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Honey Honey (08) Fin. 

本篇已完結,也出了本子。
詳洽月見草或是阿紫ㄉㄉ那邊都有寄售,或者是CWT到攤位上也一樣買的到噢^________^

Warning!! 
--ABO Alpha周澤楷xOmega葉修
--通篇努力燉肉 十年不開張,開張吃十年
--微林方/看不出來的柔杜
--結局生子暗示


上述都OK,那麼以下↓
 --

  
  「渾帳哥哥,咱媽開始找家裡有未結合Alpha的朋友聊天喝茶了。」電話裡,葉秋一如既往地被葉修氣得炸毛,叨念了幾句後突然換了語氣,不知道是在幸災樂禍還是真的擔心自家哥哥會被暴力鎮壓帶回家裡挑Alpha。
 
  拿著蘇沐橙的手機隨手替自己點了根菸走到室外,領著國家隊捧了冠軍回來的葉修最後還是回到了興欣,就算已經退役也還能和魏琛搭夥一起猥瑣地在網遊裡帶起一片腥風血雨,各家公會會長顯然已經什麼也不想說脆弱的心與肝一個勁兒地累。
 
  「和咱媽說別費事兒了,聯絡Alpha幹什麼呢,替你找找Omega吧。」
 
  「這事得按年齡順序來,你是哥哥。」發現自家哥哥似乎打算輕描淡寫一句話就把自己給摘出去,葉秋當然不幹,他可是好不容易才讓他們行動力槓槓的母親大人認為找對象這種事情還是必須長幼有序的。
 
  然後葉修突然對著話筒呵呵了兩聲,遠端的葉秋右眼皮跳了跳,左眼財右眼災,在他憑著以往經驗決定立即掛斷以免禍水東引成功的下一刻、也就是行動實施的前一秒,葉修又開了口,而最後結論是葉秋摔了手機。
 
  「哥已經把標記提上日程了,等上完車了再找天回家補票哈。」
 
  ——敢不敢把人帶回家買了票再上車啊渾蛋哥哥!
 
  葉修喂了幾聲,聽見話筒傳來先是物品摔落的破撞聲隨後便是斷訊的嘟嘟聲,歪歪頭等了幾分鐘確定自家弟弟再沒有聯絡感情的打算後才把手機還給蘇沐橙,隨意在桌邊的菸灰缸裡捻熄了快要燒盡的菸,男人左右看了看最後在沙發區坐下決定陪著妹妹一起看偶像劇。
 
  唔,劇情挺糟心的樣子。安靜了五分鐘,迅速理解劇情進入狀態的葉修擰起眉,還沒開口就讓一旁嗑著瓜子正凝神細看的蘇沐橙頭也沒回地揮揮手,顯然早就知道葉修打算說什麼。
 
  「你不懂,這就是經典。」
 
  我猜我一輩子也不會懂。
 
  葉修鬱悶地分了點瓜子來啃,不懂為什麼有長眼睛都能看到的事情真相就擺在眼前了螢幕裡的男女主角就是看不見。難道經典不該是波瀾壯闊的、像是亡命天涯的兩人背靠著背被逼到懸崖邊最後一手牽著彼此一手拿著武器雙雙殺出重圍挑翻一團人這樣驚心動魄的場景才能擁有的特殊稱號嗎?
 
  雖然心裡嫌棄但還是耐著性子陪蘇沐橙把一整集偶像劇給看完了的葉修最後只是盯著最後一幕男女主角誤會冰釋後嚶嚶嚶地抱在一起定格的畫面,怎麼也無法把自己和周澤楷的臉給代入進去,怪嚇人的。
 
  蘇沐橙笑嘻嘻地看他。
 
  「小時候我特別喜歡湊在你懷裡睡。」聯盟第一美女漂亮的大眼睛眨呀眨的,看著男人盯著螢幕特別納悶的臉突然就樂了,忍不住就朝著男人懷裡撲了過去樂呵呵地枕在人家大腿上抓著那雙漂亮得不像話的手玩,「只要給你抱著就不會成天想著要吃糖。」
 
  葉修垂下眼盯著蘇沐橙看,懶洋洋地挑眉,嘴邊掛著柔和的笑意,語氣是那麼理所當然,「那當然,哥比外頭摻色素加化學物質的糖果吸引人多了。」
 
  「葉修。」蘇沐橙突然輕輕喊了他的名字,在男人用眼神詢問時卻沒有開口繼續,兩人無聲凝視著彼此,過了好一會,直到電視裡片尾曲都播完了蘇沐橙才又說,「之後就不能這樣賴著你啦。」
 
