為原則一點點順勢往下,一手握著戀人勃起的情慾緩慢揉弄一手捏住對方胸前的乳粒,唇舌同步含住另一邊乳首,微微有些粗糙的舌重重舔過反覆逗弄,讓原本小小的突起腫脹著挺了起來後又換到另一邊,直到Omega難耐地扭起了身體、而胸前兩點已被舔咬的腫脹挺立還帶著晶亮的水潤光澤他才意猶未竟地繼續往下。
 
  下一個吻輕輕地落在圓潤的肚皮上,以一種無比珍視愛憐的姿態。也是這個吻讓周澤楷即將燃燒殆盡的理智堪堪被拉回了原地,心愛的前輩如今臉色潮紅眼神又軟又纏綿,身體更是綿軟地扭動著直往他身上蹭。
 
  知道無論如何都不能傷到心愛的前輩,周澤楷伸手安撫性地摸摸葉修暈紅的臉頰,在床上挪動幾步後扣著葉修膝窩輕輕分開Omega的一雙長腿,然後他抬起一邊從白軟的小腿肚一路吮吻,引來更多哭喘低吟。
 
  親吻到大腿內側時葉修忍不住地想夾緊雙腿,卻讓周澤楷溫柔卻無法抗拒地再度扳開,在接近性器的部位他吻得格外仔細,但刻意地遺漏了最需要安撫的部分,被壓在床上的孕夫被他逼得緊緊攢著床單的手指尖都泛了白,懷孕期間極度敏感的身體讓他完全無法忍受這樣細緻的折磨,快感一陣陣襲來像潮水一樣沖刷著他的意識,在清醒與眩暈之間不斷來回擺盪。
 
  周澤楷把葉修的腿架到肩膀上,Omega的下身在眼前一覽無遺,又紅又軟又濕,挺翹的性器一顫一顫,頂端不斷分泌著透明的體液卻怎麼也無法解脫,被伴侶刺激得連腳趾都蜷曲了起來,一雙長腿夾著Alpha的腦袋、白軟的小腿在青年肩後交叉不時地輕蹭。
 
  「嗚嗚、小周……小周……哈啊…啊──」
 
  在聽見戀人的呻吟開始夾雜了忍耐不住的抽泣後,周澤楷一手揉弄著Omega敏感的會陰又偶爾用指尖勾勾已經開始輕輕開闔的肛周,然後另一隻手扶著對方的性器由下往上緩緩地舔他,直到整個柱體都水潤潤的時候才張口將整根肉棒含進嘴裡。
 
  也許是先前被挑逗得太過,周澤楷才吃了一會兒葉修就射了出來,一點不漏地將伴侶的精液吞了下去,年輕的Alpha吐出有些疲軟的性器,愛憐地吻了吻濕漉漉的頂端,才低頭繼續。
 
  已經被搞得渾身軟得像水的Omega只能任憑對方動作,剛射完的身體一點力氣都使不上,只能急促地喘著氣,隆起的小腹讓他沒法像以往一樣低下頭就能瞧見青年的動作,某種程度上類似蒙眼Play的感覺讓他有些不安又隱隱有些期待。
 
  股間的褶皺被吻上的瞬間葉修驚喘了聲。對方動作沒有太過深入,只是配合著手指動作按摩著肛周與會陰部位,舌尖輕輕舔過偶爾勾動帶起細微的麻癢感,剛高潮的身體痠軟無力,禁不起密集的強烈刺激,周澤楷這是純然的體貼服務,他知道這麼做會讓葉修非常舒服,恰好也能放鬆先前過度緊繃的肌肉。
 
  平復了呼吸後理智也逐漸回籠,還搭在戀人肩膀上的腿蹭了蹭堅實的後背,被弄得非常舒服但也沒忘記目前爽了的只有自己,這樣的姿勢他沒法自己爬起來,只得輕輕用腳跟磨磨,還沒發話就又被舔到了極度敏感的地方,「唔……小周,上來……哈啊、啊啊別…別咬……」
 
  被刺激得整個人都蜷縮了一下,反射性地身體反應反而讓下身正忙碌著的青年更加貼近,灼熱的呼吸瞬間靠得極近,原先疲軟的性器也半勃著隨著兩人的動作細微震顫,在圓潤晶亮的頂端輕吻了下,年輕的槍王終於捨得放過心愛的前輩,輕巧地放開那雙修長白皙的筆直長腿,湊上前望著自家眼眶紅紅的Omega,漂亮的眼睛亮晶晶地,攤平的孕夫只是艱難地舉起手臂示意戀人把自己扶起來。
 
