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T恤 

  小品文。

 --

 
  冰炎悠閒地坐在黑館大廳、憑著最早到的優勢霸佔了最舒適的單人沙發,翻閱著對一般人來說顯得過於艱澀難懂的書籍,手邊擺著紅茶,眼前坐了一群黑袍。
 
  他不是不知道那群人的眼神總若有似無的往自己身上瞟。秉持著敵不動我不動的最高原則,他依舊安然自得的看著書,準備等眼前那群人先沉不住氣。
 
  「吶,冰炎哪……」奴勒麗嬌笑,率先開了口,「夏天來了呢。」
 
  夏天很早以前就到了。
 
  不打算回應。夏天到了也不關自己的事,反正熱到的人不會是自己而是那個笨蛋。
 
  「暑假也來了呢。」蘭德爾悠閒的接話,手中捧著答案永遠不會是紅茶的鮮紅色飲品。
 
  暑假來了是一個多月以前的事,那個笨蛋也回家過暑假很久了。
 
  想起了某個暑假一到就包袱款款一秒也不敢停留的小學弟,他冷哼了一聲。不過就是暑假、覺得熱可以到他的房間去啊,又不是沒給鑰匙。
 
  似乎完全沒考量到對方家裡有個對學弟長期滯留於校感到深深不滿的母親以及看他相當不順眼的紫袍巡司。
 
  「聽說可愛的學弟妹們要去海邊。」
 
  蘭德爾輕啜了一口杯中物,「可惜,我要出任務沒辦法去……不過聽說地點是在原世界台灣的海邊。」
 
  「是墾丁呢。」戴洛好脾氣的輕笑,「狩人一族的旅遊雜誌有提到過。」
 
  如果那笨蛋聽到一定又會在那裡腦殘個沒完。想到小學弟的反應,忍不住好心情的嘴角微揚。
 
  「一定是為了漾漾而特地選在台灣吧。」安因端起紅茶優雅的喝了一口。「參加的人很多呢。」憑空拿出了一份名單,「冰炎有興趣嗎?」
 
  毫不意外地看見名單上面有著小學弟的名字,米可蕥她們一定會把那個笨蛋一起帶出去玩的,怎麼可能把他一個人孤零零的擺在家裡渡過整個暑假?
 
  時間是後天。
 
  「我那天沒任務。」言下之意就是他會去。
 
  除了銀髮黑袍以外的黑袍們有默契的交換了眼神,接著由蘭德爾開口,「冰炎啊,你打算穿什麼去?」
 
  還需要穿怎樣?「一般的衣服。」
 
  蘭德爾搖搖食指,笑得相當欠打,「這樣不可以喔,台灣墾丁的海灘有著不成文的規定,去到那裡,一定要穿──」看向一旁的管家。
 
  狼人管家盡責的從空氣中取出了一個盒子。「──這個。」
 
  他打開盒子,瞬間揚起眉。
 
 
  我坐在海灘旁邊,看著聽說是打賭賭輸了所以似乎要被埋在砂坑裡的五色雞頭一臉慷慨就義的模樣躺進千冬歲用法術一秒炸開的坑洞。
 
  據他的說法是男子漢大丈夫、既然輸了就要照著約定實行。
 
  所以五色雞被埋起來當土窯雞了。
 
  嗯,怎麼安因也在『焢窯』的行列裡?……等等,是誰把鏟子塞到我手裡的!好吧既然如此我也幫忙埋一下好了。
 
  「漾~身為本大爺的小弟怎麼可以加入敵人的行列!你不是應該要和你大哥同生死共患難嘛!」
 
  我才不是你小弟!而且、要當土窯雞你自己一個人就夠了別亂拖人下水!
 
  「西瑞~我剛剛完成了一個很棒的藝術品要送給你,雖然顏色少了一點──你們怎麼把西瑞埋起來了?」笑臉神經病從遠方跑了過來。
 
  「不良少年在找同命鴛鴦,剛好他旁邊有多一個洞可以躺人,你要進去陪他嗎?」千冬歲站起身推推眼鏡,指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來的洞,大小看來剛好可以塞一隻水妖精。
 
  我說千冬歲,你看五色雞頭不爽就算了,有必要連雷多一起埋嗎……
 
  「好!」雷多很歡樂的躺了進去,和五色雞一起當同命土窯雞。
 
  奇怪,學長呢?
 
  我東張西望,沒看見那位萬能型黑袍。奇怪,喵喵不是說學長會來嗎?該不會臨時又有任務吧、那個任務狂……
 
  「你說誰是任務狂?」冷冷的聲音自耳邊響起。
 
  對不起學長我腦誤──噗!
 
  「你笑什麼?」學長揚起眉,像是不明白我為什麼笑。
 
  沒什麼沒什麼,學長你穿這樣……相當的、呃……平民化。
 
  「褚,太久沒被我巴了?」
 
  顯然是對我的答案相當不滿意的學長瞇起眼,而我感覺到大難臨頭。……說真的,學長,你穿這樣、平民化是最有水準的形容詞了欸。
 
  我實在無法昧著良心對著身上穿那種夜市一百塊一件的T恤、下半身套著黑色海灘褲,腳上還蹬著夾腳拖的人說出你好帥這種話。
 
  看看那件T恤上面寫什麼?『狠角色』欸!
 
  這不是只有五色雞頭才會比著大拇指說讚的東西嗎!學長你把這種東西套在身上不覺得很恥嗎?
 
  「……聽說這是墾丁海灘不成文的規定。」學長盯著我,「蘭德爾準備了很多,我就拿了一件。」
 
  我說伯爵、就算你有任務要出不能來玩也不必這樣陰學長吧……等等、吸血鬼的興趣是逛夜市嗎!
 
  所以學長本質上還是很純真的。「……學長你被騙了……」墾丁哪裡來這種見鬼的不成文規定啊……而且如果是不成文規定的話也應該是花襯衫啊!
 
  「……」學長一愣,隨即冷冷一笑,「沒關係,到時候他們就知道了。」
 
  ──他們?
 
  我看著逕自思索起復仇計畫的學長,腦袋開始不受控制的亂轉。
 
  ……某種程度上而言,其實學長穿成這樣也還是很帥沒有錯,所以上天果然很偏袒精靈、可能獸王族也沾了很多光。……重要的是、就算他身上台的要命他依然是個黑袍,動手打人的能力當然還是一把罩──噢學長我還沒把話講完你就打我!
 
  「這是阻止你腦殘最快的方法。」學長輕輕抬起我的下顎,我們兩個近到我幾乎可以感覺的到他的呼吸,「還是你想試試那個可以讓你腦殘停止久一點的方法?」
 
  不了學長我還想下去玩水、焢窯。而且身為男人接吻接到昏倒很丟臉、這種事情適合關起門來私下解決。
 
  「意思是回到飯店就可以?」
 
  ……你不要擅自曲解別人的話啊!
 
  到底是誰幫學長選這件衣服的……不得不說,還真是該死的適合……
 
  -T恤,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5-9b2aec9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