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Make a Wish 2-1 
難得是正常時間呢XDDDD
總之歡迎留言感想然後夏天好像真的來了耶OAQ
--
 
  沒有戰事的時候,進行完一天份操練的騎士們總會習慣性地離某個獨立木屋遠遠地走。
 
  畢竟避開危險是生物本能。
 
  「這裡的設備好齊全。」戴著自備的護目鏡,手上正拿著微調器整修著自己的降落傘的牧師感嘆著,手邊的動作到一段落時便揚起頭觀察著自身所身處的工程師居所。
 
  嘴裡咬著鐵釘手上正拼接著幾個奇形怪狀的木塊的工程師則是自豪地點點頭,明明咬著東西卻意外地能夠咬字清晰地開口,「那是當然,外頭那群不識貨的老是把這裡當作垃圾堆,氣死我了!」
 
  「工程學的美妙不是人人都能理解的。」列維斯感同身受地點頭,把最後一個零件鎖緊,然後才仔細地把整件降落傘攤開檢查了起來,「之前我在學院裡,老師們也受不了我總是在房間裡敲敲打打。」
 
  「……那個傢伙也是,我在我房裡吵干他什麼事老是在我耳邊碎碎念,嘖!」手裡不知何時換了小刀,埃卡低聲抱怨著,手中動作卻沒停,鋒利的小刀在手指間靈巧地翻轉著完成每一個細部的調整。
 
  雖然好奇卻也沒打算多問,列維斯在確定手上的物品已經修復完成後便在頂端畫上了收納用的法陣,把原先偌大的降落傘收成了一顆掌心大小的球狀物。這一連串的動作讓埃卡興致勃勃地放下手邊的工作、跳下工作檯主動朝著列維斯湊了過去。
 
  「這種陣法的使用我記得失傳幾百年了。」把玩著球,騎士團的駐團工程師朝著新來的駐團牧師眨了眨自己漂亮的天藍色眼睛,面對眼前一雙平靜柔和的茶色眼眸,突然心情很不錯地笑了,伸手搭上牧師的肩膀一副哥倆好的樣子,「這場戰爭結束後你有什麼打算嗎,親愛的列維斯?」
 
  目光輕輕掃過繪著同樣陣法的、被刻意放到了不起眼角落的瓶瓶罐罐跟實際大小根本不該那麼小的一些模型,牧師同樣也眨了眨自己的茶色眼睛,「沒什麼特別的打算,也許在外頭遊歷一段時間再回學院,老師們並不希望我太快回去。」
 
  「你介意多一個旅伴嗎?」
 
  「……拒絕您的請求是件非常不明智的事情呢,埃卡閣下。」
 
  「不是說好不喊閣下了嗎?」
 
  列維斯正想說些什麼,工程師居所的門便被敲了兩下後直接推了開,團長大人的頭直接探了進來,臉上的表情有些著急,「埃卡,你有沒有看見──啊、列維斯,原來你在這裡,我找了整個營地都沒瞧見你,還以為你不見了!」
 
  「抱歉,因為對工程學有點興趣,所以我一早就來拜訪埃卡了。」被尋找的人站起身走向門口,「團長大人找我有什麼要事嗎?」
 
  「幾個傢伙操練的時候傷了,需要你去看一下。」
 
  「好的,我馬上去。」就著空隙鑽出了房子,列維斯猶豫了幾秒便選定了自己打算前進的方向,卻讓身後的貝里恩一把抓住了肩膀,於是不解地回過頭發出了徵詢的音節,「嗯?」
 
  貝里恩的表情有點微妙,像是想說些什麼卻又不好意思開口的樣子,最後他抬起手比了另外一個方向,揚起的笑容誠懇又善良,「我帶你去吧?往這邊走會比較快。」
 
  他實在不忍心告訴一臉認真的新手牧師他本來打算前進的方向和醫療區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方向啊。
 
  貝里恩相當擅長照顧人,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他可以在極為短暫的相處時間裡了解每個人的優缺點,對方能做什麼缺少什麼他都能夠大概地理解並且做出與之相應的貼心應對,所以對於自家團裡新來的牧師其實不太會認方向的這件事情他也是略有所感的。
 
