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Honey Honey (05) 
本篇已完結,也出了本子。
詳洽月見草或是阿紫ㄉㄉ那邊都有寄售,或者是CWT到攤位上也一樣買的到噢^________^

Warning!! 
--ABO Alpha周澤楷xOmega葉修
--通篇努力燉肉 十年不開張,開張吃十年
--微林方/看不出來的柔杜
--結局生子暗示


上述都OK,那麼以下↓
張嘴,吃肉啦!!!!!!!!
--

   
  然後似乎就這麼約定俗成了起來。
 
  有時候,葉修會覺得人們將周澤楷稱作無解的槍王並非沒有道理。他可不知道賽場上優秀的預判能力也能運用到日常生活當中,至少與他最切身相關的部分就是只要自己臨近發情期,周澤楷總會默默地提著行李出現在他眼前。
 
  日子久了,偶爾也會換他訂好前往S市的車票,而抵達的同時他便會在車站大廳見到早早就請好假出來接他的槍王大大。
 
  他們會打賭,打賭誰算的日子準,在他們意見並不一致的時候。一開始有輸有贏,到了後來周澤楷變得準確到能克服任何不科學的變因,而葉修則是愈發懶得去一天一天數日子,反正總有個人會提醒他。
 
  但說實在的,明明一個這麼優秀的Alpha去算人家Omega發情的規律做什麼呢。
 
  懶洋洋地趴在床上,空調的溫度被調整得剛剛好,藍色的被子又輕又暖鬆垮垮地掛在腰間,暴露在空氣中的雪白背脊紅痕遍佈。葉修蹭了蹭蓬鬆的枕頭,漂亮的手指攀到了一旁床頭櫃上摸摸索索終於抓住了菸盒,整個人還處於一種不特別想動的情緒中但嘴裡就是想要叼根菸,抽不抽倒是其次,畢竟床很舒服他暫時還沒有當縱火犯的打算。
 
  這裡是周澤楷自己在S市買的房子。
 
  不大不小,三房兩廳兩衛浴一廚房還有一個小陽台。主臥擺著張KING SIZE的大床,裡頭的衛浴有著光看就很高檔的按摩浴缸,其餘兩間房一間被改作電腦室和書房,剩餘的一間當作客房,但顯然還沒有人有機會進駐。
 
  周澤楷偶爾會下廚,做的是簡單的家常菜,味道不差卻也不到頂尖主廚級,但至少比泡麵泡成宗師級的某人要強。而作為有幸品嘗的前任榮耀第一人則是嚴肅地表示周澤楷大大絕對不能在外人面前露這一手,否則圈內其他宅男除了王大眼外大概都得無語凝咽地內部消化。
 
  為此現任榮耀第一人只是眉眼彎彎,無聲無息地又給對面的男人舀了滿滿一勺蕃茄炒蛋。
 
  瞇著眼抱著還留有淡淡牛奶香氣的枕頭又蹭了蹭,葉修咬著菸在偌大的床上覺得或許是時候來認真地思考下人生。
 
  作為聯盟第一戰術大師,葉修的專長是將計就計,謀定而後動,他的目光看得比誰都遠都利,但和槍王滾了這幾個月的床單,說實在的饒是心髒如他也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
 
  該怎麼走,才能夠不傷害到那份純真。
 
  他喊他前輩而他回應他小周,他總是掐準時間出現然後不多作糾纏俐落地走,他不送花不示愛但是用他沉默的方式噓寒問暖,他不會替興欣搶BOSS但會在深夜開著小號陪他刷副本打材料偶爾還會寄點自己打到的小東西給他。
 
  葉修知道周澤楷喜歡自己,大概比他願意理解的要多上許多。但他也知道自己對周澤楷的感覺雖然不討厭甚至稱得上是喜歡,可份量卻遠比周澤楷想要的少掉太多。
 
  感情這種東西,雖然從來就不對等,但面對真心總得拿出與之相應的慎重。
 
  他從不談標記,卻待他如心愛的Omega無比珍惜又小心翼翼。
 
  乾淨得讓他髒不下手。
 
  周澤楷推開門,淡淡的蜂蜜香沁入鼻間。踏著輕巧的步伐他朝著自己特意添置的大床走去,因為嫌麻煩葉修每到發情期時在床上總是赤裸的。離開前他設置了讓還沉沉睡著的男人就算踢了被子也不會感冒的溫度,於是在見了被子已經滑落到腰間他也不急著去替對方拉上。
 
