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Honey Honey (07) 
本篇已完結,也出了本子。
詳洽月見草或是阿紫ㄉㄉ那邊都有寄售,或者是CWT到攤位上也一樣買的到噢^________^

Warning!! 
--ABO Alpha周澤楷xOmega葉修
--通篇努力燉肉 十年不開張,開張吃十年
--微林方/看不出來的柔杜
--結局生子暗示


上述都OK,那麼以下↓
張嘴,吃肉啦!!!!!!!!
--

   
  被槍王大招立秒的葉修終於找到復活點醒來時發現自己已經被脫了個一絲不掛渾身暖洋洋地泡在充滿白色泡沫散著乳香的水裡,一臉純良的後輩正姿態端正地拿著沐浴海綿認真地替自己搓洗著。
 
  唯一不純良的大概是臀間抵著的硬物。
 
  葉修僵直了身體坐在周澤楷懷裡,認真地思考起自己該不該掙扎一下。要嘛不掙扎,等會兒自己被洗乾淨了就是待宰的肉一塊;要嘛現在掙扎起來,擦槍走火的機率大概百分之一萬,還沒洗乾淨的肉立即成了生鮮野味,直接烤了帶血生吃。
 
  周澤楷倒是沒想那麼多。這不是他第一次替葉修洗澡,大多數時候被他抱進浴室裡的男人都是昏迷不醒的,偶爾有幾次清醒則是因為他們從一開始就把地點定在浴室裡,最開始圖得是省事方便,後來發現在水裡總是不小心就會失控才逐漸減少次數。
 
  但他還是喜歡給葉修清理身體。或許是Alpha的佔有慾作祟,他喜歡葉修軟軟的身子佈滿自己的痕跡,也喜歡Omega甜膩的蜂蜜味由內而外地被屬於自己的牛奶香氣細細密密包覆起來又軟又綿,他喜歡葉修整個人聞起來就像是周澤楷的。
 
  仔細地把葉修整個人從頭到腳刷洗了一遍,然後拋開沐浴海綿周澤楷開始給葉修按摩,把男人按在懷裡手指沿著筋絡一點點耐心地推開,這段時間雖然上場比賽的不是葉修,但他知道作為領隊的他其實壓力並不比場上的選手小。
 
  葉修瞇起眼睛由著周澤楷折騰,被伺候得極為舒服,渾身懶洋洋地被香暖的Alpha氣息包覆著讓他整個人昏昏欲睡,頭枕著周澤楷頸窩,水面下肢體交纏肌膚相貼,身體不知道是因為水溫還是因為彼此親暱而泛著潮紅,然後葉修側頭輕輕咬了周澤楷的喉結一下。
 
  周澤楷的動作一僵,定定地注視了葉修一會兒,才低頭咬咬男人柔軟紅潤的唇瓣,「別鬧。」
 
  察覺屁股上蹭著的東西又硬了點,似乎才終於注意到正替自己清潔按摩著的是只要遇到自己理智總會下線得特別快的槍王大大,只好乖巧地一動不動。直到按摩完畢,周澤楷相當熟練地將葉修從浴缸裡抱出來用清水把男人身上所有泡泡沖掉再把他用純白的浴袍給整個人包住然後擺到了外頭床上,所有過程一氣呵成順暢地像是做過千百回。
 
  而大概是第一次這麼清醒地接受聯盟第一臉這樣全程包到好的洗浴服務的葉修盯著和自己穿著同款浴袍但晚了好些時間才踏出浴室的、臉紅紅的周澤楷,意味不明地彎起嘴角。
 
  拍拍身邊的床鋪示意對方過來坐下,乖巧的後輩沒多問什麼便按著前輩的要求坐到身旁,然後在下一秒驚愕地看著對方就這樣笑意盈盈地跨坐到了自己腿上,挺翹的臀部還刻意地磨蹭了下。
 
