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Honey Honey (01) 

之前更新在LOFTER,應該不少人看過了。
不過真心說一句,全職圈實在是................有點兒亂啊,我覺得看著看著每過一陣子好像都總會有些心塞事。
總之重心會乖乖移回來。

這篇已完結,也出了本子。
詳洽月見草或是阿紫ㄉㄉ那邊都有寄售,或者是CWT到攤位上也一樣買的到噢^________^

Warning!! 
--ABO Alpha周澤楷xOmega葉修
--通篇努力燉肉 十年不開張,開張吃十年
--微林方/看不出來的柔杜
--結局生子暗示


上述都OK,那麼以下↓
啊,第一篇沒有肉,呵。

--

 
  「——哈嚏!」
 
  一早起床,才剛從床鋪上坐起便先直接打了個噴嚏,男人伸手揉了揉鼻子,望向窗外明媚的風和日麗,腦海快速地思索了一下一天的行程,才若有所思地又揉了揉癢癢的鼻子,頭略暈。
 
  然後他後知後覺地想起今天的日期,腦海裡的日曆在兩天後畫了個鮮明的X。
 
  「……這節奏,不太妙啊。」
 
 
  嚴格說起來,葉修感冒了。
 
  因為和S市的輪迴約好了為期兩週的友誼賽,興欣的眾人特意起了個大早,一行人吃著早餐一面收拾行李,只有身為隊長的葉修畫風不太對地嘴裡咬著吸管手裡揣著兩個藥瓶一副正在思考人生哲理的沉思者模樣。
 
  「葉修,你行李整理好了沒?」特意起了大早替所有人打點一切忙進忙出的陳果見自家戰隊隊長窩在沙發上雷打不動的模樣便朝著對方走去一面問著,然後她看見了男人手裡的藥瓶,密密麻麻的小字讓她看得不太清楚,但一早就見男人時不時地抽抽鼻子也能大概料到幾分,「感冒了?」
 
  含糊地唔了一聲算作回答,葉修的眼神在兩瓶藥之間轉來轉去,少有地拿不定主意,「老闆娘,會想睡覺和會影響操作妳選哪種?」
 
  陳果還沒來得及回答,一旁提著行李經過的魏琛倒是毫不猶豫,「我看老葉你還是兩種都吃吧,第一天去就把人家輪迴的孩子們弄哭影響多不好。」
 
  「輪迴那可都是實打實堅強的好孩子啊,要是真哭了肯定是被你深不見底的猥瑣下限給嚇哭的。」漂亮的指尖蹭了蹭藥瓶,最後葉修還是選擇了其中一瓶倒出三四片和著豆漿一起沖下了肚。
 
  坐在一邊正吃著小籠包的蘇沐橙看了葉修一眼,然後轉身上樓不曉得又拿了什麼東西收進隨身的包包裡,原本看起來平坦的包包微微鼓起了一小角。而葉修揚揚眉沒開口,卻是兩人相視著嘴角微微翹起。
 
  目睹這一切的興欣眾人則是滿頭滿臉的問號,這對最佳搭檔又在無聲中進行了一次無比默契的配合了嗎?葉修和蘇沐橙總是這樣,神神秘秘地什麼也不說,偏偏每個秘密都讓他們表現地無比坦然,問了怕失禮,不問又覺得心裡癢癢。
 
  始終記得之前經驗的陳果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最後卻也還是什麼也沒說地讓大家速度動起來準備去車站搭車。
 
  H市到S市也就大約兩個小時的車程,一路上葉修昏昏沉沉找到位子便外套一拉一蓋頭一偏地無聲睡去。車上的冷氣很強,坐在一旁的蘇沐橙微微皺起眉,想了想還是從行李裡挖出了屬於男人的大衣蓋了上去,密密實實地掩好。
 
