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Dear Professor (06) 
對不起我荒廢好久(跪)
總之我來更新了大家請笑納QQ

另外是之前的HP本聯合再刷印調,有興趣的同學可以看一下嘎。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TAG提示|時空逆轉|年下|小禽獸出沒注意
--

 
  「Harry,很優秀。」Lucius對著自己的教父露出了苦惱的表情。他想了許久,發現自己竟是什麼也無法給他,這讓他十分挫敗。各式各樣的追求手法在他想來都不像是能夠打動對方的樣子,而像個Gryffindor一樣對他死纏爛打顯然不是個Malfoy應當有的行為。
 
  雖然他是Malfoy家的繼承人,但畢竟他也只是繼承人,他甚至Hogwarts都還沒畢業,就算有接觸家族的事務也僅僅是不干涉到他學業的那些時間足以處理的小事情,而他喜歡的Harry,已經有了自己的事業。
 
  「可是,就是他了。」狠狠扒抓了下被自己保養得極佳的鉑金長髮,Lucius端正了自己的坐姿,終於想清楚了自己該做些什麼,一臉認真地對著Tom開口,「教父,我想要追上Harry、想成為一個優秀到足以站在他身邊的男人。」
 
  「要追上他,可不是這麼容易的事。」Tom彎著唇勾了勾手指讓茶杯飄進自己手裡優雅地啜了一口,「每個星期二、四、五,晚餐後到我辦公室報到。」
 
  揮揮手讓接下來還有課程的Lucius離開,獨自坐在辦公室裡的男人將對面完全沒被動過的紅茶重新換了一杯花茶,卻依舊端著自己的紅茶靜靜喝著,一面思索著一面耐心等待。
 
  直到一旁燃燒著的壁爐火燄突然轉變為翠綠的火燄,一個身形纖瘦的男人輕巧地跨過了壁爐,乾淨得不像是個剛從壁爐裡走出來的人。隨手將自己身上的披肩掛到了一旁的衣帽架上,才朝正坐著的男人走去,同時還順了順落到身前的鉑金長髮。
 
  黑髮紅眸的男人眼裡染上了輕淺的笑意,「Abraxas,你生了個笨兒子。」
 
  「在他小時候因為妒忌那顆金探子能擺在Harry床頭可自己卻不能和Harry一起睡便憤而折了金探子翅膀後,我就不指望他能在這方面長什麼智慧了。」
 
  貴族圈數十年來無人能出其右的傳奇美人、華麗而絕艷的Malfoy家主捧著顯然就是準備給自己的花茶細細吹了吹,一點也沒有自家兒子被人說笨的傻爸爸式憤怒,反而悠哉地喝起了茶。
 
  「至少還知道要先追上人家,也不至於蠢得無藥可醫。」Tom揚揚眉,總算還是開口說了句好話,「笨歸笨,眼光倒也還是好的。」
 
Abraxas眨了眨一雙美麗的眼睛,無聲地同意了好友對自家兒子的評語。在心裡盤算了下自己的行程表,最後美人輕輕地蹙起眉。
 
  「過陣子得去找Charlus聊聊了,你說一個盛產Gryffindor的家族怎麼就有個藏得跟Slytherin一樣狡猾的祖宅呢?」
 
 
  萬聖節一過,在聖誕節來臨前率先抵達的是令全校師生為之沸騰的Quidditch賽事。
 
  在Tom Riddle高深莫測的目光下奪得了某位Potter自畢業後每一年冠軍的Slytherin在其他三院球員們恨恨的目光下波瀾不驚地每天照表操課認真訓練,儼然一副今年的冠軍早已屬於Slytherin的姿態。
 
  但作為現任Slytherin球隊隊長的Lucius雖然面色如常,言行舉止都一如往常高傲得讓Gryffindor們恨得牙癢癢,但與他熟稔的人們卻都隱約看得出那位Malfoy家少爺不知為何似乎變得非常疲憊。
 
  終於年紀足以加入Gryffindor球隊的James在空中以Z字形搭配自創的空中翻滾動作靈巧地飛行了幾圈後俐落地降落在自家叔叔身邊,大剌剌地抓了一把果醬小圓餅塞進嘴裡,而一旁坐在草地上一手翻書一手摸著黑湖裡大魷魚觸手的青年微微皺眉。
 
  「James,這樣很不衛生。」
 
  把沾著餅乾碎屑的手在長袍上拍了拍,James放下掃帚後也跟著湊到了湖邊,在魷魚觸手邊蹲下,試探性地戳戳,「Harry,壞孔雀最近不太對勁。」
 
  翻著頁的手瞬間停頓了下,青年悠悠翻過下一頁,刻意壓下自己正在計算已經多少天沒在課堂及用餐時間以外看見對方的心思,「Quidditch賽季來時隊長總是忙的。」
 
  其實他知道James在說什麼,連James都發現了,從小看著Lucius長大的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他知道Lucius臉上的迷惑咒,自然也看出那個孩子看來平穩實際卻有些虛浮的腳步。
 
  「不是、Harry,我跟你說,壞胚Lucius現在拿點心給我都不會趁機損我兩句了!而且更可怕的是什麼你知道嗎Harry、」Potter家的男孩一副受到了極大驚嚇的樣子,臉色扭曲而痛苦,「──他叫我James!」
 
  只是喊了你的教名而已啊,孩子。
 
  發現自家侄子是認真地在為了這件事情而感到十分驚恐,Harry在憐憫與教育之間猶疑了一陣子,最後只是隨手揉了揉那顆和自己一樣屬於Potter家特有的、張揚而蓬鬆的卷卷黑髮,決定還是先轉移話題,「那個,Sirius他們呢?」
 
