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你我相識在一次魔法的奇蹟裡(下) 
新年快樂!!!!!!!!!!!
新年第一天就看了冰雪奇緣Elsa女王最高!!!!!!!!!!!!!!!!!!!!!!!!!!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穿越時空愛上你|其實他們兩個都未成年|小Harry實在好時間什麼的玩弄起來真費神
--

 
My lovely Harry,
 
  三巫鬥法大賽由於過往傷亡過大已經許久未曾進行,我不深究為何你成了勇士之一,但卻衷心地希望你能夠小心保護自己。另外,請務必留點樂趣給未來的我,已經知道結果的比賽會讓我興致全失,比起在書頁間看見,我想我更願意在未來親臨現場。
  關於你提到的那些,有關人際關係的問題,我無法給你足夠有用的建議,但我希望你知道,真正的友誼屬於那些在患難時也不願鬆開你的手的人們。但你們畢竟才十四歲,難免還有些孩子氣,在彼此理念不合的時候,你們需要的是進行一場理智的溝通,別讓憤怒控制了你的腦袋,親愛的。
  你並不孤單,Harry,雖然我不在你身邊,但若是可以,你知道不管多遠我都會出現的。
  是的,要處裡家族事務的確使我的生活充實又忙碌,但正如我曾經提過的,能在忙碌之餘獲知你的近況是我認為生活中最美好的事,這能讓我感覺更接近你一些。
  關於感情,我想你現在還小,或許等一兩年之後,探討這件事情才會顯得有意義。專心享受你的校園生活,難得你的身體終於好了些,好好照顧自己。
你真誠的
Luc
 
  反覆翻閱著連繫用的筆記本,Lucius有些煩悶地發現他的男孩已經許久未曾留下訊息給自己,眼前的頁面依舊是自己上回留下的,而下方並沒有出現任何回應,這讓他有些緊張,不知道遠在未來的男孩是否安好。
 
  男孩最後一次的留言在平安夜,他能從對方的字裡行間發現不安與迷惘,也看見了對生活周遭充斥著的一切的疑惑與那些對於初萌芽的感情的懵懵懂懂。懷著一種不明所以的情緒,他嚴謹地、以一個引導者的身分回答了那些問題,卻在最後無法控制地意圖壓抑對方初生的感情世界。
 
  他願意為他解決一切煩惱,課業、生活、交友、健康,他可以和他分享所有的情緒所有的小祕密,卻怎麼也不想看見Harry喜歡上了別人、對身旁的人們有了超過朋友以上的情感。
 
  Harry是他的男孩。
 
  腦海裡有一個聲音不斷告訴自己愛上一個素未謀面不知底細的男孩實在愚蠢至極,但就是忍不住地一再陷落。明知他們之間的差距,卻仍冀望著終有一天在他們相見時能夠伸手將那個男孩深深擁入懷中。
 
  一連留了幾個訊息希望對方看到可以馬上回覆,要不是每當自己下筆時筆記本隱約散發的金色流光讓他知道時空魔法仍舊忠實地運作著,也許他真的會絕望地認為Merlin終於發現了這場小小的意外並且進行了修正。
 
  但Harry依然毫無音訊。
 
Dear Harry,
 
  失去你的訊息已經過了許久,確切的日期數字我試圖不去細數,只是想告訴你有個人惦記了你好長一段時間。
  直到現在,顯然我正在為了過去幾年因為事務繁忙而忽略你的過錯付出代價。算算時間,你也十五歲了,今年是你的O.W.Ls年,我是否可以把你的毫無音訊當成是你正在專心準備期末的重要測驗?
 