  被愈發嚴重的鼻塞弄醒的葉修抽抽鼻子,含糊地不知道說了些什麼,扭了扭又沉沉睡去。蘇沐橙出神地望著,隨後不知道突然想起什麼地微微彎起唇瓣。
 
  她是個Beta,但她一直以來都有一雙善於發現的眼睛。雖然是天生對信息素不敏感的性別,但相較於其他Beta而言,她總是被分類到嗅覺極端敏銳的那一類,不會影響,卻聞得到。
 
  一個擁有靈敏嗅覺的Beta,一個被Omega給養大的Beta。
 
  蘇沐秋是香草冰淇淋的味道,葉修是蜂蜜味的。小時候她最喜歡拉著哥哥們一起睡,一張不大的床上幾個三個半大不小的孩子,你蹭著我我蹭著你肉貼著肉,兩個Omega總是嘴裡嫌棄著卻無比默契地把她夾在中間一左一右護著,小小的女孩被寶貝地夾在中間,甜甜的香草冰淇淋澆上蜂蜜,就算是夏天也覺得滿足得緊、幸福得不可思議。
 
  然後有一天,摟著她睡的味道只剩下蜂蜜。
 
  蘇沐橙放柔了目光,用眼神細細描繪著身旁在自家兄長離開後一肩扛起責任把自己養大的男人。他們沒有血緣關係,但誰說他們不是家人呢。
 
  聯盟第一美女笑意盈盈地湊過去主動攬住了男人的手臂,像小時候一樣眷戀地蹭了又蹭,甜滋滋的蜂蜜香味在鼻尖縈繞,多少個夜晚她被這樣柔軟甜蜜的香味安撫著沉沉入睡。
 
  這是葉修,家的味道。她閉上眼睛。
 
  等到了S市她想去吃冰淇淋,如果葉修感冒好點了就要拉著他一起去,香草口味的,一人一球。
 
 
  周澤楷戴著幾乎遮住了半張臉的墨鏡站著,立領的大衣襯得修長的身段筆挺又帥氣,腳上套著軍靴頭上斜斜戴著頂帽子讓他就算站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也英挺地吸引了無數目光。
 
  江波濤提著袋熱咖啡走了過來,輕聲喊了句小周,得到對方一個乾脆俐落地點頭回應。輪迴和興欣的友誼賽,經過長達三個晚上的前半晚研究討論以及後半晚撒潑無賴裝窮賣萌耍心髒,已經決定不會再愛的輪迴經理大手一揮同意了輪迴方全程包吃包住包車包玩包導遊,在某方面成長相當快速的草根興欣戰隊只要帶著人和帳號卡以及行李來就可以了。
 
  做出最終結論的當晚對話如下:
 