  聽見腳步聲,葉修翻了身,才想打聲招呼就被腰間瞬間襲上的可怕痠麻感弄得倒吸了口氣。
 
  周澤楷連忙將葉修摟進懷裡小心地替對方揉了揉腰際。
 
  趴在槍王懷裡,溫暖的手掌細心地按揉著幾個特別痠麻的部位,被揉得身子幾乎又要軟了的葉修連忙喊停,仰起臉望著一臉認真的青年,「小周、我餓了。」
 
  「嗯。」
 
  面對面安靜地吃著遲來的早餐,葉修叼著油條喀滋喀滋,周澤楷咬著豆沙餅一口一口吃得慢條斯理桌上連顆芝麻都沒落下。專注地盯著聯盟臉面端正的坐姿和優良的用餐習慣,葉修啃完一根油條後又拎起第二根配著豆漿佐著周澤楷用餐圖,突然發現胃口好了不只那麼一點。
 
  大概要糟。
 
  葉修用自己抓過油條油膩膩的手招了招,周澤楷乖巧地靠近,然後毫不反抗地被捏住了臉,薄薄的臉皮被油滋滋地扯了扯,面對前輩突如其來的舉措,年輕的槍王眉頭皺也不皺只不解地眨眨眼,歪著腦袋表示徵詢。
 
  左思右想找不到一個好開頭,最後索性一記直球投出。葉修望著周澤楷的眼睛,沉靜又明亮,熠熠生輝,然後他深深望著對方眼底自己認真的倒影,一字一句說,「小周啊,你喜歡我。」
 
  周澤楷的反應是芝麻撒了滿桌滿地——他的豆沙餅掉了——然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透了一張俊臉。
 
  然後葉修覺得有趣之餘突然就納悶了。明明按常理來講柔軟嬌羞易推倒的應該是他這個Omega,明明從一開始被這樣那樣又那樣這樣的人也是他,該做的不該做的想做的沒想過還能這麼做的幾乎通通讓他們挨個試過了遍,怎麼提起這種話題臉紅的居然是眼前這個Alpha。
 
  明明老把人做到直不起腰只能軟在床上喊疼求投餵,連打榮耀都痠軟地累感不愛更別提啞到不能開語音只能爆發手速打指令的悲傷,說實在真該讓輪迴至少吐出五個……不,二十個野圖BOSS出來。
 
  趁著葉修進入了自我的思緒裡,周澤楷拿了紙巾細細地替男人擦拭指尖,一根一根慢慢地把油漬一點點擦去,然後他垂著眼執著對方的手靜靜吻上無名指。
 
  「喜歡前輩。」周澤楷輕聲道,漂亮的眼睛又黑又亮直勾勾地盯著,在葉修有些不自在地別開臉後他索性起身湊過去把男人抱到自己腿上坐下,用鼻子討好般地蹭了蹭Omega敏感的頸窩,「一直。」
 
  蜂蜜甜香就這麼混雜著奶香彼此交纏綿綿密密,甜得膩人卻無法自拔地深陷。於是撒嬌般的磨蹭變了調,年輕的Alpha咬著Omega柔軟的脖頸舌尖舔過溫熱的脈搏,活色生香。
 
  葉修直到又被壓上床了才恍恍惚惚地想起自己好像有一段時間沒吃抑制劑也沒用到那些所謂救命用的小玩具了,忍不住反射性地在心裡為周澤楷的戰術點了讚後悲傷地發現戰略對象是自己,葉修一瞬間有點無法接受本來以為的奶甜饅頭突然變成了芝麻餡兒的包子。
 
  被簡單幾個動作帶起了情慾的葉修咬著被單忍不住地扭動著,後穴水淋淋地吞吃著周澤楷的手指,一根兩根三根都毫不費力地吃了進去,修長的指頭併攏著插入在濕軟的甬道裡反覆擴張抽出又探入發出噗嗤噗嗤的水聲,沒多久氾濫的淫水就這麼順著周澤楷的手和葉修的大腿滾落,溼答答地濡濕了身下的床單。
 
  周澤楷吻著白嫩的背脊,做愛時葉修的身體總會繃得緊緊得像張滿的弓,吻起來細緻又敏感總像下一秒就要崩潰,然後不管是淺咬還是輕舔都能聽見顫抖著破碎了的嗚咽,性感得要命。
 
