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Honey Honey (06) 
本篇已完結,也出了本子。
詳洽月見草或是阿紫ㄉㄉ那邊都有寄售,或者是CWT到攤位上也一樣買的到噢^________^

Warning!! 
--ABO Alpha周澤楷xOmega葉修
--通篇努力燉肉 十年不開張,開張吃十年
--微林方/看不出來的柔杜
--結局生子暗示


上述都OK,那麼以下↓
--

   
  葉修退役後提起行李開始在各個城市間蹦達。
 
  所到之處雞飛狗跳腥風血雨,就算依舊任性不辦手機但還是能高調地讓所有人知道他的動向,生平第二次離家出走顯得略不夠專業。
 
  然後他回了趟家。
 
  作為家裡唯一的Omega他覺得壓力有點大,雖然在面對自家不斷炸毛的笨蛋Alpha弟弟時一點也看不出來,但當事隔多年又見到自家霸氣測漏的Alpha爹和笑裡藏刀殺人不見血的Beta娘時,葉修覺得如果自己是個尋常的Omega大概立馬就嚶嚶兩聲軟倒在地求放過了,幸好他是個訓練有素逆天霸氣的Omega,深深吸了幾口氣後他還是從容地坐了下來。
 
  嚶,想抽菸。
 
  「玩夠了?」
 
  「呃、」
 
  「明天開始到公司報到,職位讓葉秋安排一個。」
 
  「那個……」葉修眨眨眼,心裡計畫起自己晚上翻牆該從哪個角度出去,可惜這次可沒有笨蛋弟弟精心準備的行李了略遺憾。
 
  被自家老頭隨口吩咐了幾句連反駁都來不及就給輾上了房間,葉修盯著似乎自從自己離開後從未改變的房間看了一會兒,終於嘴角抽抽轉身出門進了葉秋房間不發一語地把自家弟弟的淡藍色床單一把扯了起來。
 
  「渾蛋哥哥你幹什麼呢!」
 
  「強制徵收。」葉修斜斜睨了站門邊想搶回自己床單的弟弟,「真是要逆天啦笨蛋弟弟,連哥的床單都敢動,素質呢?」
 
  葉秋的表情突然顯得有點心虛,像是突然想起來自家哥哥手裡拿著的床單本來就是人家的只是他趁人家離家出走偷偷拆了過來還十足幼稚地替人家換上充滿少女氣息的粉紅蕾絲還自帶紗罩的公主床。
 
  都十多年前的事了。精心準備好的行李被奪走的憤怒與被雙生哥哥丟下的不甘與委屈其實都已經淡化地幾乎忘了當時的感覺只餘一個模糊不清的輪廓。
 
  「……誰讓你不回家。」
 
  葉修頓了頓,表情突然誠摯又認真,「葉秋,對不起。」
 
  面對突然改了畫風的葉修,嚇得葉秋鬆了手一臉複雜糾結地想著混蛋哥哥居然真的道歉了自己是要大人不計小人過地原諒他呢、原諒他呢,還是原諒他呢?
  「——這十多年來都蹭著哥的床單躲被窩裡嚶嚶偷哭想哥呢吧?畢竟哥可是你人生中第一個Omega,果然入門就是哥這種上等貨不好,影響多大呢這是,你看看一個Alpha現在還捨不得哥哥用慣了的床單。」
 
  「……」葉秋想著自己怎麼就是學不乖呢,「十二歳前這床單我也有份!混蛋哥哥!」
 
  最後葉秋還是交出了床單,連著葉修房裡的少女風床具也幫著一起一個個拆了,雖然途中罵咧咧地老被自家哥哥氣得跳腳。
  將手裡淡藍色的床單一抖一拉鋪到了床上,才打算和自家弟弟繼續合作無間地一人分配兩個角落把最後的步驟完成,理論上這時間點應該還待在客廳看報紙的葉家爸爸突然出現了,盯著站在房裡一左一右站著的倆兒子不發一語。
 
  「……爸?」
 
  被呼喚的男人表情是長年不變的嚴肅——或許葉修在面對韓文清時從不會像其他人一樣驚慌失措反射性地交出錢包就是因為他已經習慣面對威嚴霸氣的人——雙胞胎看著自家老頭的表情頓時心生不妙,畢竟是自家爸、雖然都是那張霸氣測漏的表情但相處了這麼久總還是能瞧出其中的門道。
 
