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 五光十色的夢 

別問(艸)
總之我掉坑了,艸艸說人不可以三心二意但可以偶爾摸摸魚划划水(幹


周澤楷 x 葉修
總之,我喜歡蹭蹭。

 --

  
  葉修基本不太作夢。
 
  原因之一他的睡眠時間相較一般正常人類而言幾乎是壓倒性地少——當然相對其他宅宅而言他大概也得被歸類到睡眠偏少的那一群;原因之二就是既然睡眠時間壓縮了當然質量必須提高,而沒心沒肺慣了的男人自然不會在睡前糾結一些會干擾睡眠的糟心事。
 
  他也不喜歡作夢。
 
  第一個夢黑白無聲靜謐,他坐在小小的房子裡,和小小的蘇沐橙大眼瞪小眼。這樣的場景在現實裡具體發生在什麼時間他記不太清,只是胸口鬱悶地像是他當年拎著自家弟弟悉心整理好的行李俐落翻牆而出的那一瞬間,混合著壓抑與渴望自由的相悖情緒在胸口炸開彼此拉扯。
 
  醒來後他想了又想,竟想不起那樣的場景裡到底蘇沐秋是生是死。
 
 
  男人睡得不安穩。
 
  把空調的溫度設定在適合人類睡眠的溫度,青年素來平靜淡然的俊秀臉龐忍不住微微蹙起了眉。替床上沉睡著的男人再度攏攏被子,白皙修長的指尖輕輕撫過對方有些發熱泛紅的臉龐。
 
  榮耀聯盟第十賽季,來自H市的草根興欣戰隊就在榮耀史上最強大野圖BOSS的率領下捧走了冠軍獎盃。這樣的結果在一開始幾乎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鏡,但隨後冷靜想想卻又覺得其實也並不那麼意外,畢竟是被譽為榮耀教科書的男人所帶領的隊伍。
 
  就這麼一路從挑戰賽殺了進來,最開始還在記者的包圍下坦然說著久沒打職業賽所以手很生的男人就這樣領著一群令人費解的隊員們完成了曾經發下的豪語。
 
  至於距離冠軍一步之遙就這樣與三連冠錯身而過的輪迴隊長之所以出現在這裡的原因,據同時為盡地主之誼因而和興欣眾人一起狂歡的、周澤楷語隨級加此刻早已是滿級狀態的輪迴副隊江波濤對外發表的理由是我們隊長家裡近,方便照顧喝醉了的葉修前輩。
 
  這樣的理由在清醒著的人們聽來顯然破綻百出,但獲得了冠軍決心徹夜狂歡慶祝的興欣眾人顯然不那麼清醒,而其中唯一保持理智且擁有最終決策權的蘇沐橙則是安靜地看了現今聯盟第一人好一會兒,才意味深長地露出了笑容而後乾脆放行。
 
  聯盟的槍王帶走了榮耀的教科書。
 
  葉修的酒量極差,但酒品卻挺好。喝了酒不鬧不吵,窩在角落裡靜靜入眠,被搖醒時睜著染著七分醉意三分迷茫的眼神乖乖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要不是包廂裡其他已經不知下限為何物的人們忙著參與不知是哪個醉鬼發出的大冒險裡無暇分神,難得乖巧的聯盟臉T大概無法這樣任由他輕易地拐帶回家。
 
  指尖拂過男人皺著的眉眼,輕輕巧巧地沿著對方臉部輪廓一點一點碰觸而下。明明不是走在路上回頭率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俊美容貌,卻讓他像對待珍寶般小心翼翼地就連呼吸都刻意拉長放輕生怕驚擾到對方絲毫。
 
  皺起的眉、緊閉的眼、泛紅的臉龐、柔軟微張的唇。柔和的燈光照明下,他還能看到在嘴裡輕輕蠕動著的舌。
 
  周澤楷的呼吸亂了那麼一瞬。
 
 
  第二個夢像流水潺潺一幕幕淌過,他坐在選手的隔間裡、走過空無一人的選手通道,他站在門邊遠遠遙望台上代替自己領獎發言的男人,像個不專業的無知路人般叼著菸零零散散地在人群鼓掌時跟著拍了幾下,敬場內再度率領自己隊伍獲得冠軍的鬥神。
 
