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Hydromel (05) 
來寶貝們,張嘴吃肉(*ˊ艸ˋ)

接續Honey Honey。
腦洞一時爽,碼字火葬場。
→周葉兩人組隊開啟孕期副本最後通關的故事,馬麻說沒有肉的ABO都是耍流氓,為了證明我不流氓,一樣有肉。

+ Warning!! +
--ABO/生子 Alpha周澤楷xOmega葉修
--各式Play,孕期私設,國際賽後
--副CP有,大多敘述帶過(或者在我腦內飄過)


本章R18有♥
 --
  浴缸足夠大,至少他們倆人在裡頭完全敞開了手腳都是沒問題的。葉修不自覺併攏了雙腿不住地磨蹭,側著身體窩在周澤楷懷裡,臉頰紅撲撲的呼吸開始有些急促,被牢牢握著的手顫了顫,渾身綿軟一半舒服一半燥熱地動彈不得。
 
  然後周澤楷拉起葉修的手緩慢地吻上了戀人微顫的指尖,一點點納入自己溫熱的口腔裡,以唇舌反覆逗弄,間或輕咬一口。
 
  「啊……」
 
  敏感的指尖被含舔著讓葉修全身都麻了起來。叼著Omega手指的Alpha則是把懷裡人換成了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姿勢,由於長年不見光又兼Omega的體質影響,白皙到幾乎透明的肌膚泡在水裡隱隱約約泛著溫潤的淡粉色,三個月的肚子已經微微隆起,讓男人雙手搭著自己的後背,周澤楷放過了那雙美得驚心的手湊上前去吻吻葉修的唇。
 
  幾乎整個人癱軟在周澤楷身上,混合著醉酒的眩暈與半夢半醒溫暖又舒適的迷濛,嘴唇才剛被叼上就主動張了開任由對方探入掃蕩,手臂艱難地動了下卻只是稍稍止住了會兒身體下墜的速度,還是周澤楷注意到了把手環上Omega腰際將他更往自己身上撈。
 
  咬著唇舌頭勾著舌頭把自己的Omega吻得幾乎缺氧,摟著軟得像水一樣癱在自己身上的戀人,憑著以往的經驗明白此刻懷裡的正是難得的美味狀態、柔軟順從簡單地就能被撩撥起來又軟又熱情,但也僅限於對方肚子裡沒揣崽子的情況下,於是他就只是單純地抱著葉修壓抑自己的慾望努力小心翼翼地吻他。
 
  兩人的身體緊密相貼,下腹被根硬梆梆的東西頂著,自己的性器也已經顫巍巍地挺了起來卻始終沒有等到來自Alpha的碰觸,只是被狠狠吻著的Omega發出了不滿足的嗚咽,模模糊糊地更往伴侶嘴邊湊,「想、想要……」
 
  來自Alpha的安撫沿著後頸撫摸按揉一路搓揉到尾椎,陷入情熱的Omega低低喘了幾口氣,腰卻更軟,腰臀扭了扭,感覺體內深處逐漸開始濡濕了起來,因為在水裡所以被坐著的Alpha感覺並不明顯,用屁股蹭了蹭自家Alpha,已經硬得有些發疼的性器彼此靠著不時擦過引發了新一輪的刺激。
 
  明白戀人無聲的催促,指尖摸索著緩緩按入Omega柔軟的後穴,敏感的指尖觸到高熱的穴肉時兩人都忍不住顫了下,周澤楷艱難地找回理智,手指一點點發力探入了軟熱的後穴,試探地動了兩下,「……用手?」
 
  指節攪動帶著溫水滲入後穴,葉修把臉埋入周澤楷的肩膀,高熱的軟肉縮了縮把手指吞得更深。已然情動的Omega不自覺地散發出甜蜜的信息素柔軟地用身體蹭著正拼命壓抑自己本能的Alpha。
 
  虛軟的手指扒著Alpha的背脊又抓又磨,甜蜜的信息素愈發濃郁,被插入了兩根指頭仍感覺不夠滿足的Omega更往自家戀人身上貼去,同樣都硬著的性器彼此摩擦引發Alpha更加粗重的喘息,但顯然還在和叫囂中本能對抗著的周澤楷仍緊緊揪著理智的尾巴,手指盡可能地插到戀人體內深處帶動Omega自體分泌的淫水與緩緩滲入的溫水反覆攪弄。
 
  綿軟的穴肉緊緊吸附著入侵的手指,隨著葉修的呼息一吸一顫。被手指攪弄得又癢又麻,隨著手指撐開又併攏的動作滲入的溫水一點點灌入讓他有了要被灌滿灌飽的感覺,但還是不夠。
 