  我說葉神,總不會貼身衣物也要我們輪迴提供吧?你們興欣妹子簡直多得令人髮指,給我們家孩子們留點活路成不?輪迴經理一字一句敲得清清脆脆,惡狠狠又血淋淋。
 
  呵呵。葉修叼著菸一臉愉快,輕輕巧巧地順手敲了回應,那就這麼著吧,不過輪迴的正副隊長作為迎接大興欣來到的代表那是必須的。
 
  所以他們兩個人現在站在這裡。
 
  輪迴戰隊的主場城市,身為輪迴戰隊的正副隊長,冒著分分鐘都可能讓腦殘粉們認出來的風險、應興欣戰隊某人的要求站在所謂的「讓我們一到S市下車就能一眼望見的地方」
 
  正努力不懈馬不停蹄地朝著心髒大師目標前進著的江波濤在聽到戰隊經理轉述要求的那一瞬間感受到了來自榮耀大神森森的惡意。
 
  套句興欣隊長常說的,多大仇呢這是。
 
  低頭看了下腕錶上顯示的時間,江波濤評估了下,「這時間也差不多該到了,那就按照原計畫,等會兒先帶他們去酒店放行李再吃午餐?」
 
  周澤楷輕輕點了下頭,漂亮的指尖推推有些下滑的墨鏡,被遮得嚴嚴實實只露出淡色唇瓣的臉朝著遠方望了過去,柔軟的笑弧彎起。
 
  遠方一小隊人馬慢吞吞地走了過來。
 
  注意到自家隊長的狀況已經比在H市時更糟糕,陳果擔心地拉住男人先探了探額頭的溫度,確定體溫還在正常的範圍裡後她鬆了一口氣然後從包裡掏出兩包衛生紙塞到葉修手裡。
 
  「真不行的話等等到酒店先休息吧?」
 
  葉修擤了擤鼻涕,穿著的大衣又攏了攏。接過陳果遞來的衛生紙,葉修輕聲道謝用得一點也不客氣。難得指尖夾著的不是菸而是素白的衛生紙,鼻子被擤得微微泛紅,然後他又打了個噴嚏。
 
  這麼說吧,從小到大,葉修都是個不怎麼生病其實挺讓人省心的孩子。除了比較喜歡打遊戲了點、翹家的時間長了點、菸癮大了點、宅了點,以及個性跟臉都生的嘲諷了點,認真說起來倒也還是個懂事的孩子。
 
  比一般人顏色略淺的琥珀眸子眨了眨,難得沒開口說出什麼氣死人的話。大概知道自己身體狀況的葉修揉著鼻子點頭,心裡感嘆著果然年紀大了抵抗力變弱了,以前身為熊孩子的自己果然隨著老魏的節操去了。
 
  ……想想都覺得便宜了那個猥瑣的老傢伙。
 
  走在後頭的魏琛也打了個噴嚏,正狐疑地四處張望。
 
  江波濤和周澤楷站在票口等著,在興欣的人們出站的同時一一遞上剛買好的熱咖啡,期間收穫了妹子們笑意盈盈的道謝以及幾個為老不尊但其實好像沒這麼老的前輩們的讚揚以及平輩晚輩們受寵若驚的感謝數枚。
 
  把手中一團團的衛生紙扔進了一旁的垃圾桶,葉修握著手裡的熱咖啡,藉由紙杯的熱度暖著手心,一面聽著陳果和江波濤之間的對話,思緒忍不住地昏昏沉沉。
 
  站在一旁不發一語的周澤楷眨眨眼睛,他捕捉到了空氣中一絲若有似無的甜味。和一般點心糖果讓他覺得發膩的甜味不同,自然的香甜末端還帶著點微酸像是會勾人一樣清清淺淺,想要更專注些卻又消失在人群中,不去注意時卻又會調皮的一撩一撩。
 
  正在和陳果說話的江波濤突然頓了頓,視線極快地掃了人來人往的車站一圈,在陳果還沒發出詢問以前便先提前為自己突然的停頓道了歉,「抱歉,剛剛有點分神。這裡人來人往的不好說話,總之先到酒店放行李吧。」
 
  為了迎接興欣戰隊,輪迴經理特別租了一台小巴士。領著一群人上車,江波濤坐在通常旅行團領隊導遊會坐的位置上朝後清點人數,確定了沒人掉隊才請師傅開車。
 
  車子裡很安靜,知道葉修因為感冒正在睡覺,興欣的眾人都十分自覺地該幹嘛幹嘛,不管是遞東西還是交談都小心翼翼地不敢有大動靜,還時不時地扭頭關心男人此刻的情況。
 
  倒不是說葉修有起床氣,家人之間本來就會如此體貼。
 
  「葉神身體不舒服?」行進間,江波濤詢問了坐在前頭的陳果,眼神飄向和蘇沐橙一同坐在最後面身上裹著大衣靠著車窗顯然又進入休眠模式的男人。
 
  估量著接下來是不是該押著男人去看下醫生,陳果點點頭,「他感冒了。」
 
  興欣老闆微微皺眉,她知道一個人如果平常基本不感冒一旦感冒了那是絕對驚天動地的,所以她有點擔心葉修的情況,特別是在發現蘇沐橙也異常關注葉修目前情況的時候。
 
  周澤楷一聲不吭地聽著兩人的對話,眼睛望著窗外面無表情看起來就像在發呆。他想起今天剛看到葉修時對方泛紅的鼻子整個人看起來懨懨的模樣,手裡握著咖啡白皙漂亮的指節美麗的好像會發光,安安靜靜地站在一旁少有地沒開口拉仇恨,看起來蒼白又靜謐,美好得像一幅畫。
 
