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Honey Honey (04) 
天氣冷冷,大家請注意保暖:)

本篇已完結,也出了本子。
詳洽月見草或是阿紫ㄉㄉ那邊都有寄售,或者是CWT到攤位上也一樣買的到噢^________^

Warning!! 
--ABO Alpha周澤楷xOmega葉修
--通篇努力燉肉 十年不開張,開張吃十年
--微林方/看不出來的柔杜
--結局生子暗示


上述都OK,那麼以下↓
張嘴,吃肉啦!!!!!!!!
--
 
  江波濤最近覺得自家隊長有點奇怪,像是有什麼難以啟齒的煩惱,但是問了對方卻又總是一個勁兒地搖頭,像是進入青春期的孩子抗拒父母關心一樣、決心自己摸摸索索找出人生真理一樣倔強。
 
  這讓身為隊長貼心小棉襖的江波濤很受傷。
 
  於是他決定自己抽絲剝繭找出答案。
 
  盯著自己的記事小本本,從回憶裡翻出各式各樣有關周澤楷發生的事件。於是某次興欣來訪造成了自家隊長以及當時興欣隊長一同人間蒸發數日的事件就這麼愉快地跳了出來。
 
  江波濤眉頭一皺,驚覺事情並不單純,至少自家隊長當時一語不發而興欣隊長顧左右而言他最後成功把話題徹底帶開的反應現在想想都那麼不正常,什麼家裡突然有事找小周做個臨時司機哈,簡直細思恐極,那時候隊長的車可是進廠維修了呢,有收據為證。
 
  從那之後,他們輪迴的男神每隔一段時間總會有幾天神神秘秘地不見蹤影,一直持續到了現在,他們家的隊長就這樣一聲不吭地進入青春叛逆期了,副隊長好傷心。
 
  「副隊、我跟你說隊長他——」杜明急急忙忙地拍開了休息室的門,果然找到人稱槍王語言學權威的江波濤大大,卻在看見對方正一臉憂鬱地盯著手裡記事本的模樣時瞬間收了聲。
 
  江波濤幽幽地抬頭,嚇得杜明立刻嚶嚶兩聲扒著門口眨巴眨巴著眼睛抖抖抖,「副、副隊……?」
 
  「啊抱歉、杜明你剛剛說隊長怎麼了?」收起記事本,江波濤收斂了自己身為Alpha的氣息,讓把半個身體都縮到門後的Omega平靜下來。他們輪迴的隊員除了杜明是個少有的男性Omega以外,基本都是Alpha,所以平常日常生活中他們都會比較注意收斂自己的氣息以免影響到杜明,剛才是他不小心疏忽了才嚇到對方。
 
  「隊長他、他有喜歡的疑似在交往中的Omega了想標記人家!」杜明——輪迴男神俱樂部榮譽一級成員、周澤楷語三級認證會員緊緊抓著門板,語調快速但清晰地向自家副隊報告這驚人的大消息。
 
  「隊長親口說的?」
 
  「剛剛大家在聊喜歡的對象,問隊長有沒有喜歡的對象隊長點頭說想標記!」
 
  輪迴成員哭天喊地。
 
  我們的男神終於有了想要標記的Omega,可我為什麼是Alpha!
 
 
  第二次發情期抵達的時候葉修正叼著菸百無聊賴地開著個馬甲在競技場裡虐菜,毫無預警地情潮湧上讓他幾乎握不住滑鼠敲不動鍵盤,而螢幕對面被虐了幾把的菜喜出望外地發現對面的高手似乎開始用臉滾鍵盤於是把握住機會成功反撲。
 
  管不了那麼多的葉修一步一顫地挪回床上,幸好魏琛前兩天有事去了G市還沒回來。
 
  想著自己明明有數著日子嗑抑制劑,莫非是嗑的劑量不夠了還是身體終於產生了該死的抗藥性,模模糊糊想著也許該換個牌子吃吃看,渾身發軟的Omega咬咬舌尖努力恢復神智,從床頭櫃旁的抽屜扯出了一個白色的跳蛋,胡亂地脫了褲子便直接把圓形的道具往自己已經濕潤的後穴塞,然後手裡抓著線的另一端粗暴地直接開到最大檔。
 
