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Dear Professor (15) Fin. 
完結啦。
最近走得有點冷艷高貴路線對不起,突然不喜歡接電話聽提示音也不太有能力去回覆留言以及很多很多。
感謝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我只是突然變得不知道怎麼和人們友善的互動了。
但是一直以來真的真的都非常謝謝大家,我們下一篇連載再見<(_ _)>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TAG提示|時空逆轉|年下|小禽獸出沒注意
 --

  情事後顯得有些睏倦的青年眨了眨眼,「……這是我送你的海妖之淚?怎麼變得會發光了?」
 
  「因為它現在融進了我們兩人的誓約之戒。」把淚晶放到了青年掌心裡,Lucius開口解釋了不久前海族青年才透露出來的消息,「雖然海妖們拿了你的誓約之戒,但他們也把你誓約之戒的所有屬於你的魔法契約都轉移到了讓你帶走的海妖之淚上,然後你在十年前把它送給了我。」
 
  「你說……我的誓約之戒、在這裡面?」遲疑地重複了一遍自己聽見的訊息,在得到少年肯定的回應後他發起了愣,過了幾分鐘才反應極慢地得出自己十年前就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和Lucius求了婚。
 
  而十年後的現在Lucius將自己的誓約之戒交給了他,等於回應了他的請求,因此他們現在是受魔法所承認而結合的伴侶。
 
  茫然地看著一如以往溫柔地注視著自己的少年,Harry歪歪頭,像是想要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的模樣,握著手裡閃耀著七彩的淚晶,明明是冰涼的結晶體卻讓他瞬間覺得有些燙手。
 
  注意到青年眼底的迷惘,Lucius握住了Harry正拿著海妖之淚的手,「我知道我證明得還不夠,我還不足以讓你相信我真的能和你攜手過完這一生,但我還是要告訴你,Harry,我說愛你,從來不是說說而已。」
 
  在兩人雙手交握的下一刻,海妖之淚發出了光芒,變成了原先Dylan拿出來那把精緻漂亮的匕首,而Luicus毫不遲疑地將刀尖對準了自己的心口。
 
  「Dylan說,他們海族曾經有一個公主和人類相愛,最後卻葬身陸地。因為她把海族獨有的結合守護施加在她愛人身上,而當她的愛人變心,捨不得將守護收回的她也就不復存在。」
 
  「請允許我守護你,也用行動捍衛我的愛情。Harry,從小我父親就告訴我Malfoy從不做吃虧的買賣,但是我認為這很值得。」緊緊抓著Harry的手,Lucius將刀尖刺入自己的胸膛,即使額間已經細細密密地沁滿了因痛楚而產生的冷汗仍是一點點堅定地推入。
 
  「——Luicus!」瞠大了雙眸卻無力阻止少年的動作,Harry使勁地想要掙脫Lucius抓著自己的手,卻被對方瞬間又更慘白了些的臉色而驚得不敢再掙扎,「你真的不需要這樣,我、」
 
  「也許、總有一天你會被我的真心打動,但是Harry,我卻是迫不及待……想要、向全世界宣布、你是我的……」
 
  慘白著臉粗喘了幾口,Lucius打斷了Harry未竟的話語。深深吸了一口氣後終於發狠了的把匕首狠狠捅了進去,然後一把抽出,帶出了一把染著鮮血的匕首,奇異的是在匕首抽出的同時,少年胸膛的傷口也以同樣的速度癒合著,直至刀尖退出,少年的胸膛便像從未受傷過般一樣光滑。
 
  即使傷口癒合,臉色依舊慘白,Lucius將匕首上面的血液輕輕塗到了Harry的心口,用自己的鮮血在伴侶的心口畫出了一個美麗的符文。
 
  「我愛你,Harry,我向你承諾我永遠不會變心。」
 
  被眼前一切給震撼得說不出話的Harry只能愣愣地看著Lucius做完一切,低頭看著在誓約完成的同時便恢復原樣的心口,雖然看起來沒什麼改變,但他再清楚不過、就在不久以前,有個人用自己的生命向自己許下了一生的誓言。
 
  「我這麼做,是因為我迫不及待向世人宣布我們屬於彼此,也想藉此讓你能夠更加相信我的真心。」Lucius捧著Harry的臉印下一個一個細碎的吻,「我的追求不會停,直到你願意真正接受我,好嗎?」
 
  ——「我心愛的Harry,最最親愛的Professor Potter,答應我好嗎?」
 
  顫抖著手輕輕撫過少年已經看不見傷口的胸膛,青年沉默了好久好久,抿著唇不講話,只是一遍又一遍來回撫著少年的心口,偶爾將掌心貼著感受對方心臟的脈動,而少年也耐心地等待著。
 
