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Dear Professor (07) 
HP本聯合再刷印調,有興趣的同學可以看一下嘎。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TAG提示|時空逆轉|年下|小禽獸出沒注意
 --
  
  「Professor Potter,這是Lucius學長託我交給您的。」
 
  聽見了關鍵字,Harry反射性地回過頭,卻被一片迎面而來的百合給溢滿了視線。翠綠的眼睛先是困擾地眨了眨,稍稍退後了些才終於看見了似乎有些吃力地抱著一大束花的男孩。
 
  黑髮灰眼,Slytherin的一年級新生,Black家最小的孩子,Regulus Black。
 
  「Rell!」看見自家弟弟出現便乾脆地脫離了戰圈——藉由狠狠踩了James一腳讓對方瞬間嗷嗷慘叫——Sirius敏捷地竄到了黑髮少年身邊,同時注意到對方抱花抱得有些吃力便一把接了過來,然後他皺起眉,「他讓你拿你就拿,你又不是他的僕人。」
 
  和自家哥哥如出一轍的灰色眼睛坦然地望進了對方的眼裡,總是文靜安適的男孩輕聲解釋道:「因為要來找哥哥,就順便了。」
 
  奇異地被一句話便安撫了的Black家大少爺沒再說些什麼,只是把手裡一大束的百合交到了青年手上便拉著Regulus坐下,又是倒茶又是餵甜點照顧得無微不至。
 
  連開口說要不要接受的選項都被乾脆地取消掉選擇權的青年低頭看著手裡的百合花束,認真地苦惱了起來。他當然不會好奇為什麼Lucius送的是百合而非一貫人們求愛用的玫瑰,無關花語意義或是任何其他,僅僅是因為自己最鍾愛的便是百合,也許還因為一部分的、貓咪不能接觸到百合花。
 
  而Lucius當然不可能會漏了這點。朝著陰謀一點的方向思考,若是他接受了這束花,一部分是自己不管怎麼說也算是接受了他的追求,一部分也能確保自己暫時不會變成貓的型態來逃避。
 
  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啊是不是呢Lucius。
 
  想著貴族腦袋裡的彎彎繞繞,Harry隨手召喚了個家庭小精靈來把花束放回辦公室,又吩咐了幾句該怎麼處理才讓對方帶著花束離開,低頭抿了口紅茶再抬頭便對上了一雙雙晶亮的眼睛。
 
  「Harry,你要和Lucius結婚了嗎?」
 
  下意識就想反駁卻在出口的瞬間遲疑了,否認的語句被強行哽在喉間,Hogwarts的古代魔文教授嘴巴開開闔闔卻沒發出任何一個音,最後他蹙著眉輕輕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但他送花給你,你也收了。」在貴族的孩子們眼裡看起來,那便是Lucius在追求Harry,而Harry接受了這樣的追求。
 
  黑髮的青年仰頭望向了天空,翠綠的眼睛透著迷惘與茫然,並沒有繼續回應幾個男孩的話。他能理解眼前孩子們的意思,也懂自己接受了花就代表接受了追求,但是對於更進一步的關係卻是一點頭緒也無。
 
  一個Potter對感情應該是執著的,一旦決定了便是勇往直前絕不退縮、十頭獅鷲都拉不回來的那樣頑固,說難聽點也就是死纏爛打沒追到手誓不罷休。曾經他覺得自己這一生也許就該和學術典籍相伴到老,畢竟他將絕大多數的熱情都投了進去,但Lucius就這樣闖了進來。
 
  那雙灰藍裡蘊含的情感他知道,但他卻發現自己無法做出與此同等的回應。
 
  他沒有像Lucius愛自己一樣的愛他。
 
  「可是壞孔雀沒有親自來送花。」James看著自家叔叔認真地苦惱了好一陣子卻沒個結論,撇撇嘴嘟嚷著,「我送Lily禮物的時候都是親手送到她手上的。」
 
  Regulus慢條斯理地吞下了嘴裡的蛋糕,「學長受傷了,人還在Pomfrey夫人那裡躺著。」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聽見自己從小疼到大連擦破塊皮都會讓他心疼好久的孩子此刻正躺在病床上,Harry瞬間就放棄了自己腦袋裡正糾結著的東西,俐落地站起身便往城堡跑了過去。
 
