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Dear Professor (08) 

HP本聯合再刷印調,有興趣的同學可以看一下嘎。
有點小混亂啊最近。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TAG提示|時空逆轉|年下|小禽獸出沒注意
--
 
  隨著Quidditch賽季展開,Hogwarts的師生們便無可避免地陷入了一種或許該被稱之為Quidditch狂熱綜合症候群的病症之中,除了等待賽季自動結束並且結算出總冠軍以外沒有其他任何的治癒方法,是少數能夠戰勝流感讓Poppy Pomfrey束手無策的症狀之一。
 
  其病徵主要為不分場合的尖叫嘶吼、課堂期間各種不安份、各學院間的友好指數垂直降落而敵對度直線攀升,管理員開始咒罵那些偷偷出現在校園各地的四院象徵物應援塗鴉,同時詛咒那些畫像與幽靈們從來不肯誠實提供作案者相關資訊,更氣人的是師長們亦對此保持相當謹慎保守溫和慈祥的態度。
 
  這是巫師們的狂歡節。
 
  哨音響起,雙方球員一躍而起、快速地升到空中。雙方的搜捕手立即訓練有素地竄升到更高的位置以便綜觀全場尋找金探子的蹤影,其他的隊員們則是依著各自隊長的指令飛抵了各自的戰術位置。
 
  做為隊長兼追蹤手的Lucius一開場便憑藉著靈活的身手搶到了快浮一舉進攻,一股作氣地奪下了比賽開始後的第一個進球數,成功地鼓動了Slytherin的士氣也重重挫敗了對手Ravenclaw的銳氣。
 
  端坐在視野最好的教師席上,右手邊坐著Tom Riddle左手邊坐著Filius Flitwick的Harry Potter目不斜視,非常認真地遵循著以往自己求學時的反射性動作──找金探子。
 
  雖然不至於因為一場Quidditch比賽而讓兩間學院反目成仇,但不管怎麼說理應做到一視同仁的教授們其實還是有各自較為偏愛的隊伍,特別是各學院的院長,支持哪一隊根本是明擺著在那裡的事實。
 
  所以相較於四個院長以外的教授們支持哪一隊就是學生們間樂此不疲的賭盤,特別是身分說尷尬好像也沒那麼尷尬的、明明出自Gryffindor家族但卻與許多Slytherin都十分交好的Ravenclaw畢業生、那一位負責教授古代魔文的Professor Potter了。
 
  但賭盤開了這麼多年,究竟Harry Potter偏愛哪個學院隊伍始終沒個定論。
 
  「今年打算支持哪個隊伍,Harry?」
 
  收回在場上亂亂瞟的視線,住溢到附近的同事們都打起了幾分精神想得到自己的答案,黑髮青年嘴角勾起了一個有些無奈的弧度。在這種不管回答什麼都不對的情況下,他理所當然只能有一種回答,「一如以往,Tom哥哥,我總是支持著金探子。」
 
  「果然還是這麼滑頭的答案呀,Harry。」Slytherin院長勾起姣好的唇瓣,殷紅的眸子看著場上急速飛行著的球員們,大致瀏覽過一遍後他將目光鎖定自家教子,「Lucius那孩子可是下了苦功呢。」
 
  「……飛行的流暢度的確是進步了。」細細描繪著鉑金少年在空中劃過的軌跡,的確和之前相比有了成長,更加靈活也更加刁鑽,變得讓對手更加難以捕捉攔截,這樣的一個追蹤手無疑是成功的。「但是,不只這樣吧?」
 
  「因為他想追上的是你。」
 
Tom轉過頭,對上顯然詢問的內容要比Quidditch訓練還要多上許多的青年。那雙漂亮的綠眼睛一直以來都清澈得讓他那麼喜愛,明明是大貴族家裡出來的孩子,卻少了那麼些心機算計,看來如此坦率的純真孩子,看著顧著就越來越捨不得讓這世間的髒汙玷上他,所以不自覺地就想親自替他把關。
 
  守著這樣珍貴的奇蹟,護著這樣美好的恩賜。
 
  「更何況……」Hogwarts現世最正宗的Slytherin突然露出了溫柔到幾乎可以掐出水來的笑容,語氣柔軟得不可思議,「誰讓我疼你的時間比較久呢。」
 
  Harry怔了一會兒,看著男人幾乎沒有花心思掩飾的迴護,一瞬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只得嘴巴開開闔闔卻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茫茫然地眨了幾下眼睛。最後他垂下了眼睫,發自內心覺得這個向來疼愛自己的Slytheirn肯定是發狠了的在進行他所謂的訓練,「其實,我不用他一定得追上我。Tom哥哥,Lucius是你的教子不是嗎?」
 
  「心疼他了?」
 
  Harry微微皺起眉,欲言又止。
 
  Tom耐心地等著,就算Harry已經將目光重新投回賽場專注地追逐著不知道是場上的球員還是眾人目前仍舊遍尋不著的金探子也依然耐著性子,他知道只要自己等著,Harry總是會說出來。
 