  「剛剛躲在裡面做小壞事?」
 
  周澤楷反射性先摟住了葉修的腰,臉上的暈紅更甚,沉默了許久才終於點了下頭算是默認。搭著青年肩膀,榮耀史上最兇殘的野圖BOSS笑得不懷好意,纖細的指尖滑過後頸輕輕蹭了蹭,主動貼近對方耳畔,含住粉嫩的耳垂舌尖輕舔,「剛剛不是才說想進來,那怎麼還把我晾在外頭,嗯?」
 
  被Omega壞心眼地撩撥著的Alpha屏住呼吸,理智強制下線。
 
  或許是太長時間沒有親熱,葉修和周澤楷此刻都顯得有些急躁。不是發情期,空調其實也好好地運轉著,可是房裡的兩個人都覺得熱到爆炸。周澤楷扣著男人的後腦勺凶暴地吻著他,一面掠奪著身上男人的氧氣,一手沿著浴袍下擺摸進去大力揉捏圓潤的臀肉。
 
  葉修被吻得幾近窒息卻還是顫著指尖摸摸索索地剝開了青年身上的浴袍,修剪圓滑的指甲雖沒法在對方背後留下激情的抓痕卻還是能藉由力道傳達出自己的感受,但才沒抓幾下就讓周澤楷帶著倒進了床舖裡,嘴唇依舊被咬著但下半身門戶大開,明明位置處在上方卻仍然被下面的青年牢牢掌握著。
 
  被吻得渾身癱軟的葉修終於先受不了地偏過頭大力呼吸,而周澤楷從善如流地咬上了主動送上來漂亮又白皙的頸子,然後趁著身上Omega軟綿綿地無力反抗一把扯開對方的內褲,一直以來相當靈巧的手沒有阻隔地摸上了雪白挺翹的臀瓣肆意揉捏。
 
  「唔……」不由自主地弓起身子把自己更往Alpha的嘴邊送,被撩撥到情動的Omega發出了柔軟的喘息,臀縫間的小洞微微翕張著,下身不自覺輕輕晃動著像是在要求更多,體內又麻又癢,就算沒親手摸到葉修也知道自己的後穴大概又開始濕得一蹋糊塗了。
 
  周澤楷扣著葉修的後腰把人往下按,方才在浴室裡先自瀆了一次的性器再度飽脹起來頂著棉布形成了一個鼓包,然後他壓著葉修的下身輕輕蹭著彼此互相摩擦,男人的性器前端滲出了透明的液體,臀瓣間隱密的後穴每每被擦著蹭過便能引發葉修的顫慄以及不滿足的嗚咽。
 
  仰頭再度吻住被咬得有些紅腫的唇,拉著葉修的手替自己剝開浴袍又引導著對方摸上自己下身的鼓包,暗示地蹭了蹭。修長漂亮的指尖勾著彈性極佳的黑色布料一點點往下拖,而周澤楷被脫光的同時也順勢地把懷裡的男人剝得渾身赤裸。
 
  葉修握住了周澤楷的性器,一直以來總是用來敲打鍵盤移動滑鼠的漂亮雙手不太熟練地擼動了起來,柔軟的指腹沿著粗長的柱體來來回回,想著平時周澤楷是怎麼對他的就怎麼摸回去,於是手裡的肉塊又脹大了一圈,而原先正在掰開他臀瓣的手也騰了一隻過來反握住他的,用著恰好的力道揉了幾下葉修便軟了腰,留守的手順勢探入一個指節沿著環狀肌按揉了一圈才緩緩插入。
 
  動情了的Omega體內又軟又濕,青年手指才小小撬開一個縫隙便被漫出的淫水給沾濕了手,於是放心地又多加了一根手指,擁有十足耐心的Alpha模仿著性器抽插的動作緩緩地用手指進出著替男人拓張。
 
  藉著腸液的幫助周澤楷沒花太多時間就把許久未曾接受性事的緊緻小穴給插得綿軟,每次深入都能感覺指節被柔靡地含住吸附,又濕又熱的嫩肉細細密密地纏上包夾不肯鬆開,三根指頭的進出已經變得很順利,進出都能帶出潤澤的水聲嘖嘖作響。
 
