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Lay all your love for me 

  小品文。

  冰炎x褚冥漾

 --

 
  你認識一個人。
 
  他多活了你一個年頭,但他看過的世界比你廣闊太多太多;你因為同儕的排擠與自身的遭遇而早熟,他則是因為環境與出身而不得不強迫自己提早獨立。
 
  相同的因,結了相似的果。經有心人士的安排,你們原先不可能交會的人生,在你生命邁入第十六個年頭時,產生了交集。
 
  那是改變你人生的重要轉捩點。
 
  那個人顛覆了你的世界、你的命運,以及你一切的一切。
 
  一年,三百六十五個日子。
 
  從一無所知懵懵懂懂到習以為常漸入佳境,是他引領著你的腳步一步步向前,是他預想一切可能的未來替你鋪路,讓你一路即使走得跌跌撞撞膽顫心驚依舊安全無虞。
 
  但他從來不說,而你直到他離開才猛然發現他替你做了這麼多。
 
  於是你拼盡一切想挽回他。也許只為了想和他說聲謝謝、可能想當著他面罵他一聲雞婆,也或許、你還想和他說更多更多。
 
  又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個日子的漫長等待。
 
  你的日子依舊照過,但身邊少了他。一樣待在學院裡,被同學們抓著上山下海、帶著學弟認識環境、跟著認識的人們學習新知、偶爾出點小任務賺錢貼補己用,而後剩餘的時間,你總待在他身旁。
 
  告訴他你學會了什麼、遇見了什麼,代替他看著正一點一滴改變的世界然後說給他聽。你期待著他有天會睜開眼睛罵你很吵也許再補上一記久違了的愛的教育,只是你同時想起他有時如孩子般莫名奇妙守規矩的性格……
 
  好吧,你想他可能真的會乖乖睡滿一年才會睜開眼。於是你開始一天天的數著日子,希望第三百六十六天趕快到。
 
  ──但他卻失信了。
 
  第三百六十六天,你寸步不離地守在他身邊深怕錯過他醒來的時間,秒針答答答地走著推動著分針與時針,時針轉了整整兩圈,二十四個小時。
 
  你還是沒見到那對美麗的紅寶石。
 
  眾人都很失望,但最失望的是你。所有人都走了過來拍拍你的肩膀,告訴你他一定會醒過來。你只是點頭,而後靜靜地把臉埋進雙手掌心,疲憊地不想開口。
 
  過了很久很久,你才悶悶地吐出一句。
 
  ──早知道這樣,昨天出完任務我就先睡一覺養足精神再來還比較好。
 
  明明是句輕鬆的玩笑話,但你聽起來卻是無比的苦澀。身後的人們聽了只能嘆息,因為他們都知道你是何等地期盼這天的到來。
 
  第三百六十七天,你趴在他身邊補眠時突然感覺到他的手指動了動,連忙坐直了身軀,同時緊張地握緊了拳頭。
 
  微微地,他的睫毛動了動。
 
  緩緩地,你看見了那雙美麗的紅眼睛。
 
  你忍不住地揚起嘴角,在他看起來意識恢復些微清明時,你告訴他。
 
  ──學長,今年不是閏年,所以你遲到了。
 
  他望著你,而後淺淺勾起嘴角,一如往常地罵了你。
 
  ──笨蛋。
 
 
  冷風呼呼地炊,你的心也冷冷的。
 
  你早就知道那個人是個標準的任務狂。真的、很早就知道了……但總是希望他能多撥一點時間出來陪自己。
 
  雖然你明白那同時代表他會壓縮他的任務時間,他會不計後果只求最快速解決任務,相對的危險度會提高很多。
 
  你希望他多陪陪你,可是你不希望他因此而受傷。
 
  所以你只能孤零零地站在淡水海邊,披著那人出門前要你加上的大衣、望著適合情侶一同觀看的落日餘暉,嘴裡悶悶地咬著烤花枝,不新鮮的海產加上鬱悶的心情,入嘴的味道只剩苦澀。
 