  書寫到一半,一個魔法訊息急速地闖進Lucius的房間,匆匆掃過空氣中由魔法構築而成的文字,年輕的Malfoy家主蹙起眉想了想最終還是擱下手裡的羽毛筆走出房間,在起居室裡找到了自己正在閱讀的妻子。
 
  「Sirius Black逃家了。」
 
  Narcissa正在翻頁的手突然停了下來,然後她從書頁間抬起臉,美麗的臉龐帶著強自壓抑住的冷靜與淺淺的心慌,「那他、」
 
  「Potter家收留了他,暫時沒什麼大問題。」讓家庭小精靈上了花草茶,Lucius親自替Narcissa倒了一杯洋甘菊茶又多放了兩匙糖,仔細攪拌過後才遞給自家夫人。
 
  「這會讓Black惹上大麻煩。」藉著花香與糖份鎮靜了情緒,Narcissa輕聲嘆息,「……雖然從他當年堅持進入Gryffindor時我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只是可憐了Regulus。」
 
  想了想最後仍是坐了下來,手裡也捧著杯茶的Malfoy家主像是想起了什麼,輕輕地搖搖頭,「沒心沒肺的Gryffiondor。」
 
  「你看起來深有感觸呢,親愛的。」
 
  面對妻子的疑惑,Lucius只是略略彎起了嘴角,沒有肯定卻也無法否認。
 
Dear Luc,
 
  你也許永遠不會知道這本筆記本對我來說有多重要,一年多沒有它,我甚至連睡眠都變得不再安穩。雖然知道時間有它的必然性無法違逆──是的這點Hermione在三年級時就已經正式地警告過我了──但我還是想告訴你,一年多無法和你連繫,我覺得我都要瘋了,幸好某人在我被逼瘋以前良心發現地把本子還給了我,強烈譴責他不告而取的行為。
  這一年來發生了許多事情,我想你也是。有許多事情我曾經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訴你,但到了現在終於得以面對著筆記本,我發現我竟然不知道該寫些什麼才好。去年的這個時候我過得非常混亂,不僅是面對三巫鬥法大賽,還有其他很多很多的事情全都混在一起,也是那時候「他」拿走了我的本子,說這都是為了我好,但是……我不喜歡,我以為我已經成長到一個可以明確表達自己意願的年紀了,但顯然他們沒一個認為如此。
  因為一些難以言說的原因,魔法界現在的局勢不太平,即使我已經回到了親戚家裡,但那些不安定彷彿也已經蔓延過來到了Muggle界,天空總是灰濛濛的,雖然是看慣了的景象卻總讓我感覺不安。
  我在Hogwarts的生活即將邁入第六年,時間過得好快。曾經你說面對感情我還太小,現在我已經十六歲了,而我確定我愛上了一個Slytherin,我想他應該也是愛我的,你會祝福我們嗎?
  不管怎麼說,我真的好想你,親愛的Luc,希望你能原諒這段日子以來我的缺席,我發誓再也不會發生這種事情,我絕對不會再讓那個壞蛋把本子從我這裡無恥地騙走了!
真的非常非常想念你的
Harry
 
  不管他怎麼問,Harry就是不肯告訴他那位Slytherin的訊息,就好像他真的會去找那位先生的麻煩似的,絕口不提,一點蛛絲馬跡也不肯透露。
 
  這讓Lucius感到非常挫敗,特別是在他清楚地意識到自己心愛的男孩正在他無法觸及的未來和一名他不知道的、該死的擁有令人難以置信的幸運Slytherin在談戀愛時,心裡的煩躁挫敗感更是無法抑制地瘋狂增長著。
 
  而遲鈍的Gryffindor少年只小氣地將愛人身份牢牢防著涓滴不漏,其他倒是分享得異常大方,而又因為他同樣也是個Slytherin,讓他只得鬱悶地被迫成為心愛男孩的愛情顧問。
 
  鬱悶之餘,他滿懷惡意地開始抖出Slytherin共有的毛病,順道在男孩遇到煩惱的時候鉅細靡遺地分析對方可能會有的想法,極盡自己所能地試圖讓男孩認清他所喜歡的Slytherin其實不是個好對象。
 
