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Hydromel (08) 
告訴我為什麼你們一直在更新ODQQQQQQQQQQQQQQQQQQ

接續Honey Honey。
腦洞一時爽,碼字火葬場。
→周葉兩人組隊開啟孕期副本最後通關的故事,馬麻說沒有肉的ABO都是耍流氓,為了證明我不流氓,一樣有肉。

+ Warning!! +
--ABO/生子 Alpha周澤楷xOmega葉修
--各式Play,孕期私設,國際賽後
--副CP有,大多敘述帶過(或者在我腦內飄過)

本章上肉。沒滿十八請自覺跳過(?)
--


   
  回到下塌的酒店,兩人都洗完澡暖呼呼地一個坐在一個懷裡互相做著手操。兩雙漂亮的手彼此交疊,隨著熱度緩緩化開的護手霜很快就抹勻了開,由於周澤楷今天有比賽,葉修就著被周澤楷攬在懷裡的姿勢一點點仔細地每根手指都按摩到,又沿著經絡緩緩推開。
 
  雙手被葉修珍惜地捧著,一時之間無事可做的槍王垂著視線盯著自家Omega白皙的頸項看了好一會兒,突然就忍不住覺得一陣口乾舌燥,於是低下頭吻了起來,引起懷裡人倏然一顫,手裡的動作頓了一下又繼續按部就班地按揉。
 
  發現懷裡身體正隨著自己的動作慢慢變得緊繃,周澤楷慢悠悠地輕輕吮吻著葉修頸側,像是在讓對方放鬆卻又三不五時會發出咕啾的潤澤親吻聲,一聲聲敲擊進耳膜裡更顯得火熱誘人。
 
  屬於Alpha的求歡暗示。
 
  孕期中的Omega不會有發情期,但Alpha的易感期並不會因此消失。由於Alpha的自控能力遠超Omega,所以就算有易感期也能簡單地靠意志力或者抑制劑壓過去。而互相標記對AO而言都能算是件好事:他們只對彼此的信息素有反應。
 
  隨著時代演進,現在的Omega早已不像過去只能依附在自己的Alpha底下、依著Alpha的意志存活在這個世界上,能在自己擅長領域闖出一片天的Omega比比皆是,但寫在基因裡本能地會被信息素點燃的天性卻是怎麼也無法抹滅,特別是被標記了的Omega在標記他的Alpha面前時。
 
  濃烈的牛奶香氣在空氣中猛然爆發開來,因為孕期而對信息素有些遲鈍的Omega被強行激得立即釋放出了甜美的蜂蜜氣息。低低地呻吟一聲,葉修瞬時軟得只能更加偎進周澤楷懷裡,手上正替對方做著的手操也沒能繼續下去。
 
  「小……小周……?」身體驀地泛起了蒸騰的熱度,忍不住地喘了幾口氣才扭頭看著正把自己牢牢摟在懷裡的Alpha,對方俊美的臉龐泛著暈紅,黑亮的眼睛眨也不眨地望進葉修眼底。
 
  雖然模模糊糊有個印象自家槍王的易感期好像就是這麼幾天,但因為過往周澤楷總是會選擇靠意志力強行壓過去,基本不太會順從身體本能的渴望把心愛的Omega壓在床上做個天昏地暗的關係,葉修對於周澤楷易感期的印象並不如周澤楷對葉修發情期的印象深。
 
  更何況互相標記了的AO彼此發情期易感期都會越來越近最後基本達到一致的狀態,正在調整中的他們老實說日子都估得不大準確,再加上葉修如今是懷孕的狀態根本沒有發情期,也就不小心忘記這件事了。
 
