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 Sugar Dream 
願賭服輸之嗚嗚茲拉誤我一生系列(?????

No.1 森羽的Severus Snape x Harry Potter
  是的這是一支紅色的嗚嗚資拉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3e4b74a305774743baf60de7911ab012_w26_h24.gif
  啊,這是篇有肉的True EndOWO//
--
   
  來自他的擁抱總是緊窒得幾乎無法呼吸,像是用盡力氣耗盡生命一樣發狠的力道。
 
  ——就像是他們沒有明天。
 
 
  他們第一次見面在夜行巷,兩個人都不是最好的狀態。青年灰樸樸地坐在角落無精打采耷拉著腦袋一副人生再也沒有其他任何重要的事情值得他振作的模樣。
 
  而他結束了幾個失敗的實驗,暑假開始的第三個星期首次不得已地踏出家門採買藥材,也終於從魔藥的世界脫出了一會兒踏入現實世界然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當中想起了那與自己分道揚鑣的女孩。
 
  他低下頭,青年湊巧抬起了臉。兩人不約而同地怔愣了會兒,而後抬起臉的青年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舉起手髒兮兮地說了聲嗨,而他則是望著那雙似乎因為自己而一瞬間鮮活了起來的綠眼睛鬼使神差地破例給了一個陌生人回應。
 
  語言無法確切的形容那時候的感覺,硬要說的話那就好像是那個人的世界因為看見他而瞬間產生了意義。
 
  第二次見面是在斜角巷,青年佇立在魔藥藥材店前躊躇不前,而他手裡捧著無數教材正不耐煩地替新學期的開始做著準備,將最感興趣的留在最後是他一直以來的習慣,然後他們不經意地相遇、墨黑映上翠綠接著撞了個滿懷。
 
  隨後他注意到青年對於魔法掌控的如此細緻如此完美幾乎讓他著了迷。
 
  他們在第二次見面的時候交換了名字,青年是Harry,他是Severus。
 
  Harry是Hogwarts的畢業生,他曾經擁有一隻美麗但脾氣卻被他慣得有些嬌縱的雪鶚、他的魔藥學得不怎麼好、但對於黑魔法防禦術和變形學的掌握好得令人吃驚,而他對符咒學的應用知識更是令人每每聽見總是耳目一新,他的脾氣很好,一雙翠綠的眼睛總是彎彎的溫和的柔軟且迷人。
 
  Harry說他是個沒有家的人,而Severus剛好有個沒有人的家。
 
  Harry是個懂得如何生存卻不能體會正常生活的怪人。他懂得如何烹飪出美味的食物、懂得如何把一棟住宅打理的井井有條、懂得時時刻刻把周遭的一切保持整潔清淨,他只花了一天就把Severus的家改造成了一間乾淨整潔美麗適合居住的房子,但那個青年在做完這一切後的表情看來是那麼的迷惘與無所適從。
 
  沒有人教過他該怎麼在一棟房子裡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他完美地處理了一切卻從來沒考慮過要留個空間給自己。
 
  Severus想Harry真是個奇怪的人,心裡暗自好奇起他來自何方。
 
  兩人的生活再次回到了軌道,一個足不出戶地研究魔藥、另一個每天早早起床打理三餐把房子整理得一塵不染然後對著窗外藍天日復一日的發呆。
 
  有天晚上屋主終於問了房客你在看什麼。
 
  正胡亂用叉子攪拌著盤子裡土豆泥的房客頓下了動作突然深深地看了發問者一眼然後輕輕笑開說我只是想要把這一切用力地記在腦子裡,最好死也不忘。
 
  那天晚上他們緊緊挨著彼此入眠。
 
  也是同一晚Severus幾乎是驚慌失措地發現自己如今看見翠綠的東西想起的並非他生命中曾經唯一的陽光Lily Evans而是這個同樣和他一起躺在床上靠著自己蜷曲著身體正規律地呼息著的青年Harry。
 
  Harry了解Severus,有時候他甚至以為Harry其實和他在一起生活了好幾年,畢竟他對於他的某些習慣了解得簡直太過深入、幾乎就像是反射性的動作;但Severus並不了解Harry,他甚至不知道他透過雙向鏡在連繫誰,只能知道結果總是不歡而散。
 
  時序進入夏末秋初,Hogwarts的開學日期悄悄地逼近。某天晚餐後他主動開口說同意青年在他學習期間繼續住在他的房子裡,而對方卻只是淡淡勾起唇角,沒有拒絕卻也沒有應允,然後揪住了藏在衣服底下有著雙向鏡的掛墜,像是下定決心般探出身子突然地吻了他。
 