  震撼人心的歡呼聲宛若浪潮席捲而來,例行的賽後總結記者會過後人們意猶未盡地三三兩兩熱烈交談著成群結隊走出會場,站在門邊的他被觀眾一波波經過,卻沒人費心望他一眼。
 
  然後他抬手探進不知為何突然出現動靜的口袋,拎出一張帳號卡,卻是散人君莫笑的。
 
 
  即使是成為了榮耀第一人的現在,每每面對葉修他就彷彿回到了當初十多歲口袋裡裝著榮耀帳號卡站在路邊傻傻愣愣望著電視螢幕上頭一葉之秋怔怔出神的男孩。
 
  拚盡一切努力想要追上的那個男人,總是領先一步。那時男人還叫葉秋,領著嘉世拿下三連冠,而第五賽季等他終於捱到出道,鬥神卻開始傳出了正在走下波的傳聞,直到第八賽季,輪迴總算彼此摸索著步上了軌道,但隨後鬥神葉秋退役的消息在冬季幾乎席捲了整個聯盟。
 
  如果調查一下,其實不難發現周澤楷喜歡鬥神。他蒐集了一葉之秋所有的比賽視頻、論壇上署名一葉之秋的帖子、所有有關鬥神的報導訪談,聯盟出的戰鬥法師相關周邊也在他的房間櫥櫃裡一字排開整整齊齊,他就像個標準的真愛粉一樣蒐集鬥神的一切。
 
  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周澤楷喜歡葉修。
 
  葉秋退役的那段時間他天天掛在職業選手的QQ群上,幾乎每五秒刷一眼。輪迴和嘉世並不熟,或者該說周澤楷的人脈因為他天生不善言辭的關係並不像其他人一樣就算交情普通卻也還能說上幾句,手機通訊錄翻了又翻,無數個職業選手名在眼前晃過,他卻只能心裡緊張煩悶但也找不到誰能問。
 
  隨後君莫笑出現了,在網遊裡帶起一片腥風血雨,職業選手群裡開始傳言葉秋回來了,帶著他們琢磨不透的散人與那把簡直逆天的千機傘從新開的第十區一路殺了回來,然後在輪迴主場的全明星賽他以一記龍抬頭、用一種不容忽視的姿態高調著他的回歸。
 
  雖然沒看見人,但在嘉世召開記者會宣布葉秋退役後便一直空茫著的心口卻是穩穩當當地填上了。
 
  他回來了。
 
  葉修睜開眼,望著眼前陌生的房間發了一會愣,抬手才想揉揉額頭身後卻有一雙手比他更快,冷涼的指尖貼上、以指腹貼著微微發疼的太陽穴力道適中地緩緩按壓了起來。
 
  兩隻分屬不同人的手碰到了一塊兒。
 
  感覺到對方的手有那麼一瞬間產生了細微的停頓隨後又依著原先的節奏與力道按揉了起來,空氣中除了兩人的呼吸聲便只剩空調運轉的細微聲響,葉修瞇起了眼睛,對於身後人的身份大概明白了七八成。
 
  周澤楷。
 
  昨天晚上的記憶停留在自己喝光了那杯啤酒後,自己是一杯倒幾乎是人盡皆知的事實,在昨晚那種慶功宴一看就知道演變到後來會變拚酒大會的情況下,自己先放倒自己大概是最平靜而乾脆的作法,只是他可沒想到自己一覺醒來竟在會在對方的床上。
 
  還是以這樣親密的姿勢。背靠著溫暖的身軀,不用回頭光憑感覺也能知道自己的身體此刻的確是以無比契合的姿態牢牢偎在身後青年懷裡,而後輩體貼的舉動則是讓兩人的身體貼合得愈發曖昧。
 
  他從來不說,但對於槍王的小心思其實也略懂,畢竟總是被那樣期盼傾慕的目光深深注視著,就算是一心向著榮耀女神的他也不得不分神關注對方,畢竟他對於人們的視線情緒總是特別敏感。
 
