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Dear Professor (14) 
下章完結啦。
忽冷忽熱的天氣有點討厭。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TAG提示|時空逆轉|年下|小禽獸出沒注意|R18
--


  Harry覺得很熱,非常熱。宛如全身血液被逐漸加溫終至沸騰般,滾燙得讓他渾身難受,雜亂無章的記憶片段在思緒裡飛掠而過,讓他好像明白了什麼卻在想要細想的那一瞬間消失無蹤。

  他想要強迫自己清醒,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似乎有誰替他周身加上了冰涼的水層,但在心口的燥熱卻未見平息,恍恍惚惚他聽見了有人在交談但聽不清內容,接著一隻手覆了上來,柔軟而繾綣,然後那個人輕輕抱起了他。

  從靈魂到身體都契合得不可思議。

  Lucius溫柔地把Harry放到了床上,考慮到雖然是假日期間但仍是會有對著Professor Potter懷著覬覦之心的學生們意圖闖進古代魔文教授的辦公室,而醫院廂房又總是人來人往,更別提剛剛在場的人們可都是些無法輕易打發的人物,最終Malfoy家的少主仍是把地點選在了自己的首席寢室。

  讓家庭小精靈把自己放在自家莊園寢室裡的盒子拿了過來,Lucius小心地打開盒子,望著那塊曾經占據了他半個巴掌大小的晶瑩淚晶一小段時間後,又拿出屬於自己的誓約之戒和Dylan一開始放到Harry手裡的精緻匕首,按照海妖的指示將三者放在一起。

  直到親眼看見眼前的三樣物品都發出了柔和的白光並且越來越向彼此靠近,Malfoy家少主一直緊緊抿著的唇瓣終於揚起了漂亮的弧度,然後他翻身也上了床,動作輕柔地替青年解開身上的衣物。

  強自壓著指尖的激動,Lucius在心中反覆演練接下來的步驟,雖然Dylan說一旦儀式開始,所有的一切都會顯得自然而然,根本不需要強記,本能會引導他們完成一切,但他仍是想要藉由這樣反覆思索來讓自己更加冷靜,即使將會被本能主宰,他還是想要試著保持清醒見證這一切。

  隨著長袍被解開,常年維持著良好運動習慣而產生的勻稱肌肉線條便完整呈現在Lucius面前,蜜色的肌膚發著熱卻不燙手,柔軟溫暖又光滑,讓少年忍不住低下頭一一烙下親吻。

  皮膚上不時傳來的搔癢感讓因為伴侶的觸碰而使身體情況改善了許多的Harry終於掙開了眼睛,才剛睜開的翠綠望著眼前華麗的天花板,一瞬間由於不知道自己身處何地而露出了少有的徬徨與迷惑,下一刻便讓伏在自己身上的少年給拉去了注意力。

  「……Lucius……?」

  一直注意著心上人動靜的少年立刻抬起頭,眉眼彎彎地、虔敬地在青年有些乾涸的唇上印下一吻,「是我,Harry,有覺得哪裡不舒服嗎?」

  先搖搖頭又點點頭,他還是覺得熱、覺得身體隱約有些難受卻並不是那種不好的痛楚,而以某種帶點渴求的不適感,但和Lucius接觸的地方卻能夠很好地被去除掉那種不適。

  「我們,現在是在?」雖然腦袋還不甚清楚,身體仍是本能地向能讓自己舒服的源頭靠去,軟軟地抬起不太能施力的手攬住了少年的頸項,Harry微微瞇起了眼睛,帶著異樣熱度的手指沿著少年裸露出的頸項畫過,而Lucius也從善如流地一路解開扣子順便褪去衣服讓青年的手指可以一路暢通無阻地摸遍他想摸的地方。

  一手抓住了青年半勃的欲望,掌心上下擼動打亂了對方的呼息,Lucius居高臨下地望著仍一臉迷濛的青年,笑容優雅而眩目,一雙美麗的灰藍雙瞳定定地注視著翠綠,語氣輕柔得不可思議,一字一句緩聲道。

  「結合,Harry、My dear professor,我們正在結合。」

  他先讓青年射了一次,趁著對方全身變得更加軟綿綿的時候他分開了青年修長筆直的腿,將沾了大量潤滑劑的手指慢慢推了進去,手指才推入、高熱的甬道便緊緊地吸附著探入的異物不留一絲空隙。感覺到身體被打開、被進入,Harry微微皺起眉,張開嘴吸了幾口氣。

  「難受嗎?」慢吞吞地抽動著,由一指增加為兩指,沾著潤滑劑的手指仔仔細細地撫遍內壁的每一寸仔仔細細地做著潤滑,Lucius低頭吻了吻眼角有些發紅的青年,手裡的動作沒停,「再加一指好不好?」沒等Harry反應,Lucius又推入第三根指頭,讓對方難受地發出喘息聲,卻被一一吞沒在柔軟炙烈的吻裡。

