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你我相識在一次魔法的奇蹟裡(上) 
趁著今天CWT35結束,感謝大家的支持www
能把那麼多人推下LMHP的深淵我實在神爽←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穿越時空愛上你|其實他們兩個都未成年|小Harry實在好時間什麼的玩弄起來真費神
--

 
Dear Luc,
 
  Hogwarts真的就像你說的一樣神奇又宏偉,那些漂浮著的幽靈、會移動的樓梯、彷彿活著的畫像們和晚宴時憑空出現的美食,原來這就是魔法!我現在已經在寢室安頓好了,這裡的床很舒服,空間也足夠大,我想我應該會在這裡度過愉快的七年。
  今天在車上我認識了許多人,有些來自巫師家庭、有些來自你說的Muggle──噢我可終於弄懂這個詞的意思了──家庭,也有一部分的人是一半一半,那天來引導我的先生說我去世的父母都是巫師,但撫養我長大的阿姨一家全都是所謂的Muggle,那我究竟該算是哪一種呢?
  我在車上設法找了一圈,晚宴時也努力地觀察了,但我找不到你。你知道我一直期待著能與你見面,你真的如此殘忍地不打算給我一點點提示嗎?
  總而言之,如果你堅持不給我提示,那我也絕對不會向你透露我的分院結果的,Lucy。
 
你誠摯的
Harry
 
  注意到桌上的皮質筆記本發出了淡淡的光芒,渾身散著香暖的氣息從浴室裡走出來的Slytherin首席挑起眉,一面慢吞吞地擦拭著自己過腰的鉑金長髮一面點了點封面讓筆記本自動翻開到傳來新訊息的頁面。
 
  瞇著一雙灰藍色的眼睛盯著頁面上頭的字句,一字字地仔細瀏覽過去,表情是外人難以見著、甚至連本人也沒察覺的愉悅,然後在看見末端疑似賭氣的句子時嘴角輕輕勾起,一點也沒有被冒犯的不快。
 
  花了點時間把自己的頭髮給擦乾並做好最後的保養步驟,坐在桌前的少年優雅地拿起羽毛筆書寫了起來,一手漂亮的花體字曾是讓對方羨慕又忌妒的原因,但在自己半開玩笑半是認真地列出訓練計畫時,對方支支吾吾地最後還是決定繼續使用自己的蝌蚪字了。
 
  但顯然還是有偷偷照著練習呢。
 
  看著和初次通信時相較之下工整許多的留言字體,不知為何竟讓他想像起有個小男孩就著燈光皺著眉頭鼓著臉頰嘟嚷著什麼卻還是抓著筆桿一個字一個字地練習的可愛畫面。
 
My lovely Harry,
 
  我以為對於稱呼這件事情我們已經達成了共識?自從我五歲起,就連我的父親都不敢再那樣叫我了。也許我該為了你過人的勇氣給你一點獎勵?
  是的,Hogwarts是如此美麗與不可思議,即便是一直生活在巫師界的我在初入學時也曾震懾於她的完美,七年的校園生活肯定能令你獲益良多。我很高興你終於能夠親身體驗魔法的奧妙,而非只能待在你Muggle親戚的家裡看我的敘述。
  你真的把特快車的所有車廂找遍了嗎?我並沒有經由其他方式回到學校,但我也十分肯定今天我所坐的車廂門並沒有被一個陌生的小男孩給推開,相信我,我和你一樣為此感到失望。
  捉迷藏如果提供了太多線索就不好玩了不是嗎?更何況你還是這個遊戲的發起人。但既然你指責我殘忍,為了表達我的委屈與不忍,我可以大方地告訴你,你還有一年的時間能夠試著在Hogwarts與我相遇。
  至於你的分院結果,依照這段期間的認識,我能否大膽地推測你屬於Gryffindor?
你真誠的
Luc
 
  把連繫用的本子妥善收好,Slytherin的少年心情愉悅地邊想像著對方苦惱的模樣邊準備就寢。他今年六月滿十七歲,如今已經是Slytherin的七年級生了。這是他作為學生的最後一年,也是最後一段他可以偶爾有點小任性的時間。
 
  畢業後,他就必須正式地承擔下作為Malfoy家繼承人的職責,和未婚妻Narcissa Black結婚是必須的,但可以等到Narcissa畢業後再進行。他對小他一歲的未婚妻沒什麼不滿的地方,大方得體、溫柔婉約,來自永遠純粹的Black家的小姐。在學的幾年他們之間的互動也很好,她敬他如兄如友,而他也把他當作妹妹來疼愛,即使婚後仍舊無法培養出愛情,他也有信心他們能夠如同親密家人般的相處。
 
