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Hydromel (12) 
我覺得最近生日的人太多了,你們每年的生日真的都是這一天嗎OAQQQ?

接續Honey Honey。
腦洞一時爽,碼字火葬場。
→周葉兩人組隊開啟孕期副本最後通關的故事,馬麻說沒有肉的ABO都是耍流氓,為了證明我不流氓,一樣有肉。

+ Warning!! +
--ABO/生子 Alpha周澤楷xOmega葉修
--各式Play,孕期私設,國際賽後
--副CP有,大多敘述帶過(或者在我腦內飄過)
 --

  「小崽子乖得很,基本沒怎麼折騰我,就是想睡。」隨手又抓了把櫻桃,葉修一面說著一面慢慢眨了眨眼睛,「我看了比賽,最近大家的情況都還不錯,繼續維持啊,復盤的資料也發我一份瞧瞧。」
 
  知道這算是葉修某種程度上的關心與讓步,蘇沐橙於是點下頭同意,「晚點就發給你,不許熬夜看啊。」
 
  葉修打了個呵欠,「我倒是想要熬一下,無奈有人不讓,非得十點就押我上床睡覺。」
 
  「應該的。」在場的兩名女性不約而同給在場的唯一一位Alpha豎起了表示讚賞的大拇指,而難得想抗議一下Alpha行為的Omega無語凝咽,只好悶悶地吃起櫻桃。
 
  也不曉得他們是怎麼交流起來的,葉修吃完櫻桃便發現雖然話語還是同樣簡潔但沙發對面的兩名女性都一副相談甚歡的樣子,顯然對於目前的話題擁有許多共通語言。作為話題主角的Omega抽了張衛生紙安靜地擦著手,同時話題已經從葉修的睡覺時間跳躍到了接下來日子裡每天葉修應該要有的運動量。
 
  ──不,每天吃完飯出門散步已經是極限了,什麼孕夫瑜珈?想都別想哥都一把老骨頭了絕對不陪你們瞎折騰!把人類的身體扭成麻花那是活人真能幹的事兒嗎!小周你這麼認真的表情是怎麼回事我是不會屈服的!
 
  因為前段時間忙著吃櫻桃兼發呆因而錯過了一大段話題的葉修聽著話題越跳越遠,在心裡刷起了彈幕卻沒法找到一個適合的切入點阻止這場可怕的對話。而一直以來都把大部分心思都分到了戀人身上的周澤楷注意到自家Omega停下了進食並且難得臉上出現了以本人為標準而言可說是呆呆的表情,忍不住在心裡開起了萌之小花並且把人更往懷裡摟,而對方也就順勢調整了個可以舒服睡著的姿勢窩了進去。
 
  「想睡了?」蘇沐橙眼睛一亮望著眼前AO夫夫的互動,只見葉修瞇著眼睛終於像個尋常的Omega一樣按著本能依賴地蹭蹭自己的Alpha像是在尋求安全感,從小到大就沒見過幾次葉修向別人撒嬌的模樣,如今見了自家一向堅強的葉修哥哥終於找著了自己的歸宿有了一個可以放鬆歇息的地方,她是由衷地開心。
 
  讓周澤楷牢牢抱著,已經一半進入休眠狀態的葉修胡亂點點頭,「想……睡會兒……」
 
  幾個人有默契地等著葉修睡著發出了均勻的呼吸聲才輕聲回復交談,陳果上上下下瞧了遍,覺得輪迴的隊長實在是把自家戰隊的前隊長照料得很好,葉修的皮膚很白她是知道的,但是由於過往生活作息太不正常、飲食又不注重,在身體透支到極限時就容易浮腫暗沉,現在看起來正呼呼大睡的Omega面色紅潤白裡透著紅,皮膚看起來水嫩水嫩的光滑又明亮一看就是被養得極好。
 
  「今年的全明星賽在微草辦,他有想參加嗎?」
 
  周澤楷低頭看著自家戀人沉靜的睡顏,目光珍惜地巡了懷裡的身子一圈,葉修側著身體掛在周澤楷身上,已經突起的肚子此刻正卡在兩人中央彰顯著自己不容忽視的存在感,而之後只會越來越大、讓他的前輩行動越來越不方便,「想去,會顧著。」
 