  半睜半闔的水潤綠眸望著,明明眼裡一片朦朧,少年的輪廓卻意外地清晰。是Lucius,那個他從小看著長大的少年,說了很喜歡他、想要和他攜手一生、還拼了命地想要追上他要他等等的Lucius,是他決定要試著去相信的那個人。

  才剛清醒就被一連串的動作給弄得腦袋呈現一片暈熱,所有思緒被糊成一團根本無法進行有效的思考,只能憑著本能往讓自己舒服的來源蹭去、渾身軟綿綿地任由對方溫柔冷涼的手在自己身上肆意撩撥,每被觸碰到一個地方便會帶起奇異的酥麻感,讓他不由自主地隨之喘息低吟,誠實反應出自己的感覺。

  「唔嗯、哈啊……」

  手指以穩定的速度在青年下身進進出出,確定了青年的下身已經足以容納三指的寬度,Lucius又加了一根指頭,加快了速度與力道,發出了噗嗤噗嗤的潤澤水聲,注意到Harry的大腿有些繃緊,Lucius用空閒的另一隻手先輕輕撫過繃緊的內側肌肉,才握住了因為已經發洩過一次而有些疲軟的柱體,幾個動作便又讓其顫巍巍地挺了起來。

  而Harry則是溫順地任由他動作,面色潮紅地隨著Lucius的動作時重時輕地喘息著。觀察了一會,確定青年沒有任何不適的反應,才撤出了自己的手指,將自己已經硬到發疼的欲望對準了已經被自己耐心開拓好的穴口,一點一點堅定地挺進最深處,並在青年因身體被撐開的疼痛而反手緊緊揪住身下床單時一把牽了上去,雙手穩穩地十指交扣。

  身體被撐開到極致,Harry難以自抑地仰起頭,即使被充分潤滑過、已經幾乎感覺不到痛苦,但並非承歡用的部位被強行撐開頂入也依舊會令人感到不適。下半身滿滿脹脹的,青年眼角掛著淚滴急促地喘著氣,而同樣被高溫柔軟的內裡狠狠絞緊的少年也同樣不好受,知道對方需要一點適應的時間,Lucius低下頭細細密密地吻著Harry。

  雙手十指緊扣,親密愛憐的唇舌交纏讓他們感覺從肢體交纏深至靈魂的繾綣親暱,不需交談也能理解彼此此刻的感覺。於是Lucius在Harry無聲地默許下動了起來,先是淺淺抽出深深頂入,一點點逼出青年逐漸染上情慾的輕喘低吟,然後他加大了幅度也加重了力道,讓青年的呻吟愈發破碎。

  Lucius變換著不同的角度一次次插入,終於在一次重重的挺入後讓Harry的聲音猛然拔高,濕熱的甬道也無法抑制地狠狠收緊讓他悶哼一聲差點當場就要繳械投降,於是找到了心上人敏感點的少年讓對方的手摟住自己的後頸,空閒下來的手先將青年的腿根扳得更開,才一把掐住了柔韌的腰際,接著朝著固定的那一點狠狠撞去。

  「哈、啊啊……Luc、Lucius……呼呃,你別、別這麼狠……啊啊啊……」好幾次都被下身突然變得猛烈的撞擊弄得差點鬆手,Harry只得更加努力地攬著少年的脖頸,頭也湊到了對方耳邊輕聲討饒,卻換得對方幾近發狂的抽動。

  每次都退到幾乎全部退出而後深深地插到最深,敏感的那一點被刻意反覆碾磨搗弄讓Harry渾身麻得連腳趾都捲了起來,當快感累積到了極致、想要自己手動宣洩卻在動作以前便被制住了雙手,頓時覺得有些委屈的青年紅了眼眶啊嗚一聲便咬住了少年的肩頭,然後大腿被大大扳開,下半身被撞得幾乎失去了知覺,只剩體內被反覆磨擦的快感不斷累積。

  就算被咬得肩膀都滲了血也不皺一下眉頭的Lucius只是偏頭吻了吻青年泛紅的耳廓,又咬咬柔軟的耳垂耐心地安撫,在自己也即將到達極限的時候終於伸手握住了對方已經繃到極限的慾望,配合自己抽插的速度快速擼動,在幾下狠狠搗入的動作同時已經被柱體前端滲出的液體濡濕的掌心一收,白濁的體液終於射出,濺上了兩人腰腹之間,而Lucius也在Harry高潮時猛烈絞緊的體內釋放了出來。

  從青年的體內退出,Lucius替兩人轉換了姿勢,讓青年雙腿大張地坐在自已腰間,高潮後還很敏感的身體隨著兩人變換動作時產生的摩擦而一顫一顫的Harry無力地靠在Lucius肩上。

  摟著青年,Lucius分神瞥了眼一旁櫃子上似乎已經融合完成的物品,原先擺著三樣物品的櫃子現下只剩發著七彩光芒的海妖之淚,少年抬手把轉化後的海妖之淚捧到了Harry的面前。

  「Harry,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30-f94d549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