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Hydromel (09) 
我想念那個碼再多字都不會想睡的自己。
人是否果然真的要服老(ry

接續Honey Honey。
腦洞一時爽,碼字火葬場。
→周葉兩人組隊開啟孕期副本最後通關的故事,馬麻說沒有肉的ABO都是耍流氓,為了證明我不流氓,一樣有肉。

+ Warning!! +
--ABO/生子 Alpha周澤楷xOmega葉修
--各式Play,孕期私設,國際賽後
--副CP有,大多敘述帶過(或者在我腦內飄過)

--
 
  葉修醒來時發現自己人在醫院,而周澤楷表情又緊張又羞愧又抱歉地望著他,見他醒來的瞬間那雙漂亮的黑眼睛幾乎迸出了萬丈光芒,連忙抓著手吻了又吻嗑嗑絆絆地問他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不明所以地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事,葉修習慣性地手撫上小腹掌心貼著圓潤緊繃的肚皮蹭了蹭,突然覺得嘴巴有點乾。
 
  「前輩,水。」沒等葉修開口周澤楷便從旁變出了杯溫水遞過來。
 
  「哦。」接過水抿了幾口,注意到自家戀人的表情並沒有變得比較輕鬆,葉修把水杯握在手裡輕聲問,「小周怎麼了?瞧你這副表情。」
 
  被詢問的槍王蹙著眉,那是他想說話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的表情,有點急有點慌但更多的是愧疚與自責,葉修見他這樣也不催促,只是讓周澤楷把手上的水杯接過去自己扭了扭想坐起來,結果才一動、下身就痠痠脹脹地細細疼了起來讓他嘶了聲。
 
  周澤楷連忙湊過來小心翼翼扶著他幫他坐起身,先在葉修後腰墊了個鬆軟的枕頭後又細心地掖好被角不讓風灌入被窩。做完這一系列動作後年輕的Alpha抬起臉望著自己心愛的Omega,只見他的Omega彎著眉眼笑意盈盈地望著他,琥珀色的眼睛映著他的模樣,溫和又柔軟。
 
  「前輩……」臉被他最喜歡的那雙手輕輕捧住,周澤楷終於還是按耐不住地一把抱住了葉修,帥翻全聯盟的俊美臉蛋埋進戀人頸間蹭了蹭,「……我不好,動了胎氣。醫生……很生氣。」
 
  他在半夜被懷裡人無意識的囈語驚醒,才打開了床頭小燈就見到他的Omega閉著眼皺著眉身上冒著冷汗雙手抱著肚子很不舒服的模樣,又怎麼也叫不醒,只是斷斷續續地低吟,嚇得他睡意全無反射性就打了電話叫救護車。
 
  被隔壁房間動靜驚動到的江波濤和方明華為了保險起見一個跟著去了最近的醫院一個待在酒店裡準備若是他們趕不上隔天的班機就先帶其他隊員回去。跟著去的是江波濤,由於被緊急送醫的是妊娠中的Omega,醫院方也不敢怠慢,進了醫院就先把人推進急診室裡先做應急處理、又讓人出來仔細詢問了周澤楷幾個問題後就徹底關門亮燈。
 
  兩人坐在外頭,江波濤先是安撫了周澤楷幾句,從醫護人員和周澤楷的簡短對談中也理出了些頭緒的輪迴副隊長想了想,畢竟和周澤楷當了這麼多年的隊友兼心之友,於自家隊長的各種狀態也是有點印象。
 
  「小周,你的易感期是最近吧?」
 
  「嗯。」目光緊緊盯著手術中的紅燈,周澤楷點點頭,一被提點後也想到或許是因為自己的關係才導致戀人此刻躺在急診室裡的結果,不由得耷拉下腦袋,表情相當自責。
 
  自己也是個Alpha,當然知道對於Alpha而言易感期就是個容易失控的時段,江波濤抬起手拍拍周澤楷的肩膀,「放心,前輩會沒事的。」
 
  「江……謝謝。」
 
  等了好半晌,手術中的紅燈終於熄滅,醫師走出來,「你們誰是患者的Alpha?」
 
  周澤楷立刻向前,眼神不斷往裡面飄,「他……沒事?」
 
  醫師用眼神剜他,「你是患者的Alpha?」
 
  「嗯。」
 
  「有沒有定期做產檢?妊娠期間相關注意事項有沒有認真看過?給你們做產檢的醫師有沒有提過你的Omega身體情況?」
 
  醫生每問一個問題周澤楷就點一次頭,於是醫生的臉色也就越來越沉。
 
  周澤楷只能小雞啄米式地點頭,見醫生的臉色不佳就知道戀人身體不適的原因和自己以為的原因八九不離十,當下立即低頭認錯,「我的錯,沒照顧好。」
 
  醫師深吸了一口氣就打算要訓斥眼前在他眼裡看來不知輕重的年輕Alpha,卻在見到青年滿臉自責懊悔、眼眶紅紅的還不時瞟向手術間時嘆了口氣,臉色稍霽,「……頭胎?」
 
  「嗯。」
 
  「AO之間發情期易感期這些在所難免,但是嚴禁內射成結以及任何會壓迫到肚子的姿勢以及所有太過劇烈的動作。……男性Omega妊娠本身就比女性辛苦,而且患者身體底子本身就比較虛弱、年齡偏大加上這又是頭胎,再怎麼小心都不為過。」
 
