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Special date 


  小品文。


  --

  窗外景色慢慢地滑過,時速四十的公車過橋的時候總是能看見最悠閒的景致。安靜的河流、盤踞在沙洲上的水鳥和河濱的青草地,再搭配個晴朗的藍天白雲,原先無聊的車程也會變得有趣許多。
 
  這裡是原世界。
 
  口袋裡的手機驀地傳來陣動,我趕忙拿起來看,是學長傳來說他會遲到的簡訊。其實之前他都會直接打電話來說,但是自從發現我坐車有聽MP3的習慣以後他就都只傳簡訊了,畢竟他也知道他幫我買的耳機隔絕外界聲音的功能有多好。
 
  但其實我的MP3前幾天壞了,只是我忘了告訴他。
 
  算了,反正今天的行程裡有一個就是要買一台新的,到時候他就會知道了。所以現在我該煩惱的是,該怎麼打發學長預計要遲到的這段時間呢?
 
  目送公車離去,我站在站牌底下抬頭仰望晴朗的天空,有點小困擾。早知道今天就不要這麼乖的提早十五分鐘到了,現在走去約定好的地方頂多就花個五分鐘,學長說他大概會遲到半小時,所以也就是說……還有四十分鐘。
 
  這種時候就會覺得有傳送陣真好。
 
  踏著悠閒的腳步慢慢走往約定地點,我忍不住地開始想像學長趕時間衝過來的樣子。那個人啊,做什麼都很游刃有餘、好像沒什麼東西能難得倒他,唯有在像今天這種特別的日子才能看見他極其難得的困擾表情,只可惜,隨著次數漸多他也開始習慣了。
 
  找了張乾淨的長椅坐下,我看著來來往往的行人,大家都是很一般的地球人。身處在這種街道上,也許空氣不怎麼新鮮人心不怎麼純良,至少不會有那種下一秒刀光劍影鮮血四濺或是跑出什麼奇奇怪怪的生物卻沒有人感到驚訝的場景出現。
 
  不管在守世界待了多久,我還是喜歡平凡一點的環境。
 
  所以,也才會有這樣的日子。和學長約定好的,三個月一次的原世界日。
 
  顧名思義,就是回到原世界約會的一個日子。但是特別的是,在這一天,完全就要按照原世界的生活方式來度過,完全不能借助守世界的任何資源。
 
  也就是說,我們都要乖乖的遵守原世界的規則,所以我們必須乖乖搭乘大眾運輸工具、使用各地通用的貨幣而不是萬用卡亮出來一切解決,而遇上路人找碴混混搶劫也只能憑手腳功夫和頭腦而不是武器符咒抄出來定生死。
 
  對我來說沒有差,但對學長來說就是個困難的挑戰了,有點近似於我剛踏進守世界那樣的感覺,但是他需要克服的事情更多。
 
  「等很久嗎?」
 
  在我等到有點恍神的時候,學長終於出現了,身上帶著車子裡面常有的皮革味道,看來是搭計程車來的。他站在我眼前,原本耀眼的髮色和眸色已經做好完美的偽裝。
 
  「沒有很久,剛下飛機?」我搖搖頭,扯扯他的衣角要他坐下。
 
  一坐下就慣性地摟住我的腰,學長安靜了一下才開口解釋遲到的原因:「來之前被夏碎故意絆住了,只好改搭下一班飛機。」
 
  「咦,你昨天不是還在巴黎?」我記得夏碎現在應該和千冬歲一起在日本準備家族祭典才是。
 
  學長小小嘖了一聲,語氣與其說是惱怒不如說是無奈,「被那傢伙擺了一道。」
 
  「不知道他們祭典準備的順不順利……」而且今年又是千冬歲正式接手主祭,想必雪野一族的祭典會加倍華麗盛大吧,辛苦千冬歲了,啊、應該會去幫忙的夏碎也辛苦了。
 
  「都準備這麼多年了怎麼會不順利,過兩天他們就會寄邀請函來了。」很快地站起身,學長牽起我的手,「走吧,你今天打算去哪裡?」
 
  「嗯……先吃午餐,然後去買一台新的MP3,剩下的時間就四處走走晃晃。」
 
  「嗯。」
 
  自然而然地十指交握,我們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我知道學長會引來許多行人的注目禮,可是我也知道,他的眼裡只有我。
 
