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Make a Wish 1-4 

深夜發文我壞壞wwwwwww
肚子好餓喔手好痛嗚嗚嗚嗚嗚嗚QAQQQ

最近發生了好多事情真心煩躁啊(躺地板)
總之留言感想歡迎我好需要喔OAQQ

--

 
  「……這是牧師學習的一部分?」
 
  「不算是呢,但學院有相關的競賽,所以就研究了一段時間。」像是回想起什麼有趣的事情,列維斯笑意更深,「先不說這個了,你們騎士玩鬧的時候……都喜歡這樣動刀動槍的嗎?」
 
  「不,他們只是……太興奮了。」深深覺得自己做為團長臉都被丟光了的貝里恩揉了揉太陽穴,「讓你見笑了。別管他們,我先帶你去吃飯,晚點再和你介紹其他人。」
 
  「好的,麻煩了。」
 
  兩人才跨出一步,一個清脆稚嫩的聲音便從後方傳來,伴隨著鏗鏗鏘鏘的金屬敲擊聲,「喲,貝里恩,我今天應該沒來得太晚吧?」
 
  被呼喚的團長先望了望天色才轉過身,「嚴格說起來你還是晚了,埃卡。」
 
  看著自家團長嚴肅的表情,本來雙手插在口袋裡的少年立刻嘿嘿笑了幾聲,伸出手抓抓後腦勺左顧右盼之後發現正微微瞠大了眼注視著自己的青年,從那雙茶色的眼裡讀出了驚訝,少年哦了一聲之後主動湊了過去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觀察了遍。
 
  「新面孔耶。……呃、貝里恩,我知道打仗辛苦,你作為團長壓力也不小,但是誘拐是不對的,而且這一位是男性,你還是考慮一下放了人家吧?」
 
  「──埃卡!你想去哪裡了?這位是團裡新來的駐團牧師,叫做列維斯。」貝里恩嘴角抽了抽,然後一臉抱歉地轉向身旁的青年,「他是團裡的工匠埃卡,講話比較口無遮攔,別放在心上。」
 
  「什麼工匠?叫我工程師大人!」
 
  「等你長到我肩膀的時候再說吧,小鬼!」貝里恩毫不客氣地揉了揉少年一頭修得極短的銀髮,「走了,去吃飯!算你今天運氣好,一群餓鬼還在那裡玩,不然今天你還是得撿人家的剩菜剩飯。」
 
  「我是為了偉大的科學廢寢忘食,你們這群無知莽夫!」拍開貝里恩的手,埃卡摸了摸掛在腰間的扳手,猶豫了一會兒要不要拿起來揮揮示威,最後只是把手插回口袋嘖了一聲,別過臉卻恰好對上正笑咪咪望著自己的牧師。
 
  「啊、牧師先生,初次見面,我是埃卡。」
 
  「請稱呼我為列維斯吧,埃卡閣下。」
 
  「叫我名字就可以了,閣下聽起來怪不舒服的。」食指指尖勾了勾臉頰,工匠少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率先往前走了幾步,「走吧,吃飯了!」
 
  「好的,埃卡。」
 
 
  距離破曉還有一段時間,此時的天色呈現一片美麗的藍黑色,守夜的騎士小小打了個呵欠,然後遲鈍地在幾秒之後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提振精神。深深吸了一口混合著夜晚與即將來臨的清晨氣息的空氣,冰冷的氣體灌入鼻間,一瞬間就連大腦也跟著清涼了起來。
 
  揉揉眼睛,伸展起因為長時間維持同一個姿勢而有些僵硬的身體,然後動作猛然一滯。
 
  ──剛剛,好像有什麼東西飄過去了?
 
  騎士連忙又揉揉眼睛,認真地盯了一會兒自己剛才眼角瞥見有一道黑影閃過的地方,卻空無一物,放眼望去營地一片靜悄悄的,還沒到起床時間,大家都還在被窩裡安眠。
 
  安慰著自己大概是眼花了,盤算著等交班以後自己肯定要好好補個眠,轉過身卻看見了一團黑呼呼的東西從自己眼前慢吞吞地經過,在騎士反射性倒退兩步時還停下了腳步像是被驚擾了,然後在騎士立刻摀住自己嘴巴防止出聲後才繼續往前朝著目的地走去。
 
  驚慌了幾分鐘,守夜的騎士這才想起得給其他同伴們打暗號,正準備把自己似乎不小心放了什麼奇怪的生物進了營地的消息給傳出去,卻率先聽見了一聲慘嚎,無比淒厲,並且從聲音即可分辨出那應該是屬於全團最怕科學無法解釋之物的同僚。
 