  「這次幸好送來的即時,雖然動了胎氣但暫時沒什麼大礙。」醫師抬頭看了眼時間,「再過十分鐘轉普通病房,醒來再做個檢查沒問題就能離開了。」
 
  聽完自家槍王斷斷續續的解釋後自行腦補出詳細情況的葉修順手摸摸周澤楷的頭,捧著戀人的臉軟軟地湊過去啾了一口,「嚇到了吧?」
 
  被安慰地親了口的Alpha小幅度地點點頭,沒敢再對自己的Omega有大動作,只是蜻蜓點水般啄了葉修的唇一下便轉身按下呼叫鈴,「檢查……回家。」
 
  「好,檢查完就回家。」
 
 
  「簡直胡鬧!」為了葉家大少爺出差到S市的老醫生再度氣得吹鬍子瞪眼睛,把手裡抓著一大疊的Omega孕期指南狠狠摔到桌上,「──你們孩子還要不要了!一個比一個不省心,阿修糟蹋自己糟蹋習慣了小周你也跟著他胡鬧?底子不好就得好好養著護著,幾個月不讓你們親熱又不是一輩子都不讓你們做了就不能忍忍?」
 
  周澤楷羞愧自責地頭都抬不起來。
 
  倒是葉修半坐在床上指尖蹭了蹭自己圓潤的肚皮,他知道裡面住著個頑強的小生命,流著他和周澤楷的血擁有他們兩人共同的基因。腦海裡滾過幾句可以用來回應的話,但想想只會讓老醫生更生氣於是作罷,只得乖乖挨訓。
 
  見兩人乖乖挨訓的小模樣,持續罵了幾分鐘的老醫生終於停下來喝了口溫水,喝完水抬頭一看,年輕的小Alpha還是一臉自責但卻不知何時挪窩挪到了床邊一副想要摸摸自家Omega小手卻又怕傷到人家的糾結模樣,而那個今天一反常態半句話都沒吐槽的Omega倒是大方地伸手出去摸了摸自家Alpha的腦袋又捏了捏那張帥氣的臉蛋。
 
  膩歪的黏黏糊糊。
 
  一把年紀了還要讓年輕小輩們放閃的老醫生咳了兩聲,理應害羞的Omega坦然地抬頭望著他,神色如常,反倒是Alpha漲紅了一張臉把臉上肆虐著的手納進掌心裡死死攢著不放,兩隻同樣修長漂亮的手以為沒人見著的指頭勾來勾去纏纏綿綿。
 
  覺得眼角有點痛,但基於職業道德他還是把孕期注意事項再度不厭其煩地唸叨了一遍,「……總之,定期作檢查,均衡飲食。不要以為揣崽了就可以正大光明癱著一動不動,小周每天負責盯著阿修動動,不能慣著他懶,生產可是很耗體力的。」
 
  注意到葉家的大少爺露出了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老醫生滿意地點了下頭,隨即又扳起了臉,「你們這些小年輕衝動起來攔也攔不住,總之好好給我記進腦子裡:嚴禁成結、內射,不劇烈運動、不能有強烈撞擊,壓迫到肚子這件事情萬萬不能有,肚子不對勁就必須馬上停止,懂嗎?」
 
  葉修覺得自家槍王腦袋熱得差不多可以煎蛋了,這種平時靦腆羞澀床上熱情強勢的性格究竟是怎麼養出來的他想到現在也沒想明白,但這並不妨礙他點頭表示自己聽見了會乖乖照辦。
 
  不放心地又多交代了好些時候,終於把大齡Omega孕期相關注意事項再度宣讀了遍後老醫生才提起診療箱離開,離開前仍不忘強調擦槍走火時切記三要點:不卡結、不內射、不碰撞。
 
  周澤楷羞得耳朵紅到像是要滴出血來,一聲不吭地把臉埋在葉修懷裡無論男人怎麼哄就是不出來,最後葉修只得使出殺手鐧說自己餓了才見紅著臉的槍王圍起圍裙洗手作羹湯。
 
  說起來,作為Omega的葉修是幸運的,找到了一個疼他寵他愛他敬他的Alpha。懷孕初期他曾經好奇地上網搜了些孕期相關的心得文章看,想知道其他Omega或是Beta都是怎樣面對生子副本的,認真地看了幾篇,他發現自己作為一個懷孕了的Omega,他無疑是幸福的。
 
  有些人早孕反應嚴重,每天早上總要被想吐的感覺逼醒去抱著馬桶相親相愛一會兒才能解脫,也有的是一點油煙味或肉味都不能碰一聞就頭暈想吐,天天精神委靡不振又要適應生殖腔為了孩子改變而產生的疼痛,睡也睡不好醒著又這不能碰那不能摸簡直酷刑。
 
  而葉修到目前為止,大概是從懷孕初期就被照料得極好,雖然身體被自己糟蹋得有點虛但底子至少還是好的,認真養養就能再調回來。他頂多就是嗜睡容易餓,偶爾會突然想吃一些平時不吃的東西,其他根本就和以往無異,要不是每回做檢查都能看見肚子裡有東西他都要以為自己的小肚子是給餵出來的。
 
  想著想著葉修伸手摸了摸肚子,頗有表揚的意味。
    
 
 
果然
3個月是很脆弱的
要聽醫生的話喔~~

(默默為上一章噴鼻血的我反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51-305ce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