  葉修愣了下,隨後反手拉住蘇沐橙的手心捏了捏,「怎麼就不行了,妳可是我妹,隨時要來撒個嬌哥還是歡迎的。」
 
  「他會吃醋的。」
 
  蘇沐橙的目光突然越過了葉修朝上望,笑得又調皮又可愛,然後她抬起手揮了揮還說了聲嗨。而葉修不明所以地隨著女孩視線的方向跟著扭過了頭,一隻活生生的槍王大大就這樣撞進了他眼底,面無表情地看不出來心情好不好,但他沒有回應蘇沐橙的招呼,眼神直勾勾地看著葉修。
 
  「小周?」
 
  幾分鐘後,葉修給周澤楷開了房門。
 
  房門被打開的時候裡頭正坐著個裸著上身穿著褲衩嘴裡叼著菸匪氣十足的漢子,雖然已經退役,但葉修依舊在上林苑保有他的房間,魏琛也是,於是他們依舊作為室友,而此刻的魏琛戴著耳機、鍵盤滑鼠敲得批哩啪啦顯然正滿世界地搶BOSS拉仇恨。
 
  葉修一看魏琛的螢幕心裡喀噔一聲驚覺不妙,於是二話不說拉著周澤楷扭頭就走,而周澤楷也一聲不吭乖乖讓他拉著走,只在魏琛聽見開門聲卻始終沒聽見室友慣性嘲諷覺得奇怪抽空回頭、卻見到此刻不該出現在興欣的輪迴隊長因而瞬間因心虛和驚嚇混合產生了僵直狀態時朝著對方點點頭無聲地打了招呼。
 
  最後他們又回到了原先的地方,但蘇沐橙已經離開了。葉修拉著周澤楷在沙發坐下,右手慣性地探進口袋裡要找菸盒,卻在碰到的下一秒頓了頓指尖然後什麼也沒拿抽了出來。
 
  「怎麼來了?」沒掏到菸的手指轉向周澤楷的外套口袋,果然從裡面挖出了幾支棒棒糖,從裡頭選了支奶糖口味的其他又塞了回去,靈巧蔥白的指尖翻飛,原本打算叼菸的葉修最後叼了棒棒糖。
 
  周澤楷沒說話,只是把叼了棒棒糖的葉修攬進懷裡蹭了蹭。
 
  對於男人招呼也不打便直接伸手從他口袋裏掏東西的舉動一點意見也沒有,反正那本來就是替對方準備的,更何況、這代表葉修沒把他當外人,他很高興。
 
  葉修順手揉了揉槍王的腦袋,左思右想找不出一個聯盟臉面突然來訪卻又一聲不吭的原因,直到不久前才聽見的一句話在腦海裡跳出來說了聲哈囉。
 
  「……不是吧,真吃醋了?」
 
  周澤楷把臉埋進了葉修頸窩一聲不吭只是一個勁兒地蹭,葉修被蹭得有點癢,但整個人都被牢牢摟著只好小幅度地扭了扭,發現一點作用也無後他改捏住周澤楷的耳垂朝外輕輕扯了扯,「哎,別鬧。」
 
  「沒。」摟著男人腰際的手撥了一隻出來把在耳垂上作怪的手拉下來,揉了揉軟軟的指腹後啊嗚一口叼進了嘴裡,舌尖輕輕舔了舔,感覺含被在嘴裡的指尖勾動起自己的舌,周澤楷淺淺地咬了兩下,手也順著身體線條揉了幾下男人有些敏感的後腰。
 
  兩個人黏黏糊糊地在沙發上親作一團雙手撕扯著彼此衣服下身都有些尷尬的隆起,聯盟前後第一人氣喘吁吁地盯著彼此,幾秒後感覺兩人似乎又要在沙發上滾作糾纏的一團前葉修終於勉強拉回了理智連忙喊停。
 
  深吸了幾口氣平復了身體的躁動,從地上撿起自己沒舔幾口就壯烈了的棒棒糖,葉修略惋惜地看了兩眼才把東西扔進垃圾桶裡,然後扭頭看著一臉乖巧一副剛剛沒有把人兇狠地壓在沙發裡耍流氓往死裡親的模樣,「這要長螞蟻了趁夜裡把哥搬走你打算怎麼賠我們老闆娘?」
 
