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你我相識在一次魔法的奇蹟裡(中) 
平安夜,大家都要平平安安的噢。
南瓜脆片豪好吃可是有點兒乾但配著果茶還不錯喝←(到底在幫誰打廣告#
天氣好冷大家注意點保暖,然後求心得求感想\OWQ/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穿越時空愛上你|其實他們兩個都未成年|小Harry實在好時間什麼的玩弄起來真費神|阿布把拔我女神!!!(等等哪裡不對#
--

 
My lovely Harry,
 
  請原諒我這段期間的忙碌,錯過了你的生日我深感抱歉。剛畢業總是有許多事情需要安排,我甚至到了五分鐘前才能安穩地、不被打擾地坐在書桌前閱讀你的訊息。
  關於那位及時前往拯救你的魔法部人員,我想對他致上最真誠的感謝,不只是他讓你免於承受莫須有的罪責,也是為了他讓你的生活變得更好。我知道你在Muggle親戚家裡的生活並不十分如意,若是你在學校裡好不容易養好了點的身體再度回到原點,我想不只是我,就連你的朋友們和Pomfrey夫人也會憤怒的。
  我很好,只是空閒的時間相當有限。我必須先請求你的諒解,因為能夠看見這些來自你的消息是我忙碌的生活中最為愉快的事,而我卻無法再像之前一樣即時回應你的期待。
  算算時間,你的暑假即將結束,希望你在Hogwarts的第二年能像第一年時一樣愉快,即使我無法再度與你生活在同一座城堡裡。
你真誠的
Luc
 
  擱下筆,Lucius望著自己剛寫完的留言,陷入了自己的思緒裡。
 
  他知道自己這樣很危險,明明才認識一年多,他卻在不知不覺間對一個男孩付出了真心,而他甚至不知道對方真實的姓名與身分也從未見過面。
 
  作為一個Malfoy,他有太多身不由己,他不願意讓那個男孩捲入這些是非圈裡,不想讓他過早地與這些黑暗相遇;但作為Lucius,他喜歡Harry,真心誠意地關心他、想要知道他過得如何、他想像過無數次男孩的模樣但都無從證實,期待著終有一天能夠將男孩摟進懷裡卻只能望著唯一的聯繫歎息。
 
  毫無疑問Harry是Lucius Malfoy的軟肋,是他絕對不能讓那位大人發現的珍寶,於是失望的同時卻也無比慶幸著自己不認得他的模樣、不知道他究竟是誰。
 
Dear Luc,
 
  我本來以為今年最糟糕的事情是開學時我和Ron發生的小意外,沒想到後來還有更糟的,也許我今年僅僅只能對餐桌懷抱著如同去年一樣的熱情了。
  Draco今天跟我說,Slytherin的感情通常是隱晦的,越是珍惜就越是推得遠遠的……但這樣不是很痛苦嗎?明明喜歡,卻又不能待在對方身邊,做得過火了甚至還會引來對方的反感,如果是我就沒辦法做到。Draco說我還小,不用理解這些,可是我明明只小他一個月。
  前幾天我在二樓的女廁撿到了一本日記本,裡面有一個叫做Tom Riddle的Slytherin學長。可是和你不一樣的是、他說他是一段被保存的記憶,而我確定這本筆記本的另一端有一個和我一樣真實存在的Luc。Tom學長懂得很多東西,但和之前的你一樣不老實,講話總是彎彎繞繞,幸好我先和你認識了。
  請別吃Tom學長的醋,雖然他真的懂很多東西、也幫助我完成了好幾份作業,但是我的生活依舊只和你分享,不只現在,未來也會是。
你誠摯的
Harry
 
  Lucius不知道自己是用怎樣的心情回完訊息的。若是換做別人可能會不知道,但是Tom Riddle這個名字他卻是無比熟悉的。就算現在那位大人已經不再承認自己曾經的姓名而是改名為Voldemort,但在組織裡實際上擁有諸多特權的自家父親在私下仍是稱呼對方為Tom的。
 
  雖然不明白那位大人究竟是用什麼方法將自己的記憶有意識地保留在實體裡又讓Harry得到了那本日記本,但是他必須要想辦法把危險扼殺在搖籃之中,絕對不能讓Harry繼續和他所謂的Tom學長相處下去。
 
  在心裡暗自祈禱某隻活潑的Gryffindor小獅子會願意聽從自己的話,Lucius收起筆記本,忍不住揉了揉皺了好一會兒的眉心。讓家庭小精靈送上安定心神的花茶後輕輕啜了一口,強行壓下心裡想要即刻衝去Hogwarts的不理智想法。
 