  Malfoy家的產業他也能夠管理好,畢竟這是他近幾年就開始做的事情,而顯然十分滿意的父親也開始漸漸將家族的事務移轉給他,雖然一個Malfoy如此年輕就把責任丟給兒子是不怎麼負責,但這也是父親信任他能力的表現,他自然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
 
  至於那位大人……
 
  少年翻了個身,眉頭微皺。
 
  雖然貴族們大部份都加入了那位大人的陣營,自家父親更是那位大人最得力的幫手沒有之一,從政治立場而言Malfoy毫無疑問是站在Albus Dumbledore的對立面,但就他私人的立場……曾有幸見過所謂「聚會」的他,只是發自內心的感到不安。
 
  他描述的未來很美好,清洗血統、讓巫師重回四巨頭時期的強盛、驅逐所有被Muggle血統玷污的不潔者。他看得出那位大人眼裡有野心,像狼一樣的有侵略性,那位大人天生是當上位者的料,但他卻也看得出那位大人的心很大,而他願意讓他們看見的僅僅只是冰山一角。
 
  他知道那位大人並沒有把自己的想法完全托出。
 
  他可不像Black家的Bellatrix一樣,為那位大人的風采深深著迷到願意什麼也不思考就折下她身為一名Black的驕傲去親吻那位大人的袍角。而由於父親Abraxas的關係,他也從來不需要如此。
 
  他很慶幸在最後一年還能夠認識Harry,一個今年要進入Hogwarts學習的小巫師。一開始他以為這是一個陷阱,因此小心翼翼地在言談間想套出對方的背景與目的,小孩子的心性非常單純卻也十分要求公平,雖然無意間被他套出了許多事情,但因為他只告訴對方自己是Luc,那他就只能知道他的名字是Harry。
 
  也是因為Harry,他知道了更多有關Muggle的事情。Muggle並非完全無知弱小,雖然沒有魔法,但他們有電。雖然一個孩子所知有限,但也足夠讓Lucius明白巫師對Muggle的了解是不足的。當然他也同時知道了Harry是個孤兒,被Muggle親戚撫養長大,男孩對撫養他長大的人們三緘其口,但在言談間他也能發現Harry似乎過得不好。
 
  如果過得好,怎麼會對一本筆記本透露如此多的心事呢?
 
Dear Luc,
 
  我想我喜歡Hogwarts。然後不,我拒絕透漏任何有關我所屬學院的訊息,不然你就太容易找到我了,至於你是七年級生的訊息,我確實接收到了,所以我願意收回那句關於你很殘忍的評語。
  一年級的生活很忙碌,鑒於課堂上的表現,有些教授喜歡我,有些則不。你一年級的時候McGonagall也會在第一堂課的時候變成一隻貓嗎?那實在是很神奇,讓我也動了想要成為一名化獸師的念頭,McGonagall私下跟我說我的父親變形學學得很好,希望我有遺傳到他的天賦,能夠變成動物真是太酷了!
  魔藥學則讓我有點困擾,第一堂課時我就被難倒了,原來附子與牛扁是同樣的東西,而他們還有另外一個名字是烏頭。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覺得我們的魔藥學教授並不喜歡我,他看我的眼神就像是以前小學老師們看我的眼神,我曾經想像或許到了巫師界會有所不同,但顯然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喜歡我……也許你能給我一些實用的建議,親愛的Luc學長?
  在交友方面,少了Dudley的威脅,我的交友圈終於得以擴大,這是讓我最開心的地方,同學院的同學和學長姐們都很照顧我,當然我也有一些不同學院的朋友,我覺得他們都是值得結交的朋友。
  再說一次,我愛Hogwarts,能夠每天每餐都吃飽是讓我最最高興的事情,但是自從上一次不小心吃太多胃痛被連夜送到醫療翼以後,Pomfrey夫人就要Hermione嚴格督促我的飲食,夫人說我的胃很糟糕,不能一次吃太多東西,只能少量多餐。本來我以為Hermione已經夠嚴格了,沒想到Draco盯得比她還狠,真希望我的胃趕緊好起來。
  我聽Draco說,七年級要準備N.E.W.Ts會很忙,所以平常不太出現在校園裡閒晃,這是否代表我們遇見彼此的機率並不高?但是我仍是期待有一天我們能在校園裡不期而遇,又或者我們其實曾經與彼此擦身而過而不自知呢?多注意一下你附近的新生吧,我也很關注每一個出現在我眼前的七年級學長呢。
  最後,祝你準備考試順利!
你誠摯的
Harry
 
