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Make a Wish 1-3 

好熱喔夏天真的來了OAO!!!!!
留言感想歡迎唷w
--
 
  「這裡是你的獨立木屋,對面就是醫療區,你主要的工作都在那裡,如果遇上了困難就來找我,我的居所就在你的隔壁。」帶著從天而降的牧師走了一遍騎士團駐地,貝里恩在分配給牧師的獨立木屋前停下了腳步,然後一邊說明一邊伸手指著各個地方,「那麼大致上就是這樣,有哪些地方不明白的嗎?」
 
  順著團長的指示看來看去,列維斯在心裡偷偷吁了一口氣,然後溫和地微笑著表示沒有問題,「我會盡快熟悉這裡的。……嗯,所以需要我治療的騎士們現在都在醫療區嗎?」
 
  貝里恩一愣,連忙擺擺手,「啊不用、你第一天來,長途跋涉又趕路一定很累,今天就先休息一天吧。」
 
  「那我先去看看他們的傷勢?這點體力我還是有的。」列維斯眨眨眼,朝著醫療區走了過去,沒來得及攔住對方的貝里恩只好也跟上,然後注意到牧師有些愣住的表情。
 
  「呃、列維斯?……你看這些傷,用繃帶包紮成嗎?」覺得這樣子數量的傷員對一個新手而言可能還是有些過多的團長先生有點緊張,小心翼翼地詢問起似乎被眼前場面嚇到的青年。
 
  新手不會聖光牧師的高級療癒術很正常,現在只能祈禱對方的繃帶包紮技術不差了。
 
  列維斯回過神,轉頭看著態度顯得小心翼翼的男人,然後狐疑地看看裡面不到十人的傷患,又看看身旁的男人,決定再確認一遍自己聽見的要求,「你是說用繃帶嗎?」
 
  看見牧師眼裡的遲疑,貝里恩堅定地點點頭,「對、繃帶,行嗎?」
 
  反正由於團裡缺乏牧師,大家都已經很有自覺地盡量不要受傷,就算不小心受了傷也不會是什麼嚴重到危及性命的傷,在沒有隨團牧師的情況下也就是需要休養更長一段時間罷了,如今戰場算是半休戰的狀態,一點時間他們還等得起。
 
  「可以是可以,但是最裡頭的那兩位,可能沒辦法用繃帶……」那樣的傷勢只用繃帶怎麼可能治好,一定得用到治癒術了。
 
  「他們兩個沒關係,傷口已經緊急請弓手團的隨團牧師治療過了,只是需要長一點的時間讓傷口癒合,這段期間只要小心照料就可以了。」
 
  列維斯眨眨眼,表情有點微妙卻也沒再開口說些什麼,只是點頭然後抬腳跨了進去,並回頭給了惴惴不安的團長先生一個溫和的微笑,「我知道了,如果只是用繃帶的話,我現在就能處理好。」
 
  「你這樣趕路肯定很累,真的不先休息嗎?……還是我留下來陪著你?」
 
  覺得騎士真是世上少有的好人代表的牧師搖搖頭,婉拒了對方的好意,「團長大人請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我一個人可以的。」
 
  「呃、如果今天處理不完的話請不要勉強,留到明天也行,反正兄弟們皮粗肉厚的也只是輕傷口水塗一塗也會好的。」
 
  聽見自家團長與新面孔牧師的對話,醫療區的騎士們也從貝里恩的態度裡明白了對方只是新手,於是紛紛配合著露出了堅強剛毅的表情,並不時地點點頭表達自己的傷勢並不嚴重。
 
  而列維斯只是笑意盈盈地走了進去,拿起了醫療箱便往離自己最近的騎士走過去,「只是幫大家更換繃帶與上藥是難不倒我的,請務必放心。」
 
  目送一步三回頭臉上滿滿寫著我很擔心的團長離去,牧師率先從醫療箱裡拿出了繃帶與基本藥品,然後檢查了下裡頭的庫存狀況,接著便有些困擾地微微蹙起眉但沒開口,只是暗自在心裡盤算了一會兒才開始自己的工作。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騎士團堅持只用繃帶療傷,但這並不影響列維斯履行自己做為隨團牧師的職責,一面替騎士們換著藥,列維斯順道檢查了下每個人的傷口情形才將新的繃帶包上去。
 