  「……Harry這樣是真的要跟壞孔雀結婚了嗎?」
 
  Sirius看著有些茫然的好友,舉起手拍拍對方的肩膀,又比比落在一旁孤伶伶的書,「我只知道你上次進醫療翼的時候Harry雖然也很快就到了,但是他那次可沒忘記把書一起帶走。」
 
 
  不管在什麼世界怎樣的時代,掌握著醫療技術的人們總是使人又敬又畏,而Hogwarts的醫療女巫更是其中翹楚,於是一片潔白的醫院廂房總是保持著驚人的安靜。
 
  坐在床上十分乖巧地垂著眼睫聆聽醫囑,明明不久前才慘白著臉渾身亂糟糟地被送進來的鉑金少年此刻早已把自己打理得一絲不苟,臉色看來也僅僅只是些微蒼白,看不出曾有的狼狽。
 
  「我知道你求好心切,但不要這樣拿自己的健康去換。」塞了一瓶加速骨骼癒合的魔藥到少年手裡,醫療女巫不甚苟同地瞪著此刻正用鉑金色腦袋對著自己的小Malfoy,然後又從櫃子裡拿了幾瓶營養藥劑出來放在一旁,「手上這瓶今晚睡前先喝,其他這幾瓶營養藥劑接下來幾天睡前喝。」
 
  「知道了,謝謝您。」難得乖順地點點頭,Lucius抬起臉舉起了手,「我保證不會了。」
 
  「你以為現在在我這裡裝乖我就不知道你一踏出這裡又要自己去找虐了?想變強沒有錯,但總是要循序漸進,不要做超過自己負荷的事情。」
 
  睨了少年一眼,同樣也是個Slytherin的Pomfrey雙手叉腰,她當然知道眼前這孩子心裡想要什麼,但身為一個醫者,她必須阻止少年折磨自己的身體,「要是再被同樣的理由送進來,不用你自己動手我就先斷了你的腿,懂嗎。」
 
  女巫的聲音非常平靜柔和,卻無端讓人覺得背脊發冷、寒毛一根根地立了起來。
 
  「……」雖然早就從自家父親嘴裡聽過眼前這名從Slytherin畢業的醫療女巫惹不得,但實際體驗到那種壓迫感十足的威脅仍是讓Lucius不由自主地顫了顫,「知道了。」
 
  推開醫院廂房的門,Harry左右看了看。幾個被布簾給隔開的是受了傷正在休息的學生,於是他放輕了步伐經過,接著和那些來探望自己朋友的學生們無聲地打過招呼,深受學生們喜愛的Potter教授走向隱隱約約傳來醫療女巫聲音的隔間。
 
  讓自己發出了一些腳步聲來讓正在對話中的兩人注意到有人接近,Harry在兩人不約而同地望向自己時輕輕彎了彎嘴角,「日安,Poppy學姐,我來探望Luicus。」
 
  「左小腿骨折罷了,這點傷我隨手就能治好。」Pomfrey索性把放在一旁的幾瓶營養藥劑塞進了Harry懷裡,「別沒事在這裡占床位,Harry你就幫我送Mr. Malfoy回Slytherin宿舍吧。」
 
  聞言,知道這樣自己就必須和自己如今正在單方面躲避的鉑金少年相處一路的Harry先是露出了有些為難的表情,卻立刻掩過去並點下了頭,「好的,我會送他回去。」
 
  「我自己可以回去。」敏銳地注意到青年一瞬間的不樂意,Lucius立刻開口,並朝著對方伸出手,「請將藥劑交給我吧,教授。」
 
  聽見少年語氣裡刻意拉開的距離與那或許連自身都沒有發現的傷心,被委託了護送任務的青年柔和了目光望進那雙淡色的眸裡,沒有交談,卻也沒回應對方的要求。最後Harry仍是揣著藥劑走在左腳受傷的Lucius身邊,兩人的步伐為了配合受傷的少年,放得極慢。
 