  「叩叩。」
 
  隔了一段時間終於再度收到男孩的訊息,Lucius嘴角仍噙著淺淺的笑容前去開了門,讓敲門拜訪的Narcissa詫異地挑眉,畢竟她很久沒瞧見自家未婚夫笑得如此真心誠意了,這讓她不禁起了好奇心。
 
  「Lucius,你的心情似乎很好。」
 
  「一個……意外交到的小筆友。」Lucius領著未婚妻在起居室坐下,讓家庭小精靈送上待客的茶點後,他看著雖然表情一如往常但眉間卻帶著愁緒的金髮少女,「Cissa,怎麼了嗎?」
 
  少女低頭啜了口紅茶,安靜了許久才艱難地開口:「昨天……因為堅持要嫁給一個Muggle…… Andromeda、被家族除名了。」
 
  與Muggle通婚,這對永遠純粹的Black家族而言是多麼可怕的事情。特別是在他們仍因為前幾年準繼承人Sirius Black進了Gryffindor的事情而在那位大人面前的地位急劇下降的時刻,即使有著忠心耿耿的Bellatrix又如何,Bella是女孩,又非現任家主的獨生女,Black家族怎麼也不可能由她繼承。
 
  但他知道Narcissa之所以難過並不是因為認為這件事情可怕,而是她的姊姊為了追求真愛而被家族驅逐,但此刻的她卻沒有能力背著家人與親愛的姊姊有任何聯繫的這件事情,知道Andromeda和Narcissa的感情一向好的Lucius起身坐到了Narcissa身邊,無聲地出借了自己的肩膀。
 
  「等妳畢業我們就結婚吧,只要妳成了Mrs. Malfoy、」Lucius將手帕遞給正靠在自己肩膀上頭無聲落淚的未婚妻,「Cissa,妳不會永遠都見不到她。」
 
  「謝謝你,Lucius。」
 
  「我們是家人,說什麼謝呢。」
 
My lovely Harry,
 
  是的,我的確十分忙碌,我會參考你的建議,多多觀察在我眼前出現的所有新生,但很遺憾的是我從未發現任何眼裡帶著好奇的男孩從我眼前經過,我想我們又錯失了許多時間。對於你收回關於我殘忍的評語,我想我也許該為你的仁慈致上最高的謝意?
  McGonagall的震撼教育顯然你也體會到了,但是化獸對於一個變形學十分優秀的十一歲男孩而言仍是太早,出自對你的關心,恐怕我不得不向你要求一個絕對不輕易在無人陪同的情況下嘗試這個魔法的承諾,你能答應我嗎?
  魔藥學是一門十分精細的藝術,需要專注與細心,而非變形學所需要的豐富創造力,當然它們對魔力的細微控制的要求是一樣高的,所以想要把魔藥學學好,首先你得記得預習,並且在熬煮時做到和教授的要求絲毫不差的精細,絕對別分心。你認為魔藥學教授不喜歡你,我想那或許是因為他不夠了解你,也可能你是個在課堂上調皮的Gryffindor……又或者是你沒有足夠好的家庭背景,這不用過於在意,你只需做好自己的本分即可,你本來就不可能討好所有人。
  你的朋友們做得很好,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我想你應該也不願意因為身體情況太差而被Hogwarts強制休學吧?
  謝謝你的祝福,也祝福你在Hogwarts找到更多的樂趣。
你真誠的
Luc
 
  不是沒有在新生群裡搜尋過,但他卻無法在新生裡找到他期待的那雙眼睛。曾經他懷疑過Harry並不存在,但那些生活的紀錄卻又如此活靈活現,Harry也會向自己抱怨怎麼也找不到Luc,卻不肯放棄這個小小的捉迷藏,以至於他們只能繼續憑著手邊意外出現在自己課本堆裡的筆記本維持連繫。
 
  雖然從未明說,他知道Harry的確是個Gryffindor,而他也確信Harry知道了自己屬於Slytherin。他有很多事情沒辦法向Harry坦白,而他也看得出Harry有些事情並不想告訴自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而他們在自己底線容許的範圍裡向彼此盡可能地坦白。
 