  而他在青年的唇離開以前伸出手一把揪住正打算退開說抱歉的人重重地吻了回去。
 
  兩人共同的臥房、衣衫凌亂的他壓著他,居高臨下地望著。躺在床上衣衫半褪的青年僅僅只是微微瞇起翠綠的眼睛嘴角勾起淺淺的笑,在昏黃的燈光下毫無保留地對著他敞開了自己,無聲的誘人邀請。而他著迷地沿著蜜色的頸項順勢而下一一烙下炙熱的親吻,然後停了下來。
 
  他一直知道Harry是個身材纖細單薄卻意外地武力值爆表的人,卻從沒料到這樣單薄的身體上竟然能夠蜿蜒這麼多的傷痕。在青年發出任何一個喘息以外的完整音節以前他又繼續了下去,帶著更加熱烈的情感虔敬,混雜著膜拜與愛憐的吻依著那些蜿蜒猙獰的傷疤舔吻而下,讓被如此珍惜對待的青年瞬間燃燒了起來,明明已經結痂轉淡的疤痕也熱辣辣地又癢又麻。
 
  他們就連性事也像平時兩人相處一樣,安穩且靜謐,卻在空間中處處能感覺到彼此存在的氣息,就算不說話也覺得安心無比。兩具身體緊密相依,汗水淋漓地相互親吻啃咬,誰也不肯離開誰情感激烈得交纏著卻連喘息聲也微弱得細不可聞。
 
  長年下來總是習慣忍耐習慣壓抑的青年抿著唇只是偶爾輕聲哼哼,在自己身上遊走的雙手彷彿帶著魔力,隨意晃過便帶起宛若觸電般的感受。而他抬起了手慢慢地攬住了上方正把自己當作易碎品般細心對待的人,努力想要把眼前的一切給深深記在腦海裡。
 
  直到身後那並非用來容納的入口被試探性地揉壓了會兒,深綠對著墨黑,眨了眨乾脆地表明了許可。誰上誰下誰進入誰從來就不是他在意的重點,男人的尊嚴什麼的在Severus Snape前什麼也不是,只要是他、這個未來的魔藥瘋子,Harry Potter總是甘之如飴。
 
  「會痛吧。」但對方卻突然微微皺著眉停下了動作,「我去拿東西來做潤滑。」
 
  但他只是難得憑藉著自己做為成年人的身手抬起手一拉一帶把人又勾了回來,一雙綠色的眼睛勾人地直直望著定力還不到他記憶中那男人水平的少年,親暱地用舌尖舔了舔少年的耳廓末了又咬住含了下有些泛紅的耳垂,輕輕朝著對方呼了口氣,「沒關係、直接來吧,我喜歡痛一點。」
 
  ──這樣,我才能徹底感受到你。
 
  身體一點一點被撐開,雖然過程極度緩慢卻是無比堅定地一路挺進直到兩人緊密相貼,明明是第一次卻感覺如此契合,汗濕的身體緊密相依呼息紊亂地交纏在一起,不約而同輕輕呼出一口氣像是饜足又像是鬆了口氣。
 
  眼神交會了片刻,黑眸的那一個突然掐住了身下青年的腰際猛烈地動作了起來,讓原先清明得幾乎是在黑暗中熠熠閃著光的翡翠須臾間籠罩了一層薄霧像是只要身上的人動作再劇烈一些就要落下淚來,就連本來刻意壓抑的輕喘低吟也隨著加大的動作而顯得那樣激烈而破碎。
 
  ──只有我一個人失控,這怎麼可以。
 
  然後他在緊緊夾著自己的軟嫩臀肉猛然收緊的瞬間本能地慢下了動作,讓青年迸出了聲碎裂的抽泣,身體還停留在巔峰被硬生生止住的極度敏感,被刻意放慢的抽送讓他忍不住一抽一抽地顫抖著、下身更是不自覺地絞緊,美麗的翠綠迷離不解地抬起眼望著。
 
  「Sev……?」
 
  被望著的人瞇起了墨黑的眼,雙眼愈發深沉。感覺到身下火熱的軀體被自己完完全全地支配著,隨著自己的每一個動作而喘息顫抖,骨節分明的手撫上青年微顫的腿根,生著薄繭的指腹輕輕刮過,隨後雙手一抬一壓接著整個人欺了上去, 狠狠咬住青年柔軟的唇瓣反覆碾壓,直到那對翡翠徹底淪陷、再也無法思考只能遵從本能的嗚咽抽搐,內心深處的野獸才終於滿意地退了回去。
 
  當天晚上他們相擁而眠,過於疲倦而沉沉睡去的青年沒發現,抱著他的青年望著自己被青年無意識地緊緊揪住的衣角好久好久,才輕輕地、無比虔誠地在青年額角的閃電疤痕上印下了一個柔軟的吻。
 