  兩人交換了一個腥羶但甜蜜的吻,彼此吸引交融的信息素充盈在兩人鼻間,沿著Omega帶著笑意的唇角輕輕舔吻,唇貼著唇吮吸舔咬,年輕的Alpha把伴侶摟著抱在腿上,一副打算要這樣親到天荒地老的模樣。
 
  被吻了好一會兒葉修終於掙扎著推開了周澤楷並且伸手擋住了那張不依不撓又要親過來的嘴,他扭扭腰用雪白柔軟的臀瓣摩擦起槍王堅挺的第三把槍,卻被立刻制止。
 
  「不行。」
 
  葉修於是捧著周澤楷的臉開始討好般地吻他。
 
  「……不可以。」
 
  葉修再接再厲地將腿分開了些,用不久前才被弄得濕漉漉的軟穴直接貼著肉棒磨擦起來,直接讓還在與理智苦苦掙扎的青年狠狠倒吸一口氣。
 
  「不……」
 
  正使出渾身解數誘惑自家Alpha的Omega只是懶洋洋地勾起笑容,貼著臉在青年耳畔壓低了嗓音細聲詢問,「好,不插進來。那,我們用腿?」配合著詢問的內容他還刻意地抬高身體用軟嫩的大腿內側碰了碰那火熱的粗長硬物。
 
  下一秒天旋地轉。
 
  上半身柔順地趴伏在綿軟的床褥裡頭,下半身被抬高,整具身軀被擺成了一個極為美好的弧度,被Omega撩了又撩的Alpha一語不發地把自己脹得發疼的肉棒塞進眼前白皙的大腿內側,而被他壓在下方的男人也非常配合地夾緊腿,雪白的臀還誘惑地搖了搖。
 
  「來,給你用。」
 
  周澤楷只覺得自己快要被葉修逼瘋了。因為有先前曾經失控導致戀人送醫的不好回憶存在,幾個月來遇上易感期他總是能忍則忍,優先滿足戀人的需求,嚴格遵守絕不內射成結不劇烈活動的醫囑,其實認真說起來他連插入的行為都盡可能地少,為的就是怕舊事重演,結果他的Omega卻是用盡各種方法挑逗他。
 
  周澤楷顯然是經過一番掙扎才開始動的。扶著葉修的腰確認了對方沒有任何不適,他才謹慎地動了起來,而他的伴侶也十分配合地夾緊腿讓柔嫩的大腿肉緊緊貼合包覆那正抽插著的性具,雖然位置離得很近、視覺效果也相當類似,但靠大腿磨擦和真正進入那溫暖濕潤的肉穴裡畢竟還是不一樣。
 
  腿交是純服務式的,就像不久前周澤楷對葉修做得那樣,並非雙方都能獲得快感,但是相愛的兩人做起來卻又並非只是單純替對方服務,反而更近似情趣,磨著蹭著見到對方沉迷於此的模樣也能生出幾分快感來。
 
  「唔啊啊……好燙……」
 
  不知道是不是這陣子憋得狠了,葉修的大腿內側都給磨得又紅又腫、周澤楷卻依舊沒有要射精的意思,只是不知疲倦地反覆摩擦闖入直到撞上前方同樣勃起的性器後才整根抽出接著重複,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沒停過,Omega的低喘呻吟也斷斷續續地持續著。
 
  「葉修。」周澤楷擺動著腰一下下擦過柔嫩的腿側,對方略長的髮尾貼著白皙的後頸全身隨著他的動作晃動,俯身貼近戀人汗濕的後背,細碎的吻沿著耳畔不斷烙下,混合著深沉情慾的低啞嗓音讓下方正承受著的Omega耳根一麻,渾身過電般地迸出了一聲長長的呻吟。
 
  「……唔嗯……」
 
  手肘抵在床上支撐著,葉修努力抬高屁股又夾緊腿,敏感又脆弱的內側肌膚被狠狠來回摩擦,熱辣辣的疼,幾乎都要被磨破了皮周澤楷終於才扣著他的腰深深挺入、抵著同樣硬挺的性器射了出來,濃稠的白液大半都濺上了圓弧的腹部,而葉修也才終於放鬆身體懶洋洋地朝一旁倒下。
 
  凝視著眼前這具平躺在床上雙腿大張,從孕育著生命的高聳腹部延伸而下還交雜著自己不久前射出的白濁與汗水的身體,下半身濕漉漉的、混合著性器滲出的清液以及後穴因情動而分泌出的體液,白軟的肌膚一片被摩擦過度的紅腫,形狀漂亮的肉棒挺立著在空氣中顫巍巍地一抽一抽,還沒來得及瞧瞧戀人那現下肯定揉合了情慾與促狹以及更多慵懶的暈紅表情周澤楷就覺得自己又硬了起來。
  被伴侶如此深深凝視著自然也回望過去的葉修當然發現了槍王大大身體的變化,他挑眉,勾起一個別有深意的柔軟微笑,一直以來保養得當修長又美麗的手伸向自己硬了的陰莖熟練地握住然後擼了兩把,接著他伸出手指把肚子上沾到的、屬於戀人的精液勾起了一些朝著大張的腿間送去,柔軟的指腹隨意地按了按他能碰得著的下體部位將手上的東西抹了上去。
 