  最好是快點下雨。你如此心想,這樣就可以換到他寸步不離的伴在身旁,即使代價是你得病懨懨地躺上好幾天。
 
  其實你不在意,因為早就習慣這樣子的生活。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週期性地還會來個併發症,你的身體其實在大戰後一直都沒有調養好,你知道、醫療班知道,那個人也知道。
 
  前陣子不小心淋了些雨,被他唸了一頓。但刀子嘴豆腐心的他仍是在你難受時適時地端茶送水遞毛巾,偶爾提供暖呼呼的懷抱與安慰性的親吻。
 
  好吧可能獲得親吻的原因是因為他強迫你吞藥、把你抱到懷裡的目的其實是為了說教的這兩點要扣些分數。
 
  不能否認,那位黑袍運用鞭子與糖果的技術相當完美。
 
  好不容易可以回原世界一趟,那個人卻臨時去出了任務,把你放在家裡,但是只有你一個人的家很寂寞。
 
  於是你抽了移動符把自己隨機傳送到某個地方,卻意外的傳送到了台北街頭,突如其來的興致引發你看海的衝動。你拿著正常的錢幣,終於像個地球人一樣的搭乘大眾運輸抵達你一直很想和對方一起來的地方。
 
  你想他會找到你。
 
  所以你一個人拖著緩慢的腳步閒晃,想搭渡輪,但是卻怕自己的壞運氣影響其他乘客的安全只好作罷。
 
  等他來再一起坐好了,你如此想道。
 
  手裡拿著冰淇淋,份量很多。你覺得被那個人看到你可能會被踹進海裡,可能還伴著一句『也不想想自己什麼破爛身體和人家吃什麼冰!』。
 
  下意識地縮縮肩膀左右張望。
 
  沒人。
 
  ──所以要趁著他來以前趕快吃完。
 
  你曾經很認真的想過,如果不能完全擁有會讓自己這麼不開心,那是不是應該早在一開始就不要得到會比較好?
 
  你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為你已經得到,而且完全不想放掉。
 
  亂逛了好一陣,最後你買了烤花枝坐在岸邊。你來的時候是白天,你在這裡見證了海岸的一天,從白天到落日、可能會持續到天黑。
 
  如果那個渾蛋再不出現的話。
 
  「看你的表情,肯定是在罵我。」
 
  那個人在你身邊輕巧地落座,手中拿著一杯大概是路過時順便買的酸梅湯,凝視著你被海風吹得紅撲撲的臉頰,微微皺起眉。
 
  你忿忿地咬下最後一口花枝,順手搶了他手中準備好的衛生紙擦嘴後默默地離開把竹籤丟進垃圾桶裡又回來坐好,很不客氣地拿了他遞來的酸梅湯喝了兩口,你依舊沒有說話。
 
  直到他把你攬進懷裡。
 
  「抱歉,讓你久等了。」
 
  一句話,讓你心中糾結的不快頓時煙消雲散。
 
  「吶,學長,我想吃阿給。」
 
  「等等就去。」
 
  「還想喝魚丸湯。」
 
  「嗯。」
 
  「還有糖葫蘆和豆花。」
 
  「先吃完正餐再吃。」
 
  「我還想搭渡輪到八里去玩沙。」
 
  「如果你想的話。」
 
  ──真的是把你寵得無法無天了,你如此心想,於是滿懷希望地繼續開口。
 
  「回來之後我還想吃燒冰。」
 
  「這一個,你可以想,但是不能要。……還想做什麼?」
 
  獲得了預期以內的答案,你沒有任性地耍賴撒嬌,只是乖巧的點點頭。然後你開口向對方討了你最想要的東西。
 
  「──學長,我還想要、……你一生的愛情。」
 
  這回,他沒有開口,只是更加擁緊了你,好久好久才放開。你抬頭,望進一雙深邃迷人的紅眸。兩人對望了好一會兒,他才終於回應你。
 
  「──你不是早就擁有了嗎?」
 
  ─Lay all your love for me,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1-acc53c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