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122)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
   
122. Papa歸來

 
  十二月初,離開了將近一年的血族親王終於從遙遠的彼方回到英國。接到消息的Harry當天就向自家院長請了假,通過壁爐直接回了夜行巷的家。
 
  雖然大部分的裝潢家具都恢復得很好,但Harry還是能夠敏銳地察覺出家裡的樣子和記憶中不大一樣。才從壁爐裡出來沒多久,Harry還沒來得及仔細觀察家裡究竟哪裡變了,久不見的血族親王便走進了起居室。
 
  「Papa!」
 
  看見壁爐旁仍穿著校服的少年,Arkin伸出手把明明已經十六歲卻依舊纖細的養子撈進懷裡,習慣性地揉了揉那頭亂翹的黑髮,然後立刻危險地瞇起眼開始算帳,「渾小子,是不是你叫那傢伙追上來的?」
 
  「我只說你回血族領地一趟,身上傷剛好,追上去純屬他個人的行為。」Harry眨眨眼睛,立刻把責任撇得乾乾淨淨。
 
  Arkin睨著似乎越來越會裝無辜的兒子,懲戒般地用力揉亂本來就已經夠亂的黑髮,然後秤了秤手裡的重量,本來還想再說些什麼的男人挑起眉瞬間換了個新話題,「怎麼,是Hogwarts還是那隻Veela虐待你?完全沒長肉。」
 
  「……我有長高。」接收到血族親王幾乎是恥笑的視線,身高一米七二卻還是只能被附近的男人們隨意拎撈的救世主頹喪地垂下肩膀,沉默了。
 
  Arkin拍拍自家寶貝的肩膀,昧著良心安慰了一句,「乖,你還在成長期,還會再長高的。」
 
  聽出了自家Papa沒什麼安慰人的誠意,Harry撇撇嘴把話題轉回原先的方向,「……所以,Tom呢?」
 
  「扔路上了,他那群瘋手下真礙事。」注意到養子的目光,血族親王瞇起血紅的眼眸,「……你跟他感情什麼時候這麼好了,還幫他牽線?」
 
  「我跟他感情才不好,Papa,我是跟你感情好。」Harry搖頭,表情很認真,「他喜歡你,我不知道那份感情能不能算得上愛,但你是我認識他兩輩子以來第一個讓他明確表達出好感的人。」
 
  「……」
 
  「Papa,他是個Slytherin,只要認定了就不會輕易放手。你知道Slytherin總是自私的,他們不在乎世界的運行與否、只在乎自己放在心上的人事物……可是在感情的世界裡,這樣很好。」
 
  Arkin靜了半晌,目光裡有著淡淡的疲憊,「……Harry,感情不能這樣算,一個人喜歡你,不代表你就也要同等回報、同樣的喜歡他。」
 
  「我沒有要你一定要喜歡他,但我想讓你知道,有個人喜歡你,沒有其他外力介入,純粹地因為認識你、了解你,所以喜歡。」
 
  Harry揚起臉,「你當然不需要因為他喜歡你就非得接受他,但請至少不要完全把他擋在選項之外。Papa,我希望你可以試著擁有第二次的幸福……『那一位』肯定也是這樣希望的。」
 
  望著養父瞬間空白了的表情,Harry在心裡輕輕嘆了口氣。
 
  那個人就像是個標準的Gryffindor。他做了他認為對愛人好的事情,結果卻是在愛人心裡狠狠砍了一道難以痊癒的傷。
 
  「……」伸手撫著胸前的墜鍊,Arkin最後輕輕閉上了眼睛。
 
  Harry在Moonlight of Blood待了一天,東清清西掃掃的把已經閒置快滿一年的房子裡裡外外掃了一遍,而剛回歸的血族親王則是維持著沉思的狀態難得孩子氣地整個人縮在沙發裡一動也不動,如此一窩就是一整天。
 
  替自家Papa準備好簡單的晚餐,Harry才剛把東西從廚房裡端出來便看見原先蜷曲在沙發裡的養父坐直了身體一臉像是下了什麼決定的表情。
 
  「就這樣吧。」
 
  哪樣?Harry疑惑地歪歪頭,把手裡裝著晚餐的托盤遞了過去。
 
  俐落乾脆地解決愛子為自己親手做的愛心晚餐,吃飽喝足的親王突然對著一旁的少年招招手,在對方靠過來的同時順勢一撈把他抓進懷裡,接著低頭在少年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Papa?」
 
  「別為我擔心,My son,我知道該怎麼做。」
 
  盯著Arkin看了好一會兒確定沒什麼問題,Harry才點點頭,「那Papa,我要先回Hogwarts了,我只請了一天假。」
 
  「回去吧。」鬆手讓Harry站起身,Arkin陪著少年一起走到了壁爐邊,「對了,你跟那隻Veela現在怎樣了?」
 
  Harry抓了一撮呼嚕粉在手心裡,指尖摩娑了會兒卻沒扔進火焰裡,「基本上,應該是還不錯,進展一般般。」
 
  「那基本下呢?」
 
  「……我不知道,我的血族部分並不完全,他卻是完全的Veela。我知道我愛他,可是Papa,我不知道他跟我的愛是不是一樣的。」Harry注視著爐火,終於還是把困擾自己很久的苦惱說了出來。
 
  ──「如果我們不是靈魂伴侶,我不知道他會不會還像現在這樣愛我。」
 
  人總是這樣的,得到了就會認不住貪婪地想要更多。明明知道彼此相愛卻又覺得患得患失,不知道兩人的愛情究竟是建立在怎樣的基礎上面,靈魂伴侶這個名詞聽起來無比雋永卻又讓人不由自主覺得害怕。
 
  毫無理由地,就像是綁定契約一樣地把兩人栓在一起再灌上效果永久的愛情魔藥,這樣的關係看起來似乎堅不可摧,但愛情魔藥若是沒有完全發揮效用就會像他現在這樣。
 
  ──你愛我,我也愛你,我知道我愛你並不單單只是因為我們是靈魂伴侶還有其他很多很多,可是我不知道去掉了這層連繫你是否還會像這樣愛我?
 
  他常常想問Lucius,卻又問不出口,總害怕問出來的瞬間會有什麼平衡就這樣被狠狠打破摔碎。
 
  「這個問題我沒辦法給你一個明確的答案,寶貝。但是你要知道、他是你的靈魂伴侶,理所當然會死心蹋地愛著你。」
 
  Arkin心疼地抱住了有些徬徨的Harry、他美麗的孩子,然後無比認真嚴肅地繼續補充道,「靈魂伴侶之所以形成,用巫師的說法說,那是Merlin最偉大的祝福,每對靈魂伴侶的結合都是幸福而美滿的、他們是彼此在這個世界最契合的另一半。」
 
  「……嗯。」在養父懷裡悶著臉點點頭,Harry握緊了手裡的粉末,「我……想要相信他,可是又覺得怕。」
 
  「你是最好的,他不愛你還能愛誰。」溫柔地捧起少年蒼白尖細的臉蛋,血紅映著翠綠,「相信我,Harry,你值得這一切。」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84-381be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