  抓著繃帶俐落地纏了幾圈,似乎正思索著什麼的牧師抬起頭,「哎呀!這麼重要的事情我怎麼會忘了……請問有指定的花樣嗎?」
 
  「啊?」
 
  晚餐時間,幾個身上包著繃帶的騎士們興致盎然地彼此比較著,幾家歡樂幾家愁,白淨的繃帶鬆緊適度地纏在傷口處,即使是纏在關節處也不會讓患者感到行動不便,看得出包紮者的技巧十分純熟……純熟到足以在繃帶上頭做出各式花樣。
 
  「嘿威林!你的居然是玫瑰花,而且還有三朵!」
 
  剛走進來,手臂上綴著三朵繃帶玫瑰名為威林的騎士苦笑,「我可不覺得這值得你們如此驚訝,卡勒地還在列維斯先生手上呢。」
 
  「……卡勒地,傷是傷在背後吧?」
 
  「你們說……列維斯先生有沒有辦法搞出翅膀來?」
 
  「你這樣一講我總覺得等一下卡勒地會用飛的飛進來啊!」
 
  就在此時,話題中的主角邁著大步走了進來,因為傷口是在衣服能夠遮蔽的地方所以看不出異樣,注意到所有人向自己投來的眼神,那種略帶興奮卻又有些失望的情緒讓壯碩的騎士疑惑地抓抓後腦,「怎麼了?」
 
  「兄弟,列維斯先生沒幫你做翅膀嗎?」
 
  「喔,那個啊。」卡勒地愣了一下,然後異常乾脆地脫掉了上衣轉過身,語氣興奮,「列維斯先生說翅膀太浪費繃帶,所以改幫我弄天使們收起翅膀時背後的圖騰。」
 
  「哇喔!」
 
  騎士團駐團牧師就任第一天,常常為了團內事務而煩惱到似乎有提早老化現象的團長貝里恩在晚餐時間十分欣慰地發現新來的牧師包繃帶的技術比自己預想中的還要好上十倍不止,而自家的弟兄們顯然也對其十分滿意、相處融洽。
 
  ──「席列!快砍我一下,我想要在後腰那邊也來個圖騰!」
 
  「席列,砍完費歐魯迪之後換砍我!我想要肩膀,搞不好列維斯先生能幫我弄出一隻老鷹!多酷!」
 
  「……」
 
  至於那些躍躍欲試想要讓自己也受點傷以便去醫療區包個新穎花樣的繃帶的騎士們……
 
  「賽爾,那幾個……去幫我制止一下。」團長我的頭好痛啊。
 
  「欸,不是挺好玩的嘛,我也想去給新來的牧師包紮看看呢!嘿、席列,你砍完他們幾個之後來砍我左手!」
 
  深呼吸了幾次,貝里恩看著眼前逕自玩成一團的騎士們,按著劍柄的手緊了又鬆鬆了又緊,不知道是該先痛斥他們幾個竟然把療傷這種在牧師來以前幾乎可以說是奢侈的行為當作遊戲還是應該先拔劍一人賞他們幾個窟窿完成他們的心願。
 
  正當貝里恩陷入猶豫的時候,一個悠悠哉哉的聲音闖進了他的思緒。
 
  「你們大家的感情真好呢。」結束了工作的棕袍牧師走了進來,並在異常沉默的團長身邊站定,觀察了嘻鬧著的騎士們好一段時間才終於開口,也湊巧喚醒了即將爆發的團長的理智。
 
  「那個,列維斯……」貝里恩頓了頓,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該鼓勵還是確實地表達出自己的苦惱,但一抬頭望進牧師帶著純然疑惑的茶色眼睛後,他只是清了清喉嚨,「咳嗯、你包紮的技巧真不錯!卡勒地身上的圖騰很好看。」
 
  「謝謝。」笑著收下了稱讚,「看樣子大家都喜歡呢,那麼我過去在學院的練習就不算白費了。」
    
 
 
我覺得列維斯應該是會聖光治癒(關望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90-8e0b8d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