Dear Luc,
 
  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的意見對我非常地有幫助,我會依照你的提議試試看的,而我希望他不會讓我失望。不過其實Slytherin沒有你說得那麼壞,大多數時候我覺得他們彆扭得很可愛。
  今年的Hogwarts很不平靜,雖然我的魔藥學評價因為今年更換了教授的原因有了明顯的提升,但是此刻魔法界的不安氣氛也連帶地影響到了Hogwarts。最近我常常懊惱於自己為何無法再強大些,這樣就可以保護所有我珍惜的人,讓他們免於受到威脅、讓他們遠離危險,我不願看到任何人因為我而遭受不幸。
  也許我洩漏得太多了。
  總而言之,照顧好自己,親愛的Luc。我將隨著Professor Dumbledore遠行,或許有一段時間無法聯繫你,請不必為我擔心。就像我曾經告訴過你的,只要想著遠方的你、想著還在等待著來自我的訊息的你,我就會覺得自己還可以繼續支撐下去,所以我不會輕言放棄。
你誠摯的
Harry
 
  未來的世界不安定,而他所身處的過去卻也不怎麼平靜。在一次聚會結束後的晚上,Lucius在封閉的家主書房裡望著延宕多年終於還是烙上了手臂的醜陋標記,想著終於也到了這種時刻。
 
  Voldemort,黑魔王,他說他在永生的路上走得比誰都要遠。
 
  回憶著幾年前父親臉上揉合著無奈與心安的絕美笑容,Lucius突然明白了那時候自家父親說的「總算也到了這麼一天呢」的心情。只是他無法學當年父親那樣乾脆地放下,他還有太多牽掛。
 
  他需要在接下來的這場風暴中守住的東西太多太多,而他答應了Harry會堅持到那個他們可以真正相遇的時代來臨。
 
  所以,他也不會放棄。
 
  即使身處黑暗當中,但只要有Harry,他的心便會是明亮而溫暖的。
 
My lovely Harry,
 
  我相信你。
  在身處的環境裡我們有太多的不得已,我不奢求一個Gryffindor會願意置身事外,但至少我期待你可以好好善待自己,在你犧牲奉獻的同時,多為自己想想。即使你不為了自己,也當作是為了關心你的我。
Luc
 
Dear Luc,
 
  戰爭即將到來,而我的身分有太多身不由己,請原諒我必須將這本筆記本藏起來,我無法時時刻刻帶著它,若是被敵人發現這本筆記本的存在,對我來說將會比死還要痛苦。
  我有太多事情想要告訴你,若是我順利生還,我想我們應該能擁有一段足夠長的時間。
  P.S. 請原諒我的不告而別。
你誠摯的
Harry
 
  「姊夫,你有空嗎?」
 
  時間匆匆過了兩年多,那本筆記本再也沒有亮過,而Lucius拒絕相信他的男孩會死在那場未來的戰爭裡,他寧可相信是戰爭打得太久。筆記本被他收進了抽屜裡,時不時地查看男孩回來了沒。
 
  聽見聲音,年輕的Malfoy家主抬頭望向站在書房外頭侷促不安的黑髮少年,那個從Hogwarts畢業還沒兩三年的Black家族次子,不、現在是獨子了,Sirius早已被家族除名。
 
  「進來吧,Regulus,紅茶好嗎?」
 
  Regulus有些神經質地看了看四周,然後他輕輕地點了點頭,踏著輕巧的腳步走到Lucius對面坐下,卻沒有直接開口,在家庭小精靈送上茶後便一個勁兒地喝茶,彷彿方才找人的不是他。
 
