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Honey Honey (03) 
這幾天想到了一個絕對能出騎馬釘的方法。
出A1本就行了呀,簡直要為我自己的機智點讚。

本篇已完結,也出了本子。
詳洽月見草或是阿紫ㄉㄉ那邊都有寄售,或者是CWT到攤位上也一樣買的到噢^________^

Warning!! 
--ABO Alpha周澤楷xOmega葉修
--通篇努力燉肉 十年不開張,開張吃十年
--微林方/看不出來的柔杜
--結局生子暗示


上述都OK,那麼以下↓
張嘴,吃肉啦!!!!!!!!
--

 
  不知道過了多久,被層層掩蓋在零亂的衣物底下的、屬於周澤楷的手機響了又停停了又響,而槍王為此的反應則是動作俐落地掛了來自自家副隊的電話接著手機調整成靜音隨後朝地毯隨意一扔——他看見葉修動了。
 
  男人覺得自己大概是被卡車給輾了。
 
  他掙扎著睜開了眼睛,瞬間覺得連動動手指都費力。喉嚨乾渴的要命,旁邊突然伸出一雙手把他扶了起來,才想說聲謝謝就發現手的主人就這樣順勢爬上了床並且把他攬進懷裡,記憶立即發出叮的一聲,上線了。
 
  幾個特別羞恥的片段闖進大腦裡來回播送,葉修愣愣地眨眨眼,異常乖巧地被摟在周澤楷懷裡,或者該說是渾身乏力無法反抗地被摟著,環著自己腰部的手緩緩撫著似乎在舒緩肌肉痠疼卻帶起了異樣熱度,被這樣摸著摸著葉修覺得自己又要不好了。
 
  已經被反覆開拓地十分柔軟的甬道又開始分泌起了潤澤的液體,穴口忍不住地縮了縮麻麻癢癢,Omega的身體不安地躁動著,軟甜的蜂蜜味再度逸散開來。
 
  感覺到懷裡的Omega又進入了發情狀態,周澤楷發揮自己只做不說的強悍行動力乾脆地扯開身上的褲子然後把葉修擺成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姿勢。
 
  發現自己身上已經沒有前一晚的黏膩,葉修扭了扭,有些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似乎連感冒都好多了,頭不暈鼻子不塞喉嚨也不痛了,果然激烈運動出汗對感冒有益嗎?
 
  腦子暫時還無法負擔太多思考同時運行,等葉修回過神來時周澤楷正好塞入了第四根指頭在柔軟的後穴裡進進出出,兩人的下身再度濕得一蹋糊塗,手搭著槍王後頸,臉悶悶地埋入了對方頸間輕聲哼哼。
 
  「渴……唔嗯、別……」
 
  於是周澤楷停下手裡的動作用另一隻手拿起一旁備好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嘴對嘴地哺進葉修嘴裡,舌頭也乖巧地只是舔舐描繪著男人的唇形,沒闖進去搗亂,只是撤出了還在葉修體內擴張著的手指換上了自己已經腫脹不堪的硬挺,頂端才碰到穴口就被一吸一吸地又是歡迎又是邀請,於是他一手扶著性器一手扶著葉修的腰就這麼挺了進去。
 
  經過一個晚上,原先窒礙難行的甬道已經被完全操開,幾乎含了Alpha粗長硬物一整晚的小穴很輕易地就接受了這次入侵,濕熱的嫩肉像是無數小嘴一樣地吸住嵌在裡頭的硬物,隨著主人的呼吸一起顫動著磨蹭收縮,於是被包夾的周澤楷低低地喘了口氣。
 
  「唔呃……」
 
  葉修悶哼了聲,火熱的肉刃鑲在體內,因著體位的關係直直插入到最深處讓他幾乎產生了眼前的後輩要把自己生生做成串燒的錯覺。沒給他太多適應的時間,周澤楷掐著葉修綿軟的腰便動了起來,體力已經降破臨界值的葉修只能任由他把自己一再地上拋然後隨著重力下墜時被狠狠捅入最深處。
 
  「太深了、唔啊啊啊……好燙……小…小周……」
 
  燒了一晚的火熱纏綿又席捲而來。原先還趁著腦子清楚了想要思考些什麼的葉修理智再度下線,思緒再度糊成地毯上衣物那樣凌亂的一團,一次次被插進最深處捅進腸道整個肚子都被塞得滿滿的讓他只能緊緊攀著周澤楷抽抽咽咽綿軟地哭喊著然後撲簌簌地掉淚。
 
  Alpha的信息素霸道地沿著每個毛細孔入侵,又侵占了葉修所有的呼吸,暖呼呼的牛奶香氣盈滿了全身。他順從地任由周澤楷動作,一點反抗都沒有,只是被動地承受著青年給予自己的一切。
 
  然後周澤楷吻他。輪迴無解的槍王向來只做不說,場下靦腆場上絢爛的風格技巧發揮地十成十,咬著Omega紅腫的唇瓣舌頭霸道地闖進去將口腔內部挨個吻了遍後又勾起對方軟呼呼的舌咬著舔著最後帶回自己的領地吸得葉修舌頭跟後腦勺都發了麻。
 
