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Dear Professor (12) 
虐待動物的實在該死(ryyyyyy
龍龍覺得自己即將成為卡奴(ry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TAG提示|時空逆轉|年下|小禽獸出沒注意
--

   
  用魔法仔細地把床上因為不知名原因而陷入沉睡的青年包進了一層清涼的水裡。醫療女巫的眉頭全程未曾舒展過,在不知道原因的情況下她不能貿然用藥,只能用這種最簡單粗暴的方式替對方溫度正在節節攀升的身體降溫。
 
  而當時在場清醒著的人能告訴她的線索只有Harry碰了Lucius的誓約之戒。她可不知道Malfoy家族的誓約之戒還能把自己主人的意中人傷到昏迷不醒甚至發起高燒,這不明擺著給兩人感情添堵嗎?
 
  一連拋出幾個檢測魔法,隨後在空氣間浮起的綠色光芒讓實際上其實很有耐心與愛心的醫療女巫的臉黑了黑。全身高燒算哪門子的正常?如果不是對自己的魔法有信心,Pomfrey幾乎要生生折斷自己的魔杖。
 
  「就只碰了Mr. Malfoy的誓約之戒?沒遇上別的什麼奇怪的事?」
 
  無法從在場清醒著的目擊者們嘴裡問到有用的資訊,Pomfrey最後只得收起魔杖,吩咐了眾人要好好注意病人情況後便轉身打算去寫封信向自己的導師求援順便翻翻典籍看能不能找到點線索。
 
  同時在心裡下了決心要更加潛心鑽研自己的醫療知識,畢業於Slytherin的醫療女巫抽出羊皮紙,認認真真地給自己的醫療導師寫了封求助信。才寫了開頭幾句問候了導師的身體情況,醫院廂房的門便被輕輕推開,探進了幾顆東張西望的腦袋。
 
  「打擾了、Pomfrey夫人……您有空嗎?」一群小訪客裡某種程度上算是和醫療女巫交情最好的棕髮少年笑容裡帶著幾分尷尬幾分困擾與不安,在背後幾隻指頭不耐煩的催促與鼓動下開了口。
 
  聽見熟悉的柔和嗓音,Pomfrey停下手裡的動作,擱下羽毛筆旋過身,果然看見前次月圓過後才從醫院廂房離開的、其實並不如Hogwarts大多數學生所認為的那樣柔弱的孩子,「Remus啊,有什麼事情嗎?」
 
  「事情是這樣的,我們剛剛在黑湖邊野餐,然後黑湖的大魷魚先生送了個、呃……有點棘手的……」Remus皺皺眉,突然很尷尬地發現自己的詞彙量有點不夠。
 
  「因為我們找不到負責教授奇獸飼育學的Professor Coltrane、」原先躲在好友身後的James開口打斷了好友的話,直搗重點,「──所以想請問Pomfrey夫人妳這邊有沒有辦法治療擱淺了的人魚?」
 
  「擱淺的、人魚?」醫療女巫有些錯愕地重複了一遍,「人魚怎麼會擱淺?那他現在呢?」
 
  「我們把他帶來了。」
 
  Remus和James一起推開了醫院廂房的門,身後是合力搬著一個大水缸的Sirius和Peter,雖然水缸已經附上了羽毛咒但仍然有一定的重量,兩個少年小心地把水缸放到地上,裡頭躺著一個看來已經完全喪失了意識的長髮青年,一頭隱約透著星輝銀亮的墨黑長髮披散在水裡,遮住了大半的身體,卻能從縫隙中窺見那不屬於人類的美麗魚尾,和頭髮同色的尊貴銀黑,但此刻卻是蔫蔫地癱在水缸底部。
 
  雖然對魔法生物沒有深入的研究,但Pomfrey還是先投出了幾個檢測魔法,在見到五顏六色的光芒後略一思索,魔杖俐落地一揮改變了水缸裡頭的水質。
 
  Hogwarts的黑湖雖然裡面也同樣有人魚居住,但畢竟還是淡水,而她如果沒有判斷錯的話,這隻擱淺了的人魚嚴格算起來並不算是真正的人魚,而是比人魚還要再更加稀少的人魚遠親──海妖。
 
  「等你升上三年級,我想對Professor Coltrane而言你們會是個極大的挑戰。」Tom Riddle突然勾起唇,望著表情由於缸里水質的改變而顯得稍微放鬆舒緩了些的青年海妖。他自頭至尾都把一切收在眼裡,當然也認出了眼前的生物並非人魚,「這是海妖,你倒是提醒了我之後有機會可以讓你們親自下黑湖去看看人魚鎮,Mr. Potter。」
 
  總覺得那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的James下意識地抖了抖,眼神一面轉向發話的Slytherin院長,一面努力拼湊著該怎麼說才能逃過一劫的時候卻看見了某個現在本來不應該出現在Hogwarts的男人。
 
  「咿──老、老老老爸!」
 
  「雖然爸爸我是真的不年輕了,但兒子你這種反應真是傷爸爸的心。」Charlus挑眉,表情和語氣幾乎完全不對稱,「不過既然遇上了我就順便提提,家書的作用是在讓你可憐的爸媽明白他們皮得和地精沒兩樣的兒子在學校裡發生了什麼重要的事情,而不是『今天午餐的南瓜派做得比家裡的好吃,讓Lindy改進。』懂嗎?你母親為此的情緒反應是不悅,聖誕假期不遠了,你自己注意點。」
 