  「嗄啊啊啊啊啊啊啊有怪物啊啊啊啊啊啊──!」
 
  這一叫,自然所有人都醒了。
 
  仔細地聽完目擊者混亂的描述,聽見慘叫聲便警覺地睜開眼睛一把抓起床邊的劍衝到事發地點的團長先生沿著最後一名目擊者顫巍巍的手指方向看去,那是風平浪靜的、屬於昨天新來的牧師住處。
 
  「你們是說,那東西從外面一路闖進來然後進了列維斯的屋子?」
 
  「是、是的!」因為過於震驚而沒來得及攔住闖入營區的生物的幾個騎士面有愧色地一個個垂下了頭。
 
  「……然後就沒再出來過?」
 
  「是的,貝里恩大人……那東西從進去以後就再也沒出來了,列維斯先生也沒有任何動靜,但我們也沒有聽見任何打鬥掙扎的聲響。」
 
  換句話說,安靜得很不祥。
 
  「……你們沒人進去看看?」
 
  ……一定是因為這段時間過得太安逸,警戒心都遲鈍了!如此想著的騎士們,不約而同地抬起頭,完全沒有回應團長先生的問題,反而正氣凜然地大喊,「貝里恩大人,請讓我們自罰營地三百圈!」接著依舊不等團長的回應便極有秩序地整好隊開始跑起自我規定的懲罰。
 
  望著瞬間空無一人的營地,貝里恩習慣性地揉了揉太陽穴,決定等兄弟們跑完三百圈後再公布不聽團長發言擅自行動的處罰,但現在當務之急是進去看看新來的牧師有沒有事。
 
  這個牧師他們等了三個月,他可沒有另外三個月再等一個不知道包紮技巧好不好的新手牧師。一面如此想著,貝里恩一手握緊劍柄一手推開了門,輕聲說了句打擾便踏進了不知為何僅僅一個晚上的時間就被弄得像是幾個月沒整理似的木屋內部。
 
  經過地毯式的搜尋,他在理論上應該擺著床但如今早已被許多雜物給堆滿的地方挖出了團裡新來的新手牧師,昨天因為主要在意的是對方的技術所以沒特別注意到的淺金長髮亂糟糟地披散著。
 
  沒有立刻喚醒牧師的貝里恩尋找了下屋子裡是否還存在著其他生物,然後失望地發現除了他和床上的青年外房子裡並無其他生物存在,而裡頭堆疊的東西雖然亂成一片卻依舊可以看出並未發生掙扎打鬥的痕跡。
 
  但他其實也很想知道對方是怎麼在一個晚上的時間內把這裡弄得像是住了五六十年一樣的雜亂不堪,地上甚至還沾著泥土。
 
  ……等等,泥土?
 
  心裡頓時有了不太妙的猜測,「列維斯,醒醒。」
 
  趴在床上的淺金物體動了動,然後緩慢地爬了起來。但在貝里恩的眼裡看來,其實就是一隻淺金色的毛毛蟲從橫躺轉變為直立的過程,並且他在發現眼前的牧師完全沒有伸手撥開頭髮的動作反而是直勾勾地一動不動就像是又睡著了一樣後,忍不住地眼角抽了抽。
 
  「啊,是團長大人啊,早安。」
 
  把「見鬼的這樣你怎麼還看得見我!」的反射性問句硬是嚥了回去,貝里恩揉了揉太陽穴,「剛才守夜的人回報有東西進了你的住處,你有印象嗎?」
 
  毛茸茸的物體動了動──貝里恩猜想那應該是牧師歪了歪頭──然後才有了回應,「……如果是說有什麼東西進來的話,大概是剛剛去採草藥的我吧?」
 
  「你、就這樣出去?」
 
  「有什麼不對嗎?」
 
  團長大人於是苦惱地發現自己心裡原先不太妙的猜測果然還是正中了紅心。而且這個語氣……理所當然到讓他反而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說他嚇到人了啊。
 
  「沒事,唉……你這頭髮不好整理吧?我替你編個辮子?」
 
  「那真是太感謝你了呢,我對這個不太拿手,昨天還在煩惱要是就這樣披頭散髮地出去似乎不太好呢。」
 
  不是似乎,是真的很不好。從一片廢墟裡挖掘出一把木梳,貝里恩在心裡輕輕嘆了口氣然後動作了起來。
 
  最後,不明生物的驚嚇事件在團長大人領著新來的牧師先生挨個拜訪完當天守夜的騎士後正式地畫下句點,並且在不知情的其他人眼裡,新任駐團牧師纖瘦的背影在本人不知情的情況下,暨昨晚別具特色的包紮技巧後再度高大了起來。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91-5cf4455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