  父親說那位大人最近似乎有哪裡不對勁。
 
  具體情況他也說不上來,但是曾經冷靜自持謀定而後動的Tom Riddle似乎已經一去不復返,也許是計畫被Dumbledore一連打壞了好幾個所造成的,那一位似乎無法再像以前一樣將自己的情緒隱藏得滴水不漏,他開始變得急躁,甚至隱隱有些暴虐。
 
  沉不住氣對一個領導者而言可不是件好事。
 
Dear Luc,
 
  我最近有點小小的煩惱,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說,這聽起來實在是很荒謬。最近學校裡發生的事情讓大家人心惶惶,家長們的貓頭鷹信件像雪花般地湧入Hogwarts,不得不說那讓我有點羨慕。
  關於Tom學長,雖然我想要聽你的話把他交給信任的師長,但就在我要這麼做的那一天,有人闖進了我的寢室並偷走了他,我想也許是丟掉他的人想要拿回去吧,但不管怎麼說,我認為他取回的方式有點粗魯。
  今年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我不知道他和魔藥學教授哪個讓我更不喜歡些,你知道我很喜歡黑魔法防禦術的,但是他的授課方式……我想他還是比較適合去當明星。你知道在Muggle的世界裡,要擔任教師是需要考取資格的嗎?我猜他應該沒辦法拿到教師執照。
  至於魔藥學,還是老樣子,但是因為開學時發生的小小意外,我猜Professor Snape原先是打算關我一整年的緊閉的,但校長減輕了我們的懲罰,所以顯然……他在課堂上又更不待見我了,而且我發現他看我的眼神比一年級時更難懂,有時候看起來會有點像Draco肚子疼時的表情。
  今晚學校有決鬥俱樂部,我打算去看看,希望是一次有收穫的聚會。
  最後,我很好,並且希望你也一切都好。
你誠摯的
Harry
 
  「Cissa,今年Hogwarts有新教授嗎?」
 
  「如果你是指黑魔法防禦術教授,我以為一年消耗一個已經成了全魔法界的共識了。」雙面鏡裡的少女挑起雅致的眉,美麗的臉蛋勾著輕淺的笑意,「Lucius,難得與親愛的未婚妻連絡,僅僅只是為了這種小事情嗎?」
 
  Lucius眨了下眼睛,「能夠在百忙之中見妳一面,這可不算小事情。」
 
  「……一切都好?」
 
  「一切都好。」只是對於自家學院那個有點陰沉但因為自己還滿欣賞所以感情還算不錯的學弟在未來有可能成為Hogwarts魔藥學教授的這件事情,他的心情有點微妙。
 
My lovely Harry,
 
  距離上次你留下的訊息已經過了一段時間,顯然這次得換我擔心你了,無論如何,隻字片語也好,讓我知道你的近況。
  關於我們能夠藉由這本筆記本通訊的原因,我暫時還找不到魔法來解釋這個,但顯然我們確實不在同一個時間點上,甚至也許我們並不在同一個世界?但無論如何,能認識你或許是我這輩子最真心誠意感到開心的事情,感謝Salazar。
  對於時間,我們知之甚少,也不知道何時Merlin會將這份恩賜收回,請不要向我洩漏任何有關未來的消息,我只想關心作為我筆友的你過得好不好。我的世界此刻宛若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而自從知道了你並不與我身處於同一個世界,我雖慶幸你不需要親自面對這樣的環境,也有些遺憾我可能無法支撐到你所在的那個時代來臨。
  我──
 
  驚覺自己已經表露出太多真實的思緒,Lucius猛然住了手,語句在筆記本上頭留下了個突兀的停頓後便失去了下文,再度蘸了蘸墨水一筆一筆劃過自己的留言,雖然之後Harry看見肯定會追問自己究竟寫了些什麼,但作為一個Malfoy他總能找到一個漂亮的理由帶過。
  然後他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望著在眼前一個字一個字緩慢而堅定地浮現的、已經無比熟悉的筆跡。
 
  ──Harry看見了。
 
Dear Luc,
 
  我很好,只是因為學期末的時候受了傷,所以在醫療翼被關了一段時間,Pomfrey夫人不准我擅自回寢室,Hermione和Draco儼然是她最得力的兩名守衛,就連Ron想偷渡我都不成。
  但若是我一個人受傷可以換得大多數人的平安,我想那種每天被人盯得死緊只能躺在床上看書的生活我還可以接受。一如以往,回到家裡後我姨丈做的第一件事情仍然是把我的東西通通扔進我以前的小房間裡鎖起來,感謝Merlin,我總算找到了時機把我的行李給偷渡出來。
  我很想你。
 
