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Dear Professor (05) 
天氣實在是夭壽怪啊。
討厭下雨嚶嚶。

另外是之前的HP本聯合再刷印調,有興趣的同學可以看一下嘎。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TAG提示|時空逆轉|年下|小禽獸出沒注意
--

   
  就這麼看著寵著愛護著,一天天一年年看著他蛻變,看著小包袱成了小人類然後長成了這樣一個翩翩少年,本來以為自己還能夠順利地繼續看那少年成為青年然後終有一天Lucius會牽著心愛的妻子向他們介紹彼此,Merlin卻讓這樣美好的預想出現了個垂直的轉折。
 
  Lucius說喜歡他,那種喜歡不是他們平常說的那種、不是在小小的Lucius說喜歡Harry時自己總是笑著回應的那種出自對年幼者疼愛的回應,而是想要手牽著手一直過下去的那種想要在一起的喜歡。
 
  他說Harry我喜歡你,好喜歡好喜歡,喜歡到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更讓自己無法接受的是,面對少年的表白,他不知道該如何拒絕,甚至該說、面對這樣真摯的感情,內心深處的他不想拒絕,但是他又無法坦率的、毫無罣礙的接受。
 
  手裡的茶熱了又涼涼了又熱,反反覆覆機械式地重覆著這樣加熱放冷的行為,最後他只能輕輕嘆了口氣最後放下了還帶著些許餘溫的茶杯,放棄了再次加熱的打算,閉上眼睛朝後一躺,決定自己還是暫時不要去思考這麼複雜的問題比較好。
 
  他的專長是研究、是冒險,是哪裡有危險有新發現就往哪裡闖。感情這種事,太傷神,就讓他難得鴕鳥逃避一會兒吧。
 
 
  結束了一天的課程,已經蟬聯了Hogwarts十多年最受歡迎教授的男人帥氣地揮揮魔杖直接清空講桌,殷紅的眼眸似笑非笑優雅地巡視了一圈台下的藍黃相間的兩院學生,確定不會再有學生問出不符合他們所屬年級與智商的問題,他無聲地宣布下課後便轉身離開了教室。
 
  回到辦公室,沒見著自家愛蛇因為等待多時而在地面上瘋狂打滾的蹤跡,Tom Riddle略為訝異地挑起眉,目光隨即落到辦公室一隅,果然瞧見被隱藏在牆內專為對方所設的小門正巧被頂開的景象。
 
  伸出手任由蛇類冰冷的身軀纏上自己,輕聲嘶嘶,指尖愛憐地點了點正將頭搭在自己肩膀上的Nagini,輕柔地撫過冷涼的鱗片,「Nagini,去哪裡玩了?
 
  「我剛才去找Harry,他好久沒來看我了,我自己去找他。」碩大的頭回應般地蹭了蹭自家主人的手,「Tom,我剛剛問Harry身上為什麼有Lucius的味道,他沒回答我。
 
  「這妳不該問他,乖女孩。
 
  Hogwarts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慢慢勾起嘴角,手邊輕撫的動作沒停卻是安靜地沉思了好半晌,末了才帶著自家愛蛇回到辦公桌前攤開學生們的作業,聚精會神地解決了幾張不知所云的羊皮紙,才突然回答了其實已經不對自家主人會回答自己的這件事情抱有任何期待的Nagini。
 
  「Lucius那孩子啊,在求偶呢。
 
  那兩個人持續這樣你追我逃的戲碼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向來秉持著遇上問題時的正確程序是面對它思考它最後解決它的小Potter竟也難得逃避了一回不看不聽不想也不面對,不、或許該說是正因為他認真思索過了才會這樣。
 
  那個向來一帆風順地浸淫在自己小小的知識世界裡的孩子可不常接觸這類感情事。從小看著長大的孩子對自己的追求真的是讓他不知所措了呢,兩者角色間的轉換、混淆了的親情愛情、想要認真面對卻又不敢踏出道德侷限的那一步。
 
  明明是純正的Potter,卻又少了那麼點大腦缺失的衝動。真是個很不像Potter卻又十足符合Potter的孩子。
 
  慢騰騰地以指尖撫過愛蛇冷涼的身軀,酒紅的視線輕輕落到了辦公室一隅正燃著火焰的壁爐上,Tom Riddle花了幾分鐘思考了下自己的人生方向,又花了幾秒鐘考慮了下該不該通知Malfoy家主有關他家孩子的感情問題,隨即收回視線。
 
「我們要做的、就只是看著……暫時。」
 
  不論是已經讓自己劃進勢力範圍疼愛了二三十年並且未來大概也會繼續這樣疼愛下去的小Potter也好,還是那身為自己教子怎麼算也是讓自己悉心教養了十多年的小Malfoy,他都無意主導任何一人的人生,僅僅是出自一個長輩的關心身為局外人靜靜地看。
 
  總是要花點心思煩惱、用點腦筋費心琢磨,得來的才會捧若至寶。
 
 
  雖然說下定了決心,作為Malfoy家的繼承人,從小就被系統式地教導著有關家族、有關貴族的一切,可要如何追求一位年長自己十四歲的貴族男性他可是翻遍了家族藏書卻仍是毫無頭緒。
 