  「不夠……小周、小周……你進來……唔……」緊緊貼著周澤楷的身體,感覺到體內手指的動作,葉修喘了幾口氣,掙扎著用綿軟的身體蹭蹭自家Alpha,兩根硬梆梆的性器不斷磨擦著滲出了更多液體溢散在水中。
 
  一手忙著插弄自家Omega的後穴,一手抱著虛軟的身體不讓對方滑落,周澤楷抬起頭準確無誤地叼住葉修的唇氣勢兇狠地咬了兩下然後又溫柔地吮吻了起來,含含糊糊地,「會傷到……寶寶……」
 
  葉修的回應是將自己的唇整個獻上,語調跟身子一樣又軟又濕斷斷續續地又要喘又要說,「不會、你……輕點……唔嗯就、行啊……」
 
  被自己的Omega撩成這樣是個Alpha都不能忍,已經硬到發疼的周澤楷最後還是雙手施力掰開了葉修的臀瓣,四根指頭齊齊扒開了已經準備好的穴口,靈活的指尖先是揉了揉敏感的穴口周圍,確認了足夠柔軟才藉著水流托起葉修的身體讓自己的性器抵了上去。
 
  知道懷裡的戀人身體裡正孕育著兩人愛的結晶,周澤楷放慢了速度一點點挺了進去,但Omega柔軟濕熱的甬道熱切地貼了上來一縮一縮地幾乎是迫不及待地將Alpha傲人的性器完整地吞吃進去,頂到底的時候葉修敏感地嗚咽著整個人都發著顫軟得不像話。
 
  從葉修被確認懷孕到現在,兩人已經有三個月多沒有這樣親密接觸了。平常頂多就是親親抱抱蹭蹭,任何激烈的、侵入式的情事都被醫生明令嚴格禁止,因此睽違了許久終於再度契合在一起,兩人都有些情難自禁。
 
  在水裡坐著不好施力也不敢施力的周澤楷雙手扣著葉修的腰,小心翼翼地觀察了會兒戀人的表情,確認裡面不含任何一絲痛苦不適後才扶著葉修的腰抬起又壓下,雖然動得慢但每次都盡根抽出再盡根沒入直直頂到底,肉棒與肉穴緊密貼合不留一絲空隙,每次進出都是完整地磨擦著彼此來來回回。
 
「唔……好深……」感覺體內被Alpha撐得脹脹滿滿,深處的敏感點被反覆撞蹭,不似以往的激烈卻別有一番磨人的快感,特別是每次進入後周澤楷都會變著角度花樣攬著他的腰蹭著磨著。
 
  葉修不知道自己還能怎樣更軟,敏感的軟肉被硬熱的肉棒又撞又蹭又頂,雖然速度不快但架不住兩具身體的契合度高,配合著深深抽插了幾下混合了微醺情動敏感的Omega就在自家Alpha的懷裡嗚咽著射了出來。
 
  摟住葉修疲軟的身體,被高潮時緊緊收縮抽搐的臀肉差點夾射的周澤楷粗重地喘了幾口氣艱難地拔出自己還硬著的性器,手指安撫似地揉了揉Omega正一開一闔的軟熱洞口,然後飛快地把昏昏欲睡的伴侶抱出浴缸擦乾後用睡袍裹好塞進被窩,末了才轉身打算進浴室打算自己迅速地擼一發,卻讓半睡半醒的葉修給拽住了。
 
  被軟軟地扯了幾下,乖巧的Alpha自然是一點反抗也無地鑽進被窩裡摟住心愛的Omega,被抱著的葉修扭了扭,他的身體處在一種非常舒適放鬆的狀態,但是意識很清醒,他知道周澤楷沒滿足,於是伸手往下一探毫不扭捏地就握住了自家Alpha的大傢伙,又燙又硬,柔軟的指尖揉了揉正滲出液體的頂端,果然聽見周澤楷瞬間變得粗重的呼息。
 
  「……前輩……」
 
「我就在這裡,你還想自己解決?」
 
  兩人身上的浴袍是同款的,腰帶繫得鬆鬆的一蹭就開。葉修在周澤楷身上蹭了蹭,手裡動作沒停,先前在浴室裡被吻腫的唇湊到自家Alpha的脖頸輕輕含住了正上下滾動著的喉結,感覺腰上的手臂力道突然加大,被深深摟進Alpha懷裡的Omega低低笑了幾聲,故意地咬了戀人喉結一口,又順勢往下親親舔舔,被蹭開了的浴袍底下是結實的胸膛,和葉修白皙綿軟的身體不同,因為長期都有廣告代言其實嚴格算起來算是半個明星藝人的周澤楷定期都有在鍛鍊,雖然不到健身教練的健美體魄但作為基本的腹肌倒是一點也不辜負他的Alpha身分。
 