  在自家Alpha懷裡扭了扭轉身面對面,年長的Omega努力直起身子雙膝岔開跪立在Alpha身上,捧著對方的臉就把自己的唇送了出去。
 
  即使在易感期有點失去思考能力的情況下也記得懷裡的Omega此刻很脆弱,周澤楷雙手穩穩摟著葉修的腰仰頭接受葉修主動送過來的唇瓣,才碰到就不想鬆開,Omega的唇瓣又軟又甜,舌頭才在外圍輕輕舔了圈就緩緩張開任由Alpha闖入,唇舌激烈地交纏發出嘖嘖水聲,來不及吞嚥的唾液順著下巴滴落拉起了銀絲最後緩緩沒入柔軟的雪白睡袍裡。
 
  雙手隔著睡袍時重時輕地摩娑著戀人的側腰,逼得對方最終軟倒在自己身上不住地喘氣,偏頭安撫般地親親Omega裸露在外的肩膀,年輕的Alpha摟著戀人輕輕剝開對方身上的睡袍,白皙的身體此刻泛著櫻花般的淡粉,胸前兩點因著情慾升騰而微微挺立,同樣保養得當的手指挑選了其中一邊按了上去反覆揉捏,感覺到攀在身後的手指無意識地抓撓,Alpha勾起唇角垂著視線張口含住了另外一邊用力地吸了一口。
 
  「唔──!」
 
  伸出舌尖舔了舔正微微挺立的乳尖,在男人顫著聲悶哼的同時用牙齒磨了磨讓懷裡人迸出了聲帶著鼻音的驚喘,沒捨得太粗暴的動作,把懷裡的戀人放倒在床上,他俯身小心翼翼地以不壓迫到對方肚子為主開始在男人身上烙下一個又一個輕吻,兩雙美麗的手十指緊握被扣在床上,被壓制的那雙時不時因著身上的刺激顫一下,每震顫一回就能聽見Omega愈發帶著哭腔的低吟。
 
  「小周…小周……唔……」懷孕了的身子很敏感,只是被觸摸被親吻就能感覺到絲絲顫慄,身上的Alpha時重時輕的吮吻讓他忍不住掙扎扭動著想要逃離這種近似折磨的愛撫,卻還是被牢牢按著無法掙脫。
 
  被Alpha強勢的動作帶起了火熱的情潮,葉修在整個人被擺成了個跪趴的姿勢時若不是周澤楷還扶著他的腰就幾乎要像泥一樣渾身癱軟在床上,在肚子下謹慎地墊了個鬆軟的大枕頭,槍王定定地注視了正自發地隨著呼吸開合著的窄小穴口,嫩粉的小孔一張一闔水亮水亮地彷彿探進去就能掬得滿手蜜水似的,然後著魔般忍不住扣了根指頭進去。
 
  體內被闖入的瞬間葉修忍不住嗚咽地喘了聲,而隨之而來的抽插攪弄更是讓他反射性地想逃,但身體卻自發地收縮著吞吃著來自Alpha的手指,淫水分泌得更歡像是在要求更多,很快地、只是單純的手指進出都能聽見清晰的水聲。
 
  周澤楷等了一會兒才加入了第二根手指,被彼此纏繞的信息素勾得發了情的小穴在異物探入時便緊緊地包覆上來軟綿而火熱,艱難地微微分開手指在敏感的內壁搔刮,每碰一下便能感覺眼前的Omega腰又軟了一分。
 
  葉修咬著床單低聲喘息,想要不管不顧地趴下卻又顧忌著怕壓到肚子,雖然已經墊了個枕頭但他還是想著盡量不要壓迫到因此還是小心翼翼地虛虛靠著沒敢整個人趴下去,使力支起綿軟的手努力調整了下姿勢,卻又讓周澤楷一個搓弄給整回了原樣,只能揪著床單嗚嗚咽咽。
 
  忍耐多時的Alpha等到了心愛的Omega後穴已經開始難耐地抽搐吞吸一副手指已經無法滿足的模樣時才終於讓抵在穴口的東西換成自己已經脹得又硬又痛的肉棒,雙手齊齊扒開已經變得柔軟的小洞,輕輕地揉了揉入口的褶皺後他便挺了進去。
 
