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Make a Wish 1-1 


六月九日原創BLonly新刊。
一個充滿了誤會與誤解的故事←

-- 

Chapter 1

 
  這是片由許多國家所組成的大陸,名為克萊亞。
 
  在克萊亞有許多不同的種族,不同的地域不同的種族千年來慢慢組成了各自的國家,脫離了最開始連年征戰的艱辛時刻,如今的克萊亞已經成了現下彼此國與國之間大多相安無事的情況,而唯一需要煩惱的便是來自幽闇深淵的威脅。
 
  幽闇深淵位於克萊亞極北,另外一個非正式的稱呼是闇城。闇城聚集著各式各樣的黑暗種族、被放逐者與自願墮落者。原先他們並未與克萊亞區隔開來、也並未被稱作幽闇深淵,但隨著時間的演變、國家一個個建立,位於極北被克萊亞的種族們認為一直屬於三不管地帶的黑暗禁地竟也有了屬於自己的一套秩序規則,然後幽闇深淵被建立了起來,並且在沒人注意到的時候徹底地與克萊亞斷絕開來。
 
  而從此幽闇深淵與克萊亞交流的方式只有戰爭。
 
  歷經幾次傷亡慘重的突襲戰,各國終於定了協議,將由各國軍隊集結而成的精英聯軍分批派往邊界駐紮,一旦幽闇深淵發動戰爭時便可直接迎擊將敵人擋在邊界之外。但由於近十幾年來幽闇深淵一點動靜也無,聯軍們警戒了幾年後便鬆懈了下來,不料卻迎來了千年來最大規模的、來自幽闇深淵的侵略行動,一時之間被殺得措手不及。
 
  如今,綿延了幾個月的戰爭已然進入白熱化,雙方僵持不下、各據一方。留下了部分巡軍後,聯合軍各個軍團紛紛退回屬於自己的軍團駐地進行短暫休整。
 
  「貝里恩,這樣下去可不行,你向學院申請的牧師什麼時候到?」
 
  黃沙滾滾,漫天塵囂捲起了戰場獨有的血腥氣息,夾雜著砂礫塵土的風呼呼作響,放眼望去只見山下平原黑壓壓一片的士兵堅守著自己的崗位,一步不退地捍衛著自己的家園。
 
  即使在休息時刻也穿著鎧甲的騎士團副團長走到崖邊看著正一臉沉重望著遠方的騎士團團長,深知童年好友現下肯定同樣也在煩惱卻也不得不替底下的弟兄們提出所有人一直以來都想知道的問題,這也是他們此刻最迫切的需求。
 
  ──他們需要一個專任於騎士團的駐團牧師,精通各式治癒術的聖光牧師尤佳。
 
  名為貝里恩的騎士團團長一聲不吭地把手上抓皺了的信紙塞進副團長手裡,然後視線繼續望向遠方。
 
  被抓得皺皺的信紙是來自位於聖山上的艾堤薩克學院所傳遞而來的消息,主要是說明之前騎士團所申請的擅長治癒術並且擁有自保能力的聖光牧師早在兩個月前就已經出發。
 
  而在收到騎士團詢問信件的當下他們也立刻追蹤起牧師的蹤跡,卻發現對方失去了蹤影,即使是經由學院的特殊管道也毫無訊息回傳,為此學院方表示相當抱歉,並且允諾會再派出另一位牧師前往騎士團駐地,將在半個月後到達。
 
  隨後被攤開的信件再次被閱讀完畢的副團長狠狠揉成一團。
 
  「從學院來這裡的路上能有多危險?我看八成是那個牧師軟弱的不敢上戰場!派來的新牧師八成只是個剛入門的倒楣鬼吧?搞不好連繃帶都不知道怎麼纏!」
 
  「……賽爾,別這樣,這裡的確也不是什麼好地方。」貝里恩無奈地露出苦笑,目光再度望向遠方,安靜了一陣子後才感嘆著開了口,「雖然這樣對尤利亞挺不好意思的,但也只能繼續麻煩他來替兄弟們綁繃帶了呢。」
 