  1971年的夏天,Lucius Malfoy度過了他的十八歲生日,也正式地從Hogwarts畢業。第一個和他說生日快樂的是他的男孩,那時候的Harry筆跡看起來有點緊張又有點拘謹,筆記本極為緩慢地勾出了不熟練但看得出苦練了許久的花體字,讓他想著或許相見不相識也好,這麼純真美好的孩子,他可不想讓那位大人發現。
 
  畢業以後有許多事情要忙,等到許多繁鎖的事務終於暫時消停些,他才終於有時間得以翻開那本亮了許久的筆記本,仔細地看看他的男孩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Dear Luc,
 
  你已經許久沒有回音,這讓我十分擔心,希望你一切安好。
  回到親戚家裡以後,他們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我的行李通通丟進了我以前的小房間裡鎖起來,幸好Hedwig不在他們鎖起來的部分裡,只是乖女孩也只能待在我的房間裡頭,姨丈不允許我放她出去,這讓Hedwig很難受,不得不說即使是早已習慣的我看她這樣也同樣感到難受。
  無論如何,我設法拿出了我的暑假作業和筆記本,雖然只能晚上偷偷開手電筒躲在被子裡寫作業和與你通信,至少讓我不會那麼寂寞,雖然近一個月來我都沒有收到大家的信,你也沒有消息,但我想也許他們是在等著給我一個生日驚喜,我有說過我生日是在七月底嗎?期待一句生日祝福對於一個即將滿十二歲的男孩來說應該不太過分,對吧?
  其實沒有也沒關係,我只希望那天我能好過點。
  然後,不知為何我想告訴你,也或許是因為我不知道該和誰說,在離開學校那天,我看見了Draco的父親,我總覺得他看我的眼神……不知道怎麼說,那讓我想起你,但你明明才剛畢業不是嗎?也許我真的太想見到你了。
有點煩惱的
Harry
 
  想著今天的日期暗暗喊了聲糟糕,發現自己竟然錯過了男孩生日的Lucius拿起擱在一旁的羽毛筆就想回覆,卻因為看到接下來的留言而停下了動作,不解地挑眉。
 
Dear Luc,
 
  哇哦,呃。
  好吧,我原諒你了,這實在是一件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情,不過到底是什麼事情請原諒我無法現在就告訴你,你未來會知道的。
  生日那天我遇見了一隻家庭小精靈,原來是他扣留了我的信,但因為有位好心的、來自魔法部的先生及時阻止了悲劇的發生,總算我拿到了我的信,並且我的魔杖不需要被折斷、我不用因為有隻小精靈在我家使用了一個漂浮咒而成為替罪羔羊導致被Hogwarts退學,還過了個有生以來最完美的生日,所以我原諒你那天沒有給我生日祝福。
  你最近過得怎樣呢?托那位好心的先生的福,我在家裡的待遇突然變好了,雖然因為Dudley要減肥的關係我沒辦法像在Hogwarts一樣吃飽,但至少不會太餓,關於Pomfrey夫人「建議」的少量多餐依舊被嚴格地執行著,你不需要為我擔心。
  如果很忙,至少讓我知道你過得好不好。
非常擔心你的
Harry
 
  反覆看了最新的一篇留言好幾遍,發現自己仍是無法從字裡行間裡挖掘出男孩突然原諒自己的理由,Lucius不貴族地爬抓了下自己引以為傲的長髮,最後決定從男孩嘴裡套出那位好心的先生的名字,至少好好感謝下對方的能耐他還是有的。
    
 
 
我被推坑後再也爬不出來了!!!!!!!
 
哇哇哇~~關機前綠綠給我個"特大號"驚喜啊!
我關不掉了XD
 
穿越時空的筆友耶~~
這樣的設定真好~

好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變成中長篇吧~~
只有上下兩篇不夠啊>"<
期待 
穿越時空的筆友耶~~
這樣的設定真好~

好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變成中長篇吧~~
只有上下兩篇不夠啊>"<
 
其實我默默看了綠的文好久了WWWW
我都是被綠推下LH的坑的XD
爬不起來也不打算爬了WW
幾個月沒來發現還有更新好感動TAT
之前追得好幾個文都停了,害我都不敢來綠這邊
今天終於浮出水面了
加油喔!!
淚流滿面啊 
哦.....這設定......OwO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11-8589496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