  但對於Harry Potter這個人在貴族圈有多搶手他卻是明白的。一個年輕的、學識淵博、實力強悍的Potter,瞧瞧現任家主對他弟弟的寵愛再看看下任家主對自家叔叔的黏糊程度,就算他一生都與家主之位絕緣又如何?更何況,一個有能力的Potter就算出了家族也能活得滋潤美好。
 
  顯然他的古代魔文教授就是那個到哪都吃得開的、有實力的Potter。
 
  Slytherin的學院首席放下手裡的餐具,表面依舊優雅地端了杯咖啡抿了一口,內心卻處於十足苦惱的狀態。低垂著眼瞼像是在思索著什麼嚴肅的問題,讓原先還想向他搭幾句話的同學們十分有眼色地轉移了談話對象,自動替他隔絕出了一個人的空間。
 
  注意到自家學院餐桌出現了以小Malfoy為中心的獨立空間,做為院長的Tom Riddle挑起了眉,偏頭看向正在和盤中培根奮鬥的小Potter,注視了好一會兒發現對方並沒有任何異常,於是姣好的唇微勾,「Harry,Nagini昨天和我說了件有趣的事情。」
 
  於是早餐時間的Hogwarts大廳猛然出現了一陣撕心裂肺的咳嗽聲,來自教師席上似乎被一塊特別堅韌的培根給噎到的Professor Potter。
 
  慢條斯理地倒了杯清水,Tom臉上勾著恰到好處的微笑把杯子地給了咳到雙頰泛紅眼眶含淚的Harry,「慢點喝。」
 
  接過水輕輕抿了口,把自己快速地打理整齊後Harry才道了謝,心裡懊惱著自己怎麼就忘了那隻蛇姑娘向來只要遇到不懂的事情沒得到解答就絕對會向自家主人詢問的好習慣。抬眼看見一雙似笑非笑的紅眼睛,明白對方詢問著什麼的小Potter只得輕輕嘆口氣,「我……有點困惑。」
 
  對他來講,從小到大可是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也會需要為了這種感情問題而煩惱。說他天生冷感也好清心寡慾也好,從記事起他倒也真的沒有對哪個人有了近似於動心的情緒,即使一直以來都有人明裡暗裡地表達過喜歡自己,但自己怎麼也感覺不到什麼心臟漏了一拍呼吸困難臉紅害臊之類的感覺。
 
  他從來不覺得這樣的自己有什麼問題,Harry Potter是家族的次子,不需要為了家族的延續而努力,父親母親和哥哥嫂嫂也說了只要自己開心快樂就好,而他覺得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探索這世界所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不論是從書籍裡還是自己親身去冒險體驗,樂此不疲。
 
  所以他是真的不懂,對於愛情覺得困惑。
 
  察覺了自己疼愛的Potter弟弟是真的在茫然,Tom只得憐憫地瞥了底下的Lucius一眼,想著自己在Hogwarts的職位明明是黑魔法防禦術教授而非校園戀愛困擾指導教授卻仍是開口問了,「會討厭嗎?」
 
  黑髮綠眸的青年反射性地搖搖頭,「怎麼可能。」
 
  「那就等吧。」
 
  「等……?」
 
  定定地凝視了面色茫然的青年好半晌,Tom最後還是忍不住地隨著以往的習慣抬起手揉了揉那頭蓬鬆的黑髮,「沒事,真的不懂就別勉強自己去想了。」
 
  「哦。」從小被搓揉到大,早就被揉得一點脾氣也沒有的青年點點頭應了聲,便也乖巧地沒有追問而是轉過頭繼續吃早餐。
 
  六年級的Slytherin早上的第一節課是和Gryffindor合上的黑魔法防禦術,作為學院首席的Lucius自然是坐在最前排的位置。高年級的課程大多是實踐課,課堂開始時Tom簡單地講解幾個咒語,接著便讓所有人兩兩一組開始練習。
 
  優雅地邁著步子穿梭在練習的人群中,偶爾開口修正學生的姿勢以及解說決鬥小技巧,順便加加Slytherin的分數再扣扣Gryffindor的寶石,這是全Hogwarts公認的Slytherin院長式偏心,幾個高年級的Gryffindor男孩大聲哀嚎了幾句卻也沒有太大的反彈,反倒是趁機又多問了幾個施咒的小竅門。
 
  然後他微微皺起眉,注視著雖然動作流暢咒語也投射得十分精準卻仍被自己看出了心不在焉的教子,「Mr. Malfoy,流暢的切割咒,Slytherin加五分。另外,下課後請來我辦公室一趟。」
 
  「好的。」大概也明白自己是為什麼會被叫進辦公室,Lucius乾脆地點了頭,在下課的時候和身旁的友人們交代了幾句便轉身朝著Tom Riddle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抬手輕叩兩聲,聽見裡頭傳來的應允便開了門,Lucius相當自覺地坐到黑髮男人的正對面,眼前桌上擺著兩杯仍冒著輕煙的紅茶,但他們誰也沒有拿起來。
 
  「說說你打算怎麼做。」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17-57802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