  前輩,感冒了。
 
  聯盟的臉面垂下視線,纖長的睫毛微顫,想著也許該替遠道而來的男人買個感冒藥,又或者乾脆請隊醫幫忙檢查一下也好。左思右想,想著該怎麼做對男人好,卻又擔心這樣近似於討好的過界舉動會不會引發外界不必要的揣測。
 
  沒有表情的臉看不出思緒,一貫地安靜讓人注意不到他此刻的心思。周澤楷不太開口說話,他向來認為語言是個太過精密複雜近乎可怕的東西。
 
  終於抵達酒店,一群人提著自己的行李魚貫下車,江波濤和陳果先去辦入住手續,留下周澤楷和其他人或坐或站地待在酒店大廳的休息區。葉修昏昏沉沉地坐在沙發上,看起來並沒有完全清醒,整個人都窩在沙發上。
 
  「前輩,喝點溫水。」喬一帆從背包裡拿出了保溫瓶,感冒的人要多補充水分,他一路看著沒見葉修喝水,終於還是沒等對方開口便先倒了杯溫水遞到男人手裡。
 
  葉修抿了一口水,認真地考慮起自己究竟該不該從行李裡翻出感冒藥來吃一下。
 
  所以說,Omega就是這點麻煩。
 
  在各式抑制劑被研發出來的現在,早期被認為只能乖巧成長順從地被Alpha標記然後待在家裡相夫教子的柔弱的Omega早就可以過著像一般Beta一樣的生活。只要確實記好自己發情期的規律、準時吃抑制劑,然後定期借助一點小道具的幫忙,其實Omega也可以擁有屬於自己愉快的、自由的單身生活,甚至不主動說也不會有人發現他是Omega。
 
  而葉修就是個自我管理做得非常好的Omega。從他十五歲離家出走一直到現在,除了蘇家兄妹以及自家親人以外就沒個誰知道他其實是個Omega,他們都以為他是Alpha,或者是Beta,而他本人也不會主動去澄清這種事。畢竟打榮耀吧,重要的是操作技巧,是A是B還是O可一點都不重要,聯盟也不興要選手公開性別這一套。
 
  他的發情期在後天,按理來講他今天就該開始每天按三餐吞抑制劑,但是他感冒了,而且他慣用的抑制劑上頭明明白白寫著不能和其他成藥併用。
 
  出於各方面的考量,早上的時候他還是先吞了抑制劑。
 
  陳果拎著一小疊房卡走了回來,特別把第一張給了葉修,「先上去休息吧,這間房是雙人床睡起來應該比較舒服,我剛剛先請酒店人員替你準備了一點吃的送到房裡,看你要不要先吃點東西再睡,我們晚餐時間再去叫你。」
 
  葉修的表情顯得有點受寵若驚,「今天福利特好啊老闆娘,這是要把哥賣掉的前奏嗎?」
 
  陳果的回應是簡單粗暴的命令魏琛和方銳把某個病號速度拖上去,一波帶走。被一波帶走的葉修一進房間便直直朝著中央的雙人床飄去,面對房裡那正擺著精緻料理的餐車連個正眼都沒施捨一個去。
 