  他們葉家的Alpha爹,看起來有點糾結啊。
 
  「葉修。」被看出心裡些微糾結的男人低頭看了眼葉修擺在外頭還沒打開整理的行囊,語氣淡淡地卻是一如既往的不容置喙,「去B市報到,為國爭光。」
 
  雙胞胎倆心中都是一句臥槽。
 
  葉修提著行囊背影說不出是失落還是期待地再度走出了家門,然後葉秋抽起了床單望著再度關上的對門房間,盤算起下次該替自家哥哥製造怎樣的驚喜,少女風似乎不太給力啊。
 
 
  葉修才踏出浴室就被抱了個滿懷。身上還散著熱氣染著沐浴乳的微甜香氣,頭上罩著塊毛巾有一搭沒一搭地擦著還滴著水的黑髮就這樣猝不及防地被襲擊了的摟進懷裡,然後一顆毛茸茸的腦袋就這樣搭上了男人的頸窩蹭蹭。
 
  這可是貨真價實的奶香。
 
  想起剛進浴室那會兒見了洗浴用具那些瓶瓶罐罐上頭標的牛奶味兒邊用邊糾結的自己,葉修忍不住呵呵兩聲任由青年把自己一路蹭到了床上,十分熟稔地把擦頭髮的任務交給對方然後極為順手地揉了揉那顆金貴的腦袋。
 
  周澤楷垂著眼替男人擦拭頭髮,一綹一綹細細地擦,保養得當的雙手穿梭在微濕的黑髮間,力度適中地順道按揉著頭皮,按著揉著不知不覺葉修就窩進了周澤楷懷裡,難得昏昏欲睡瞇著眼睛乖順地倚著青年。
 
  年輕的Alpha摟著心愛的Omega在心裡數著日子,距離發情期還有段時間所以蜂蜜味並不明顯,但這樣近距離摟在懷裡卻還是能聞到那若有似無沁入鼻間的甜味。酒店的沐浴乳是牛奶味的,雖然認真聞起來還是那種人造的香精味,但乍聞之下卻還是會產生葉修渾身被奶香圍繞的錯覺。
 
  喜歡的Omega被自己的氣味浸染,甜滋滋軟綿綿熱呼呼。
 
  確認了手裡的髮絲完全乾了,周澤楷盯著懷裡已經睡著一半的葉修,靜靜思考了一秒半便果斷把毛巾扔到床底下,抱著意識模糊動作極度配合的男人躺進被窩裡。
 
  不是情侶間最適合的身高差,但他總是能恰到好處地把葉修完美地嵌在自己懷裡,低下頭偶爾還能親親蹭蹭。
 
  「……小周?」
 
  「嗯。」
 
  「哦。」
 
  於是葉修動了動腦袋歪著終於沉沉睡去,身體已經很習慣被這樣摟在懷裡,自然而然就會開始主動尋找最舒適的姿態,於是四肢糾纏在一起頭枕著頸窩,兩人的體溫在被子裡彼此交融彼此適應最後安穩地接連在一起,交頸而眠。
 
  周澤楷低下頭叼住了葉修的唇輕輕咬了咬,又咬了咬,柔軟甜蜜又帶著菸草的微苦。
 
  他們還沒彼此標記。
 
  但下意識總想著這是我的Alpha/Omega。
 
  葉修說處對象是兩個人的事,只一味地付出只會讓人愈來越理所當然地接受愈發地肆無忌憚。幸好你遇到的是哥,懂得回頭看看瞧瞧是誰這麼無私奉獻又愛我愛得要死,所以說啊,你要懂得向我討。
 
  你要知道怎麼讓我知道你想要什麼。
 
  處對象是兩個人的事,如果連基本的彼此理解都做不到,那就乾脆洗洗睡了吧,要個翻譯機卡在中間太掃興兒了。
 
  我這麼說,你懂我意思嗎,小周?
 
  懂。
 
  周澤楷於是緊緊摟著葉修,心裡無比歡喜地又多親了幾口後也勾著滿足的笑容隨著睡去,親密無間地纏綿。
 
  前往蘇黎世的飛機上,一群人鬧哄哄地。
 
  在一早醒來便讓床邊的周澤楷無聲凝視了十分鐘後,覺得自己好像在無意間被迫點了某種特定語言天賦的葉姓領隊一點異議也沒有地直接一屁股佔了槍王身邊的位置。
 
  而周澤楷抿著嘴淺淺彎起唇角,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著身旁直接屏蔽了周圍隊員聲音並露出了好想抽菸啊的表情的葉修,然後他從口袋裡拿出了準備好的棒棒糖剝開糖紙後送到了葉修嘴裡。
 