  注意到眼前人不尋常的小心翼翼,Lucius揮了揮魔杖直接把書房給封閉了起來,「發生了什麼事?」
 
  「姊夫,Lord前陣子向我借了Kreacher。」少年蒼白著臉,「……我猜我也許發現了一件我不該知道的事情。」
 
  反射性地將防護又加深了幾層,Lucius腦袋瞬間轉過許多想法,「繼續說下去,Rell。」
 
  他們密談了一整個下午,將防備等級提到最高的家主書房就連家庭小精靈也只能在門外心焦地邊撞牆邊等待主人領著客人出來吃晚餐,而Narcissa只是坐在餐廳裡屬於女主人的位置上表面平靜地等待著,但其實手邊的茶早已替換了好幾輪。
 
  晚上八點,家主書房終於開啟,Lucius領著Regulus踏了出來。
 
  「放心,我也是在你這個年紀左右接任家主的位置的,就別太擔心了,我會幫你的。既然來了,那就用個晚餐再離開吧,順道和Narcissa敘敘舊。」
 
  「謝謝你,姊夫。」
 
  「家人之間,說什麼謝呢。」
 
  隔年三月,Black家族除了家族嫁出去的女兒以外,只剩畢業後便在Auror小隊裡活躍得嚇人的Sirius Black,但Sirius的名字早就在家族的掛毯上被註銷,他是被家族除名的前繼承人。
 
  於是Black就這樣無聲無息地走入了歷史。
 
  而Lucius嚐到了生平第一次酷刑咒的滋味,來自盛怒的黑魔王。他本該不知道自己為何受到懲罰,而他也做出了極其自然的疑惑反應,這讓他受到的痛苦少了些,因為黑魔王相信了他對此的確一無所知。
 
  ──畢竟是黑魔王永生的秘密,不該有任何活著的人知曉。
 
  蹣跚地回到了家,Lucius望著收在暗格裡的精緻掛墜和擺在一旁與其格格不入的破舊日記本,靜靜地望了一會兒才拿起魔杖疊上一個又一個的隔絕魔法。他想起Lestrange夫婦結婚當天獲贈的金杯,暗自忖度著。
 
Dear Luc,
 
  我活下來了。
  極其幸運地,世界和平。
  而一切都有了最完美的結局。
你的
Harry
 
  他反覆思索,從戰爭伊始Harry留下的最後一句到如今三年後的簡短訊息,他知道男孩在試圖向他表達什麼,但他少了最關鍵的那一點,於是所有的語句都變得模糊不清晦澀不明。
 
  可那穿透時間的魔法似乎終於停擺,那本筆記本再也沒有亮過。
 
  年底,Narcissa終於懷上了Malfoy家的下一任繼承人。Lucius以照顧妻子為由,減少了在食死徒集會時的出席率,巫師們總是愛護幼崽,這是世界的法則,即便是黑魔王也無法隨意地反其道而行。
 
  而他在學生時期便照顧有加的學弟也在這段時間憑著自己出色的魔藥實力攀到了更高的地位,幾乎與Malfoy不相上下。他知道這是黑魔王故意為之,他要讓Lucius知道Malfoy不會獨大、也不可能永遠占據他得力幫手的位置。
 
  親手培養出來的總是比幫手來得好用,Malfoys又總是太狡猾。
 
  「Lucius,你說我們的孩子要叫什麼名字呢?」即將臨盆的Mrs. Malfoy在落地窗旁曬著午後的暖陽,眉眼彎彎地詢問難得有空閒坐在一旁陪伴自己的丈夫。
 
  翻閱著典籍的手頓了頓,出於自己也不太明白的原因,Malfoy家主脫口而出了一個名字,而後在猛然意識到自己說出了什麼後思緒再度停滯,還沒來得及改口便讓自家孕婦給強行肯定了答案。
 
  「Draco……好名字,就這麼決定了,媽媽的寶貝小龍。」
 
  發現自己無法逆轉妻子的決定,Lucius想這大概就是時間的必然。原來他的兒子就是Harry常常掛在嘴邊的Draco,原來……他真的堅持到了Harry所在的那個時代。
 