  葉修軟得完全使不上力,跪趴在周澤楷身體兩側的白皙長腿打著顫,原先搓揉著Alpha性器的手也抖得不像樣,綿軟的嗚咽卡在青年頸窩微小但不容忽視,而周澤楷任由懷裡的Omega討好地又蹭又咬卻突然住了手。
 
  「小周、可以了……可以了……嗚!」
 
  周澤楷抓著葉修的手向後探去主動掰開了翕張著的臀瓣,柔軟溫熱的小穴猛然暴露在冷涼的空氣中讓葉修整個人猛然顫了下,被半強迫地自己掰開自己的後穴或許還是有些刺激了,把臉埋進青年頸窩,葉修試著想抽回手卻被緊緊抓著,剛才才被自己擼過的熱燙硬物蹭著濕漉漉的臀縫來回摩擦卻遲遲不肯進入,被撩起了性欲的Omega只能扭著腰向後意圖讓摩擦更大力、甚至直接將性器整個吃下去。
 
  掐著白嫩的臀肉,周澤楷終於在葉修決定踹他下床前把自己的硬挺擠進了早已等待多時的甬道裡,猛然插入讓期待著的小穴驟然收緊,一時之間竟夾得周澤楷窒礙難行,只能抱著在懷裡不斷振顫的葉修吻了又吻,然後他牽起男人漂亮的手挨個指尖逐一親吻。
 
  被吻得渾身發顫,葉修忍不住張口咬住周澤楷的肩膀哼哼唧唧下身又收緊了點,手被抓著細緻地又親又咬又舔又吸,本來就敏感的指尖在性欲被撩起的現在簡直成了要害,而身下後穴還給對方的凶器插得又脹又滿不知道誰逼誰的你插我我絞你一點兒也不讓步。
 
  手腕被緩慢又情色地舔過,正跳動著的脈搏也被整齊又漂亮的牙口輕輕咬了幾下像是安撫又像是沉默的讓步,正拿青年肩膀磨牙的男人含含糊糊地叫了幾聲喘了幾下,艱難地微調了下自己的姿勢想讓自己放鬆一點。騰出一隻手替葉修揉了揉後腰讓他不再那麼緊繃,感覺咬著肩膀的力道沒那麼大後周澤楷試著又往裡挺進了些,濕軟的腸壁緊緊吸著肉刃卻順從地任由他破開深入,被抓著的手虛虛地抓了幾下空氣就被他一把握住十指交纏。
 
  終於完全契合在一起時他們都呼出了一口氣,維持著結合的姿態他們調整了下姿勢,摟著葉修坐起身,周澤楷扶著男人的腰抬起又鬆手任其下墜,痠軟無力的Omega根本無法控制自己向下跌落的速度與力道,被順勢直插到底、火熱粗長的性器強勢地撐開層層軟肉,傘狀頂端對著深處的敏感處直直撞上又輾又磨,酸脹麻癢混雜著些微刺痛的複雜感覺讓他猛得哭了出來。
 
  周澤楷掐著葉修的腰凶狠地撞擊著。原本還能跪立著的男人軟了腰大腿繃得死緊,一波波快感襲上讓他掙扎著想逃卻又綿軟地讓侵入者得以進佔地更深更徹底,癱軟在周澤楷身上脫力的手攀著青年的後背拚了命地想要抓緊找支撐點卻被頂得只能嗚嗚咽咽,身體像被燒紅的鐵柱單獨撐著,又熱又燙地烙在身體裡無處可逃只能被動承受。
 
  抽插的幅度挺大,每次抽出都幾乎退到最外層甚至帶出紅腫的穴肉而後深深的盡根沒入像是要連外頭的囊袋一起塞入,相連著的下身被各式各樣的液體濡濕一片,寂靜的室內只剩軟甜的喘息以及隨著抽插的節奏一下下灌入葉修耳裡噗嗤噗嗤的水聲,被插得渾身敏感的身體這下連耳朵都徹底淪陷,葉修哽咽著喘息忍不住縮了縮想躲,而被他突然這樣一縮給夾得死緊的周澤楷則是倒吸了一口氣又脹大了一圈。
 