  看得方銳忍不住扭頭問一旁正和楚云秀聊新劇的蘇沐橙,「蘇妹子,老葉什麼時候和輪迴的周澤楷那麼好了?居然還隨身給他備糖,畫風太不對了!」
 
  蘇沐橙只是笑,越過方銳看了眼正叼著根棒棒糖嘴裡含糊不清地偶爾和黃少天打打嘴砲的葉修,然後她看著周澤楷,榮耀第一臉正盯著榮耀第一臉T,彷彿他的世界裡就只有他一個,專注認真。
 
  「我這裡也有糖,你要什麼味兒的?」笑嘻嘻地掏出蘇打口味的棒棒糖,蘇沐橙眨眨眼睛默默調侃了方銳一把,於是猥瑣流大師接過了有著自家Alpha氣味的棒棒糖決定先睡一覺度過這漫長的航程。
 
  航程飛了一半,機上的人幾乎睡了大半,周澤楷沒睡,或者該說他瞇了一下又掐著點醒過來,他不明顯地動了動,想讓偎著他的葉修睡得好點。機艙此刻熄著燈,只有三三兩兩的乘客還掛著耳機亮著螢幕看片玩遊戲,而他早些時間和葉修一人分了一邊耳機,葉修睡了他看睡著了的葉修。
 
  算著時間,周澤楷輕輕搖醒了葉修,把手裡早已算好份量的抑制劑連著水杯一起塞進了葉修手裡,而葉修半睡半醒迷迷糊糊地就吃了,配了開水把藥片沖下肚過了好一會兒才後知後覺地問了聲我吃了啥。
 
  「藥。」見葉修吃完抑制劑,周澤楷伸出手輕輕攬住對方,藉著機艙的昏暗情況小心翼翼地咬了咬葉修的唇印上自己的氣味。
 
  終於有點清醒過來注意到身旁的槍王在做什麼的葉修低低笑了兩聲,微瞇著眼接受了這個近似於舔咬的吻,然後他大方地仰起頭露出自己的脖子,眨了眨眼,語氣輕鬆得像是在說天涼了那就再去多搶幾個BOSS吧一樣地蠻不在乎,「咬這邊比較有效吧?」
 
  周澤楷覺得信息量有點大。
 
  他的Omega,對著他主動露出了白皙的頸項。葉修的脖子脆弱又敏感,不管咬著舔著吻著或是情事時的指尖輕拂都能讓他發出甜膩柔軟的喘息。而當一個Omega對著一個Alpha主動露出自己的頸子就代表著信任與依賴,他的呼吸他的脈搏他身體裡流淌著的血液以及作為Omega的自己都將交付予那個幸運的Alpha。
 
  他想標記葉修,他對著葉修說過想標記。
 
  周澤楷說,想標記葉修,他想他做他的Omega。
 
  然後葉修就這樣猝不及防地回應了。
 
  葉修說,好啊,就讓你做我的Alpha吧。
 
 
  國際首度的交流賽,轟轟烈烈精彩萬分,全國上下各戰隊的粉絲們難得統一戰線不分區域戰隊地全數只為了國家隊加油吶喊。畢竟除了一年一度的全明星賽以外他們少有機會可以看見眾大神們這樣互助合作,以往拿來招呼彼此的招式現在用來一同打擊外敵,過往看了咬牙切齒的畫面現下看來真是說不出的暢快。
 
  在國內一片沸騰歡呼的情況下他們一路過關斬將,戰術配合一天天磨合地越來越熟練,默契得讓他們不禁煩惱起到時回國大家各回各家又成了敵人時會不會不小心在場上反射性通敵。
 
  簡直不能更恐慌了隊長!是那個周澤楷!我居然和他打策應打得那麼有默契你知道嗎我們甚至沒有對話就這麼有默契的一個前面吸引注意力一個躲在後面偷襲把我們自己人一個個送下場!蘇沐橙和方銳就算了但是居然是周澤楷!
 
  ……的確是不能輕鬆呵呵兩字帶過的情況呢。
 
  「所以說,配合得太好也是種苦惱呢,前輩。」喻隊長找到了躲在後門吞雲吐霧的葉領隊,決定為隊員發聲——特別是在某黃姓隊員一連幾天苦著臉說他作了個他在和輪迴/興欣打總決賽時竟然和某神槍手/某盜賊/某槍砲師聯手打擊自家戰隊的噩夢時。
 
  但被委以為國爭光此一重責大任的葉領隊就只是呵呵笑了兩聲,做為已經退役的前職業選手他當然沒有未來可能會資敵的煩惱,但作為一個離家十年終於乖乖回家卻被迅速打包掃地出門的男人,他有著來自家裡Alpha爹那盡忠報國的死硬脾氣的壓力苦惱。
 
  這要敢不順手摘個冠軍回去,果然還是乾脆就定居蘇黎世了吧?
 