  進入的速度很慢,體內被一點點填滿的感覺既痛苦又滿足,每個縫隙都被撐滿、窄緊的洞口被撐到最開,綿軟的穴肉貪心地纏上火熱的性器又吸又夾不管怎麼動都能感覺體內被插得滿滿的,還沒到底就讓葉修覺得幾乎窒息。
 
  掙扎著攢住床單,葉修搖著腦袋呻吟都成了哭喘,「換、換個姿勢……哈啊小…小周……難受……」
 
  被抱著坐在自家Alpha腿上,雖然不會壓到肚子但這體位進得特別深,周澤楷從背後摟著他,兩人下身緊密貼合不留一絲縫隙,粗硬的性器直插到底被柔軟的甬道完整包覆,葉修的手茫然地晃了晃最後搭到了周澤楷正摟著他的手臂上,虛虛抓了幾下才終於安定了下來。
 
  已經不能再忍的Alpha開始由下而上頂他,並沒有完整抽出再捅入而是小幅度但密集地抽插了起來,圓潤碩大的頂端一次次摩擦過體內深處極為敏感的軟肉,偶爾插得狠了甚至還會刻意地抵著輾磨,引得被侵入的Omega只能發出似痛苦又似歡愉的喘息。
 
  「嗯啊……頂、頂到了……啊啊…不……深…太……太深嗚嗯……」
 
  隨著情潮沸騰交融的信息素愈發濃烈,混合了香甜蜂蜜的奶香充斥兩人鼻間,葉修整個人都被顛得出了汗,臉上混雜著汗與淚潮紅一片,體內的敏感軟肉被接連不斷地刺激讓他喉間滾出的低吟愈發甜膩惑人,周澤楷垂著視線摟著Omega汗濕的身子低頭吻咬出一片奼紫嫣紅,下身頂撞個不停,一次次搗開綿軟的穴肉直插到底。
 
  葉修被插得渾身失去了力氣,一雙白皙的長腿被扳得更開讓身下的肉柱能進得更深,被標記自己的Alpha猛烈操幹讓他身為Omega的本能歡快地冒出頭幾乎毫無原則地向著對方敞開一切,葉修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串在烤架上的肉,後穴明明被塞得脹脹滿滿卻還是死命地分泌液體,進出都帶著令人羞恥的咕啾水聲。
 
  在幾次劇烈地讓葉修驚喘出聲的撞擊後周澤楷伸手一把握住了葉修早已挺立多時的性器,卻是伸出指尖頂住了頂端阻礙他射精。即將迎來的猛烈高潮被生生抑止,已經意識有些渙散的Omega登時就紅了眼眶哀鳴嗚咽,已經被折騰的沒有力氣的身體掙扎著扭了扭卻怎麼都掙脫不開,試著伸手想推開禁錮自己的手對方卻絲毫不動依然故我,肉棒又硬又脹又痛,偏偏體內插著的那根又突然動了起來,好疼,可是又好爽。
 
  「唔啊啊……痛…想射……啊啊、爽……再用力插我……哈啊…啊……」雙手從推拒變成緊抓,被兇狠地由下往上進入,每回性器抽出都能感覺穴肉極力挽留糾纏著不肯鬆開,被深深頂入時歡快又順從地被操開,即使看不見也能明確在腦海中描繪體內火熱的模樣,然後越想越不能想,思緒糊成一團只能隨著Alpha的動作哭喘抽氣。
 
  體內的敏感被反覆擦過,前端讓人掐著不讓射,葉修臉上全是交雜的汗與淚,一半爽一半疼,連串的刺激下來連求個順暢呼吸都覺得奢侈的過份,只能邊哭邊喘嘴裡胡亂嚷著屁股好滿好脹插到肚子要被捅穿了好粗好大好燙好熱我想射不要了唔嗚啊啊,到了後來也只能感覺到什麼就喊什麼根本來不及過濾自己嘴裡冒出去的都是些什麼話。
 
  周澤楷含著葉修紅潤的耳垂,小小的軟肉被他叼在嘴裡又吸又舔又含,在Alpha眼裡看來懷裡的Omega簡直就是最上等的佳餚哪兒都好下口哪兒都甜得要命美味至極,必須每個地方都嚐過吻過舔過再打上自己的標記才能作數。
 