  直到最後,青年才終於停下了動作,抬眸望進前方一雙淺色的灰藍裡,在裡面看見了自己的倒影,而少年只是真誠而堅定地回望著,眼底是向來只為他一人
展現的愛慕與寵溺。
 
  面對這樣的Lucius,他知道自己原先曾經害怕曾經膽怯的理由都不復存在。
 
  「好。」
 
 
  「嗚嗚嗚Harry你不要走——!」
 
  Potter莊園大門口,十四歲的Potter家族準繼承人死命夥同前來作客的Black家準繼承人一人一邊抱住了某位腳邊躺著一個行李箱顯然正要遠行的青年的大腿,一面把眼淚鼻涕使勁往青年的長袍上抹。
 
  Harry苦笑著,目光越過兩個調皮的孩子望向自家兄長,「我說他們這幾天都這麼安分原來是在等今天。」
 
  Charlus聳聳肩攤了攤手,「別看我,我什麼都不知道。」他絕對沒有昨天晚上心血來潮去替兒子說點睡前故事,也沒有說自家弟弟這趟蜜月旅行可能沒個三年五年不回來。
 
  那啥太長時間看不到弟弟哥哥我好寂寞啊什麼的想法他才沒有。
 
  有些頭疼的揉揉額際,明明自己和Lucius結婚那天這一大兩小鬧得比誰都歡還讓他著實傷心了一會兒,現在自己要陪著Lucius出外遊歷時卻又捨不得成這樣。Harry嘆了口氣,卻不真的覺得困擾,畢竟他的家人總是這樣的。
 
  「哥哥,你都跟James說了什麼?」
 
  「老爸說你要跟Malfoy家的壞孔雀出去玩個三五年才要回來——嗚嗚嗚Harry我們化獸才學了一半你不可以拋下我們萬一變成奇怪的東西嚇到Lily不肯當我女朋友怎麼辦你不要走——」
 
  「我不要跟變成奇怪東西的James睡在同一個寢室裡Harry你不能這麼狠心我會有心理陰影的!」
 
  「……」
 
  「喂、我還沒變成奇怪的東西!」
 
  「我只是先假設嘛,萬一你變成奇怪的東西比方說鼻涕蟲,我拒絕把黏黏的你裝在口袋裡一起走!」
 
  兩個男孩就為著奇怪的話題你一言我一語地吵了起來,一點也沒覺得自己已經忘了最初的目的,甚至都忘了要繼續抓著青年的大腿,相當專注地在爭執地究竟某人會不會變成奇怪的東西以及以我們從小到大十多年的交情你居然不願意帶著行動不方便的我一起走到底良心是被哪隻鷹馬給叼走了等等諸如此類的話題。
 
  在約定的時間等不到伴侶的Lucius藉由兩人的連結來到了Potter莊園,才來到伴侶身邊便聽見前方兩個男孩已經不知道跳脫到哪個次元的爭吵。
 
  剛從Hogwarts畢業的前Slytherin首席挑起眉看著顯然還要再在Hogwarts肆虐好些年的兩個學弟,扭頭看著伴侶,「我還是覺得我們可以待到他們兩個畢業再回英國。」
 
  畢竟自家伴侶回歸後還是Hogwarts的古代魔文教授,有這兩個在實在太鬧心了。
 
  Harry笑著搖了搖頭,「不行,說好了先去一年,等James畢業再規畫下一次的。」
 
  「Well,那趁著兩個小鬼沒扒住你的褲子,我們出發吧?」Lucius魔杖隨手一揮便收起了自家伴侶的行李箱,然後他朝著自家顯然心情很好的伴侶伸出了手。
 
  「嗯,走吧。」點點頭,黑髮青年笑咪咪地朝著自家哥哥揮了揮手,「哥哥,我出發了,一年後就回來,你們都要好好保重自己喔。」
 
  知道自家寶貝弟弟這次只離開一年的Charlus被巨大的驚喜壓得瞬間只剩下點頭的能力。
 
  然後Harry把手交到了Lucius的掌心裡,兩人十指緊扣,相視笑著開始了屬於Lucius的成年巫師遊歷兼兩人的蜜月旅行。
 

  --全文完。
    
 
 
恭喜完結~~
 
其實小的那對也很有愛嘛=///=

慶祝完結~~(雖然我已經買了XD
 
恭喜~~下篇連載是...?(不要臉的問XD
人家很努力連上網來道賀、需要獎勵。(欸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31-614864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