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Dear Professor (10) 
HP本聯合再刷預定啟動!!,有興趣的同學可以看一下嘎。
最近好熱啊啊啊啊啊。
大家小心不要感冒了Q__________Q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TAG提示|時空逆轉|年下|小禽獸出沒注意

--
   
  「休息一下。」轉身踏出了訓練室,Tom勾勾手指讓自家愛蛇迅速地纏到了身上,一人一蛇親密地嘶聲交談,然後男人彎起唇瓣,在茶几上笑意盈盈地替每個人都準備了一杯香噴噴的紅茶。
 
  沒有問為什麼心上人現在為什麼是這樣的形態,讓黑貓趴在自己的大腿上,鉑金少年一下一下地手指緩緩順過黑貓的後頸背脊,力道恰好得讓貓咪舒服地瞇著眼睛從喉間發出了咕嚕聲,尾巴也輕輕晃了晃,軟綿綿地纏上了那保養極佳的手蹭蹭。
 
  饒有興致地關注了幾分鐘少年與貓的互動,Tom在餵了Nagini第七塊餅乾以後才緩緩開口,以閒聊般平淡的語氣。
 
  「對了,Abraxas昨天去闖了Potter莊園。」輕描淡寫地投下對小Potter而言無比驚恐的震撼彈,Hogwarts現任的Slytherin院長盯著一瞬間僵住了的黑貓,面色不改地斟酌起該不該把黑貓頸子上專門用在限制對方魔力的項圈拿掉。
 
  忍不住捏捏貓咪有些蔫了的耳朵,Lucius當然知道自家父親去Potter莊園是為了什麼,或者說、他猜得到。魔法界的貴族們雖然常常聚會交換情報,但Potter們總是游離在外,遺世而獨立,主因則是因為他們有座熱愛旅行冒險的祖宅,誰都找不到。
 
  對有著Potter家血緣的成員來說這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畢竟他們只要不叛離家族不被家主除籍,要回祖宅甚至比壁爐旅行還要安全簡單。但對其他人來說,那便是得十分依賴運氣的一項挑戰。首先,他們得先找到Potter祖宅運行的軌跡,做出準確的預測,然後發出連結的要求、最後經由家主允許才會被放行,但這只是最基本的、被同意進入莊園,實際上該如何正確到達,Potter們可沒有告知義務。
 
  也就是說,如果想要拜訪的人讓家主不爽了,就算得知了莊園位置也是終其一生都進不了Potter莊園的大門,甚至就算家主點頭了,也並不保證客人真的就能夠一覽這座神秘古老又頑皮的、成精了的莊園。
 
  而去闖Potter莊園又是另一種情況。做為一個魔法界有名的、既古老又有矜持的古怪家族,Potter家族十分鼓勵有實力的巫師們依靠自己的力量穿過莊園本身的防禦陣抵達,同時為了表示對成功者的讚賞,Potter家族將會答應對方一個力所能及的要求。
 
  黑貓用被頸間軟毛遮掩住的項圈蹭了蹭少年的手,意外的心有靈犀,少年幾乎沒怎麼思考就明白了貓咪的需求,修長的手指稍微翻了翻便解開了項圈。魔力的束縛一被解除,黑貓便走到沙發另一隅變回人形。
 
  伸展了一會兒四肢,青年揮揮手叫出了一小壺鮮奶和糖罐,把屬於自己的紅茶直接改造成了甜甜的鮮奶茶,像是想要平復心情般地用力灌下一大口。揉揉臉,被迫當了一晚貓咪的青年眨眨明亮的綠眼睛,左右看看,先對上滿腔柔情幾乎要溢出來的灰藍,而後是徹底印證人心險惡的酒紅。
 
  「……Abraxas哥哥打算和我哥哥討什麼?」
 
  Tom露出了一個你這孩子果然還是這麼有趣的表情,「當然是你的誓約之戒。但嚴格說起來,Abu是去交換,而Charlus拒絕的可能不大。」
 
  「誓約之戒……?」Harry先是露出了有些愕然的表情,然後他眨眨眼,又眨眨眼,沒有發出驚叫聲但表情卻像是突然想起什麼般的心虛,「噢。」
 
  在場的Slytherin可都是人精,這麼明顯的異樣怎麼可能看不到。想了想,怎麼都覺得某個研究狂Potter很有可能把屬於自己的誓約之戒給拿去鎔了鍊了或者是熬了炸了,饒是愛自家古代魔文教授愛到都要把自己給折騰死了也沒打算回頭的小Malfoy也露出了有些無法用言語明確描述的表情。
 
  腦海裡的猜測過於驚悚也太過真實,兩名Slytherin面色不太好看卻誰也沒率先開口確認自己的不祥預感是否成真。趁著室內一陣靜默,Harry歪著腦袋認真地又思索了起來,表情先是一陣放鬆隨後又是一個讓其他人內心再度發出警報的尷尬。
 
  「我的誓約之戒……」食指搔搔臉頰,雖然不想承認但仍是硬著頭皮開口道:「沒在哥哥那裡,Hogwarts畢業後我就自己收著了。」
 
  Harry Potter這輩子很少為了什麼事情而後悔,他總是認真想過了才會做出決定,而面對做出錯誤決策時他想的第一件事情永遠是如何解決而不是後悔,但他現在突然對過去的自己產生了某種近似於怨懟的心情。
 
  他當然知道誓約之戒很重要。Harry有些不自在地整個人往沙發裡縮了縮,不敢看辦公室內另外兩個人的表情。對貴族來說,誓約之戒不單單只是與伴侶結合時相互交換的信物,甚至還可以當作身分證明來使用,而古老一點的家族誰沒有一些家族特有的魔法能力?
 
  Potter家族的祖先們也許、大概、是真的把隨心所欲刻在血緣裡一代代傳承下來,Harry雖然知道誓約之戒對貴族子弟的重要性,但也僅僅只於知道這很重要。他一不打算繼承家業,二不覺得自己這輩子有機會和研究以外的人事物結成伴侶,於是他便理所當然地、從來沒建立起誓約之戒對貴族子弟而言如此重要、對自己也亦同的觀念。
 
  所以當遊歷途中,遇上了熱情好客、知識淵博且由於長期與陸地分離而自成一套海洋體系的海妖們的時候,主動拿出自己懷裡揣著的、似乎除了研究以外沒有其他功能的誓約之戒以供研究在當時看來顯然是個太過划算的交易。
 
  反正要是沒給海妖,頂多就是自己未來見Merlin時手上多戴個戒指,當時的他是如此堅信著的。
 
  「Harry,請告訴我,你沒把你的誓約之戒拿去獻給偉大的鍊金實驗。」Lucius的語氣裡帶著一絲顫抖,實驗中的Professor Potter有多麼六親不認他還是屬於比較清楚的那群的,所以他也清楚對方完全有可能把視線所及所有帶著魔力因子的物品拆開分解直到他弄懂那東西運作的道理。
 
  「沒有,哥哥嫂嫂都有告誡過我不能對那戒指下手。」摸摸鼻子,看見眼前人露出了鬆一口氣的表情,Harry不知道該不該接下一句──所以我讓海妖們替我動作了。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24-ef1aa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