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 C'era il tempo 

  架空,吸血鬼設定。

  冰炎x褚冥漾

  --

  很久很久以前,某個偏遠的小鎮裡有一座華麗的古堡,而根據城堡裡都該住著非人類的慣例,這座古堡裡住著一隻吸血鬼。
 
  傳說中的吸血鬼總是畏懼日光,他們擁有一身白皙賽雪的肌膚、屍體般的冰冷體溫、並且都有著一雙能夠蠱惑人心的漂亮雙眸。
 
  小鎮人們與吸血鬼,過著互不干擾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小鎮裡的孩子們貪玩,把最不受歡迎的一個男孩關進了古堡裡,他們故意裝作沒有聽見男孩無助的哭泣與驚懼的求饒聲、興高采烈地笑鬧著離開了古堡。
 
  太陽西沉、夜幕低垂,男孩的兄姊挨家挨戶的找出每一個孩子逼問弟弟的下落。
 
  第一個孩子一口咬定一整天他都沒有見過男孩,第二個孩子說他一整天都沒有和男孩一起玩,第三個孩子說他感冒沒有出門,第四個孩子說她的父母不准她和男孩一起玩,第五個孩子的父母說他已經睡了,第六個孩子低頭沉默什麼話也不願意說,第七個孩子在兩人的逼問下才顫抖著招出了一切事實經過。
 
  但是寂靜的古堡空無一人,就連男孩的哭聲也消失無蹤。
 
  貪玩的孩子們終於明白事情的嚴重,但木已成舟。他們只能哭著祈求男孩家人們的原諒,而男孩的親人只希望能夠找回家裡最疼愛的寶貝。
 
  日子一天天過去,男孩的家人們從沒有放棄過尋找,卻一天天的絕望。終於在男孩失蹤的下一個月圓的日子,男孩突然地出現在家裡的房間裡,他的家人歡欣鼓舞慶賀著男孩的失而復得。
 
  因為男孩回歸後對於自己失蹤的那段時間絕口不提,並且總是沉默地遙望著古堡的方向。
 
  對於男孩的行為,男孩的家人們只是在一旁守護著他,但鎮上卻慢慢流傳起男孩已成為吸血鬼的謠言。
 
  他們懷疑男孩成了吸血鬼的同類,但卻找不到任何證據。因為男孩不畏日光,每個周末依舊跟著鎮上的人們一起做禮拜,他的膚色是天生的白皙,體溫一如常人般溫暖,而他的眼睛漂亮純潔看不見任何雜質。
 
  他沒有吸血鬼的特徵,卻奇蹟似地從住著吸血鬼的古堡裡生還。
 
  鎮上的孩子們都畏懼他不敢和他有所往來,過去的男孩會因此而神傷,但如今的他只是恬靜地做著自己該做的事、過著一如往常單調平穩的生活。唯一不同的是他請他的母親做了一隻可以抱在懷裡的兔子娃娃,在男孩心情不好的時候,他會一語不發地抱著娃娃坐在窗邊望著古堡發呆。
 
  時光流逝,男孩成了少年。
 
  少年依舊過著同樣單調平凡的日子,多數時間在父親的身邊學習,偶爾待在家裡幫母親的忙,閒暇時間則是陪著手足參加一些屬於年輕人的社交活動。和少年同齡的人們幾乎都有了婚配對象、並且準備在鎮上為他們統一舉行成年禮的那天宣誓結為夫妻,但少年只是微笑著望著那些幸福的人們,一句話也沒有說。
 
  對於父母的詢問,他總是說:再等等。
 
  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在等待,他在等待一個怕寂寞的人,在他成年那天來接他。
 
  少年從來沒有開口說的、是他遇見了一隻真正的吸血鬼。
 
  那個吸血鬼有著一頭像是月光打造的銀色長髮,前額有一綹鮮明的紅絲,就像他的眼睛一樣、璀璨的像是最上等的紅寶石,他的膚色是近乎透明的病態白皙,被他抱在懷裡的感覺猶如置身雪地。
 
  可是當時的男孩、現在的少年卻覺得吸血鬼的懷抱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那樣冰冷的掌心包覆著自己手的感覺比什麼都要來得安心。
 
  他遇見的吸血鬼擁有人們以為的吸血鬼全數的特徵、擁有人們夢寐以求的長生不老與無數財寶、擁有健康的身體和強大的能力,明明什麼都有了,但他的眼神卻比誰都寂寞。
 
  那時候少年還只是個男孩,他不懂為什麼吸血鬼明明被打擾了卻不對自己生氣、不懂吸血鬼為什麼對自己那麼好也從來沒有動過吸自己血的念頭、不懂為什麼吸血鬼老是冷著臉兇自己卻總是默默容許自己在他眼皮底下跑來跑去成天黏著他,他也不懂吸血鬼為什麼總想把他排拒在他的世界之外,明明他的眼神是那麼地渴望。
 
  男孩對吸血鬼說他想陪在他身邊。
 
  但吸血鬼搖頭拒絕了,他說男孩並不是那麼清楚「陪在吸血鬼身邊」的意思。然後他說他要把男孩送回家,他說人類和吸血鬼不可以生活在一起。
 
  我可以天天對你說喜歡、可以每天陪著你一起睡在棺材裡、可以每天醒來都給你一個微笑、可以在你傷心難過寂寞的時候給你一個擁抱,我明明比誰都愛你,為什麼我不可以?
 
  死命揪著吸血鬼的衣服,男孩眼裡盈滿了淚。
 
  吸血鬼那一瞬間懵然了,接著他看向男孩、表情有些壓抑,像是想說點什麼卻又不敢開口。
 
  最後他把男孩抱進懷裡,力道強烈地像是要把男孩直接融進靈魂裡。
 
  ……我們約定好,在你成年那一天,我會親自去找你。如果到時候你的決定依舊沒有改變,那我就帶你走。
 
  於是他開始等待。
 
  等待他親愛的吸血鬼。
 
 
  當褚冥漾掀開屬於自己棺木的時候,他望著窗外明亮的月光發愣,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他想起自己的小時候,想起自己的家人,想起很久遠的那段曾經。
 
  不過,那都是身為人類時候的事了。
 
  「褚,既然醒了發什麼呆?」他的同居人從旁探了頭,銀白的細絲流洩而下。
 
  眨了眨眼,褚冥漾輕輕笑了起來,然後伸出手要對方把自己抱起來,「才不是在發呆,我在想事情。」
 
  「哦?」輕鬆地把青年打橫抱起,古堡的主人挑起眉開始走往餐廳。
 
  「我在想,一個人睡真的好寂寞。」把臉埋進對方胸膛,褚冥漾如此說著。
 
  頓下腳步,「所以?」
 
  討好地主動在戀人臉頰啾了一下,「對不起,我錯了,請收容怕寂寞的我。」
 
  「還有呢?」唇角微勾。
 
  「還有什麼啊……」被打橫抱起的青年狀似苦惱地想了想,然後笑著伸手勾住戀人的後頸,深深地吻住他。
 
  「我親愛的吸血鬼、颯彌亞,我愛你。」
 
  ─C'era il tempo,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30-510cbf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