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Dear Professor (03) 
預購到明天為止噢噢噢噢噢~
那麼這邊是CWT35的預購單,放這邊提示一下wwww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TAG提示|時空逆轉|年下|小禽獸出沒注意|微R18
--
 
  萬聖節那一晚發生的事情他並非全然失去意識,半夢半醒之間他知道Lucius攙著自己離開那已然陷入瘋狂的大禮堂,走在空盪盪的走廊上自己因為不勝酒力踉蹌了幾次便讓少年給打橫抱了起來,雖然心裡想著被小了自己十幾歲的少年如此輕易便抱了起來實在很難為情但卻因為不想替對方增添更多麻煩而沒有掙扎。
 
  被抱進了辦公室後又被穩穩地擺上沙發,隨著甘甜的清水一起遞送過來的是少年輕聲的我喜歡你,讓他一瞬間不曉得自己是更加迷茫了還是清醒了些,只能就著原先的姿勢呆愣愣地望著突然靠得好近的少年,直到柔軟又滾燙的觸感緩慢地傳到大腦,才猛然驚覺彼此唇貼著唇、越了界的親密。
 
  腦袋昏沉沉地想著不應該這樣,身體卻誠實愉悅地接受了吻,甚至還發出了不像自己的甜膩低吟,隨後嘴唇被吮吻的力道加重,身上的衣服被一件件粗魯地褪去、兩具赤裸的軀體緊密相貼,明明是該入冬的天氣卻感覺異常火熱。
 
  直到那幾乎要把他從中心撕成兩半的疼痛炸開,他的思緒才猛然回到了腦海,視線一清明卻看見上方一臉隱忍痛苦的Lucius,直覺地就想安慰幾句,發出的卻是不成聲的嗚咽與帶著濃厚鼻音的軟嚅輕哼。
 
  少年的唇開開闔闔,低沉沙啞的聲音像是在道歉又像是在安撫,才想著兩人的角色怎麼反過來的下一秒,身後那天生就並非用來承受的部位便被一點點強行撐開,痛得讓他幾乎要窒息,本能地想要掙脫身體卻被牢牢地釘在沙發上,抗拒般的扭動卻是讓身上的少年呼息更加粗重,兩人相連的部分也瞬間深入得讓他不由自主地悶哼出聲。
 
Lucius緊緊地抱住他,明明痛的是承受著的他,但少年的表情卻比他還要難受,滾燙的吻一個個落下,灼熱得像是要將他融化,而他卻是先迷失在那雙盈滿情意的灰藍裡無力抗拒,直到酒精再次侵占思緒掌握身體的主導權,終至陷落。
 
  隔天清早在少年的懷裡醒來,他先是望著即使在睡夢中也依舊把自己摟得死緊的Slytherin好一會兒,才訝異起自己渾身的乾燥清爽與只有些微痠軟的腰,而身後承受了一夜荒唐的部位也似乎已經上好了藥。
 
  反射性地起身抓起被擺在床頭的魔杖後便想扔個遺忘咒到少年身上,但卻想起了火熱纏綿之際傳進耳畔一聲聲的Harry我喜歡你。
 
  魔杖落在棉被上時輕得一點聲響也無,他輕巧地翻身下了床,將自己打理好後坐在床邊一直等到少年自己醒過來才試圖若無其事地要他快起床去大廳用餐。
 
  就這麼躲到了現在。
 
  他當然知道所有人都把他們之間的互動看在眼裡,不管是看著自己長大的、同在Hogwarts擔任教職的Tom哥哥還是其他作為長輩們的教授都曾經明裡暗裡地詢問過這是怎麼一回事,甚至連校外聽見風聲的自家哥哥跟作為Lucius家長的Abraxas哥哥也都藉由各種管道傳遞了來自他們的關切。
 
  可是他要怎麼說?他根本開不了口。
 
  ──他與自己的學生上了床。
 
  ──還是他從小看著顧著寵著長大的Lucius。
 
  Lucius以為他在生氣,但他的情緒顯然比生氣還要複雜許多,而就算生氣、針對Lucius的部分大概還沒他對自己的部分多。蜷成一團的黑貓困擾地又咬起了毛茸茸的貓掌,卻讓少年輕柔地抓了開。
 