  這樣完美的一個人,是被我完全霸佔著的。
 
  忍不住地手又更握緊了一點,嘴角淺淺上揚。
 
  「笑什麼?」湊到我耳邊低聲詢問,溫熱的吐息輕輕吹進我耳裡,刻意放輕壓低的嗓音中帶著淡淡笑意。
 
  「不告訴你。」不知道是哪裡生出來的膽子讓我轉頭主動親了學長一下,他瞬間愣住的表情其實很有趣,於是我臉上的笑容又深了一點,「啊、學長我們吃小火鍋好不好?」
 
  順著我的眼神看過去,學長揚起眉打量人家店門口好一會兒才點頭,「走吧。」
 
  這應該算是一間走養生路線的香草火鍋店吧,香茅──也就是人家說的檸檬草──是店裡的主打,不管是鍋底、沾料還是飲料都有香茅的蹤影,幸好我不討厭吃菜也不討厭香茅的味道。
 
  而且,香茅綠茶真好喝。
 
  「很喜歡?」發現我似乎挺喜歡的學長開口問。
 
  點點頭,「很香,甜甜的不會澀。」剛剛走進來的時候我好像有看到他們有在賣花草茶的茶包,「等等結帳的時候順便買一點帶回去泡好不好?」
 
  「好。」
 
  於是結完帳踏出店門的時候,我的手上多了一袋花草茶。
 
  學長則是伸手捏捏我的臉,「這麼容易就開心?」
 
  「老一輩的都說、做人要知足才會常樂。」拉起學長的手,「走吧,我們去買MP3,這次我要買耐摔一點的!」
 
  上一台就是因為太常跟著我和學長水裡來火裡去、才會大大地縮短了它的壽命,在前幾天終於正式宣告不治,所以這次一定要買一台堅固點的,不要求它能抗高溫耐強酸,至少我希望它能夠耐得住一些普通的撞擊。
 
  不然它是沒辦法在火星生存下去的。
 
  於是我無比慎重地比較著每一台的差異,最後終於挑出了幾款我比較喜歡而且功能也大致上符合我需求的開始進行最後的掙扎,總不能全都買回去弄壞一台換一台吧,可是都好想要……
 
  「最左邊那台。」沒等我猶豫完,學長大致掃了一眼就這樣告訴我。
 
  「學長喜歡那台?」那是我正在猶豫的其中一款,黑底紅紋,設計感很強的外觀,功能也挺完備的。
 
  「順眼。」
 
  「那就這台吧。」既然我喜歡、學長又覺得它順眼,那當然就決定是它了。
 
  提著新的MP3和原先買的花草茶,學長牽著我慢慢走著,沒有特別的目的地,就只是單純的在街頭閒晃。
 
  但即使只是這樣漫無目的的手牽手遛達一整天我也很開心,沒有人規定約會一定要做什麼,我覺得我們這樣隨心所欲自由自在很好,畢竟平常過的日子那麼忙,偶爾休息放鬆一下也不是件壞事。
 
  我突然停下腳步,轉身撲進學長懷裡,「我喜歡原世界日。」
 
  穩穩地接住我,「我知道。」
 
  「吶、學長。」
 
  在學長的懷裡蹭了蹭,我抬頭看著他,而他也一如往常地凝視著我,眼角帶了一抹溫柔的弧度。
 
  我突然想起曾經有一次自己不曉得發了什麼瘋、哭著把學長撲倒在地要他不要看我以外的人也不要對我以外的人笑,學長只是緊緊地抱住我、然後在我終於哭到累了睡著後醒來的隔天給了我一個無比認真的承諾。
 
  現在想想,好幼稚,可是真的很開心。
 
  我想我上輩子一定做了很多好事,這輩子才會遇到學長這樣全心全意對我好的伴侶。
 
  何其有幸,讓我遇見了他。
 
  「褚?」
 
  發現我只是看著他,學長出聲喚了我,幸好學長現在已經沒有了竊聽能力,不然肯定又要笑我好一陣子。
 
  眨眨眼睛,我朝著學長甜甜一笑。
 
  ──「我好喜歡你。」
 
  -Special date,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3-8f86aa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