  小幅度地抬起腰朝著周澤楷晃了兩下,葉修知道周澤楷能懂他想表達的意思,果然,他連話都還沒有說就瞧見對方目光一沉,性感的喉結上下滾動了下。
 
  於是他補上最後一擊,愉快地開口:「──要進來看看孩子嗎?」
 
  周澤楷開始為自己剩餘太少的理智存量感到憂心,手卻已經忍不住地把心愛的前輩先撈進了懷裡,兩具交雜著彼此汗水與其他各式體液的身體蹭在一起,大著肚子的孕夫像是不懂什麼叫安分地開始用自己濕滑軟熱的臀縫盡心盡力地吃著下方屬於Alpha的大傢伙,已然情動的後穴汩汩流著水一點點澆灌起被夾在臀肉裡頭火熱的陰莖,時不時洞口被擦過時還會有忍不住的性感喘息闖進耳畔。
 
  「……哈啊…好大……小…小周唔……我吃…吃得你舒不…舒服嗯、啊啊啊……」
 
  ……我家懷崽的Omega老是調皮搗蛋怎麼破,急、在線等!
 
  「……葉修、葉修……」頭一偏叼住Omega軟軟的唇瓣,情欲的喘息被悉數吞進交纏的水澤聲裡,不時溢出幾聲帶著濃濃鼻音的悶哼。周澤楷手沒閒下來,上頭的唇舌忙著抵死纏綿,下方男人雪白綿軟的臀瓣已經被揉得又紅又燙,火熱粗長的性器在臀縫間小幅度地蹭動,沾滿了Omega的蜜水看起來晶亮而飽滿。
 
  職業選手保養極佳的手指靈巧地翻動,指尖揉弄著敏感的洞口肛周,由於先前已經玩了好一會兒,沒花多少時間肉穴就飢渴地像要把青年手指全數吞入般地努力收縮,而周澤楷也就從善如流地插了兩根指頭進去,一進一出都帶著滿滿的汁水。
 
  葉修整個人都像沒骨頭似的軟在周澤楷身上,蜂蜜甜香又濃又烈地絞著Alpha被激起的奶味信息素顯得霸道又專橫,明明該是使人感覺溫和舒緩的香氣在他們鼻間聞起來就像是上好的催情劑一點就燃一碰就炸一沾就深深陷入無法自拔。
 
  後穴被手指進進出出地開拓著,靈活的指節在穴內勾挖揉捻極盡挑逗之能事,被弄得極爽並且還想要更多的葉修嘴被另一張嘴堵著沒法開口講話只能發出幾聲綿軟發顫的鼻音,下身使勁努力夾了兩下,瞬間意會戀人要求的青年從善如流地抽出已經沾滿蜜水的手指,已經習慣有東西進出的軟熱洞口微微開合著像在期待又像在抓緊時間喘息以迎接來自Alpha下一次的侵占。
 
  熱燙粗硬的性器抵著穴口時葉修忍不住還是深深吸了口氣憋著,就算自己的身體已經熱情地出了水、後穴已經開始不滿足手指的開拓貪婪地想要更多也確實足夠濕軟,每回周澤楷進入時他總還是習慣先提前深呼吸做個心理準備,就像打針前總要深深吸一口氣目光別開減緩痛楚一樣。
 
  被標記自己的Alpha深深佔有是一種很難以言喻的感覺。緩慢地破開洞口一點點地進佔到最深處,其實並不痛,只是一種心理層面矛盾的恐慌與滿足,不曉得到底是自己被侵略了還是自己主動吃了進來,說不上是Omega被Alpha插旗宣示領地還是Alpha被Omega盡數包圍侵占,直到下身緊密貼合再也不分你我,你在我身體裡面,密不可分、幾乎融為一體。
 
  將自己的肉棒完全埋進葉修體內時周澤楷聽見懷裡的男人小小聲地呼出了一口氣,這是他一直覺得自家前輩很可愛的地方,於是他低下頭又咬住葉修的唇肆意吻咬,下身彼此相連小幅度地互蹭,敏感的軟肉被時不時地撩撥一下讓葉修忍不住地夾緊臀,身體卻又出了更多水。
 