  「別這樣咬,會受傷的。」
 
  十分熟稔地打開了辦公室的門,把嬌小的黑貓擺上了柔軟的沙發,注意到被擺上沙發的貓咪一瞬間不自在的僵直,鉑金少年極為緩慢地淺淺抿出一個幾乎看不見的微笑,走回門邊,低垂著的視線緊緊盯著木製的門把手,背對著辦公室低聲到,「那麼我先回去了……Har-Professor Potter。」
 
  「Lucius——」在少年背過身的瞬間便變回人形的青年猶豫了幾秒,才在告辭的語句被說出口以後叫住了對方,「……我沒生你氣。」
 
  少年立刻轉過身,灰藍的眼眸亮了起來,「Harry,那我、」
 
  青年抬起手截斷了對方的發言,輕輕搖了搖頭,「你先回去吧,我需要一點個人的思考空間。」
 
  送走了Lucius,Harry疲憊地替自己倒了杯熱茶,翠綠的眼睛望著緊閉的門扉,只是輕聲歎息接著喝了口茶。
 
  好燙。
 
 
  他從小就知道Harry Potter這個人。他是Potter家主最最疼愛的小弟,一個Ravenclaw的、堅持遵守巫師成年後必須出外遊歷至少一年的這項傳統的Potter。
 
  從小他就常聽父親和教父提起他,聽說自己出生的時候對方有來看過他、自己還意外地很黏那個當年只有十四歲的少年,但當他成長到足以開始接受貴族基礎幼年教育的年紀時,那個據說他很黏的少年已經外出遊歷。
 
  那時候Malfoy莊園常常會收到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還小的他還不懂那些東西到底有多麼珍貴,但大人們每每拆開時的驚訝表情卻能讓他明白那些東西絕對不是表面看來那麼不值一提。
 
  所以他開始對那個少年產生好奇,每次一有新包裹寄來時明明看不懂卻也總是一定要待在一邊看看到底這次來的是什麼,而見他有興趣,父親和教父也開始會向他介紹那些珍稀物品的來歷,他才知道原來Potter家熱愛冒險的血緣即使是在Ravenclaw也能夠展現得如此淋漓盡致,甚至比以勇氣著稱的Gryffindor都還要來的瘋狂。
 
  正式滿六歲那一天他終於見到了那個讓所有人都欣賞著的青年,風塵僕僕地像是連續趕路趕了好長一段時間的模樣,明明臉色已經有些蒼白身體也顯得有些搖搖欲墜但還是堅持著把已經準備好的禮物交到了自己的掌心裡。
 
  「好久不見了呢,Lucius,生日快樂。」
 
  然後那個青年就這樣笑咪咪地昏了過去,嚇壞了大廳裡所有的人們,也讓當時還只是個Auror小隊長的Charlus Potter瞬間拋下所有貴族風範大呼小叫地抱著自家寶貝弟弟橫衝直撞,最後是在被Tom Riddle優雅地甩出幾個咒語給制伏後,被Abraxas Malfoy火速請來的治療師才總算可以好好進行檢查。
 
  最後發現那個青年只是太多天沒吃東西給餓昏的時候,不得不說幾乎是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這讓Lucius放下心的同時也注意到那個已經被灌下大量營養藥劑睡得正香的青年擁有多麼好的人緣。
 
  而當人們注意到他手裡正握著的禮物時,此起彼落的驚呼聲讓他立刻明白了自己手裡大約半個巴掌大的水滴狀水晶是比其他人送給自己的禮物還要珍貴許多的海妖淚,一旦出水就會開始化為泡沫一點一點消失,能有幸親眼看見海妖淚的人無一例外都是在海上,不然就是憑著看過的人留下的圖像,在陸地上基本沒有機會看見這麼大的實體,但那個青年卻做到了。
 
  六歲的他只是握著掌心裡觸感溫潤的水晶,不是很能明白自己心裡猛然竄起的情緒是什麼。
    
 
 
很好奇這故事Harry的家庭呢,感覺很溫暖。
 
是愛呀、親愛的~~
我等到了傳說中Lucy坎坷情路的驚人萌芽瞬間。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09-fbed6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