  「……守著。」把男人又往懷裡抱得緊了些,周澤楷又回到一開始不說話只蹭的狀態,而葉修也由著他去,想著蹭夠了想說了應該自己就會開口,於是便心安理得地又從青年口袋裡掏出了棒棒糖開始選口味。
 
  期間興欣眾人經過紛紛表示瞎了狗眼。
 
  對於自家隊長和輪迴家隊長的那點事兒他們大抵都還是知道一點的,畢竟作為當事人的兩人自從某人退役後就沒遮掩過怎麼黏糊怎麼來,或許追溯起來甚至退役前他們之間那點你來H市找我我去S市拜訪你的習慣就已經透露出了點端倪。
 
  反倒是輪迴那邊好像還不像興欣這兒弄得大家心照不宣,只是聽說有在好奇槍王大大這些日子以來定期消失是都跑哪兒去了,但憑著周澤楷那個能和你妥妥對視三十分鐘硬是擠不出一個字來的本事,誰能逼他聊聊心事談談人生?
 
  葉修吃完糖,調整了姿勢側坐在周澤楷腿上,懶洋洋地攬著青年脖頸又把臉擱在對方肩膀上,指尖搔了搔周澤楷後頸,「小周,吱個聲唄?」
 
  「……吱。」
 
  會心一擊。
 
  葉修坐正了身體捏住聯盟臉面帥到沒朋友的臉,對方乖順地回望,一雙晶亮的黑眼睛眨也沒眨直勾勾地看著,似乎一點也沒覺得自己剛才順著男人的話真的吱了一聲的殺傷力有多大。
 
  被莫名萌得心肝發顫的葉修鬆了手又把臉埋回周澤楷頸窩,覺得自己大概一輩子都不會好了。周澤楷蹭蹭葉修,又悶了好一會兒才終於開口,「前輩……和蘇沐橙?」
 
  說到底其實也就是吃醋。全聯盟都知道,葉修和蘇沐橙感情特好,一連幾屆最佳搭檔可不是拿假的。在以前要想找嘉世鬥神,在氣沖云水首任操作者吳雪峰退役前自然沒啥問題,但在吳雪峰退役後就只得改打剛出道的新人蘇沐橙的手機,就連QQ上頭想要找到老愛潛水不吭聲的葉秋也只能透過沐雨橙風來確定到底對方是隱身還是真的沒在線上。
 
  榮耀粉們也老早就認為他們倆是一對,不管當事人再怎麼否認。雖然理智上知道蘇沐橙是個沒有威脅的Beta,雖然他也看得出來葉修和蘇沐橙彼此之間並沒有那方面的意思,有的只是超出一般隊友間該有的關心罷了,但就是忍不住在意,特別是一踏進興欣就見到兩人膩歪在一起的場景時。
 
  葉修抬起臉,盯著似乎有些悶悶不樂的周澤楷看了好一會兒,最後他慵懶地勾起唇角舉起手狠狠摧殘了周澤楷的髮型一把,聲音平穩地就像是在說天涼了興欣該拿個三連冠了一樣,「想什麼呢,你將來也要和我一起疼她寵她的,那可是我含辛茹苦耗費大半花漾年華拉拔長大的寶貝妹妹。」
 
  他不太擅長解釋,卻也從來都不屑說謊哄騙。
 
  而他聽見葉修對他說了將來。
 
  周澤楷呆呆地看著葉修,漂亮的眼睛眨了又眨像是在消化葉修說的話,最後小心翼翼地湊近輕輕吻了葉修微揚的嘴角一下然後笑得眉眼彎彎看起來既幸福又滿足,「嗯!」
 
 
  葉修帶著周澤楷回家了。
 
  周澤楷開車,而葉修拿著他的手機玩。靈活的手指在螢幕上頭飛快地舞動,轉眼間又刷出一個全新最高分,然後在領著青年走到宅子大門口的時候他突然啊了一聲。
 
  身旁面無表情的俊美槍王側頭看了他一眼,嘴唇抿了抿不發一語。其實青年有點緊張,畢竟要見的是戀人一直以來不太主動提起的家人。然後他伸手攬住男人的腰把他往自己的方向摟了摟,一把把臉埋進對方此刻散著混合了兩人彼此信息素的頸窩深深吸了一口氣。
 