  機器嗡嗡的運轉聲運轉起來的同時葉修也忍不住地喘了幾聲。
 
  臀縫裡夾著情趣玩具,柔軟又敏感的甬道被道具不間斷地愛撫著,葉修顫抖著手摸上自己的性器粗魯地擼動著,才搓沒幾下前端便滲出了透明的液體,咬著床單嚶嚶嚀嚀地終於射了出來,但以往能夠由此稍稍平復下來的渴望卻絲毫未減。
 
  ……不夠……
 
  面色潮紅的男人在床上難耐地扭動著,沾著精液的手忍不住摸到身後,漂亮的手指一下就插了兩根進去,一面把玩具推得更深一面努力地模仿性器進出的感覺抽插著。
 
  「啊嗚……」不管怎麼做都無法獲得滿足,已經嚐過Alpha滋味的身體無法被簡單的道具和手指滿足,只是不斷地收縮蠕動著分泌出大量的液體逼得葉修幾乎要崩潰,但他卻只能無力地蹭著床單掙扎著,紛亂的思緒在腦海裡炸開,無法思考的Omega扯出體內的玩具艱難地一路半爬半走跌跌撞撞地進了浴室癱在浴缸裡然後耗盡最後的力氣扭開了上頭的花灑。
 
  高熱的身體被猛然澆下的冷水給激得打了個冷顫。
 
  冷水漸漸淹沒了男人的身體,雖然還是很不舒服很渴望被什麼東西狠狠貫穿,但至少熱潮被微微地壓下了一些終於得以稍微喘口氣。
 
  蘇沐橙給周澤楷開了門。
 
  聯盟第一美女和聯盟第一臉在踏進上林苑時都不約而同地皺起眉,幾乎毫不費力地就能聞到,屬於葉修的蜂蜜味道已經散開了。他們望了彼此一眼,而周澤楷反應更快地三步併作兩步衝上樓,憑著靈敏的嗅覺筆直地闖進了葉修所在的房間。
 
  推開房門見到凌亂的室內時他反射性地就關上門落了鎖,注意到運作中的電腦和被蹭亂的床單以及迤邐一地依舊堅持運轉著嗡嗡作響的道具和衣物,浴室內水聲沒停,但周澤楷卻突然意識到屬於Omega的香甜氣息正逐漸變淡,像是被什麼給阻隔住了一樣隔著重重帷幕,香氣變得若有似無若隱若現。
 
  直覺不會是什麼好事的周澤楷立刻就踏進了浴室,冷涼的氣息撲面迎來,花灑還在灑著水,他看見下身赤裸的男人癱在浴缸裡一動不動,冷水淹了他半身。葉修緊閉著眼,額上的水滴分不清是汗是水,不曉得維持這樣自虐的情況多久了、他的臉色微紅雙唇卻有些發白,身體隨著水珠落下而顫動著,看起來可憐兮兮的。
 
  周澤楷大步向前關了水,彎腰把葉修從水裡抱了起來。
 
  「唔、冷……」脫離了水渾身濕漉漉的,上衣黏在身上很不舒服,但更不舒服的是被水淋到發涼的身體又開始發熱。
 
  把男人摟在懷裡,察覺到懷裡身軀分不清是被冷水冰的還是被情慾逼出的細微顫抖,周澤楷最後還是在浴缸邊緣坐了下來暫時把人按在懷裡然後騰出另外一隻手去抅水龍頭開關,手在水流下測試了一會兒確定流出來的是熱水後他麻利地扒光了男人身上的衣服,白皙又柔軟的身子綿軟地任由他折騰。
 
  熟悉的奶香味竄進鼻間,葉修在被放進溫水裡時睜開了眼睛,映入眼底的是周澤楷有些隱忍泛紅帥得有點兒犯規的臉,抬起手疑惑地摸了摸,思緒有點混亂的男人驚訝著手裡真實的觸感,表情困惑地看起來既軟濡又可愛,「……小周?」
 