  上下都被侵犯著,葉修攀著周澤楷喉間滾出不成串的哀鳴,被火熱的肉楔一再捅進最深處,簡單粗暴地直插到底,熱硬的頂端輾磨著體內柔軟的敏感點撞,一次比一次深入,像是要把下方的囊袋一起塞入一樣地狠操,明明是如此不含技術含量的狂操猛幹卻還是讓葉修腿間的小兄弟顫抖著挺了起來,爽得直掉淚。
 
  在吻的間隙裡奮力吸了幾口空氣,腦袋一片空白的葉修不自覺扭了扭腰,瞬間體內的凶器又脹大了一圈,而他僅僅是不適地皺起眉,低下頭盯著兩人相連的部位,然後自己也不明白地伸出手摸了摸正進出自己身體的猙獰肉器,又熱又濕又硬。
 
  「啊嗚……好大……」
 
  下一秒他就被壓到了床上,身上的Alpha動作大得幾乎要把他捅個對穿釘在牆上,葉修的頭隨著劇烈的動作叩到了牆上發出撞擊聲,周澤楷動作瞬間停了下來把他整個人往下扯順勢又撩高了男人一雙修長白皙的勻稱大腿架到肩膀上,而頭暈目眩的葉修慢了好幾拍才意識到自己的柔軟度簡直好得不可思議。
 
  雙腿被反折到了胸前,某種程度上算是被Omega鼓勵了的Alpha壓了上來又咬又舔又吻,在漂亮的鎖骨上再度刻上自己的痕跡,一口一口拆吃入腹,細緻纏綿,柔軟的溫熱的,想和他融為一體。
 
  「……不、太……太快…啊啊……」
 
  再度在青年幫助下抵達高潮的葉修最後趴在周澤楷身上看起來似乎連喘氣的力氣都被榨乾,理智回籠後他有些尷尬地想起身,卻發現周澤楷的性器仍然插在他體內,Omega的後穴依舊緊密地吸吮著Alpha的肉刃,並且在他動作起來的時候還有隱隱要抬頭的趨勢。
 
  葉修活了二十幾年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如此深刻地意識到自己是個Omega。壓抑太久一湧而上的發情期、一被Alpha觸碰便敏感不已的身體、明明被深深侵犯著卻還是覺得很爽的自己,然後沒記錯的話某人的確是很貼心地都射在了體外,恪守自己不想要被標記的要求,但是他卻是那個主動又騎了上去就算什麼也不做也想要含著對方傢伙的人。
 
  ……該死的依賴本能。
 
  想了又想,生怕自己的動作又引發什麼慘案的葉修終於挑好了話題,努力平復了呼吸,抬頭對上槍王黑亮的眼睛,「呃……我的發情期一般是五天。」
 
  周澤楷定定地注視著懷裡的男人不發一語,只是攬著對方腰際的手臂緊了緊,修長的指節沿著腰線緩緩按壓著,漂亮的身體被折騰得一片青紫,身上堆著咬痕掐痕吻痕,特別是被重點照顧的幾個部分,腿根的地方雖然現在看不見,但作為一切的罪魁禍首,他當然知道那邊的情況有多壯烈——昨晚被做到昏厥的男人在被抱進浴室清潔完送回床上時幾乎是合不攏腿的狀態。
 
  葉修的身材其實不錯,四肢修長,因為長年不照光又缺乏鍛鍊所以看起來異樣的白皙,摸起來手感綿軟,沒有贅肉但卻也不結實,不過作為一個Omega,他就算真的從小鍛鍊了大概也沒法練出太漂亮的肌肉線條。
 
  因為手感很好所以忍不住出神地多摸了幾下,直到被撫摸的一方急促地喘了幾聲掙扎般地扒抓了幾下發現掙不開便乾脆繳械投降癱軟下來任由他動作,後知後覺的Alpha才驚覺自己對懷裡Omega無意識地挑撥,於是他立刻停下動作,卻被已然挑起了熱度面色潮紅的葉修瞪了一眼,水汪汪的琥珀眼眸,明明該是滿滿的憤怒看起來卻是滿懷委屈。
 
  看得周澤楷立刻也被撩撥得硬了。
 
  「哈啊——你敢不敢、給……哥一個…唔呃……痛快!」完完全全在體內感受到青年由半軟到全硬的過程,男人嘶得吸了一口氣,雙手認命地攀上了對方的後背,任由一波波襲來的情潮拍打著自己的身體與殘存的理智。
 
  以往的發情期葉修總是估量著時間按時按量嗑抑制劑,偶爾可以讓自己放鬆一點的時候他就會到外頭的酒店給自己訂個房間好好發洩一下,一瓶人造的Alpha信息素和幾個情趣玩具總能很好地滿足他——在過去從來沒有被一個真正Alpha操過以前。
 