  嘴裡叼起了菸,魏琛扒拉著口袋找打火機的手頓了頓,目光掃過餐車上的食物,目光帶著讚賞,「不吃點東西?老闆娘這看起來是狠削了輪迴一筆啊老葉。」
 
  「哥睡一下。」
 
  「我說,葉修大大,你還行不行啊。」方銳盯著軟綿綿縮在被窩裡似乎下一秒就要睡著的葉修,忍不住伸手戳了戳。
 
  「還沒死,別戳。」把自己又更往被子裡埋了埋,葉修勉強探出一隻手揮了揮做驅趕狀,「小魏子小方子,跪安吧。」
 
  「我去!」
 
  最後魏琛和方銳一人端了一盤自己愛吃的菜走,表示病著的葉太后顯然不需要如此油膩的食物,而為身體孱弱的太后娘娘分憂解勞他們義不容辭。
 
 
  葉修醒過來的時候窗外已經黑了,室內的燈光亮著柔和的微光,應該是魏琛和方銳離開時替他留下的,空氣中只剩空調運轉的聲音。或許是補充了充足的睡眠,本來昏昏沉沉的腦袋似乎輕了一點,被阻塞住的鼻子也變得暢通,於是他深深吸了一口氣。
 
  直到他無意識地吞嚥帶起了喉嚨間的疼痛時他才猛然驚覺自己的天真。
 
  臥槽原來是轉移了!
 
  嘴角癟了癟,慢騰騰地摸下床先是喝了一兩杯溫水,花了兩秒掃了眼已經徹底變冷的食物然後果斷放棄,男人往口袋裡掏了掏,空空如也的菸盒讓他不滿地嘖了一聲卻也沒有要出門找菸的動作,只是又回到床上坐著,漫不經心的視線打量起了自己所在的房間。
 
  然後他終於看見了被刻意壓在床頭的紙條,來自蘇沐橙。
 
  她說因為葉修睡得太熟她們沒敢打擾,所以晚餐她們會替他帶點清淡的回來。然後女孩在紙條最後大方地坦承了她丟掉了男人身上以及行李裡所有的菸,沒有提及事後的補償,反倒是說了冰淇淋等他好了再一起去吃。
 
  來S市一定要去吃那間冰淇淋,沒有約定但他們總是這麼做的。
 
  柔和了視線,男人收起紙條,發覺自己一瞬間竟無事可做,最後只得留著角落的小燈躺回床上,瞪著天花板的方向努力放空思緒,最後在一個他也記不得的時間再度沉沉睡去。
 
  周澤楷手裡提著一小袋白粥和幾樣小菜以及感冒藥,這是興欣的女孩子們託他帶回來的。難得有機會到S市玩,一群人在江波濤的引導下玩得不亦樂乎。不管是逛街吃小吃還是看景點研究交通努力購物,見證了一下午女性戰鬥力的槍王最後被託付了回來替葉修送飯並盯著某個不安分病人乖乖吃藥休息的任務。
 
  刷過房卡推開門,不知為何他下意識地屏住了呼吸。
 
  陳果替葉修挑了一個豪華的單間,柔軟的地毯配著角落暈黃的小燈,青年把手裡提著的任務物品放到茶几上走到了床邊,加寬的雙人床上有一團正緩慢穩定起伏著的隆起,黑髮貼著白皙的後頸散在鬆軟的枕頭上,向來蒼白有些虛胖的臉不知是因為過於暖和的被窩還是因為感冒的關係而微微泛紅,美麗的手壓在枕頭與臉頰中間,嘴唇微微開著。
 
  身為病患的男人靜靜地蜷縮成球縮在被子裡,乖巧得幾乎可算是惹人憐愛。明明這是個要奔三了的男人、但這樣的畫面卻讓青年心臟一縮呼吸一窒腦海的彈幕刷著好可愛好可愛前輩好可愛幾乎爆滿了整個畫面。
 
  愣愣地看了男人好一會兒,年輕的槍王終於想起自己的任務,於是他伸手搖醒了睡眠中的葉修,卻在碰到男人肌膚的那一瞬間驚訝起對方此刻異樣的熱度。被打擾了睡眠的葉修迷迷糊糊睜開眼,含糊不清地發出了幾聲咕噥,他覺得難受。
 