  周澤楷眼神暗了暗,抓住葉修的手吻了上去。葉修的手很美麗,至少是他見過的手裡面最完美的一雙,他的手看起來很薄,每根指頭都白皙修長像是上天反覆細心雕琢而成的精美,纖細的指尖搭著柔軟的指腹,就是這樣一雙令他著迷的手。
 
  指尖被含入溫熱的口腔時葉修嚶嚀了聲,周澤楷專注地吻著咬著微瞇著眼姿態無比莊重宛若膜拜著最忠誠的信仰,敏感的指尖被軟熱的舌細細舔過,修長的指頭被槍王仔細地含舔吮吸一根都沒被放過。
 
  手被照顧得非常舒服,不再耗費腦力去想為什麼本該在S市的槍王會出現在這裡,葉修瞇著眼睛輕聲哼哼,被重點照顧的食指指節彎了彎勾動著靈巧的舌頭然後被輕輕地咬了咬,縱容又寵溺。
 
  赤裸著的葉修在水裡扭了扭,明明水龍頭那邊流出的水溫沒變,他卻覺得浸著自己的水開始變涼,知道或許是自己的體溫再度升高,一手被抓著的榮耀教科書用另一隻沒被抓住的手扯了扯依舊衣著整齊的槍王,「小周,來……」
 
  「……」低頭吻了吻白嫩的掌心,周澤楷鬆開了葉修的手卻沒應對方的邀請,反而起身走到一旁四處看了看,微微皺起來的眉表示不是很開心,然後他脫了衣服走回了葉修身邊,彎身先和情慾高漲的Omega交換了一個濕漉漉的吻作為安撫,「小。」
 
  畢竟不是酒店的豪華套房,上林苑宿舍的浴室並不大,浴缸做得其實也就剛好一個成年男人的大小,要在這樣窄小的空間裡容納兩個男人也著實委屈人家了。
 
  蜂蜜的香甜和牛奶的馥郁逐漸交織在一起充斥了整間被熱氣蒸騰著的浴室裡,讓人隱隱約約有種甜膩地要沸騰起來的感覺。
 
  身體還記著周澤楷的味道,只是被簡單的觸碰就讓後穴輕易地想起曾經銷魂噬骨的快感因而不安分地顫動收縮著,葉修有些慶幸自己早已泡在水裡,不然小穴裡此刻正源源不絕分泌出來的液體肯定會被發現,反正早就濕得一蹋糊塗,也就無所謂究竟是怎麼濕的了。
 
  攀著周澤楷脖頸,被情慾逼得十分難受的葉修嗚嗚地喘著氣然後不斷把人朝自己的方向拉,周澤楷顧慮著葉修的身體又糾結著浴缸的窄小,後來還是屈服地進了浴缸把Omega牢牢抱在懷裡,兩人身體緊緊貼著,Alpha粗大堅硬的性器貼在Omega已然濕潤的臀縫來回滑動,偶爾還會讓頂端微微蹭進正翕動著的穴口卻又立即拔出。
 
  被撩撥得受不了,葉修扭過頭胡亂蹭著周澤楷的脖頸。討好地吻吻咬咬,又舔了舔槍王形狀姣好的耳垂成功引發對方呼吸不穩的狀態,「別玩了、進來……」
 
  曲起膝蓋微微抬高了葉修的腰,周澤楷的手指伸到葉修臀間先在穴口周圍揉壓了會兒才小心地送了一指進去,已經等候多時的後穴柔媚地含住了指節,內壁的軟肉收縮著緊密貼附著闖入體內的手指。
 
  葉修發出了嗚咽,靠在周澤楷頸窩的腦袋胡亂蹭了蹭,他可以感覺到青年正替自己耐心地做著擴張,插在體內的手指朝著兩邊分開又刮又攪,一面又引得外頭的熱水滲入一點一點灌滿小穴,又熱又脹。
 