  雖然年紀都要奔三了,可作為一名專業遊戲宅,他倒是真的從沒考慮過在三次元找個對象認認真真地處一處。先不說他的時間寶貴,不管是練習制定戰術研究千機傘還是上上網遊嚇嚇那些公會會長順手搶搶BOSS搶搶材料裝備偶爾拾拾荒,一天當中除了榮耀以外能分配到給吃飯睡覺抽菸上廁所上QQ偶爾捍衛下聯盟最嘲諷臉T名聲的時間幾乎是被壓縮到最極限。
 
  處對象,還真不在他的計劃裡。
 
  可是周澤楷不知為何地就喜歡上他了,真為馮主席的心臟擔心。
 
  心髒的人最見不得有人對自己真心誠意掏心掏肺,偏偏聯盟的臉面榮耀的槍王雖然在遊戲裡操作華麗無比絢爛,但現實生活人家可是個實誠孩子。睜著一雙明亮的黑眼睛沉默地望著人,明明什麼也沒說卻總感覺對方已經什麼都說了。
 
  ——喜歡你,喜歡前輩。
 
  有時候就是會忍不住羨慕起樂樂那二貨啊,無憂無慮地心不髒。
 
  心思反覆轉了幾回葉修眨了眨眼,指尖動了動反射性地想找根菸抽,摸上口袋卻是空無一物,於是他翻身將自己嵌進槍王懷裡,而被這樣乾脆俐落的親密示意給驚嚇到的槍王則是身體比腦袋更快地一把攬住了主動朝自己投懷送抱的前輩,像孩子摟住自己心愛的泰迪熊一樣緊緊擁住不肯撒手。
 
  「小周啊。」
 
  被呼喚的一方沒有說話,沒有鬆手,卻是帶著疑惑地蹭了又蹭。
 
  反正總歸都是從頭開始,整個聯盟都是這樣摸摸索索跌跌撞撞撐起來的,難道他葉修還會怕他一個周澤楷?
 
  「再陪我睡會兒,這順序的問題咱們等睡醒再討論。」自顧自地在槍王懷裡找好了位置,榮耀史上最剽悍的野圖BOSS閉上眼睛又沉沉睡去,沒注意到對方彎彎的眉眼以及隨後滿心喜悅落在自己額頭的輕吻。
 
 
  第三個夢裡他睜開了眼睛,各式各樣絢爛的煙花像是約定好般在空氣中炸開,聽起來似乎散亂無章的槍響在耳邊呼嘯而過,這是他賴以維生十多年的世界。後方傳來紛紛沓沓的腳步聲,夾著刀劍相互碰撞的清脆金屬敲擊聲,幾個呼息之間他在地上滾了一圈翻起身,對著聚集在自己身後的人們露出了自己慣常掛在臉上的笑容,沒等那些人來得及開口說些什麼,他朝後一躍。
 
  撐開傘,蠻不在乎地墜落深淵。
 
  墜落的過程中他仰望著,風風火火一群追在他身後的人們一個個站到了他曾經駐足的崖邊,手裡持槍或矛或刀或劍,他們注視著他的墜落,表情看得並不真切;而他凝望著他們目不轉睛,心裡奇異地一片平靜。
 
  他閉上眼睛,卻在下一秒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前輩,最喜歡。」
 
  Fin.
 
 
 
看到親愛的的全職周葉文
感想大概是>
幸好親愛的對遊戲有一定的了解所以摔坑才如此的快(幹!!!!!

親愛的家的周葉好萌=///=
總覺得有了第一篇之後後面大概會有千千萬萬篇出現(X
 
哇啊啊啊啊啊!!
大大你好棒!!
我深愛你的hp文,看到你寫了全職同人文我喜悅的簡直要炸掉了!!
話說我是從近戰法師認識蝴蝶藍的,由於全職快要(...)完結了,於是在前幾周看了全職以後就一發不可收拾,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男主!我好愛他的天生嘲諷、對榮耀的認真以及對許多事情的坦然不在意,葉神你帥翻了!
看文的時候,也忍不住腐了一下,覺得依照葉神拉仇恨的技能,應該吸引很多人想要推倒他吧哈哈哈
總之,大大寫的全職同人好棒!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19-fc6e7c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