  他心愛的前輩已經為了孩子克制了很多原本喜歡的事情,如果葉修想去全明星,那他就全程顧著。
 
  「不過,你們倆還沒公開對吧?如果你帶著葉修肯定是會曝光的。」蘇沐橙突然收起笑意一臉嚴肅地開口,「你有想過公開後粉絲們的反應嗎?你的、葉修的,還有俱樂部的反應。」
 
  「他們知道。」
 
  先前葉修來找他,接著之後每天都同進同出的,雖然隊友們不會但畢竟俱樂部還是有其他工作人員,為了避免閒言閒語他也早早地就主動找經理坦承了來俱樂部找他的葉修其實是被他標記了並且揣了自己崽子的那位Omega。
 
  而被太過密集連貫的巨大炸彈連續集中的輪迴經理在持續了十分鐘近似於昏厥的思緒空白後終於回過了神,面對自家面露擔憂之情的男神則是反射性地開口安撫對方說這才多大點事兒就是婚宴滿月酒到時候記得補上啊,直到送走了開著小花回去訓練的隊長後才暗自在辦公室裡捶胸頓足然後認命地找公關部門開會。
 
  真不知道該狂賀自家男神魅力大到連葉修那妖孽都能收服還是該哀嘆葉修果真是腥風血雨的男人連退役了都還是沒放過聯盟。不過既然他們互相標記了彼此有了歸宿還有了孩子也實在是一件好事,還是果斷慶祝吧。
 
  「粉絲……希望她們祝福。」抬起視線堅定地望著蘇沐橙,周澤楷輕聲回應,垂下視線再度看著伴侶睡得嘴唇微微打開的模樣,心裡頓時柔軟得不可思議,總覺得每天都能更愛懷裡這人幾分。
 
  這麼可愛、如此柔軟,溫柔又強大,要怎麼能不喜歡。
 
  不忍心讓孕夫當天來回這樣舟車勞頓,當天晚上他們住在上林苑曾經葉修和魏琛共同居住的房間,魏琛相當大度地沒等陳果發話便轉身搭上方銳肩膀兩個人一副哥倆好的模樣愉快地走了,而葉修也就熟門熟路地拉著周澤楷進了房門。
 
  仗著有人質在身上,葉修把周澤楷壓到了屬於自己的那邊床上坐下,然後揣著人質一把跨上了青年大腿,被壓在下頭的人只得趕忙伸手扶住搖搖晃晃的孕夫,輕輕皺了下眉,直到人坐穩了在他微蹙的眉間啄了幾口才舒展開來。
 
  葉修捧著戀人的臉蛋一下一下親著,從光潔飽滿的額頭親到柔軟姣好的唇瓣,親密地彼此磨蹭了會兒才更加深入,唇挨著唇舌尖熱烈交纏著一下推到青年嘴裡一下又被男人一股腦地勾回自己領地。
 
  兩人甜膩膩地吻了一會兒,最後葉修整個人掛在周澤楷身上喘,體力一直以來都完勝腿上宅男的聯盟男神笑得一臉靦腆,嘴唇蹭著戀人頸項細細密密地啄,直把人都親熱了忍不住伸手推他才停下。
 
  「停停停,我要洗澡了。」手摀住槍王的嘴又被親的掌心發癢,葉修抽回手慢慢捧著肚子站起身,才剛站穩就讓周澤楷扯住衣角。
 
  有著純良信息素與實誠表情的Alpha眉眼彎彎,從眼神到嘴角都是滿滿地真心喜悅與期盼,「幫你,好嗎?」
 
  葉修偏頭看了他好一會兒,才挑起方才被吻得現下看來有些紅腫的唇瓣,勾勾手指,「念在你苦苦哀求的份上,朕准了。」
 
  於是大意的葉皇上久違地體驗了一把直的走進去橫著被抱出來的感覺,雖然沒有做到最後卻也幾乎是被自家Alpha又溫柔又虔誠地吻遍全身,懷孕的身子敏感至極,無法也無力反抗的結果就是只能軟在青年懷裡不住地喘息求饒嗚嗚咽咽,被抱出來時葉修整個人不知道是情動羞的還是被蒸氣薰的又紅又暖,才被放到床上就揪著被子一捲滾到一邊不理他,而同樣也洗了澡的周澤楷則是安靜地熄燈後平穩地爬上床一把將悶著悶著就睡著了的孕夫摟進懷裡,像守著珍寶的龍。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54-8ebf93c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