  周澤楷偏頭吻住葉修,舌頭輕易地撬開牙關闖進去勾著對方的又舔又吸,手裡的動作沒停,插入了第三根指頭後他在柔軟高熱的甬道裡來回搔刮翻攪抽插,引得懷裡的身體不斷震顫,被強硬分開的白皙長腿因著接連不斷的快感而繃得死緊,被水流包覆著的感覺很舒服,被輕輕拂過的肌膚很敏感,所有的哽咽哀鳴都被青年吞進嘴裡,渾身燥熱的葉修伸手想碰碰自己已經抬頭卻無人理會的慾望,周澤楷卻轉移陣地咬著他的耳廓輕聲地制止他。
 
  「別碰。」軟熱的舌沿著耳廓舔到耳垂,在懷裡的Omega乖乖聽話真的放下了手的同時獎勵般地親了兩下發出啾的兩聲,確定已經擴張完畢的Alpha扶著男人綿軟的腰對準了正緩緩翕張著的洞口穩穩地往下壓,破開了早已等待多時的甬道。
 
  身體被頂開的感覺其實並不痛,但被侵入的感覺總是會讓人本能地想逃,特別是在這樣的姿勢下、滾燙熱硬的性器被小穴完整地吞吃了進去,太過的深度像是直直地捅進了肚子裡,明明沒動卻覺得下一秒自己就要被捅破。完全插入後周澤楷並沒有急著動作,但覺得自己被Alpha釘在腿上的Omega卻是反射性地掙扎了起來想逃,但才抬起了那麼一點卻又被堅定地壓了回去。
 
  「唔啊……」纖細的手指扒著浴缸邊緣用力地指尖都泛了白,青年雙手扶著他的腰穩穩地抬起又突然鬆開手讓他習慣性地下墜,跌下去的瞬間他總覺得性器又進得更深了些,而下面的Alpha更是惡劣地在他下跌的同時挺腰向上頂,傘狀的頂端不斷狠狠輾磨體內敏感的刺激讓他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
 
  狹小的浴缸裡水花四濺,白皙柔軟的身子被不斷地拋起下墜,隨著起伏還有壓抑不住被撞得破碎又甜膩的哭喘哀鳴。所有的掙扎反抗都被鎮壓,每次都是高高抬起然後反覆地盡根沒入,高熱又敏感的內壁被狠狠摩擦而身體的敏感點也被毫不留情地衝撞頂弄,接連不斷的刺激讓葉修幾乎窒息,生理性淚水直往下掉,抽抽噎噎地像快斷氣,但被操得敏感至極的小穴卻是愈發黏膩地絞著體內的凶器不肯放,每次進出都像角力。
 
  周澤楷咬著葉修的後頸,雙手扳開了葉修的大腿狠狠頂弄,從他的角度可以看見葉修的性器正顫巍巍地挺立著似乎就要到極限,葉修本來又想伸手打算不管不顧地摸摸自家可憐的小兄弟,但他的雙手卻早被周澤楷給牢牢卡著不讓動,於是耳邊Omega的呻吟愈發破碎委屈又帶著點即將崩潰的脆弱,激得身下Alpha動作愈發狠地直直朝著深處的敏感點撞去又搗又磨。
 
  「太深了、啊…啊啊……好深、要…要壞了哈……」
 
  高潮來臨時葉修整個人都繃緊了,媚肉死命絞著周澤楷讓他忍不住地低喘了幾聲然後更用力地扳開葉修大腿往裡頭前列腺的位置頂過去狠狠摩擦了幾下,被刺激得渾身打顫的葉修尖叫哭喊著射了出來,而周澤楷也在一次深深頂入後立即抽出射到了外面。
 
  休息了一會兒平復呼吸,周澤楷抱著癱軟在自己懷裡哭得眼睛紅紅的葉修,盯著盯著埋在男人體內的性器又有了要復甦的現象,已經哭了好一會兒的男人自然也感覺到了,乾啞的嗓子讓他暫時說不出話來只能勉強瞪了年輕氣盛的槍王一眼。
 