  於是葉領隊夾著菸的美手一揮,興致勃勃地提議,「這樣吧,沒拿個冠軍,我們就把回程的機票延後一個月?」
 
  一連吃了幾個星期異國料理心裡每天心心念念著家鄉米飯的國家隊選手們覺得這提議簡直不能更兇殘。
 
  拿到冠軍那天,待在螢幕前面看轉播的全國觀眾們都沸騰了。不僅官方討論區被刷爆,各家戰隊的官方微博還有各個職業選手自己本身的微博也被瘋狂轉發,而留在國內的選手們之間的QQ群也都爆發手速地討論著比賽的情況。
 
  至於被全國人民某種程度上在網路上集火的國家隊選手們則是不約而同地想著,啊、終於可以回家吃飯了,熱騰騰的白米飯!
 
  身上披著外套,作為領隊的葉修領著隊員們上台領獎,因為場地依舊禁菸的關係嘴裡叼著的小白棍是解饞用的棒棒糖,被一群人簇擁著一起舉起獎盃拍了照,周澤楷就站在他身邊一臉靦腆地微微笑著不說話,卻趁著大家拍照一片混亂的同時用指尖輕輕搔刮了下葉修的掌心。
 
  被無聲調戲的葉修偏頭看向一臉正直純良的槍王大大,沒說什麼只是突然淺淺地勾起了唇角。
 
  當天晚上,周澤楷敲開了葉修的房門。剛洗完澡的槍王髮梢還滴著水,帥氣的臉蛋微微泛著紅,漂亮的眼睛眨呀眨地看起來既無辜又可愛,幾乎找不到拒絕他進門的理由。
 
  幾乎。
 
  葉修倚在門邊,身上穿著開了一半的襯衫指尖夾著剛點燃的菸,門鍊還扣著沒有解開所以只露出了一個窄窄的、顯然不足以讓一個成人側身通過的縫,悠悠哉哉吸了口菸,「晚上好。」
 
  「……好。」
 
  兩個人僵持在門邊,葉修挑起唇角慢騰騰地吞雲吐霧,周澤楷一語不發執拗地看。房裡的Omega沒打算開門,走廊裡的Alpha想進門卻開不了口。
 
  燃了半支菸,葉修咬著菸捲朝著周澤楷笑了笑,「慢看,我去洗澡了。」
 
  嘴殘手不殘地伸手穿過門縫一把扯住襯衫一角,周澤楷嘴巴開開合合終於還是擠出了幾個字,「想、進去。」
 
  「……你這句話幾個意思呢槍王大大?」對望了幾分鐘,葉修終於還是拉開門鍊放了槍王進門。而被放進門的周澤楷在被戀人放行後便乾脆地直撲門戶大開的葉修,把男人緊緊摟在懷裡,微濕的腦袋挨著蹭了蹭。
 
  國際賽期間大家都抓緊時間練習討論根本沒有多餘的私人時間,再加上葉修雖然作為領隊自己住單人房但因為空間夠大以及身分的關係,因此時常有人進進出出詢問事情或是被挑選來進行簡單的小組會議,嚴格說起來領隊的房間儼然就成了半個開放空間。
 
  周澤楷也就頭幾天盡可能地擠出時間按三餐送抑制劑來給葉修,其他時間完全投入戰隊安排的作息表一絲不苟地遵行著。也就是說,雖然在國內時關係早已突飛猛進由炮友進階成了戀人,但兩人能夠私底下親暱相處的時間卻是大大減少到幾乎沒有。
 
  葉修抬手揉了揉周澤楷,兩人磨磨蹭蹭地你親親我我親親你終於抵達床邊,等葉修終於順手把菸捻熄在床頭的菸灰缸裡,周澤楷已經咬上了葉修的脖子又親又舔,而葉修敏感地縮了縮低低喊了聲別鬧。
 
  「想你。」
 
  被投了記直球,葉修偏頭讓周澤楷湊過來咬了咬唇瓣,自己也忍不住反咬了幾口後他才想起來自己本來可是打算要去洗澡的,「欸小周讓讓,我還沒洗澡呢,你先自己玩會兒電腦。」
 
  黑眼睛直勾勾盯著葉修,把人緊緊攬在懷裡的周澤楷沒有鬆手的意思,長長的睫毛隨著眨眼的動作一搧一搧顯得特別誘人,剛洗完澡全身還透著的沐浴乳香氣溫暖地把葉修整個人包覆住,然後額頭貼著額頭,四片唇瓣的距離近到幾乎已經軟軟地磨蹭在一起,漂亮的眼睛在開口的那一刻似乎又變得明亮了起來。
 
  「一起。」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39-a2441a0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