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Make a Wish 1-2 
我逆逆不幫我寫稿她壞壞QAQQQQQ
總之歡迎留言感想>333<
--
 
  「許久不見了呢貝里恩,聽說你們團裡終於來了牧師?」雖然名義上被騎士團團員們友善親切地稱為隔壁團但實際上兩方駐紮地距離相差了至少三天路程的弓手團團長俐落地翻身下了馬,朝著幾個熟識的騎士點頭打招呼後便直接走進了團長的木屋裡。
 
  「啊,尤利亞大人。」
 
  「噢,是尤利亞啊。」坐在地毯上的團長貝里恩抬頭應了聲,然後繼續盯著眼前騎士包著繃帶的手臂,手上的動作沒停,拿著鉛筆在一本本子上畫著。
 
  因為覺得友人的行為舉止很有趣,尤利亞觀察了一會兒後便湊了過去,看了一眼貝里恩正在畫的東西又看了看因為自家團長的動作而一動也不敢動的騎士團員,然後發出疑惑,「為什麼你要畫繃帶的樣式?」
 
  「因為列維斯、就是我們新來的牧師的創造力很豐富,賽爾很好奇到底他能綁出幾種花樣,所以請我幫忙做記錄。」把手中正勾勒著的線條畫完,貝里恩頓了頓,才續道,「如果你要找埃卡,他昨天跟採購的車隊出去了,大概要過幾天才會回來。」
 
  「那還真是不巧。」表情僵硬了下接著露出了有些無奈的淺淺笑容,一身輕便的男人挨著友人一同坐到了地毯上,在對方畫完後借了本子隨意地翻閱了起來,沒想到卻越看越認真。
 
  注意到身旁人態度的改變,貝里恩看了看卻沒有看出什麼端倪,「尤利亞?」
 
  「啊,沒什麼。」看得有些投入的弓箭手回過神,把手裡的本子交還給騎士,「只是覺得你們團新來的牧師真有趣呢,這些花樣並非隨便綁綁就能綁出來的技術呢。」
 
  「他說是因為在學校時需要參加比賽的關係。」
 
  「是剛畢業的新手牧師?」
 
  貝里恩苦笑著搖了搖頭,「我沒問。艾堤薩克學院第一個派出的聖光牧師失蹤了,他是第二個,算是和信一起到的。」
 
  「算是?」
 
  「那時候我剛收到信沒多久,賽爾也在,然後他就從天上掉下來了,說是覺得不應該再耽擱下去,只好走捷徑直接從山上跳下來。雖然是新手,不過他包紮的技術意外地挺好的,動作也快,脾氣也不錯。而且……這年頭,這麼熱心想參軍的年輕人很少了呢。」
 
  ……為什麼要用中年大叔的語氣說話呢貝里恩?我沒記錯的話你也才二十幾歲吧,做為一個人類而言算是十分年輕呢。弓箭手默默在心中感嘆著,眼神有些憐憫地看著總是為了諸多事項而煩惱著因而提前成熟許多的騎士。
 
  「聽你這麼說讓我突然對他很好奇呢,能讓我見見他嗎?」
 
  「現在這時間……」貝里恩仰頭看了看天色,「他應該待在自己的屋子裡,走吧,也差不多該吃飯了,我們順便去叫他。」
 
  跟著貝里恩走著,本來以為要走上一段時間的尤利亞卻發現對方僅僅只是移動腳步走到了隔壁的小木屋,接著熟門熟路地走了進去,過了幾分鐘才探出頭來,「啊,列維斯在午睡,你等一下。」
 
  看著某人又走了進去不曉得在忙碌什麼,尤利亞雖然覺得這樣的情況似乎有些詭異卻還是出自禮貌與尊重並沒有打擾或是偷看而是靜靜佇立在一旁等待,只是偶爾從屋子裡傳出來的微妙聲音會讓他正直的表情有些微的鬆動。
 