  所以他在發現列維斯不見時才會如此擔心,一個路癡能夠憑著故障的方向感走到哪裡從來就不是一般人所能預料到的。
 
  不過他倒是挺好奇對方是怎麼順利找到埃卡居處的所在地的,工程師的木屋因為常常出現不明原因的爆炸事故,所以大家一向會繞著路走,久了也就成了整個營區最乏人問津的角落。
 
  「不好意思,麻煩團長大人了。」明白眼前的騎士應該是察覺了自己不辨方向的缺點,列維斯微笑著抬起手本來習慣性地想撥弄自己的長髮,卻摸到了一早便被對方紮得整整齊齊的長辮,於是笑意加深,「才剛來就這樣受您照顧,真的非常謝謝。」
 
  「我還怕你嫌我多事呢。……啊、差點忘了正事,走吧!」難得被這樣認真地道謝,貝里恩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然後突然想起自己前來尋找牧師的目的、才連忙朝著目的地走去,走了一小段後他又回過頭看向一直乖巧地跟在自己身後的青年,「噢對了,你叫我名字就好,不需要一直喊我團長大人的。」
 
  「……貝里恩?」試著叫了一次,列維斯朝著那一瞬間愣住了的騎士微微一笑,又重複了一次自己的發音,「嗯,貝里恩。」
 
  生平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名字被喊起來原來這麼好聽的騎士團長胡亂地點點頭含糊地應了聲之後便邁開大步走了起來,「呃……我們快過去吧。」
 
  「好的,貝里恩。」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列維斯又輕輕喊了一聲,讓正前方的貝里恩腳步猛然又是一頓。
 
  牧師平時並不多話,日常對話或許是因為剛來對什麼都不熟悉所以非常有禮貌、但聲音聽起來也頂多是讓人覺得優雅、聽起來很舒服而已,可是不知為何自己的名字被那樣的聲音緩緩地唸出來時竟讓他一瞬間覺得既明亮又溫暖,非常好聽。
 
  醫療區內,牧師正一臉平靜手法嫻熟地替受傷的兄弟們做包紮,做為團長的他當然沒有任何干擾對方的行為舉止,而是安靜地觀察著對方的一舉一動,盤算著若是有機會自己應該也需要向對方學習如何把那些傷口包得既美觀又不影響傷患動作。
 
  「這樣就可以了。」就在貝里恩沉浸在自己思緒裡的同時,列維斯便手腳俐落地把最後一個傷員處理好,語氣是一貫地溫和,然後他轉頭看向自始至終都坐在自己身旁不曉得在想些什麼的騎士,「那個、呃……貝里恩?」
 
  被呼喊的一方被還不甚習慣的好聽嗓音給瞬間拽回了思緒,於是猛然抬起眼望向出聲的方向,「──怎麼了嗎?」
 
  被注視的瞬間呼吸微微一滯,「沒什麼,只是我需要到外頭摘些草藥,這樣大家的傷會好得快一些。」列維斯彎著眉眼搖了搖頭,也順道把自己嘴邊原先想問對方剛才在想些什麼的問句給嚥了回去。
 
  「我陪你一起去吧?」貝里恩站起身,看著列維斯有條不紊地把醫藥器材給一一收好。這是他一直覺得很好奇的地方,明明列維斯住的地方那麼亂一看就知道主人十分不擅於整理,但在對待醫療用具時卻嚴謹得讓他覺得不像是列維斯。
 
  把擺放整齊的醫藥箱關了起來然後把箱子放到架子底部,列維斯簡單地巡了一遍後才朝著已經站在門口處等待著的貝里恩走過去,「嗯,那就麻煩你陪我這一趟了。」
 
  「我的榮幸。啊……可以的話能順便教我辨識草藥嗎?」
 
  之所以會這樣問的原因是因為他想起艾堤薩克學院對於自身的學術研究成果看得相當重要,雖然對自家學院內部的師生完全開放,但對於學院外的人卻是防得十分嚴峻。
 
  如果因為他一時的好奇而害得列維斯到時候回去被懲罰那就不好了。
 
  「喔,當然可以啊。」覺得沒什麼關係的牧師點點頭,隨手把滑到前方的淡金長辮撥到腦後,接著他低頭檢查了下自己身上的裝備,確認了沒問題後才朝著一旁的營區入口走去。
 
  「來吧。」
    
 
 
今天看到這裡讓我很期待
此故事完成的一天呢!
列維斯真的很有意思,尤其看到半夜偷溜出去
把守夜騎士給嚇得魂不守舍那段
捧腹大笑~哈哈
還請綠綠大手請加油~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92-68bd0a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