  James聽完,先是害怕地縮縮肩膀然後又因為自家爸爸臉上輕鬆的表情而不怕死地揚起臉,「那我父親的反應呢?」
 
  「噢,你父親當然比較寬宏大量,但Lindy因為小主人家書的內容,親自率領莊園裡所有的家庭小精靈自責地撞壞了十面牆,家主決定維修費從你的零用錢裡扣。」Charlus笑得十分歡快,對著表情開始龜裂的兒子漫不經心地又補上一刀,「附帶一提,聖誕假期你大概會有數不盡的南瓜派可以吃,這次英明的女主人是站在Lindy那邊的。」
 
  「……我可以申請今年留校嗎?」James一臉真心期盼。
 
  「若是你母親恩准的話。」Charlus回以同樣的誠懇。
 
  於是Potter家的準繼承人在一干好友長輩同情兼恥笑以及憐憫的目光下心碎而沉默地退到角落畫起磨菇圈。
 
  注意到被幾個人圍著的病床上躺著的是他們所熟悉的古代魔文教授,Sirius長腿一跨拎起了好友的領子把他強行拖離自閉的小角落來到病床前,「Harry怎麼了,生病了嗎?」
 
  「原因我們還不清楚。」對魔法生物了解並不多的Pomfrey替海妖調整好應該比較符合對方生存海域的環境水質、又傳了信使前去尋找奇獸飼育學的教授後便將注意力投回正因不明原因昏迷著的青年身上,看見對方臉上泛起了暈紅,只得又降了降包圍住對方周身的水膜溫度。
 
  再燒下去可能就要燒壞腦子了,這對Ravenclaw來說可是比天塌了還要更可怕的慘案。擔憂地又丟出了幾個檢測魔法,呈現的結果依舊是一切正常,即使是醫療手段高超的Pomfrey也只能瞪著代表無異狀的綠色光芒苦苦尋思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錯。
 
  「呼,總算是活過來了。」淅瀝瀝的水聲在醫院廂房裡突兀地響起,原先仍昏迷著的海妖青年睜開了眼睛,雖然一臉倦容但位於水裡的美麗魚尾卻歡快地擺動著,閉著眼感受了半晌,海妖青年準確無誤地看向Pomfrey,「萬分感謝您,人類的女士,這缸海水及時拯救了我。」
 
  「這是身為一個醫者該做的,能對你有所幫助是我的榮幸。」
 
  「……恕我冒昧,這裡是Hogwarts嗎?」
 
  「是的,我們的學生在校園的黑湖岸邊找到了你。」
 
  「哦。」海妖抬起手扶著水缸慢慢立了起來,長長的黑髮離水後便緊緊依附在勻稱緊實的肌膚上,然後下半身的魚尾在脫離水面後自動分了岔轉變為人類的雙腿,然後他站了起來,並迅速地為自己裹上了一件長袍。
 
  「日安,我來自波賽頓的領海。由於海族的名字無法用人類的語言準確稱呼,於是用人類的話說,你們可以稱呼我為Dylan。」自稱為Dylan的海妖彎著一雙黑亮的眼瞳,友善地主動自我介紹。
 
  「海妖領地離這裡可不近,請問你這樣千里迢迢地來到Hogwarts有什麼原因呢,Mr. Dylan?」身為在場眾人中在Hogwarts職位最大的Slytherin院長,Tom接過了話,「恕我直言,我必須知道你的來意,特別因為你被發現的地方並非校外,而是校園領地的黑湖岸邊,我是Hogwarts四大學院中的Slytherin院長,Tom Riddle。」
 
  「啊,因為急著想快點抵達,所以我請族裡的巫師們替我借道、由水路過來。但似乎你們稱為黑湖的水域裡的、和海族同樣都生活在水裡的原生遠親族群……並不友好。」
 
  「他們世世代代居住在黑湖底自成一鎮,的確是很排外。」深有所感地點點頭,Charlus一副我懂我懂我真的非常明白的模樣接過了話,「只不過是問個路就一副好像要滅了他全家一樣的反應,對吧?」
 
  「而且還趁我因為水壓驟變而昏迷的時候把我扔到岸上。」Dylan一副找到知音的表情,認真地點點頭,「怎麼算也算是遠親,用不著這樣吧?」
 
  「咳。」眼見一人一海妖逐漸把話題扯得越來越遠,Tom輕咳一聲打斷了兩人愈漸熱烈的討論,清冷的嗓音一開口就澆滅了兩者幾近一半的熱情,「哦,那真是辛苦了,所以是什麼理由讓你即使如此辛勞也要來到Hogwarts呢?」
 
  雖然談話被打斷,但脾氣似乎非常好的海族青年一點也不以為忤,反而啊了一聲努力想起了自己的來意,連忙正色道:「我僅代表海族前來,為我族公認的人族好友Harry Potter及其伴侶獻上祝福。」
 
 
 
耶嘿~~小‧禽‧獸
來圍觀網路版(欸
 
那個....
想請問這本目前哪裡還買的到QAQ
 
月見草上的好像下架了,你可以問綠綠還有沒有剩
(左轉有她的信箱。

p.s.我不會交出手上的寶貝嘿嘿嘿(欸
 
Malfoy家族的誓約之戒還能把主人的意中人傷到昏迷不醒甚至發起高燒.這不明擺著給兩人感情添堵嗎?
wwwww
Charlus好腹黑啊wwwwww
最喜歡那種一臉誠懇說出讓人吐血的話的人了~~~~
嘿嘿~全部Greendre的LH都買到了wwwww[一本滿足]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28-f421745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