  喉嚨很乾,腦袋很暈,鼻子又塞住了,昏昏沉沉地又熱又難受。
 
  他翻身掀開被子,軟綿綿的手指主動攢住了青年的手,柔軟的指腹無意識地蹭了蹭,嘴唇開開闔闔因為鼻子無法發揮正常作用而輕喘著氣。周澤楷愣住了,為著葉修此刻的舉動和顯然不怎麼正常的身體狀況,還有在他掀開被子的那一瞬間蔓延開來充斥整個房間濃濃的蜂蜜甜香。
 
  葉修、前輩……蜂蜜味的。
 
  香,甜。
 
  身體比意識還要快反應過來,輪迴隊長腦袋裡還想著被子裡的男人是蜂蜜味的同時被對方握住的手就順勢牢牢地反抓了回去。
 
  然後反射弧有點長的Alpha突然反應了過來。
 
  ——這是個Omega。
 
 
  在未來的某一天,已經被強迫著慢慢把菸戒掉的葉修嘴裡咬著棒棒糖,手裡喀喀噠噠地操作著鍵盤滑鼠,畫面裡的神槍手走位風騷地引來大把大把來自BOSS與其他公會玩家的仇恨,一面在地圖裡放著野圖BOSS的風箏一面在隊伍頻道裡敲著指令,然後他突然就若有所思地開口問了。
 
  「方銳大大,問你個事。」
 
  「問唄。」在網遊裡又走回了自己老本行的方銳操作著自己的盜賊磨磨蹭蹭地猥瑣著,偶爾偷偷捕刀路人正職專殺治療與遠程,猥瑣流大師操作起來一點也不含糊,但螢幕底下的私聊小窗口還是不小心洩漏出了他心不在焉的事實。
 
  葉修操作著神槍手靈巧地左右開弓,巧妙地牽制著仇恨值,讓自家公會成員打得順心又順手。他頓了頓琢磨了一下自己的問句,想了想最後還是一記直球投出。
 
  「被標記是什麼感覺?」
 
  於是興欣公會的某個盜賊突然犯了一個極其低劣的失誤,像是家裡養的貓突然踏上鍵盤亂走一通的胡亂操作。反射地先擊殺了目睹自己出糗那瞬間的倒楣牧師,方銳連忙讓自己的盜賊潛行到一旁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才扭頭瞪著葉修。
 
  「我去葉修大大您不是吧?」
 
  「就是。」一心多用毫無壓力的葉修含著棒棒糖,濃濃的奶香充斥在嘴裡,淡甜的香氣讓他心情很好,但還沒有好到可以放過已經不曉得和遠端敵人私通多久了的方銳。
 
  方銳大大覺得今天的自己突然有了極限。支支吾吾,想了又想,他和林敬言,也就那麼回事吧,還在呼嘯那會兒其實就看對眼了,該做的不該做的基本上除了最重要的那步標記沒做其實通通都做過了,作為彼此的對象一直都挺好。後來一個去了霸圖一個來了興欣,一個Q市一個H市,距離是挺遠,但不曉得哪根筋不對就是這樣的姑娘們嘴裡所謂的遠距離戀愛反倒讓他們腦袋一熱就這麼在酒店裡熱火朝天地滾了幾天,從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雖然也就那樣了,也不是說有多驚天動地可歌可泣纏綿悱惻,但一個Omega被自家Alpha標記這種怎麼看都是情侶間私密的小回憶的事件,總不能讓其他玩家說讀取就讀取吧,那多掉價。
 
  摸摸鼻子,看葉修搶完了BOSS完成每天例行公事後才把角色開到競技場下線,方銳眨了眨他真誠的雙眼,突然福至心靈,「你覺得呢?被標記該是怎樣的感覺?」
 
  葉修喀滋一聲咬斷了棒棒糖,喀哩喀哩地嚼碎了散著奶香的糖塊吞下肚,安靜了幾分鐘才回答,臉上的表情是少有的迷茫困惑。
 
  「不知道,真沒想過。」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32-1c5ff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