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Make a Wish 2-3 

其實我還不太能相信自己完稿了(ry
總之Make a Wish預購開跑中!

 --
  「……你聽過戈特斯嗎?一個很小的村莊,雖然同樣位在克萊亞的極北之處,不過離這邊還有一段距離。」
 
  「抱歉、」貝里恩誠實地搖了頭,他是南方的孩子,「我來自諾魯爾,對北方並不熟悉,比較熟悉的就是邊界戰場。」
 
  「我也沒去過南方。」牧師眨著眼睛回應,語氣像是滿意於這樣顯而易見的公平,然後他旋回身往前又走了幾步,「還有很多地方,我都沒有去過。」
 
  「雖然我們來自不同的地方,可是我們都同樣生活在這片大陸上。我們不能只一昧地索討,卻從不考慮付出……這樣對克萊亞是不公平的,是她孕育了大陸上的每個種族、每一條生命。」
 
  抬起手摸了摸不知何時垂到身前的辮子,列維斯的語氣頓了頓,才又繼續說,「貝里恩,你是騎士,你有只有你才能辦到的事情;而我身為牧師,也有專屬於我可以做的事情。」
 
  凝視著青年的背影,貝里恩想或許眼前這個看來弱不禁風的學者真的可以堅忍不拔地留到最後一刻。
 
  他如此想著,並在心裡虔敬地祈禱了起來。
 
  回到營地,列維斯心情看來十足愉快地抱著滿滿的藥簍便鑽回了自己的住所,一副沒把東西處理完便絕不踏出木屋半步的模樣。做為團長的貝里恩原先還在猶豫自己該不該跟上去看看,卻讓恰好經過的副團長賽迪芬爾給攔住了腳步,硬是被拖去處理那些不管過了多久都一樣惱人的文書事務。
 
  本來這些紙張上頭的公務他都是全權交由八面玲瓏的賽迪芬爾負責,畢竟對方也是頂著個副團長的名號,總不能讓他成天都和兄弟們玩在一塊甚至肩並肩地去做小壞事,更何況,這些賽迪芬爾是在行的事,通常他只需要大致上看過最後再簽上自己的名字就可以了。
 
  賽迪芬爾是他從小到大的玩伴,兩個打小沒了父母的小孩生活在偏僻的鄉下小鎮裡,彼此都是對方最值得信賴的夥伴。嚴格說起來他們對賽迪芬爾的爸爸媽媽還是有印象的,只是很不幸地在他長大成人前便雙雙過世,留下兩個半大不小的孩子,除了彼此扶持著活下去沒有其他出路。
 
  也幸好鎮上的大家都很好,總是時時刻刻照拂著他們的吃穿用度。這樣磕磕碰碰地彼此照顧也讓他們平安健康的長大、然後一同出外拜師學藝成為騎士四處闖蕩直到現在為了守護克萊亞而成為聯合軍的一份子。
 
  「所以、我們新來的牧師……貝里恩,你覺得他怎麼樣?」把已經處理到只剩下需要團長認可簽名的文件放到桌上讓貝里恩翻閱確認,賽迪芬爾在一旁找了個地方坐下,接著開口詢問。
 
  貝里恩依舊盯著眼前的文件,手裡的動作卻停了下來、思忖片刻後才緩緩地給了答案,「如果是他的話,應該可以支撐到最後吧。」
 
  注意到那是個肯定句,賽迪芬爾揚起眉看著回答完自己問題之後又認真投入原先工作當中的團長大人,原本想問對方究竟哪裡來的自信,卻同時想起這段日子以來貝里恩總是一有空閒便跟在列維斯身邊,甚至每天早上定時到牧師的居所報到叫對方起床順便替對方綁頭髮。
 
  這樣說起來似乎現在團裡最了解新任駐團牧師的人也的確就是貝里恩了。
 
  當然賽迪芬爾不是沒好奇過好友為何要主動攬下這種差事,但對方只是露出了有點頭痛的表情然後說著他都是為了騎士團著想之後默默地帶開話題,久了他也就習慣貝里恩這樣幾乎等同列維斯的貼身管家一樣的行為。
 
  反正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他也管不了那麼多,畢竟他也只是副團長而已。
 
  「雖然想知道你對他的信心從何而來,但既然你都認可了,我想我也不會反對。」賽迪芬爾聳聳肩,繼續提起下一個話題,「斥侯說闇城軍團最近突然開始有了一些小動作,讓我們多注意點。另外……我在考慮或許我們應該請弓手團的駐團牧師普林過來一趟。」
 
  「……普林肯嗎?」
 
  瞬間明白了好友的用意,但貝里恩卻微微皺起了眉。雖然在列維斯抵達以前,他們騎士團成員若是出現什麼讓尤利亞無法簡單用繃帶治療的重大傷害時全都是仰賴弓手團的駐團牧師前來治療,他當然知道對方並不是個難相處的牧師,只是他也明白對方的好相處是建立在他們僅僅是需要治療的傷患的前提下。
 
  他知道並不是每個人都像列維斯一樣腦子少根筋又那麼好說話的。
 
  「我問過尤利亞,他說普林人挺好,應該不會拒絕。」
 
  翻閱著文件的手猛然一頓,團長先生終於從文字的世界裡抬起頭,「……告訴我你沒有順便拜託尤利亞讓普林這幾天過來一趟。」
 
  「你知道、」賽迪芬爾輕輕彎起嘴角,雙手似乎十分無奈地一攤,「大多數時候我是想成全你對我的每個期待的,貝里恩。」
 
  忍不住地抬起手揉了揉太陽穴,貝里恩猶豫起自己究竟是該先把眼前的文件給處理完還是應該要先揍好友一頓還是應該去找目前大概還沉浸在藥用植物世界裡的牧師討個治頭疼的藥方先。
 
  雖然明白好友完全是為了提高兄弟們未來的存活率才會不經稟報地擅自做出這樣的決定,但貝里恩在情感上允許的同時理智上卻是十分明白這樣做並不妥,甚至是有些冒犯了。
 
  「尤利亞也答應你了?」
 
  「嗯……某種意義上算起來他是答應我的請求了。」賽迪芬爾的目光游移了一下,沒等團長大人進一步逼問便主動開口繼續補充,畢竟這也是他如今苦惱的一個點,「他說可以幫我們請普林來一趟,也會稍微提到我們這兒有個新來的牧師,只是能不能說動普林來對我們的列維斯進行指導教學,這就是我們的問題了。」
 
  他並不是那種事前完全不考慮、僅僅憑著一股衝動做事的人,之所以會請身為弓手團團長的友人幫這個忙,不只是因為提高了騎士團成員的存活率後最終決戰時聯軍獲勝的機率會大大增加,某種程度上而言也會減少之後弓手團駐團牧師的工作量。無論如何,他們家的牧師新手絕對不能夠再繼續這樣只有綁繃帶這項技能可以拿出手了,就算他的繃帶包得再漂亮技巧再好也是一樣。
 
  當然賽迪芬爾知道這世上沒有不勞而獲的好事,就算有大概也不會出現在他身上。而即使是為了大陸興亡,要一個學者無償地將自己的知識技能傳授給另外一個人也是不太可能會發生的奇蹟,至少他從小到大遇上的大部份技師工匠都是這樣。
 
  想要從他們身上得到什麼,你就得先付出什麼。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96-ea71f33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