  「欸、尤利亞,你什麼時候到的?」
 
  手裡提著一捆草藥,作為副團長的賽迪芬爾走了過來,在友人面前站定,「要找埃卡的話,他昨天跟著採購的車隊出去囉,大概要過幾天才會回來,你能待那麼久嗎?」
 
  「貝里恩剛剛已經告知我這項訊息了。但很可惜,弓手團的事務不允許我等到埃卡回來,我最晚必須明早離開。」
 
  「有什麼訊息需要我們替你轉告嗎?」
 
  「不用了,就連我來過的這件事情也請不要提起。」露出了有些苦惱的微笑,尤利亞將目光投到了賽迪芬爾手中的物事上,「這是……卡沃理之癒?」
 
  「你認得這東西?」賽迪芬爾晃了晃手裡的東西,「這是我們新來的牧師要的,他說前些日子在山上有看到,我今天去打獵時他就畫了圖請我幫他順路帶點回來。」
 
  伸手接過了那些還帶著些微泥土的藥草,「這是好東西呢,內服外用都是極好的療傷藥材,不過在野外可不太好認呢,能找這麼多還真是辛苦你了。」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新來的牧師還懂草藥?」
 
  「看樣子是這樣沒錯。」把植物根部的泥土輕輕拍掉,尤利亞轉頭看了牧師所居住的木屋一眼,發現裡頭的兩人仍然沒有要出來的意思,於是回過頭,「賽迪芬爾,你知道……他們在裡面做什麼嗎?」
 
  「誰?」
 
  「貝里恩說你們新來的牧師在睡覺,所以讓我在外頭等等。」
 
  副團長了然地哦了聲,伸手推開了沒被完全關上的門看了看,才轉過頭,「沒什麼,就是我們家牧師起床需要的時間比別人多而已,快好了。」
 
  十五分鐘過後,尤利亞終於看見貝里恩領著一個綁著長長辮子的青年走了出來,青年顯然還沒睡醒仍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樣,迷迷濛濛地任由騎士團團長牽著走。
 
  「尤利亞,這是列維斯,我們騎士團新任的駐團牧師;列維斯,這是尤利亞,隔壁弓手團的團長。」
 
  淺金髮的青年慢慢地抬起頭,茶色的眼睛眨了眨,在看清眼前的人以後便是一愣,直到被貝里恩抓著的手被捏了捏後才回神,「啊、您好,我是列維斯,騎士團駐團牧師。」
 
  注意到牧師的反應,弓手像是察覺了什麼般朝對方露出了友好的微笑,「你好,我是尤利亞,聯合軍弓手團團長。對了,賽迪芬爾說這是你要的卡沃理之癒。」
 
  「噢,好的。」伸手接過了草藥,列維斯低頭檢查了一下,露出了滿意的微笑,「賽迪芬爾副團長,真是太感謝了!我得先處理一下這些東西,你們先去吃飯吧,我一會兒就到。」
 
  看見牧師興匆匆地鑽回房子裡,貝里恩有些擔心地朝著裡面喊:「列維斯,別弄太久,我會幫你留食物!」
 
  直到裡頭傳來了一聲含糊不清的回應後,貝里恩才終於放心地跟著賽迪芬爾與尤利亞一同離開。
 
  「貝里恩對列維斯真是關心。」
 
  「換做是你,你也會對那個傢伙特別關照的。」賽迪芬爾接過了話,「我們新來的牧師只要離開了他的專業領域後就是個讓人不省心的傢伙,剛來時還引起了弟兄們的恐慌呢……不知道他們克服了沒。」
 
  「我有押著列維斯向大家好好地道過歉了,但說實在他也不是有心的……」
 
  注意到騎士團的團長與副團長不約而同露出的微妙表情與反應,弓手團團長突然被勾起了好奇心,「嗯?」
 
  「也沒什麼,等會兒邊吃飯邊說吧,你也正好能聽聽那些弟兄們的親身經歷。」
 
 
 
是團長幫列維斯綁辮子的嘛wwwwwww好可愛列維斯好可愛wwwwww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89-09d6123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