  一直等到Slytherin的搜捕手以極其驚險的半掃帚之差搶先Ravenclaw的搜捕手一步將金探子納進掌心裡奪得勝利,在滿場的歡呼中、Slytherin的院長才終於聽見對方那句含在嘴裡的話。
 
  「……追上我做什麼呢,我們的人生本來就是不同的兩條路。」
 
 
  黑色的貓咪踏著優雅靈巧的腳步穿梭在Hogwarts的暗道裡,一雙翠綠的眸子在黑暗中閃閃發光。一般人很少會知道Hogwarts的牆壁裡頭藏著這些彎彎繞繞的通道,雖然有些人可能會想到可以藉由水管通向四面八方,但是比起時時刻刻會有各種不明液體流淌而過的水管,這樣的暗道還是相對較為乾淨與安全。
 
  在通往Gryffindor塔的交岔口輕輕喵了聲,另一隻看來相對嚴肅些的虎斑貓從另外一端走了出來,尾巴甩了甩也低沉地喵了一聲當作回應。
 
  並未變回人形而是用貓咪們獨有的方式交談著,他們偶爾會這樣在暗道裡相遇,交換著彼此夜巡的心得或是簡單聊聊。
 
  雖然同樣都身在Hogwarts擔任教授一職,但由於所屬的職務不同也少有時間可以說說公事以外的話,而他們彼此的性格決定了他們也不可能那樣明目張膽地窩在校園一隅湊在一起聊八卦,但化獸形態同樣都是貓的兩人其實私底下交情非常好。
 
  「所以,你答應了那孩子的追求,進展似乎挺好。」虎斑貓端坐了起來,圓潤的貓眼微微瞇著,語氣是肯定句而非疑問。
 
  黑色的貓咪十分人性化地用爪子摀住了臉然後在地上翻滾了兩圈,「為什麼連您都知道了……」
 
  「Mr. Malfoy最近在我的課堂上表現越來越出彩了,很多Gryffindor的女孩私底下在談論他,說是走路都能看見背後有花在飄。」尾巴甩了甩,在學生們眼中總是嚴肅拘謹的女教授其實也非常注意學生們之間的話題,「你想清楚了嗎?」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黑貓乾脆翻身露出了肚子,粉嫩嫩的肉球朝上讓人看了就想伸手捏捏,而此刻是貓咪型態的虎斑貓則是抬起前爪踩了踩,肉球碰肉球,軟綿綿地互相壓了壓,「我只是覺得Lucius他、也沒什麼不好,至少現在而言?……Minerva學姐,這是計畫外的事件。」
 
  虎斑貓用爪子撓了黑貓耳朵一下,「對待一個孩子的真心,用『事件』來形容實在太失禮了。」
 
  黑貓喵嗚了一聲,毛茸茸的爪子摀住被撓的耳朵,水靈靈的綠眼睛眨巴眨巴地淚眼汪汪,「在這之前我是真的從來沒想過這些東西,Lucius那孩子也是真的太突然了……可我沒想敷衍他。答應了他的追求,就是真的想要試試看。」
 
  「我也沒有要指責你的意思。」Gryffindor的女院長重新恢復了端坐著的身體,尾巴在身後緩緩地甩了甩,「Harry,Slytherin的感情沒有試試看,你應該比我更了解。」
 
  McGonagall在心裡輕輕嘆了聲。
 
  Potter家的Harry一直是個讓人省心的好孩子,從她認識他以來基本就沒怎麼為他擔心過。他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想做什麼,更明白自己能做什麼。雖然老是沉浸在自己的研究裡無法自拔,但其實心裡那把劃著各式界線的尺掌握得比誰都要好。
 
  但問題就是出在這裡,太過理性的代價就是壓抑了情感的那一面。和他認識久一點的人們都知道,Harry Potter雖然樣樣好,但在感情的世界裡卻像個孩子,懵懵懂懂,天真地將每個人每件事都標上了特定的標籤,幾乎從未考慮過那個被他親手貼上的標籤性質其實會隨著時光流逝而漸漸發生質變。
 
  而Malfoy家的苦命孩子就是在做這種事。
 
  「學姐,你們都覺得我不懂,Tom哥哥也說讓我就等著那孩子追上來。」黑貓過於人性化地偏過頭望著虎斑貓,圓潤的綠眼睛專注而認真,「大家都覺得我注定了會和Lucius在一起,但我總是忍不住會想,他現在喜歡我、想要和我在一起,也許是因為他一直以來能接觸到的對象只有我,可是他才十六歲,如果他之後遇到更喜歡的呢?」
 
  虎斑貓終究還是抬起爪子拍了拍黑貓的腦袋。不管怎麼說,關於對方實際上是個多麼好多麼優秀多麼珍貴難尋百年難得一見的青年才俊、若是有人不要那那人簡直不該存在於這個世界等等諸如此類的讚美之詞都不是該從她嘴裡說出口的話。
 
  「你該試著多給他一些信任。」
   
 
 
嘿、嘿嘿(扭扭)
只是想冒出打招呼:Hello~~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21-adacaa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