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Dear Professor (13) 
其實我也覺得人類好複雜。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TAG提示|時空逆轉|年下|小禽獸出沒注意
 --
  一室靜默。
 
  「啊?」Potter家主只來得及反應一個音節,怔愣了好一會兒才發問,「你說我弟弟有伴侶了?之前都沒聽他提起過,難不成在他昏迷的這一小段時間他就在夢裡給自己找了一個?」
 
  Dylan一愣,「昏迷?Harry發生什麼事了?他的伴侶沒有在他身邊嗎?」
 
  彷彿過了許久,一直守在心上人身旁的鉑金少年才艱難地從喉嚨裡吐出問句,「你的意思是,Harry他……不、Professor Potter他已經確定有伴侶了?」
 
  所以之所以會陷入昏迷竟然是因為Harry已經有了伴侶而產生的排斥嗎?
 
  Dylan望向發話者,雖然不明白為何所有人都變得一臉凝重的樣子卻還是回答出了先前海族長老所觀測的結果,「根據我們族裡長老的感應,Harry十年前就有了伴侶,但不知為何直到十年後才和伴侶進行結合。因為海族締結伴侶都是依正式結合的時間起算,因此當長老們一注意到Harry終於和伴侶結合後我就被派出來了,而就算速度再快、我應該也誤差了一個多月。」
 
  注意到海妖語句裡幾個微妙的關鍵詞,Abraxas轉頭看向Charlus,表情柔和而誠懇,「原來你們家祖先不只勾搭天上飛的,連海裡游的也沒放過。」
 
  「事實上,陸地上跑的我們家族涉獵得更多。」現任的Potter家主笑著露出了八顆白牙,隨後他低下頭望著仍然昏迷不醒的寶貝弟弟皺眉不解,「可是這沒辦法解釋為何身為和Harry血緣最相近的、做為他兄長的我並沒有得到任何和海族長老相同的感應,還是這僅僅只有海族長老才能感受到?」
 
  「Harry沒有海族血統這件事情一直是我們的遺憾,之所以長老能感應到是因為十年前他離開海族領地以前我們所贈與他的海族證明。……嗯,就是你們人類俗稱的海妖淚。……那是Harry嗎?」
 
  一臉遺憾地微微偏了頭,海族的青年踏著或許以海妖而言算是十分穩健的步伐有些歪歪扭扭地走到了病床邊,黑銀色的眼眸定定地注視了一會兒床上因為發熱而臉色潮紅的青年,試探性地用手摸了摸,才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這嚴格說起來其實不算是昏迷……呃、你們找得到他的伴侶嗎?」
 
  「你是指他發熱的症狀只要找到他的伴侶就能解決?」從海妖青年的答覆裡反應極快地想起了一些曾經看過的醫療案例,Pomfrey微微皺起眉但還是忍不住地開口問了,「可是Harry一直以來都沒有什麼顯性的魔法生物血統,這種情況……」
 
  「啊、沒錯,Harry這樣是結合熱。」Dylan一點也沒覺得身為人類卻發生魔法生物才有的結合熱是什麼奇怪的事,反應再平常不過,「所以,你們對Harry的伴侶人選一點概念也沒有?」
 
  「你如果有什麼方法可以讓我們找到那位幸運兒,先提出來對現在的情況會比較有幫助。」
 
  「有啊,找到他把信物給了誰就行了,但是、」似乎終於發現事態有些不妙的海妖青年表情突然有些為難,「對你們人類而言十年應該算是很長的一段時間吧?你們有辦法能查出十年前的Harry把它的海妖之淚給了誰嗎?」
 
  ──「!」
 
  Dylan發現自己真心無法理解人類,怎麼情緒表情能夠在幾句話的時間裡轉變得如此極端又迅速,前一秒還好像因為Harry沒救了一樣苦大仇深,下一秒卻好像Harry已經生龍活虎站在他們面前一樣的春暖花開。
 
  「你們這樣的反應……是知道?」既然知道怎麼會不知道Harry的伴侶是誰?
 
  人類真的好複雜啊,海神。
 
  「關於這個,我們還真的知道。」
 
  當年某個孩子盛大的生日宴會他們都在場,更是全程目睹甚至參與了當年某位離家歷練三年期間只有信和紀念品回到英格蘭的青年風塵僕僕地先是闖進莊園送出了一份極其珍貴的生日禮物、隨後卻因為過於疲憊與飢餓而即刻倒地昏迷的全過程,饒是經歷了大風大浪的他們也不得不說為此印象非常深刻。
 
  Lucius覺得自己就像是坐上了被施了惡咒失速的掃帚,心情忽上忽下,心臟跳動的速率忽快忽慢,只為了那躺在病床上的青年。幾分鐘前他剛得知了對方早在十年以前就有了伴侶,正以為自己無論做得再多都沒有意義、只能順從地拱手讓出自己心愛的人,沒想到卻在上一秒得知原來那個幸運兒就是自己。
 
  想起那枚Harry親手交到自己手上的、因為是第一份禮物所以被自己特別珍重愛護妥善收藏的晶瑩淚晶,Lucius站到了Harry身旁,像是怕自己的呼吸驚擾了對方般特意放輕了呼吸與力道,將手交覆到青年的手上,細密地貼合。
 
  「我能為他做些什麼?」
 
  「字面意義上,只要完成結合儀式就好。」Dylan上上下下打量了Lucius好一會兒,末了才補上了一句出自對人類文化的理解而延伸出的建議,「……記得找個隔音好點的房間。」
 
  Lucius點點頭,彎著腰就把床上昏迷著的青年給打橫抱進了懷裡。
 
  「噢,差點忘了我這趟最主要的目的。」來自大海的青年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把綴著許多珍珠珊瑚的精緻匕首,以無比鄭重的神情將其放進了Harry的手裡,低聲咕噥了幾句沒人聽得懂、似乎是海妖語言的咒語,最後才抬起頭看著鉑金少年,笑得燦然。
 
  「這是來自海妖最誠摯的祝福,贈與我們所愛著的異族兄弟。」帶著淡銀流光的黑色眼眸如月彎彎,「──你知道鮫人公主嗎?」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29-dac49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