  在姣好的蝴蝶骨上留下印記,每回用背入式時周澤楷總喜歡咬這裡。他的葉修,位於榮耀頂端,他的神他的信仰,每每望著都覺得像在發光,還不是他的但又似乎屬於他的Omega,吻著咬著就像在他的翅膀上留下印記,就算飛遠了也能循著氣味找到,再也不會消失不見。
 
  沿著脊椎烙下碎吻。在葉修猛然拔高的呻吟中他吻上了濕漉漉的股間,靈活的舌頭探入已經被手指搗得非常鬆軟的小穴,模仿性交時的動作來回抽插舔弄,然後在男人大腿反射性想夾緊時用手把臀瓣掰得更開,整張臉幾乎都埋進Omega甜滋滋的臀縫裡又舔又吸發出嘖嘖水聲,他知道這樣能更快地逼哭葉修。
 
  他沒說,但他們都知道,周澤楷對於哭泣著高潮的葉修幾乎有著病態的迷戀,或者說,紅著眼睛滿臉淚痕聲音哭喘的上氣不接下氣不管怎麼碰都能逼出破碎哽咽甚至討饒委屈的葉修在他眼裡實在迷人至極。
 
  「啊……」體內被情色地舔過,分不清楚究竟誰的體溫高點,只感覺濕熱的軟舌穿過穴口的環狀肌然後盡可能地向內探入,每次深入都能帶起一陣顫慄,體內愈發濕潤,也更方便周澤楷弄出更大的聲響,無比清晰地意識到自己身後的Alpha正在幹啥的葉修瞬間軟了腰,又舒服又羞恥,爽得他幾乎撐不住身體只能咬著床單嗚嗚地搖頭掉淚。
 
  直到身下的男人已經軟到幾乎要化成水沙啞地哭喊著要他別玩了,而房間內屬於Omega香甜的蜂蜜氣味濃烈地幾乎要燃燒起來,周澤楷才終於將自己已經硬到發疼屬於Alpha的粗大性器插入早就被玩得柔軟又濕潤的小穴裡。
 
  已經被舔得足夠柔軟,高熱的甬道緊緊纏著盼了許久的硬物,又軟又濕的內壁顫巍巍地吸著蹭著,在對方闖入的同時欲拒還迎地擠壓著,要抽出時又戀戀不捨地努力吸吮著牢牢不放。
 
  周澤楷掐著葉修的屁股一下一下狠狠地撞著,每次都抽出到只留頂端在裡頭再直挺挺地長驅直入,發狠的力道像是要把囊袋也一起捅進去般,恨不得完全埋入Omega緊緻火熱的身體裡。
 
   「唔啊…再深一點、啊啊……唔…用力、操壞我……啊啊啊……」
 
  葉修上半身埋在被褥裡下半身被周澤楷抓著搗弄幾乎要失去知覺,身體被強勢地撐開發狠地抽插,一次一次刷過敏感帶,像是極細微的電流一波波湧上腦門讓他整個人都處在一種極度敏感又酥又麻的感覺中,空白的無法思考,只剩下身為Omega的本能期盼著身後的Alpha能再更用力地操自己直到高潮。
 
  兩人的信息素在空氣中糾纏,屬於Alpha的牛奶香氣捲著Omega的蜂蜜甜香。周澤楷俯身舔咬葉修的後頸,吻得柔軟親暱下身卻兇狠地衝撞著,肉體的撞擊聲混合著粗重的喘息落在耳畔,令人渾身發顫的、屬於Omega被Alpha佔有的興奮。
 
  頸後敏感的軟肉被叼著嘶咬輾磨,全身上下都被牢牢掌握支配著完全喪失了自主權,但每次甬道被破開卻都讓他舒服得不可思議。對於無法自我控制的不安驚懼混雜著被Alpha掌控的興奮滿足,葉修眼淚不由地掉得更兇下身卻忍不住地迎合起周澤楷的抽插。
 
  原先緊緻的腸壁已經被完全操開,濕漉漉的綿軟又火熱,隨著性器的進出死命絞緊,被牢牢握著的腰也不住地晃動迎合著每次都能讓身後的Alpha進入到最深處,完全敞開了毫不保留的順從。
 
  高潮來臨時葉修攢著床單渾身繃得緊緊的差點絞得周澤楷立即繳械,偶爾地、男人高潮時會特別安靜,嘴裡胡亂咬著什麼把所有的掙扎呻吟通通絞殺在唇齒間,低低的悶哼著偶爾抽抽噎噎吸吸鼻子像是忍到了極致終於忍不住溢出的喘息,綿軟地像貓爪子撓在心上一樣讓人心癢。
 