  原本順暢的文字停頓了下來,像是在掙扎也可能是在進行思考,在句尾的附近出現了一兩個小小的墨點和幾筆似乎是無意識畫下的痕跡,顯現出遠方的男孩似乎正糾結著什麼。發現自己竟然能夠藉著眼前筆跡揣摩出男孩此刻的狀態,Lucius忍不住露出了淺淺的愉快笑容。
 
  糾結煩惱了幾分鐘,筆記本上的字跡終於繼續寫了下去。
 
  呃、不得不說,你今天真是坦率得可怕。
  但是Luc,我喜歡這樣的你。我喜歡可以知道你真實的想法,因為這代表你信任我、願意把最深處的那一面露出來給我看。
  能夠認識你,是我覺得這十幾年來最幸福的一件事情。Luc,你是我第一個朋友,雖然你不在我身邊,但每每遇到難關時我第一個想到的總是你,只要想著你,就會讓我覺得似乎還可以繼續支撐下去。
  所以Luc,你也會堅持到我所在的時代來臨的,我相信你。
 
  當Harry說相信他時,Lucius一點猶疑也沒有的相信了。
 
  好聽的奉承話Lucius聽多了,那些虛情假意虛與委蛇的句子充斥了他從小到大的社交生活圈,而作為Malfoy家的唯一繼承人,父親第一件教導他的事情便是不要輕易交付出自己的信任,也不要過於相信周遭的人對自己說的一切。
 
  貴族享受著種種特權過著奢華的生活,卻也付出了所謂的「真實」做為交換。
 
  看著頁面上頭的文字,Lucius想,原來Harry就是他的真實。只有面對Harry,他才會是真正的Lucius。憑藉著男孩的相信,他想他能夠堅持下去,就算未來當他們正式見面時他早已步入遲暮而他芳華正盛,那也無妨。
 
  時間固然殘酷,但卻也讓他們因此相遇。
 
  咳嗯,總而言之,我一直有種感覺,我的三年級大概不會過得太平靜。前幾天我在電視上看見了監獄裡有個逃犯逃了出來,沒想到那個人居然是個巫師,先前和你提過的那一位來自魔法部的先生有來信告訴我,讓我小心點。我想你大概也會和他做相同的要求,所以我決定先告訴你,我會很乖,並且盡可能待在自己的房間裡哪兒都不去除非有可以信任的人來接我走。
  另外,今年的書單來了,還多了一張關於前往Hogsmeade的同意書……我真希望我的監護人不是我阿姨姨丈他們,他們是絕對不可能會替我簽名的。噢附帶一提,聽說過兩天我Marge姑姑要來──她是我姨丈的姊姊──那可真不是個好消息,至少對我的腿來說。
  總而言之,知道你一切都好,我就放心了。
你誠摯的
Harry
 
  秋天,Malfoy家繼承人與Black家三小姐的婚禮是魔法界的一大盛事,巫師界有名的大人物都在受邀的行列裡。
 
  辦在莊園理的婚禮奢華而美麗,賓客的手裡或多或少都拿著杯香檳隨時準備與人敬酒,家庭小精靈們穿著統一繡著Malfoy家徽的茶壺罩,手上捧著食物與飲料在巫師們的腳邊靈活地穿梭著,努力地堅守著崗位不讓桌上的食物有任何被淨空的時刻出現。
 
  Voldemort和Dumbledore自然也在受邀的行列裡,只是兩方陣營的領頭巫師不知為何十分有默契地一前一後出現,並沒有相見的尷尬情形發生,這讓看見了賓客名單便有些緊張的Lucius在心裡輕輕鬆了一口氣。
 
  看著自家愛子偕同其新婚妻子送走了最後一個客人,Abraxas Malfoy坐在大廳柔軟的沙發上,美麗修長的手上夾著一杯紅酒悠悠地晃著,看起來像是酒醉般雙頰淺淺暈紅著,偏灰的淡藍眼眸卻清醒得可怕。
 
  Narcissa拉起裙襬行了禮,便把大廳留給了Malfoy家的父子倆,微笑地踏著輕巧的腳步先行離開。
 
  「小Lucy,總算也到了這麼一天呢。」
 
  為著自家父親脫口而出的惡質愛稱而微微皺起了眉,但卻沒有像兒時般開口反駁而是坐了下來,揮揮魔杖替自己也斟了杯酒,Lucius一言不發地等待著。
 
  「他的腦袋大概是在羅馬尼亞給搞殘了,弄出那什麼沒品味的標記。」低聲喃喃,精緻的眉狠狠皺起,「我讓Tom別把主意打到Malfoy身上來,我們拒絕接受那種醜陋的標記,但他現在的情況……我說不準。」
 