  感覺到體內凶器的變化,葉修眼淚掉得更兇了。
 
  周澤楷舔著葉修臉上蜿蜒著的淚痕然後吻上了那雙帶淚的眼,與下身兇猛的衝撞不同,取而代之的是小心翼翼的親暱溫柔,然後他吻他,溫柔地含著紅潤的唇瓣撬開牙關細細密密地掃遍濕軟口腔的每個角落,吞下男人每聲哽咽與哭喘,然後吮吻吸得讓他從後腦一路麻到脊椎。
 
  「不唔、不要了……我不要唔嗯…嗚嗚太、太大……」搖著腦袋掙扎著從吻的間隙裡脫逃,覺得自己就要到極限的男人又哭又喊綿軟囁嚅地一次次在青年耳畔哭喘求饒,「太深了小周…嗚啊啊……不要了好不好、不唔……」
 
  把所有掙扎求饒與微弱的反抗都強行鎮壓下來,周澤楷隨手摸了摸葉修身前顫巍巍已經脹成紫紅色的性器卻不乾脆地直接幫對方擼到高潮,只是象徵性地摸了兩下便再度掐著已經被握出指痕的腰際往更深處頂了進去。
 
  葉修的哽咽幾乎成了哀鳴,卻是爽到了極致。下身雖然沒有獲得足夠的愛撫後穴卻被狠狠地大力操弄著,青年沉默兇狠地吻咬著他,下身又酸又脹又痛又癢又麻又燙,說不明也道不清的快感像巨浪一樣一波波朝他打來,想要叫出聲卻被變換著不同角度牢牢吻著,舌頭被對方攪弄著吸吮著從舌根到舌尖都被吸得讓他渾身發麻,又爽又難受、幾乎要不能呼吸。
 
  高潮的時候葉修的腦袋一片空白,只感覺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腦海裡猛得炸了開,五光十色的碎片四散而落每一片都帶著不同的光華嘩啦啦地散開,然後他緊緊地抱住了周澤楷渾身顫得像個篩子,噴出的精液在兩人胸腹間糊成一片,後穴將還插在體內的肉刃攪得死緊,被夾得窒礙難行的周澤楷則是放緩了速度慢慢地插他,手也揉捏著雪白的兩瓣臀肉試著將他的高潮延長。
 
  高潮後的身體很敏感,青年齧咬著男人肩膀,葉修軟綿綿地嚶嚀著伏在周澤楷身上隨著動作一顫一顫,濕熱的甬道被完全操開顯得又順從又綿軟吸附得細細密密,而周澤楷在幾下加快了速度地抽插後也射了出來。
 
  考量到隔天緊湊的行程,周澤楷抱著昏昏沉沉的葉修進了浴室正直純良地把對方洗得乾乾淨淨又香又暖,被輕手輕腳地塞進被窩裡,已經意識有些模糊的葉修反射性地攢住了正準備離開的周澤楷的手。
 
  嫩白的指尖繾綣地蹭了蹭同樣被保養得柔軟靈活的手,周澤楷感覺到手心傳來並不明顯但的確存在的細微拉扯,沒經過太多掙扎的槍王動作俐落精準地從掀開被子躺進去一把將渾身發散著淡淡蜂蜜香的男人摟進懷裡牢牢抱好總共用時不到半分鐘。
 
  葉修柔軟地在周澤楷懷裡蹭了蹭,鼻子細細嗅了嗅像在確認氣味與領地,然後他把臉埋進Alpha信息素味道最濃郁的頸窩,任由自己被柔和的奶香包圍。靜了半晌,才彷彿確認似地低喃,「……小周。」
 
  兩人的信息素在被子裡溫熱纏綿地融為一體。
 
  「嗯。」偏頭吻了吻葉修的髮旋,周澤楷挪了下位置好讓葉修能睡得舒服些,直到男人呼吸聲漸趨平穩沉沉入睡,他才閉上眼睛。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40-8262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