  周澤楷陷入了不知道該讓自家Omega繼續還是應該嚴肅喊停的糾結中,而葉修已經吻到了他的下腹,身上的浴袍已經半敞著露出了雪白的肩膀,被窩裡的Omega屁股翹得高高的,上半身趴伏在自己身上雖然被衣物遮蔽了但憑著經驗也能知道此刻這具身體呈現的弧度有多美麗。
 
  周澤楷熟知葉修每處敏感的地帶,葉修自然也清楚周澤楷每分情動的模樣。手裡抓著的肉棒已經瀕臨爆發邊緣,又熱又燙又硬,握在手裡都能感覺到Alpha此刻洶湧的情潮。由下仰望著抿著唇呼吸粗重滿臉潮紅卻依舊性感得無可救藥的青年,想著這樣美麗的一個人現在所有的表情都是自己給予的就忍不住有種成就感油然而生。
 
  我的Alpha,他渴望我。
 
  手裡握著的性器又漲大了些,葉修眨眨眼突然對著周澤楷笑了,然後在對方解讀出自己的戰術意圖前就低頭一口含住了肉棒頂端,小心地不讓牙齒硌到敏感的肉莖,只是用口腔包覆再用舌頭試探性地舔了幾下。
 
  葉修並不常替周澤楷做口活。大多數時間他都是軟在人家身上給人伺候的那一個,不過既然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人家Alpha樂意寵壞自己的Omega把人家照顧得妥貼又有什麼不可以。
 
  「──前輩!」周澤楷猛然倒吸了一口氣,伸手抓住葉修的肩膀就把他往上拽。
 
  他的Omega剛才張大了嘴努力想把自己的性器吞嚥進去,整張嘴都鼓鼓的卻只吞了一小半,眼珠子思考般地轉了轉,調整了自己的姿勢後他稍微退出了一點點,然後小小吸了一口氣就打算不管不顧地給他來個深喉,而即時反應過來自家Omega想幹什麼的Alpha雖然被弄得極爽卻還是直接把自家戀人一把抓了起來沒給對方開口的機會低下頭直接就吻住了他。
 
  在吻與吻的間隙裡抓著葉修的手覆上自己的下身緩緩摩娑,才上下擼了兩下葉修便自己動了起來,專心地被吻著也認真地替戀人做手活。
 
  「……唔唔……」軟熱的口腔被Alpha靈活的舌頭毫不留情地掃蕩,上顎某個特別敏感的點被反覆舔過讓葉修好不容易恢復了點的身子再次失了力氣,綿軟地喘著氣別開臉不讓周澤楷繼續攻克自己,不甘示弱的Omega扭了扭湊到Alpha耳邊叼住了對方的耳垂情色地舔了舔,微喘的氣音又綿又軟又甜。
 
  「來、小周……給我……射給我……哈啊……」
 
  本來就已經瀕臨爆發邊緣,在伴侶鍥而不捨地努力下周澤楷終於在頂端被白皙指尖狠狠擦過的那一瞬間射了葉修滿手。
 
  被摟在戀人懷裡,葉修抬起自己沾滿白濁的手,漂亮的指頭緩緩張闔讓濁液隨著重力慢慢往下流,然後被臉上仍舊紅撲撲的Omega伸出舌頭一點一點地舔舐乾淨。
 
  被眼前過於刺激大膽的畫面刺激得幾乎立刻又硬了起來的周澤楷深深吸了一口氣壓下情慾,從床頭抽了幾張衛生紙先細細替葉修擦完手才胡亂擦了擦自己,沒說話只是撐足了氣地吻住好像還想要繼續使壞的Omega直到對方終於求饒般地對自己又撓又抓才放開。
 
  替兩人再度理好身上的睡袍,周澤楷把自家孕期中的Omega按在懷裡親了幾口才替對方調整了一個可以睡得比較舒服的位置,「睡。」
 
  被親到已經有些昏昏欲睡的男人只是胡亂地蹭蹭扭扭了小半分鐘後才在周身縈繞著的奶香中沉沉睡去,微甜的蜂蜜香氣也輕輕巧巧地溢散在空氣中然後讓較為強勢的奶香捲住纏繞。
    
 
 
寶寶~你爹地爸比為你犧牲不少啊...
我們也是=A=(((好溫柔的...............肉沫
 
必須溫柔啊剛過三個月(凝重臉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46-3c7c0bb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