  「那個、小周啊,有件事情一直忘記告訴你,其實也不是什麼要緊事。」葉修摸摸自家正在求安撫的Alpha的腦袋,拿著手機快速地撥了號,「之前跟你說了我還有個弟弟吧,他叫葉秋……葉秋,哥忘帶鑰匙了,來開門。」
 
  手機彼方傳來一聲炸毛的怒吼,忙著蹭蹭的槍王聽得並不真切。直到葉家大門被緩緩打開、自家弟弟西裝筆挺地掐著手機小跑步出現後,葉修感覺到身旁急急忙忙在門被開啟的瞬間站直的周澤楷就這樣面無表情地僵掉了,想著這樣的衝擊好像有點大啊一面感嘆著一面握住了青年的手又搔搔對方的手掌心。
 
  「這是葉秋,晚我幾分鐘出生。」葉修向周澤楷比比自家弟弟,然後朝著葉秋揚揚兩人正牽在一起的手,「這是小周,我的Alpha。」
 
  葉秋是個Alpha,自家哥哥是什麼味道的當然也知道一清二楚,如今甜甜的蜂蜜味被香濃的奶味牢牢糾纏著相偎相依的情況他自然聞得出來。心裡突突地冒出了幾聲臥槽渾蛋哥哥身上這味兒也太新鮮、還真的先上了車才回家來說要補票啊。
 
  終於從眼前有兩個葉修的衝擊中醒過來,沒有漏聽男人對彼此介紹的周澤楷點點頭問了聲好,被葉修握住的手反抓了回去十指緊扣,這是他的Omega。
 
  而葉秋在想是要燒了周澤楷呢、燒了周澤楷呢,還是要燒了周澤楷呢。
 
  會面沒有想像中那麼嚴肅。除了葉秋弟弟意味不明的糾結表情,一臉嚴肅的葉家爸爸和媽媽都還算得上親切——葉修事後如此評價道。
 
  畢竟該做的都做了不該做的也完成得妥妥當當,自家兒子從甜滋滋的蜂蜜轉變成了溫順香甜的蜂蜜牛奶這必須是個Alpha都能聞得出來,至於葉家唯一的Beta女主人也憑著作為母親的敏銳得到了鼻子嗅不出的真相。
 
  讓葉家爸爸說,那就是自家老大小小年紀不學好學人家沉迷遊戲還搞離家出走,本以為一個柔弱的Omega能在外頭野多久,想必玩個幾天發現外頭世界沒想像中好混就會回來了,沒想到還挺有骨氣的一打遊戲就打了十多年,還打到領著國家隊出去為國爭光抱了個獎杯回來也順道牽了個兒婿回家,效率和氣勢難得獲得了好評。
 
  聽葉家媽媽的話,她家大兒子從小就特別有主意,雖然旁人可能看不出來但那其實骨子裡也就和葉秋一樣一個勁兒地認死理,決定了那是十輛坦克都拉不回來的倔,還特別反骨特別喜歡挑戰不可能。所以當葉家爸爸想著大概野個幾天就會回來的同時葉家媽媽煩惱起了到底自家Omega的阿修會不會在外頭假裝是Alpha幾年後就領了個良家Omega回家說想扯證。
 
  幸好帶回來的Alpha看起來挺乖。滿足了葉家爸爸的葉家孩子就算是Omega也必須霸氣威武逆天的念想,也平撫了葉家媽媽數年來糾結著該怎麼和進門的Omega坦承領他進來的那個其實也是個Omega的煩惱。
 
  於是葉家弟弟表示,還是燒了吧。
 
  他們在葉家待了幾天,期間周澤楷見證了無數次葉修把菁英一般的葉秋氣到炸毛的過程,也聽了葉家爹娘隨口感嘆的有關他家前輩小時候的事情,自然也被帶著重溫了遍葉家雙子從小到大的成長歷程,觀賞期間某對雙胞胎曾試圖奪走重要事件道具卻被笑意盈盈的母親鎮壓未果,只得眼不見心不煩地各自躲進房裡拒絕面對這個殘酷的世界。
 
  從小嬰兒開始他們就成雙成對的出現,粉雕玉琢的臉蛋清秀又可愛,穿著雙生子必備的成套裝扮手牽著手臉貼著臉宛若鏡子般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就像是看著自己。
 