  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
 
 
  那天以後,Severus再也沒見過Harry透過雙向鏡連繫著誰,只是那條掛在他脖子上的細金鍊子卻也從來都沒拿下來過,讓他每每看見每每都覺得扎眼。
 
  Harry特別喜歡親密的肢體接觸,喜歡牽手喜歡擁抱喜歡沒特別做什麼但就是緊緊挨著彼此各自做著各自的事。但是隨著Severus開學的日子越來越近,他感覺起來就越來越焦躁煩悶但怎麼問也不肯開口,但他主動的擁抱卻是越來越頻繁。
 
  來自他的擁抱總是緊窒得幾乎無法呼吸,像是用盡力氣耗盡生命一樣發狠的力道。
 
  ——就像是他們沒有明天。
 
  深夜,躺在床上的青年突然睜開了眼睛。從緊摟著自己的懷抱裡掙脫出來,跪坐在床上他專注地看著那即使是在睡夢中也偶爾會皺起的眉,忍不住伸出手撫平對方眉間的摺皺,青年幾不可聞地嘆了口氣。
 
  「的確,是沒有明天了呢……」
 
   不是沒有想過乾脆自私地留在這個世界裡,但他從來就學不會自私一點,只要一想到自己所屬的世界還有那些自己所珍視的人們正死死抗著外界壓力只為了盡可能地讓自己能有多一點的時間待在這裡,他就無法自私地拋下他們。
 
  明天一早,Severus就要起程前往Hogwarts開始他的新學期,而他也該回到原先的地方、回到他所屬的時間點。為了這個,他在兩人睡下以後給了對方一記無聲的昏迷咒,為了確保自己即將要做的事情不受阻撓。
 
  踏下了床,他在書桌前坐了下來,抓起擱置在一旁的羽毛筆在羊皮紙上寫了些什麼,等到墨水乾了以後他想要把它摺起來藏在某個地方,卻又因為想起了什麼而作罷,只得重新回到床上,用眼睛一點一點描繪著對方的模樣,然後忍不住地伸出了手。
 
  「你不會知道我有多想見到你,Severus。」輕聲喃喃,Harry的手沿著Severus的臉龐撫過一遍又一遍,接著一道淡藍色的光凝聚在指尖,抵著似乎是因為夢見了煩心的事情而再度皺起的眉心,無法逆轉的高階遺忘咒便沿著兩人連接著的地方滲入。
 
  閉著眼細細刪去兩人自認識以來的一切,再一一填進那些一成不變的、屬於Severus Snape的、單獨一人的暑假生活。
 
  直到魔法完成,Harry才終於呼出一口氣,從衣服裡拉出了一直掛在脖子上的時間轉換器,Severus一直以為這只是雙向鏡,但其實這是一個被改造過的時間轉換器,他就是藉由這個穿越了時間,並且透過這個裝置,他可以和自己原先時間點的好友們聯繫。
 
  輸入自己的魔法波動啟動了裝置,仔細地撥弄著時間,然後一道女聲傳了出來。
 
  「我終於等到你聯繫了!Harry,Professor Snape的校長資格聽證會已經確定在明天了,我很抱歉,但我們真的需要你回來。」
 
  「我知道,Mione,我這就回去了。」確定了時間,Harry戀戀不捨地又望了床上的Severus一眼,最後他緩緩閉上眼,任由魔法將自己捲進時間的漩渦裡。
 
  「再見了,Severus。」
 
  隨著青年的身影逐漸變淡,象徵著時光的金色光芒席捲了整個蜘蛛尾巷,將那名黑髮綠眼的青年曾經生活在這裡的蹤跡一一抹去。
 
  最後隨著金光而消逝的,是書桌上墨綠色的字跡。
 
  ——你的世界裡即將擁有我,而我的世界卻早已失去了你。
 
  Fin.
 
 
 
喔喔~終於等到了(!?
 
恩..沒猜錯的話 應該是長大後的Harry回到入學前和Snape在一起吧? 所以才說"你的世界即將有我" 而在未來兩人並沒有在一起嗎? 不然怎麼說"我的世界早已失去你"呢? 另外在未來Snape將要考取校長資格是嗎?
總覺得我理解有誤呢...求解@@
然後很好看呢!! 揪心的感覺好棒> < 有點甜又有點虐再帶點無奈 好文阿!!!
 
好揪心呀
這樣的小哈好可憐捏
只有他抱著沒有希望的愛情
而所愛之人卻沒有回應
還是由自己令愛人遺忘他們的愛情
最後一句話好催淚
有甜的後續嗎?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98-c9727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