  趁著對方高潮後渾身癱軟又敏感至極的時期又狠狠插了幾下才拔出來射到葉修已經一片狼藉的下身,周澤楷把軟綿綿癱軟在床上的葉修摟進懷裡溫柔又霸道地吻他。
 
  他吻著葉修水潤的唇紅腫的眼以及臉上蜿蜒著的淚跡。
 
  他的前輩,連眼淚都是甜的。
 
  雖然與其說是吻葉修更覺得那像是舔,每次歡愛過後周澤楷總會把他像這樣抱在懷裡細細密密地親,不發一語但葉修就是能感覺到每個吻烙下的同時滿溢槍王心口卻因為口拙而說不出來的那聲喜歡。
 
  兩人汗涔涔黏糊糊地蹭在一塊兒,葉修跨坐在周澤楷腿上雙手環在青年背後,腦袋歪著靠在對方頸窩,被另一具溫熱的身體環抱著,鼻子裡聞的是令人安心地、屬於他的Alpha的牛奶香氣,葉修顯得有些昏昏欲睡。
 
  心滿意足地聞著彼此交融在一起的信息素,雖然只是暫時的標記氣息覆蓋也覺得開心,然後他低下頭輕輕地咬了咬葉修的肩膀,香香軟軟。
 
  「得,知道你喜歡我。」身子敏感地縮了縮,葉修懶洋洋地掀開眼皮,表情有些困倦又有點認真,「但你喜歡我什麼呢,小周?」
 
  周澤楷張了張嘴,看起來像在發呆但葉修知道他正在拼湊自己的語言,想要完整地表達又怕自己口拙詞不達意,心裡默默把周澤楷語練習班的報名事項提上日程,又考慮了三秒決定未來好好訓練槍王的口語表達能力,葉修腦袋枕著周澤楷的肩膀,耐心等待。
 
  「……前輩,很好。」緊緊攬著懷裡的葉修,周澤楷有些緊張,努力地先擠了幾個字出來表示自己真的有認真在思考,「很強、溫柔……會發光。」
 
  一開始只是鬥神一葉之秋,從不公開露面神神秘秘的葉秋,強悍地領著嘉世摘了三連冠締造王朝的選手。然後是會在賽後默默自己叼根煙蹲在後門一個人靜靜抽菸的男人,不太會安慰人但是笑起來很溫和雖然說話很嘲諷卻能讓人打起精神振作起來,所有人都說葉秋心髒專講垃圾話氣死人不償命,但周澤楷只覺得那個人溫柔至極,一舉一動在他眼裡看起來都像會發光。
 
  再然後葉秋其實是葉修,被迫退役後組著一支草根戰隊從挑戰賽一路打回聯盟,明明很辛苦他卻不以為忤,就這麼穩紮穩打以自己的步調從頭再來。曾經周澤楷以為自己就這樣失去了男人,但是葉修就那樣大搖大擺地闖進所有人視線高調地表達嗨我回來了。
 
  大家都默認葉秋是個Alpha,但葉秋做回了葉修後終於公開露面也沒見他對滿場幾乎要過載的信息素有什麼反應,所以又有人說他是個Beta,結果誰也沒想到榮耀教科書其實是個Omega。
 
  周澤楷是個Alpha,他在男人還被認為是個Alpha的時候就喜歡人家了,所以無關乎性別,他就是喜歡葉修,從頭髮到腳趾頭,每一分都喜歡得不得了。
 
  偏頭看著葉修,周澤楷突然眨著眼睛認真地啄了男人唇瓣一下,「喜歡。」
 
  要怎麼能不喜歡呢。
 
  心口突然顫了一下,想著自己大概是要害被攻擊了的葉修想起對方剛出道時的青澀模樣,當初的自己在想什麼呢?
 
  想著這樣一個技術槓槓的新人不該就這樣折在新秀牆,想著少了這樣一個優秀的神槍手榮耀將會無聊多少,因為期待著聯盟變得更好更有趣,所以在場上狠狠輾壓了輪迴一把的嘉世隊長蹲在選手通道的後門叼著菸開導了年輕的後輩幾句。
 
  原來從那時候就被惦記上了啊。
 
  恍然大悟的葉修特真誠的對著似乎不打算繼續開口的周澤楷眨眨眼,努力笑得純良又無害,「那,除了喜歡,還想對我說什麼呢,小周。……或者,你想對我做什麼?」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38-25fe6d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