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117)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   

117. O.W.Ls

 
  似乎只要閒散下來就會感覺日子過得飛快,等到Harry意識到自己即將滿十六歲的時候,他正準備要踏入O.W.Ls的考場。
 
  不是個最好的時間點,因為他身邊的人幾乎都正緊張的唸唸有詞或是突然瘋狂地翻起書,至於總是維持著貴族優雅風度的Slytherin們雖然臉色如常,但和他們共同生活了五年的Harry又怎麼會看不出他們的緊張。
 
  「Pansy,扇子要斷兩半了。」望著窗外感嘆了一下真是時光飛逝,Harry轉過頭便看見Slytheirn的小公主揪著手裡應該是她最喜歡的一把摺扇,用力到指尖泛白的模樣,便淡淡提醒了一句。
 
  然後他看見Draco正有些焦躁地扒抓了下梳得一絲不苟的金髮,而Blaise顯然在人群裡尋找著什麼的模樣,看了眼時間確定還夠,Harry伸手拉下了Draco即將毀掉自己髮型的手,然後向Blaise指了一個方向。
 
  「好,書都收起來。」一把抽走周遭幾個人手裡臨時抱佛腳用的書,Harry一派輕鬆,「就要考試了,這段時間讓自己冷靜點,別再增加自己的緊張了,這種時候再增添自己的焦慮是沒有用的。」
 
  或許是因為Harry的語氣與表情都十分篤定,總算是安撫了幾隻小動物的心。
 
  上午是考筆試,下午考的是實踐。由於目標是全O,Harry在答完題目後還認真地檢察了幾次才繳交試卷,雖然他比較注重實踐,但在理論知識的部分他還是有好好惡補一下,至少答題的時候他沒有遇到明顯的困難,整體而言還算是交卷交得快的一批。
 
  畢竟學了兩次、而且兩次的考試題目還一模一樣,雖然上一次考試的內容因為年代久遠而有些記不清,但要是考砸了他良心上還是過不去的。
 
  至於實踐考試,Harry非常漂亮地完成了考官的每一個要求,就連過去曾是他最大惡夢的魔藥學也因為這輩子學習的效果比上輩子好太多的關係而順利過了關,Harry甚至可以肯定他在監考的教授眼裡看見了對於他操作藥材的手法與魔藥成品的驚嘆。
 
  把成色漂亮完美的成品裝瓶後遞給監考的老教授,Harry輕輕呼出一口氣。想著自己當年究竟被Severus Snape生生掐滅了多少對魔藥的才能與天賦,Harry在心裡不住地搖頭嘆氣,他明明記得媽媽的魔藥天賦很不錯的,自己怎麼可能完全沒有遺傳到。
 
  至於黑魔法防禦術,雖然考官沒有提出加分題要他變出實體的守護神,但依舊可以確定的是他的成績毫無疑問會得到一個O。
 
  踏出考場,Harry踏著悠閒的腳步在草地上走著,由於提早考完試,Harry發現路上幾乎看不到其他的五年級生,於是四處閒晃了一下他便又回到了考場外圍的草地上鋪好了野餐用的軟墊坐下,打算等其他人考完試。
 
  Lucius在裡面陪同監考,朋友們都在裡面,這讓救世主突然有點後悔自己為什麼要提早出考場,既然橫豎都得等待,為什麼不乾脆就待在裡面和考官聊聊天順道看看朋友們的考試情況呢。
 
  「午安,Harry,考完試了嗎?」
 
  一個輕飄飄讓人覺得宛如在夢裡的聲音突兀地響起,讓黑髮綠眼的少年愣了下,然後微笑著轉過頭。
 
  「午安,Luna、Ginny。」向兩位不同學院的四年級學妹打著招呼,Harry拍了拍自己正坐著的墊子示意她們坐下,又打了個響指讓學校的小精靈們送上茶水點心,「我剛考完試,在等其他人。」
 
  Luna大方地坐下,而Ginny則是遲疑了一會兒才跟著坐下,看來有點拘束。
 
  她們都是DA的成員,因為這個緣故他才能夠認識她們,雖然Ginny是Ron的妹妹,但畢竟不是一個院的又不同年級,要想深入一點認識也不容易,更別提身在Ravenclaw的Luna了。
 
  Harry替兩個女孩都倒了杯蜂蜜薄荷茶,自己手裡也端了一杯。
 
  兩個女孩兒都和記憶裡的一樣,Luna盯著茶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Harry沒打擾她,反正當她想說的時候就會開口了。目光微動,注意到Ginny正偷偷覷著自己,Harry只是回了一個禮貌但帶點疏離的微笑。
 
  他知道Ginny還是喜歡自己,但是他注定無法回應這份感情。他曾經以為他對Ginny的感情是愛情,但那其實只是兄妹間的親情。
 
  他渴望家庭的溫暖,而Weasley家填補了他這份需求、總說他是Weasly家最小的兒子,他接受了這個身分,然後像個哥哥一樣地疼寵著最小的妹妹,但他誤把這份感情錯認為愛情,直到戰後才明白兩人並不合適。
 
  與其讓她未來受傷,不如一開始就不要給她希望。
 
  而且,他已經有了Lucius。
 
  比愛人所代表的意義還要更多、比血緣上的親人還要更加親密,他的伴侶。
 
  ──他親愛的Lucius。
 
  光是想到就會覺得心口暖暖的存在,讓他明白什麼是被珍視被寵愛,知道總有個人願意站在身旁保護自己等待自己,本能地知道待在這個人身邊會很安全不需要任何防備,確定無論什麼時候都會有個人可以毫無顧忌地緊緊擁抱親吻甚至更多更多。
 
  Ginny被Harry的笑容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有點慌張地眨了眨眼睛,「呃、考試的結果還好嗎?」
 
  Harry聳聳肩,「至少我把我會的答案都填上了,實際操作的部分也沒出什麼大紕漏。」由於坐的方位是面向考場,Harry目光一瞥便看見了剛從考場出來的Draco和Pansy,於是抬起手招了招,然後在等待他們走過來的時間裡先替剛考完試的好友先倒好茶。
 
  「……明年就換妳們了呢,會緊張嗎?」
 
  Luna搖搖頭,耳朵上的小胡蘿蔔耳環跟著輕輕晃動,淡色的眼睛透著迷離的微笑,「我父親說,不用擔心考試,只要平時有準備,自然月寧蟲就會保祐我們在考試的時候不受緊張的侵擾。我打算在暑假做出一副可以看見月寧蟲的眼鏡,牠們肯定很迷人。」
 
  Harry只是微笑著點點頭。
 
  對於Luna說的那些,他其實從沒搞懂過,可是他懂得尊重每個人不同的信仰、不同的價值觀。
 
  兩人十分自然地加入了這個小小的野餐聚會,和Draco一起坐下,Pansy接過Harry遞來的飲料淺淺抿了一口,精緻的小臉柔柔地笑開,捧著杯子便和在場另外兩名五年級生輕輕碰了下。
 
  「終於結束了,O.W.Ls!」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79-ff2a67f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