  他從來沒遇過這樣洶湧的發情期,一個觸碰一個動作一個小小的摩擦蹭動就能夠迅速地燃起身體裡的火苗。前所未有的敏感滿足與心安,只要貼近就覺得好像什麼都可以不管只要偎在Alpha懷裡就能躲避一切外在的不安。和以往僅僅只是獲得肉體上的滿足不同,周澤楷帶給他的是從身體到心靈上無比飽足的饗宴,昨晚不曉得第幾輪時他甚至有種乾脆就這樣被標記好了的感覺。
 
  無法控制。
 
  猛然驚覺到事情已經脫離自己掌控範圍的葉修突然掙扎了起來,而意識到的周澤楷只是沉默地摟著他,兩人相連的部位激烈地糾纏著發出噗嗤噗嗤的水聲與肉體撞擊聲,與之相悖的卻是唇舌無比繾綣纏綿親暱地交纏著,吻得小心翼翼又柔軟親密。
 
  沉默的Alpha摟著他恐慌的Omega,溫柔又虔誠地吻著他紅潤的唇含淚的眼,最後他說,「不怕。」
 
  在你點頭說好以前,我不會標記你。
 
  所以,別怕。
 
  當兩個失蹤了好幾天的隊長終於出現在眾人眼前時,興欣和輪迴的成員們紛紛朝著自家隊長撲了過去,你一言我一語的。
 
  興欣的人們關心著葉修去了哪裡順便損損隊長臨陣脫逃的卑鄙行為最後捎帶了幾句對於自家隊長身體健康的問候,葉修一人對著一群人對答如流嘲諷依舊來一個說一個來兩個應付一雙;而輪迴的人們則是孫翔以外幾乎都是男神教死忠成員自然每句都是關心問候以及擔憂,並且由於男神教成員必修項目必須是周澤楷語,於是理所當然周澤楷連開口都不用一干成員便心滿意足地解散了。
 
  蘇沐橙微微皺起眉,抬起手碰了碰葉修的,沒注意到一旁周澤楷突然變得銳利的眼神,但在男人抬眼看她時卻欲言又止地最後還是放下了手。
 
  葉修突然眨眨眼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滿不在乎地拉起女孩的手,隨意地向周遭的人們點點頭便帶著人朝外頭走了出去,「不是想吃冰嗎,走吧。」
 
  他當然知道蘇沐橙聞得到,他也知道自己的味道變了,雖然只是暫時的。
 
  「……葉修變成蜂蜜牛奶了。」蘇沐橙用小小的湯匙挖著冰淇淋,漂亮的大眼睛看著奶白色的甜品,語氣聽不太出來是開心還是難過,就像單純地陳述一項事實。
 
  把碗裡大半冰淇淋都舀到了蘇沐橙碗裡,葉修嚐了口香草冰淇淋,甜得讓他默默皺眉,「……雖然只是暫時的,好歹味道差不多,湊合著點吧。」
 
  蘇沐橙偏過頭盯著葉修,朝襯衫領口望過去她能很清楚地看見白皙的皮膚遍布紅痕,特別是鎖骨旁還留了個極深的牙印,光看就覺得咬下去的那瞬間一定特別疼。
 
  「他喜歡你嗎?」
 
  葉修默不作聲地又吃了一口冰淇淋,他在思考。
 
  他在想他們這幾天到底算什麼。乍看之下好像是路見發情的Omega前輩有難於是善良的Alpha後輩便順手幫了幾天的忙,可是一連幾天的身體接觸下他又覺得周澤楷對他好像不僅僅是搭把手那麼簡單。
 
  那個Alpha想要標記他,不只是被本能驅使,一連幾天下來,雖然除了最開始試探性的那一次外他再也沒有任何踰矩的舉動,但他就是感覺得到,那個不善言辭的Alpha想要標記自己。
 
  他會把自己抱在懷裡一遍又一遍細細吻著,會壓著自己小心翼翼地舔咬著身體的每處敏感。在他需要的時候毫不吝嗇地給予,每次親吻每個觸摸每回親密的肢體交纏都是抵死纏綿,每個動作都是那樣專注認真彷若對待得來不易的珍寶。
 
  如果是其他人,被這樣如珠如寶珍重地捧在掌心裡對待,或許一顆心就這樣毫無防備地交出去了。
 
  可是他是葉修。
 
  「你喜歡他嗎?」
 
  冰淇淋在思索過程中融化了大半,葉修不太在意地把剩餘的部分舀起來一口吃掉,安靜了一會兒,才彎起嘴角,「……大概兩個答案都是不討厭吧。」
 
  蘇沐橙看著葉修。她想葉修一定沒注意到自己現在的模樣,那種滿足的閒適的好久好久沒在他身上看見的舒坦,那種只要看過一次就不會忘記的恬淡的舒心的微笑。
 
  然後她嚥下了自己的下一個問題,專注地吃著自己手裡份量一球半的香草冰淇淋,一口一口慢吞吞地吃著同時懷念著,柔軟甜蜜香氣四溢的記憶中的味道,最後她眉眼彎彎像是和誰做了什麼重要的約定一樣笑得可愛又狡詐。
 
  「那就這麼湊合著吧。」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36-711fb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