  ──再等十一年,他就能真正地與Harry相見。
 
  他知道黑魔王所重視的魔藥大師為了他心愛的Gryffindor百合花而暗自投靠了Dumbledore,但是保護自己所珍視的從來就不是什麼錯事,他也就順手替對方打起了小掩護,可這樣的舉動卻讓他親愛的學弟感到十分驚奇。
 
  「Severus,我對你沒有惡意,至少現在沒有。」面對從入學認識至今一年比一年還要陰沉抑鬱的魔藥大師,Malfoy家主不那麼貴族地聳聳肩,隨手從魔藥工作檯上撿起了散在一旁的苦艾把玩了會兒,「你是個Slytherin,我也是。」
 
  你有你所珍惜著的人,而我也有想要守護的未來。
 
  「如果你只是來說廢話,Lucius、」寡言少語的魔藥大師最終僅僅是轉身從櫥櫃裡拿出了早已準備好的美容藥劑一股腦地扔進了鉑金貴族的懷裡,「你該知道一個魔藥師的時間極其珍貴。」
 
  「你說得對,時間。」接過了自家學弟隱晦的示好與信任,Lucius終於放下了手裡的苦艾,「它終將驗證一切。」
 
 
  擁有擊敗黑魔王力量的人即將誕生,誕生在一個曾三次抵抗黑魔王的家庭。
 
  「My lord,我們找到Longbottom的男孩了!」
 
  Lucius厭惡地看著從世家大小姐淪落到眼前幾乎讓瘋狂吞食殆盡的女人,曾經冷靜優雅的食死徒聚會曾幾何時變成了現在這樣骯髒而瘋狂,就連不入流的懦弱Gryffindor叛徒竟然也配踏進他們的廳堂。
 
  「我知道Potter夫婦躲在哪裡,我、我是他們的守密人!」
 
  這男人簡直把Gryffindor引以為傲的勇氣與忠誠忘在校門裡了。不發一語地站在黑魔王右手邊的首位,Lucius幾不可見地擰起了眉隨後又恢復了正常的淡漠高傲。
 
  他出生在第七個月份消失之時,黑魔王將其標記為己之對等……
 
  他低下頭恭送打算親自解決預言中宿敵的黑魔王離開。
  ──然後在未來十年的時間裡無數次地懊悔著自己的粗心大意。
 
  「……你說那孩子叫什麼名字?」
 
  1981年十月末,位於世界的某個隱密角落裡有一群奇裝異服的人們齊齊地舉起了歡慶的酒杯,背後是吵雜的鞭炮與煙火,而他們不約而同壓低的聲音在空氣中共鳴著闖進了所有巫師們的耳裡。
 
  ──敬Harry Potter,那個活下來的男孩。
 
  Fin. 
 
 
真是太意外了我居然沒看到這篇!
這種戀愛方式好有趣wwwwwwwwwww
然後敲碗求番外(X
 
然後、然後咧???綠綠你好壞喔(扭扭
這種意猶未盡的感覺實在令人又愛又恨。

跪求番外+1嗚嗚嗚~~
 
跪求番外+1
 
綠綠你停在這邊太不道德了QAQ
跪求番外+1
 
綠綠大人這不道德呀QAQ
Harry在戰後的感情路怎樣了??
跪求後續呀!!
 
這次L拔都沒有跟小哈見面
一直處於精神戀愛層次
但是我想要職業倦怠那種黏TT閃光阿>A<
這個句號太讓人心癢癢了v-12
求後續T^T
 
求番外+1
好想知道後續啊>A<
 
求番外+1
起碼讓兩人見個面啊啊啊!!
 
求小哈視角長篇發展~
萌萌小哈捕獲L拔阿~~~
 
番外........求您ˊ_ˋ
 
(>人<;)
不〜〜不要停在這裡啊!!!

(つД`)ノ求後續〜求番外〜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14-cd183d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