  被揉得有點忘了自己原先在糾結著什麼的James像是被開啟了開關般,突然睜大了一雙棕色的眼睛,俏皮地眨了眨似乎意圖讓自己看來天真無邪善良正直又活潑,「他們在進行一場偉大的冒險,等一下就會過來了。」
 
  大概也明白幾個男孩去哪裡冒險的Harry只是笑了笑,想著反正家庭小精靈們總是歡迎學生拜訪的,他學生時期可沒少去過。
 
  「這些資料給你們,應該會對你們的計畫有點幫助。」拿出幾本筆記本放到James身邊,看著男孩興匆匆地拿起最上頭的一本翻了起來,「別忘了你們答應要給我的計畫表。」
 
  「噢,已經寫好了,可是在Remus那裡。」James闔上筆記本,表情很興奮地正要繼續說些什麼,但視線卻突然看見從遠方接近中的好友們,於是他便舉起手招了招,「嘿!Sirius、我在這兒!」
 
  不一會兒就被一群小Gryffindor給包圍住的古代魔文教授神色自然地打劫起幾個孩子偉大冒險的戰利品,「啊,廚房剛做好的蜂蜜蘋果派最好吃了。」瞇著一雙漂亮的綠眼睛,Harry認真地感嘆著。
 
  幾個剛加入的男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推擠了一陣子,最後由從小和James一起調皮搗蛋的Sirius開了口,「那個、Harry?」
 
  嚼著香甜的蘋果派,被呼喚的青年挑起眉。
 
  「我們剛剛經過了獎盃陳列室,看到了你的那些獎盃。」Black家族特有的灰色眸子突然晶晶亮亮閃閃發光,「你真的帶Ravenclaw拿了六年的Quidditch冠軍?」
 
Harry先是愣了會,才靦腆地笑了,「是有這麼一回事沒錯,不過都是隊友們配合的好,我基本上也就負責抓抓金探子而已。」
 
  「但是Harry,Ravenclaw!」
 
  青年彎著眉眼,他一直以自己身為一名Ravenclaw而驕傲,「是的,Ravenclaw。我們是鑽研者,我們貪婪而執著,我們是渡鴉的利爪。但我們追求的可不僅僅只有真理。」
 
  言下之意便是他們也同樣會追求勝利。
 
  似懂非懂地點了頭,幾個孩子低聲嘀咕了半晌,又一個個揚起臉,「可是Harry,你畢業以後他們就再也沒拿過冠軍。他們沒有向你請教過戰術嗎?」
 
  「他們不行。」Ravenclaw的畢業生笑瞇瞇地搖搖頭,「這是規定。」
 
  幾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大多數是男孩們發問而青年耐心的回答,內容概括了Quidditch、變形學、Hogwarts裡頭的密道、男孩們接下來三年級必須面臨的課程選擇以及……最近不知為何變得很詭異的小Malfoy。
 
  「……占卜學的確是大多數女生的首選,但是以你們靜不下來的性子來說,我認為算數占卜能讓你們學習的動力更加多一些。」
 
  「我也是這麼覺得,拿個水晶球看兩個小時怎麼想都覺得浪費生命。」James皺著眉,手裡的湯匙搗了搗已經有些零碎的布丁,「但是Lily要選占卜。」
 
  坐在他身邊的Sirius白了他一眼,朝著被搗得更碎的布丁嫌惡地瞥了眼,一針見血地指出好友現在的煩惱根本毫無意義,「那你有什麼好猶豫的,現在這麼糾結但表格遞出去的時候你肯定是想也不想就選占卜。」
 
  「James,作為好友的支持今年聖誕節我就先送你一顆水晶球吧。」Remus笑瞇瞇地在鬆餅上頭澆了滿滿一層蜂蜜,蜜金的眼眸眨眨,一臉我們是好朋友我當然支持你的正直。
 
  Peter想了想,停下了手裡正煩惱著的論文,也伸手拿起了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表情真摯而誠懇,「那,為了方便你和Lily培養更好的感情,我送你水晶球的襯布和底座。」
 
  「那我只能送放水晶球的盒子了,放心我家儲藏室裡應該有不少,我盡量把上頭的黑魔法詛咒給你去掉。」Sirius一臉遺憾。
 
  聖誕禮物被提前決定的主角則是嘴角抽了抽,平常轉速極快的腦袋也無法瞬間決定自己該先吐槽哪份禮物好,亂哄哄地攪成一團,最後只能暴躁地摔了手裡的布丁和顯然已經作好準備的室友們打成一團。
 
  沒有介入幾個少年的玩鬧,Harry彎著眉眼繼續著自己手裡的研究,黑湖裡的魷魚先生在碎布丁灑落黑湖湖面的那一刻便捲起了所有甜份潛回了湖底,連個表達再見的泡泡都沒給一個。
 
  真不知道該不該請個家庭小精靈定期來投餵甜食呢。認真地苦惱了半晌,但為了黑湖底下其他居民的安危,果然還是別任意干擾這片水下世界的平靜吧,反正學生們打打鬧鬧也總會有少量的糖份掉進去。
    
 
 
我來笑納了\0w0/
綠綠大人萬萬歲~~加ˇ油喔!(啥)
 
心花朵朵開 <3
但是貴族是不會做出把茶吹涼的動作呦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18-2f57b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