  不滿足地軟軟推開周澤楷,葉修用了點力讓自家後輩整個往後倒,而周澤楷也沒怎麼反抗地便平躺在床上。挺著肚子坐在戀人身上,體內還插著根火熱的棒子,注意到青年目光帶著不容忽視的情欲渴望與滿滿期盼,葉修扶著周澤楷結實的六塊肌自己慢慢動了起來。
 
  最開始只是小幅度地擺動,這樣的姿勢既不會壓迫到肚子還能讓上頭的孕夫自由調整想要的深度力道以及角度,怎麼舒服怎麼來,後來葉修覺得這樣的刺激不夠所以動作開始逐漸加大,一個人騎在周澤楷身上嚶嚶呀呀叫得歡。
 
  自己愉快地動了會兒,體力不濟的孕夫最後還是渾身乏力地坐在自家Alpha身上,坐上來自己動這檔子事他就沒做過幾回,但也從來沒像這次一樣才動沒幾下就腰痠腿軟像是機器能源耗盡一樣無法動彈。
 
  明明身體還渴望著被戀人狠狠貫穿,體內插著的棒子也依舊火熱不減,軟熱的穴肉艱難地收縮吞吃著粗硬的肉莖,卻怎麼也無法到位,以往他還能直接趴到Alpha胸膛上耍賴,現下隔了顆球,根本不能趴著抱抱蹭蹭,一股突如其來的委屈猛然闖進心口,鼻頭一酸眼眶一熱眼淚瞬間糊了視線,深深吸了口氣把淚意憋回去,跨坐在自家Alpha身上的Omega才想試著自己扭扭腰就有一雙手貼了上來穩穩握住。
 
  「我來。」
 
  注意到心愛的前輩情緒有些不對,周澤楷果斷伸手扶住那白軟的腰支藉由床鋪的彈性又將自己送了進去,終於得到了渴望已久的摩擦衝撞,濕熱的甬道歡快地緊緊吸附住撞進來的火熱,在深處敏感的軟肉被反覆頂弄時吃得更積極,淫水源源不絕地流出來,在抽插的過程中帶起噗哧噗哧的水聲。
 
  「唔、哈啊……」被周澤楷迅速且密集地頂到幾乎瞬間失了神,葉修一手扶在床上一手含進嘴裡胡亂咬著想把纏綿的呻吟堵在嘴裡,但他的Alpha卻拉下了他的手溫柔地含進嘴裡一根根細細含舔吻咬,寶貝至極,連指尖都沒放過,不平的舌面舔過軟嫩的指腹勾動指尖,從手指連接著神經一路顫動到心口,宛如過電般渾身酥麻。
 
  他突然很想抱抱他。
 
  扶在床上的手動了下,在顛箥中貼上了槍王此刻繃得緊緊的小腹軟軟地勾了勾,貼著勻稱結實的肌肉摸了上去,想要整個人一起靠上去卻辦不到。而他的Alpha只是微微瞠大眼,表情顯得有些訝異隨之而來的是喜悅。
 
  然後他被轉了身,肉棒插在身體裡紮實地轉一圈後他連直起腰的力氣都沒了,只得挺著肚子躺在順勢半坐起來靠著床頭的青年身上,後穴依舊緊緊含著Alpha的大傢伙被慢騰騰但無比深入地進出著。
 
  周澤楷把葉修緊緊攬在懷裡由下往上地插他。即使懷孕了葉修還是那麼瘦,只有隆起的腹部才能看出這是個懷孕了的Omega,而他把手交握在孕育著兩人孩子的肚子上,火熱的掌心貼著肚皮小心翼翼地摩娑。
 
  被穩穩摟在Alpha懷裡,心裡的渴望被一口氣盡數滿足,葉修夾緊後穴引發身後青年的悶哼,後頸的腺體被一口叼住狠狠輾磨讓他忍不住渾身又縮了一下,後方被緊緊夾了幾下進出的力道頓時重了些,「嗯……哈啊啊……好深、嗚……」
 
  持續搗弄了一會兒本就情動的葉修在周澤楷一記特別深的挺入時嗚咽著射了出來,而被Omega高潮時不斷收縮濕熱綿軟的內壁擠壓的Alpha也艱難地又頂了幾下最後在成結前急忙撤出,一面磨蹭著伴侶白軟的臀肉一面射了。
 
  兩人在床上又膩歪著吻吻咬咬蹭蹭抱抱好半晌,周澤楷終於才抱起葉修走去浴室做清理,趁著葉修趴在裏頭稍作休息時還特別先出來換了新床單,舊的就先放一邊等隔天一早拿去洗。
    
 
 
!!!!!!!!!!!!!
於是小崽子跟爸爸有第一次親密接觸了嗎(喂
槍王大大真辛苦,面臨理智下線的危機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56-c3d65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