  在小孩子還不懂事的年紀偶爾還能看見兩個孩子呆萌呆萌地穿著可愛的小洋裝兩小團子坐在一起還不懂發生什麼事地傻傻望著鏡頭、漂亮的眼睛又大又圓讓人萌得心肝發顫,稍大一點似乎就懂得開始反抗卻依舊被無情鎮壓地套上了小公主裝只得蔫蔫地蹭著彼此想著至少不是一個人,一人一支分著左右別在耳邊的小花髮夾顯得照片裡一雙偽姊妹花更加嬌俏。
 
  怎麼看都覺得可愛。
 
  有葉修的照片只持續到了十五歲,葉家媽媽珍惜地摸了摸兄弟倆最後一張合照,說她的阿修懂事得早,人也聰明伶俐學什麼都快,但就是不肯順著人家給他規畫好的路子走。結果轉眼十多年過去了,感覺似乎什麼都變了,可阿修還是當初那個挺溫柔挺體貼的好孩子,沒變。
 
  而周澤楷沉默地聽著不時點點頭,心裡想這就是他認識的前輩、他的葉修。
 
  青年最後挑了其中一張照片無比珍惜地收進了胸前的口袋裡,把最重要的戀人收進了距離心臟最近的位置,用體溫心跳細細餵養。
 
  投敵的Alpha最後被心愛的Omega擋在門外不給進門。想著自己似乎常常被男人這樣攔在門外,青年眨眨眼睛開始了新一輪的抱抱蹭蹭求通過。被抱抱蹭蹭的Omega漂亮靈活的手指從Alpha襯衫口袋裡輕輕一挑,照片內容一闖進眼底嘴裡的棒棒糖就喀吱一聲被咬得碎裂。
 
  周澤楷看著葉修,黑色的眼睛晶晶亮亮滿懷期待。
 
  葉修看著周澤楷,表情複雜地瞪瞪照片又看看周澤楷,然後他把照片塞回了槍王口袋,轉身進了房門。周澤楷跟進去,然後無聲地把葉修輕輕撲倒在床鋪上親。葉修被親了幾下後躲了躲,順手揉了一把青年腦袋,接受了對方在耳邊頸窩處的吻吻咬咬。
 
  這一兩天槍王不曉得怎麼了,比以前更愛撒嬌,連帶著他的睡覺時間都不自覺地再度被迫提早了許多——被躺在床上的聯盟第一臉無聲地用一雙黑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任誰也沒辦法對那樣的懇求與邀請說不,至少現在的葉修還辦不到。
 
  「想看……前輩、穿。」
 
  「那是小時候傻,穿的時候難受死了。……不過你穿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就這樣把聯盟臉面娶進門。」
 
  「我娶。」雖然大部分時間的現任聯盟第一人都是十分好說話的,但牽扯到原則問題那就必須寸步不讓,特別是在面對極為擅長壓低人底線的戀人面前。
 
  葉修捏了捏周澤楷的耳朵,想著自己怎麼就不是Alpha呢,雖然做為一個Omega在現代來講已經不是那麼麻煩的事情,但只要想到無法自控的發情期和天生對Alpha存有的依賴心就忍不住地討厭起身為Omega的自己。
 
  葉修知道自己是幸運的,他遇見了周澤楷這個愛他敬他疼他寵他的Alpha。比起Alpha和Omega之間他們首先是葉修和周澤楷,沒有誰依附於誰之下,他們相愛,而正巧性別也湊了一對。
 
  只是想到Omega還得負責揣蛋就忍不住累覺不愛。周澤楷是獨子,跟自己綁定後憑著他倆的個性也不可能去找其他女人或是其他Omega,而自己怎麼也不可能讓他們周家斷了後,至於自己家不還有個作為Alpha的葉秋呢怎麼也輪不到自己煩惱。
 
  他知道周澤楷在原則以外的事情上幾乎可說是對自己毫無原則,只要他開口除了治療以外無所不能的槍王幾乎什麼都能替他做,但生孩子這種東西除了自主意願心態軟件配合同意外更重要的是身體硬件能不能配合啊,而顯然Alpha之所以是Alpha就因為他們天生不具備這樣的構造。
 
  ……啊。
 
  揉著周澤楷的耳朵,葉修在記憶裡來回翻找反覆思索,被揉得不明所以的槍王只得把戀人抱坐在懷裡任由他動作。沒找到想找的東西,葉修懊惱地把頭撞進周澤楷頸窩,少有地什麼也不想說。
 