  雖然明白男人眼底的譴責但眼前的景色實在太過美好,周澤楷著迷地含住了那雙紅腫的唇瓣吻吻舔舔,然後在男人發現自己快要窒息時放開了對方。
 
  「咳、我們去床上……」葉修抬起手推了推周澤楷,他當然知道接下來肯定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直到他的發情期結束,但是浴缸實在是太小了,硌得他腰疼。
 
  兩人進行了簡單地清洗——嚴格說起來都是周澤楷動的手——後想著反正接下來都要髒於是便濕漉漉地出了浴室,進行了一輪性愛於是體內情慾已經稍加緩解的葉修被周澤楷扶著躺坐到了床上休息手裡還被塞了杯溫水,然後乖巧的後輩安靜地收拾起地上的凌亂,主要是葉修過往的發情期好夥伴,也就是那枚仍盡職地震動著的跳蛋。
 
  當周澤楷手裡提著道具面無表情望著他時,葉修不知怎地就直覺眼前的青年正在不開心,「小周……?」先把喝了半杯的水放到旁邊才伸手要接過東西,青年卻遲遲不肯把東西交出來,看著他的眼神竟隱約透著委屈。
 
  忍不住把手舉得更高了些想摸摸槍王的腦袋,似乎是發覺了他的意圖,周澤楷單膝跪上了床鋪低下頭讓男人的手摸了摸,然後他一把扔開了才剛收拾好的情趣玩具接著撲上了葉修把人壓在底下蹭了蹭。
 
  被槍王一連串的動作給搞得有些迷糊的榮耀教科書眨眨眼,蔥白的指尖捏住似乎正拿自己鎖骨磨牙的青年的臉,「唔……你咋啦?」
 
  年輕的槍王不知想到什麼地慢騰騰地紅了一張俊臉,安靜了許久才憋出了幾個字,「前輩…我的。」
 
  心愛的、一直以來深深傾慕著的前輩,這一生唯一想要標記的Omega,不想讓任何除了我以外的東西碰。
 
  沒有系統性地學習過周澤楷語,葉修只得想了又想,勉強推斷出大概周澤楷不喜歡這些玩具,於是他安撫地拍了拍埋在自己頸窩的腦袋卻沒說話,心裡想著作為一個Omega那可是救命的東西呢怎麼能說不要就扔掉。
 
  「總之,來得真及時啊小周,謝啦。」撇撇嘴打算輕巧地就這麼揭過這個微妙的話題,「不過你怎麼突然來了?」
 
  上一次可以說是意外,雖然在一起滾了五天的床單,但一直到兩隊交流結束他們也沒多聊些什麼,最多就是槍王頂著張帥翻聯盟的臉蛋望著自己的時間多了點,但其他踰矩的舉動可是一點兒都沒有,就算他們彼此都心知肚明周澤楷想要標記葉修。
 
  周澤楷甚至都沒把他是個Omega的事情抖出來,只是QQ上頭偶爾會關心下他的作息和健康,甚至提也沒提想標記的事。
 
  「算日子。」兩人赤裸裸地交纏在一起,周澤楷俯身咬了咬柔軟的腹部。
 
  葉修是標準的宅男體質,身體基本不見光所以呈現一種病態的雪白,四肢修長骨架勻稱,但因為沒有運動健身的習慣所以整個人雖然沒有贅肉但都綿綿軟軟手感極佳哪兒都好下口。
 
  被咬了肚子的葉修身子顫了下,然後分析了周澤楷的話以後他挑起眉,「你說你算我發情期的日子?你沒事算這個作什麼,想趁哥發情搞襲擊?」
 
  被詢問的青年支起身子溫柔地吻了發問的男人,一雙純淨黝黑的眸子專注地望著晶晶亮亮,精緻的眉眼彎彎,「幫你。」
 
  葉修還想說些什麼時,熟悉的情潮再度席捲而上,於是他抬手攀上了青年後頸把自己送上,理所當然地滾起第二圈。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37-f1762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