  直到葉修終於被允許和周澤楷一起射出來時他已經叫得聲音都啞了,軟綿綿地縮在自家Alpha懷裡一抽一抽地,爽到了極致後是炫目的空白,他的Alpha沒法在他的生殖腔裡成結,但在柔軟的甬道裡成結也是個不小的負擔,再加上腸道裡被灌得飽飽的精液,總覺得還深埋在體內的肉棒一旦拔出肯定還得再花上好長一段時間作清理,休息了好半晌終於恢復了些的葉修用手指刮刮正把自己攬在懷裡的周澤楷。
 
  「走不動了……小周、我們去浴室……」他動了下身體把周澤楷吃得更深,兩人同時發出了低喘,「就這樣,進去後再拔出來……嗯…你別……別顛……」
 
  就著埋在Omega體內的姿勢周澤楷把葉修轉了一圈讓兩人面對面,葉修的臉還紅撲撲地蜿蜒著淚痕,半硬的性器插在身體裡生生轉了一圈讓他忍不住屏著呼吸眼眶又泛起了淚,翻轉同時滿肚子精水也隨著被攪弄,下腹的飽脹感被再度凸顯出來,剛過不應期的性器顫巍巍地翹起,身子比自己料想中的還要敏感讓葉修呻吟了聲把臉埋進周澤楷肩窩,綿軟的雙手攬住自家Alpha後背,交叉在槍王身後的一雙長腿蹭了蹭對方表示催促。
 
  周澤楷抱著葉修站起身,途中小心翼翼地護著心愛的前輩不讓對方磕著碰著,兩人維持著相連的姿勢進了浴室,走動間難免摩擦,性器被軟嫩濕熱的肉穴給緊緊吸附著不時還因為緊張而收縮夾緊,還在易感期的Alpha迅速被撩撥起來,踏進浴室便把葉修輕輕放到洗手台上扶著Omega的後腰又扳開嫩白的大腿讓對方攀住自己的後背再度深深頂了進去。
 
  周澤楷進入的力道不大但插得深,已經做過一輪的身體契合度高得嚇人,肉穴被完全改造成性器適合的模樣,每每進入都是完美的緊密貼合不留縫隙,軟熱的腸道裡滿滿的都是前一場性事留下的腸液、精液,有些隨著抽插的動作被帶出穴口,有些成為了新的潤滑讓新一輪的性愛更加順暢。
 
  下身劇烈交纏著發出噗嗤噗嗤的水聲,同樣情潮被帶起的男人低低叫了幾聲最後啊嗚一口咬住了青年的肩膀卻還是掩不住那十足軟濡宛若求饒的嗚咽,攀著Alpha後背的手指用力得指尖都泛白,沒被架著的腿虛軟的垂下隨著撞擊頻率一晃一晃,被扳開抬高的小腿肚一顫一顫像是隨時都要抽筋。
 
  「嗚嗚啊……我…我疼……小周、小周……唔……到底…了呀啊……」染著濃濃鼻音,葉修嗚咽著撓了撓周澤楷的背卻換得更深的挺入,被抵在洗手台上雖然被摟在Alpha懷裡但背部還是不可避免地偶爾會撞到,偶爾周澤楷頂得狠了就會撞得比較大力,背後一吃痛只能渾身反射性地緊縮、後穴狠狠絞住正進出著的熱燙肉棒,如此循環反覆讓葉修眼淚掉得更兇呻吟破碎得幾乎說不出話只能被動地承受所有。
 
  「葉修……葉修……」幾次深得幾乎要連囊袋一起捅入的撞擊後周澤楷深埋在葉修體內的性器根部再度膨脹成了結,甬道被倏然撐大的Omega低聲哀鳴對著摟住自己的Alpha又抓又撓隨即卻讓體內來自Alpha射出的灼熱液體滿燙得幾乎窒息,失去了掙扎的力氣。
 