  兩人之間沉默了好一陣子,發現身旁的少年似乎打定了主意要一路沉默到交誼廳,不想兩人之間的氣氛如此尷尬的Harry只得主動開口,「花很漂亮。」
 
  自己身邊的這個孩子,總想要做到最好,從小就執拗。
 
  聽見Harry的話,Lucius停下了腳步,表情詫異,「你……收下了?」
 
  「難道你不打算讓我收下嗎?」Harry挑眉反問。雖然他一開始的確是猶豫著該不該接過那束花,但被強行塞入懷裡後卻也並不覺得反感,心裡也沒想像中的牴觸。
 
  Tom哥哥要他等,懵懵懂懂的他似乎理解了一部分卻又不能明白更多的那部分。他不知道自己是要等Lucius,還是要等時間;不確定自己會等到的是一個站在自己身旁的人,還是自己曾經以為的孤身一人。
 
  可是他知道自己不管怎麼說都該給彼此一個機會。該給Lucius一個追求的機會,給自己一個改變的機會。他不知道接下來是自己會被Lucius成功打動把那份對晚輩的疼寵轉化為戀人的依戀,也不知道是Lucius先對漫長的追求而淡化對自己的感情。
 
  「當然不!」鉑金少年反射性地便揚聲反駁,接著下一秒便因為自己顯然失了貴族風範的行為而低下了頭逕自反省了好一會兒,末了才抬起頭輕聲道:「我只是以為,至少得送個十次才能有一次機會讓那束花進駐到你的辦公室裡。」
 
  想了想,Harry同意了Lucius的說法,「如果你送的是百合以外的花,或許是得如此艱辛。」然後見到了對方一閃而逝的、鬆了一口氣的表情。
 
  「所以,你接受了?」
 
  「是的,我接受了。」明亮的翠綠眨了眨,帶著點好奇,「我可以知道你具體打算怎麼做嗎?」
 
  看著心上人一臉好奇與期待,Lucius先是怔愣了一瞬,想起每每課堂上有學生提出新的問題時對方都是這樣滿懷鼓勵與期待得讓學生繼續說下去,然後或解答或討論。思及此,少年唇角勾起了一個略顯無奈的弧度,「我親愛的Harry,你讓我的追求聽起來像是個課堂作業。」
 
  「Hmmm……」不自覺切換了教授模式的Harry笑得眉眼彎彎,突如其來有了玩笑的心思,「那你要完成作業嗎,Mr. Malfoy?」
 
  「我會拿到比O還要棒的評價。」用目光細細描繪青年精緻的眉眼,Lucius壓下想要直接用手觸摸的渴望,「而您只需要耐心等待我交出成果的那一天,Professor Potter。」
 
  「沒有和教授討論的空間?你知道,來自師長的意見總是十分中肯有用。」
 
  「不經思考便獲得的答案毫無意義。」少年重新邁開了緩慢優雅的腳步,刻意調整過的步伐讓他的姿勢看起來一點也沒有一跛一跛的感覺,「我會站到你身邊的,Harry。」
 
  慢了幾步才開始走的青年定定地凝視著前方異常堅定的背影,跨了幾步追上去,一路上都沒有再開口。直到兩人散步回到了Slytherin位於地窖的宿舍門口,被追求的青年才喊住了接過所有藥劑正打算進入交誼廳的少年。
 
  「Lucius,你其實可以不用那麼著急。」
 
  ──雖然不會停止前進,但我可以為你放緩我的腳步。
 
 
 
嗚嗚更新了QAQ
不枉我期中考週還來這裡QQ
更新真美好TV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20-32d2364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