  他們都看得出那位曾經優雅自持的Slytherin繼承人正在改變。
 
  「我都快記不得Tom當年可愛的樣子了呢。」Abraxas的語氣表露出了濃濃的遺憾,手上的高腳杯輕輕晃了晃帶動了裡頭醇紅的酒液,「Malfoy絕不輕易屈居於人下,雖然我栽了,但是小Lucy、你是不同的。」
 
  「父親……」
 
  「Lucius,我的晨曦之星。」輕輕掬起愛子鬆鬆綁起的鉑金長髮珍惜地撫了一遍又一遍,巫師貴族社交圈多年來的傳奇美人,Abraxas Malfoy輕輕勾起了絕美的笑靨。
 
  「之後,就要委屈你了呢,爸爸親愛的小Lucy。」
 
  Dragon pox,感染時無聲無息,直到病發才猛然一擁而上將所有吞食殆盡,令體內所有臟器瞬間崩潰,快得猝不及防,最終只餘肌膚上頭如同花瓣揉碎的紅痕。
 
  這樣美麗的死法,最適合他Abraxas Malfoy了。
 
Dear Luc,
 
  不知不覺我也四年級了,託我教父的福,今年的暑假我甚至一點困難也沒有便獲得了我阿姨的同意去看Quidditch世界盃,比賽真是棒極了,雖然賽後發生了一些小插曲,但幸好大家都沒什麼事情。
  開學晚宴當校長先生說今年的學院盃必須取消時,就連一向堅持要優雅得體的Slytherin們都露出了非常明顯的失望表情,但是Professor Dumbledore之後宣布的三巫鬥法大賽則是讓所有人都躍躍欲試,只是可惜我今年才十四歲,闖不過年齡線,但Fred跟George顯然想要挑戰一下。
  然後有個好消息,Pomfrey夫人說我的身體和以前比起來好了很多,感謝Merlin,我終於再也不需要每個星期去兩次醫療翼然後被灌下一排五顏六色的可怕魔藥了,一周一瓶營養藥劑與之相比簡直是天堂,而且Professor Snape居然做出了水果口味的營養藥劑,我猜他也許受了什麼打擊,你說我該冒著學院分被扣光的危險去地窖關心他嗎?
有點苦惱的
Harry
 
  Lucius穿著一身純黑的正式禮袍站在Malfoy家族的私人墓園裡,面無表情地看著正前方的墓碑,不發一語地站了好一會兒才靜靜地放下了手裡一大束的血紅玫瑰。
 
  然後他單膝跪下,專心致志地望著墓碑上頭篆刻的文字。
 
  已經貴為Malfoy家主的現在,放眼望去整個魔法界已經沒有任何人能夠令他彎下腰屈起膝蓋,即使是已經尊貴得如同黑暗世界王者的Voldemort也不。
 
  Malfoy從不屈居於人下,Lucius接管了Malfoy家族、繼承了Abraxas留給他的所有一切。Lucius憑著自己的能力與手腕讓Malfoy家族的產業蒸蒸日上,也讓他在魔法部的地位十分順利地一步步往上攀升。他將一切都打理得非常完美、事事作得滴水不漏,讓那些原本想欺他年少的老貴族們再也不敢輕舉妄動、徹底打碎了他們意圖瓜分Malfoy的妄想。
 
  他依舊在那位大人手下做事,但也仍然保有Abraxas Malfoy在食死徒裡的地位,他無須跪拜、不需要像Bellatrix一樣趴伏在地上癡迷崇拜地親吻黑魔王的袍角,毫無尊嚴。
 
  他對Voldemort恭敬有禮、對狂熱的同事們平淡而疏離,從不多言也不進行多餘的舉動,精準而完美地達成每一個來自黑魔王的要求,這讓黑魔王很滿意。Malfoy是黑魔王最得力的幫手,這點任何人都無法撼動。
 
  「父親,我知道我的路該怎麼走,請別擔心。」
    
 
 
謝逆逆>//////////<
總覺得每次吃虧的都是Lucius是窩的錯覺ㄇQQ(?
 
嘿嘿嘿~軟QQ剛出爐的小Lucy看起來好美味喔●Q●
也祝綠綠聖誕快樂喔~~晚安<快天亮了!!
 
水果口味的魔藥是Luc跟學弟威脅利誘來的吧XD
Lucy的成長真讓人心疼啊~

期待未來小哈跟魔法部的長腿先生相會~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13-bcb98d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