  從心愛的Omega身體裡退出,被插了兩輪的肉洞抽搐著極力挽留Alpha的性器,分離時發出了啵的一聲隨即被堵在裏頭的精水便一點點沿著穴口隨著呼吸一震一顫一開一闔的過程中流出。
 
  葉修喘著氣,眼眶紅紅地任由周澤楷帶著歉意和討好地烙下一個又一個吻,兩人的信息素早已糾纏得不分你我,滿室都是溫熱的蜂蜜牛奶味。葉修艱難地動了動手指指向寬大的浴池,沒說話只是喘,周澤楷立刻會意,手臂施力把葉修打橫抱起先放到浴池邊緣的台階上,然後才放水準備重新洗澡。
 
  很快地水池蓄了半滿的熱水,先用手試了試溫度確定是葉修能適應的溫度後周澤楷才把心愛的前輩抱進浴池。已經許久沒有做的這麼激烈的葉修渾身痠疼,肌肉接觸到熱水的瞬間他舒服地嚶嚀出聲,半瞇著眼睛窩在槍王懷裡動也不想動。
 
  自願地承攬了情事後所有的清潔工作,周澤楷讓葉修趴伏在池邊臀部翹起,伸了兩根指頭探進有些紅腫的肉洞裡試探性地按了按柔軟的內壁,兩指分開讓外投的水流得以進入帶出絲絲白濁,敏感的腸肉被滲入的熱水嚇得縮了縮,然後被周澤楷溫柔但堅定地掰開讓更多的熱水流進去,表層的精液都被帶出來以後槍王的手指朝裡探去微微彎起勾了勾。
 
  「唔嗯……」敏感的軟肉被反覆擦過,葉修驚喘了口氣,收緊後穴夾了下周澤楷的手指。被夾了下知道戀人正無聲地催促自己動作加快,深深吸了一口氣打算專注於自己的清潔工作,卻注意到自家Omega此刻翹起的、顯然需要自己幫忙抒解一下的性器。
 
  纖長的手指一面清理一面輕輕擦過幾處特別敏感的軟肉,捧著Omega雪白渾圓的臀瓣低頭親了幾下又因著那極好的觸感而輕輕咬了幾口,他的Omega渾身顫了顫,喘息也變得愈發甜膩。周澤楷的手指開始模仿性器抽插的動作進進出出,隨著動作帶出了更多白濁,花了一點時間把留在伴侶身體裡的精液都清出來以後他低頭吻上了那嫩粉的穴口,手口並用地舔弄。
 
  被身後戀人的動作給驚得回過神的葉修還來不及掙扎就被捲進了情慾的漩渦裡,突然動作變得激烈的唇舌深深探入在內裡攪動,後穴被舔吻、特別是周澤楷還刻意舔得嘖嘖有聲,手指還配合著按揉那些舌頭舔不到的地方給予雙重刺激,原先已經顫巍巍站起的肉棒更加挺翹,被刻意壓抑的呻吟也愈發嬌媚纏綿。
 
  知道戀人即將高潮,周澤楷原先壓著葉修後腰的手往前探,一把握住Omega即將爆發的性器,靈巧的手指有節奏地搓揉起柱身,插弄著肉穴的手指指尖發力壓揉內壁敏感的軟肉,同時舌頭重重一戳大拇指擼過性器頂端小孔狠狠幫了對方一把,讓葉修在前後雙重的刺激下終於射了出來。
 
  而葉修也正式陷入休眠的狀態。孕期中的Omega本就需要大量的睡眠,平時都被逼著十點躺上床睡覺的Omega今天先是熬夜看比賽後來又讓自己的Alpha要了幾回,幾乎是射出的同時他便墜入了黑甜的夢鄉,任由戀人替他洗淨擦身再暖呼呼地抱出浴室塞進被窩挨著彼此入眠。
 
 
喔喔喔喔喔 喔喔喔喔喔喔~~!!!(鼻血!



↑請原諒此人已經開心到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50-741d0e7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