  「前輩?」
 
  「……」葉修一聲不吭,只是搖搖頭,不是很想面對自己居然忘記了那麼常識的東西。
 
  面對男人少有地、近似於撒嬌的動作,周澤楷只是抬手揉了揉對方白皙的後頸,摟著對方靜靜坐著也不逼問,反正不管對方有沒有想通打不打算說,他總會知道的,時間早晚的問題,面對葉修,他一向有耐心。
 
  躲在自家Alpha懷裡逃避了世界十分鐘,不久前才度過發情期並且成功被喜歡的Alpha標記完成的Omega終於抬起頭,決定找個隊友一起面對,而顯然此時此刻此狀態下能組隊的也只有一個人。
 
  「小周啊、」結果話說到一半就卡了殼。不知道是該說哎呀我們有可能鬧出人命啦還是該說我們忘記要先買避孕藥了現在去買來吃好像來不及了呢呵呵,葉修微微皺起眉,嘴巴開開闔闔就是發不出一個音,然後被周澤楷揪準了機會給親了一下。
 
  最後葉修決定還是先從簡單地談組隊條件開始吧,結果除了開一槍穿雲替興欣搶BOSS以外幾乎每個要求周澤楷都微笑著點頭說好一點委屈抗拒的意思也沒有,明明被占盡了便宜卻讓開條件的葉修鬱悶地爬出周澤楷懷裡開始找菸和打火機。
 
  熟稔地彈出菸叼在嘴裡正打算點火,下一秒天旋地轉、菸和打火機都被一把抽走然後人又回到了槍王懷裡,如果在場有其他人在場簡直都要為輪迴隊長的敏捷點讚。
 
  「幹什麼呢?」
 
  「菸……不好。」周澤楷有點緊張地摟著葉修,認真地搖搖頭慢慢地說,眼神還忍不住地朝著葉修的肚子瞟。
 
  葉修當然沒漏掉對方的小眼神,想了想就什麼都明白了,於是他瞇著眼睛看周澤楷。敏銳地感覺到自家Omega別有深意地注視,周澤楷眨眨眼睛卻還是緊緊摟著人家不放,他也是這一兩天才想起來這件事情,卻不曉得該怎麼和戀人說,也不知道該不該直接帶著人就去醫院檢查下,只得默默守著挺讓人不省心的年長戀人替本人顧著不太被愛惜的身體。
 
  主要是因為在家裡還有爹娘鎮壓著,葉修的生活作息和飲食都恢復了正常標準,他甚至連菸都不敢抽,菸癮犯了也只敢趁著夜深人靜躲在房間裡偷偷燒一根過過乾癮。
 
  周澤楷曾經心疼這樣的葉修,畢竟菸在葉修的生命裡占據了一大部分,他雖然希望戀人戒菸卻也不想讓對方委屈至此,但在頓悟了以後他無比慶幸他們回到了葉家。
 
  嘴巴開開闔闔硬是吐不出一個字的人終於換回了周澤楷。
 
  「摟太緊了,難受。」葉修不舒服地扭了扭,然後周澤楷稍微鬆開了點卻還是摟著葉修不放,大概也知道青年在緊張什麼的葉修輕拍著周澤楷的手臂,「我沒生氣,本來我也沒想到這件事,剛剛才突然想起來。」
 
  「前天。」
 
  想著青年就是前天開始盯著自己早睡,其他部分大概是因為回了家連帶著自己的作息規律都得照著小時候養成的嚴格習慣來所以感覺才不那麼明顯吧。葉修點點頭,想著反正是遲早都要面對的事情只是不在計畫裡地提早太多了而已。
 
  「葉修。」周澤楷突然認真地喊了他的名字,一直以來保養得也很漂亮的修長雙手握住了葉修美麗白皙的手,「結婚。」
 
  慵懶地靠著周澤楷,漂亮的指尖勾著對方修長的手指,柔軟的指腹互相貼著蹭了又蹭,雖然覺得少了該有的鮮花戒指,但又覺得反正要是青年真送了那些東西他反而覺得奇怪。雖然同意互相標記了其實也就和答應了要結婚沒兩樣,但既然是求婚也好歹該拿出點誠意來不是。
 
  葉修偏過頭看著周澤楷認真的臉,笑得眉眼彎彎。
 
  「好啊,可是你要穿白紗給哥看。」
 
  「……好。」
 

Fin.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41-428feb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