  作為副團長的賽迪芬爾踢了踢腳邊的小石子,明白在這樣的環境下他們只能無奈地向這種下下策妥協,只得扯動嘴角乾笑兩聲試圖讓氣氛不那麼沉重,「……真不曉得他一個弓手團團長這麼擅長急救包紮做什麼呢。」
 
  「我之前問過,他只說他以前生活的地方有這種需求……」正回答著的貝里恩突然皺起眉,「──那是什麼?」
 
  原先低著頭的賽迪芬爾聽見問話反射性地抬起頭,看向遠方天空中似乎正朝著自身身處的山崖急速接近的不明物體,研究了好一陣子才不太確定的猜測,「依照形狀看起來,像是個……人?」
 
  「──底下的人麻煩請讓開啊啊啊!」
 
  隨著天上的不明物體越來越接近,站在山崖上的兩個男人才聽見對方傳來的吶喊與尖叫聲,也終於看清楚那不明物體原來是個掛在大型降落傘上正墜落著的青年。
 
  迅速地判斷了下青年的落點,貝里恩和賽迪芬爾退了幾步空出位置讓對方能夠順利著陸。
 
  只見青年從懷裡掏出了個圓球砸到地面上,在一片煙霧瀰漫中地面出現了一朵巨大的花朵,而後青年則穩當地落到了花瓣中心,慢吞吞地收拾好身上的繩索後才將花朵復原成球狀揣進懷裡,一連串的動作像是做過上千次般的熟練。
 
  「這次應該沒錯了……」穿著一身深棕長袍的青年四處張望了會兒,隨手把亂糟糟的淺金長髮一股腦地往後一撥,注意到有兩個人一直盯著自己瞧,先是友善地笑了笑,才眨了眨看起來有點無辜的茶色眼睛。
 
  「呃,日安,我能請問一下聯合軍的騎士團駐地是在哪個方向嗎?」
 
  作為騎士團的正副團長,貝里恩和賽迪芬爾不約而同地打量起眼前看起來有些弱不禁風的青年,而青年也好脾氣地任由兩人觀察。
 
  直到確定從天而降的青年身上沒有絲毫來自闇城的氣息後,貝里恩眉頭微皺,一臉嚴肅地正打算開口,卻讓身旁的賽迪芬爾給一把扯到身後。
 
  「這位朋友,你到騎士團駐地有事情嗎?你知道的,邊境這邊在打仗,如果你是來找朋友的話,可能不是那麼──」
 
  「兩位是騎士團的成員吧?我並不是來訪友的。」青年搖了搖頭,笑咪咪地從懷裡拿出一枚古樸的徽章,「我來自艾堤薩克學院,是院長派我來向騎士團團長報到的。」
 
  賽迪芬爾不可置信地挑起眉,「……你是學院派來的牧師?不是還要再半個月才會抵達嗎?」
 
  青年眨了眨眼睛,伸手比了比自己來的方向,一臉慶幸,「嗯……因為總覺得再耽擱下去不好,所以我就直接從那裡跳下來了,雖然落點有些誤差,但總算還是抵達了呢。」
 
  騎士團的兩人互看了一眼,在彼此眼裡看見了對青年如此急於投向戰場予以援手的欣慰,也有對於青年如此魯莽的行為而產生的不可置信。但無論如何,即使是學院臨時派來頂替的新手牧師,騎士團總算是不需要再懇求隔壁弓手團團長前來充當醫護人員了。
 
  貝里恩向前踏了一步主動朝著青年伸出手,「歡迎加入騎士團,我是團長貝里恩,他是副團長賽迪芬爾。」
 
  得知眼前兩人身分的青年有些詫異地伸手回握,「我是牧師,來自艾堤薩克學院的列維斯。」
 
  「請跟我們來吧,得讓你先熟悉一下環境呢。」
 
  「好的。」
 
  「另外,雖然這問題有些失禮,不過……你會基本的繃帶包紮嗎?」
 
  跟在兩人身後的牧師愣了一會兒,表情有些古怪卻還是點了頭,「會。」
 
  「那真是太好了呢。」
    
 
 
沒有料想到是這種類型的背景設定!!
不過還是很期待v-29
喜歡從天而降的牧師 i-178
期待新刊 v-437
 
牧師馬上獲得我的好感!
 
〝弱不禁風〞這詞抓住我的眼球,嘿。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88-befc2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