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114)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    

114.
血族
 
  最後Dolores Umbridge被Aurors帶走了,公然對學生使用不可饒恕咒,這項罪名足夠她獲得一個Azkaban終生監禁了,就連魔法部長也保不住她,而且在眾目睽睽之下,Cornelius Fudge也不敢冒著觸怒民眾的風險保她。
 
  Harry記得上輩子對方被憤怒的人馬攻擊、記得那個女人拿了Moody的魔眼鑲在辦公室門口、記得就是她買走了Slytherin的掛墜盒、記得她高高在上地坐在法庭裡對那些無辜的人進行審判。毫無疑問,他厭惡她,她的一切行為舉止都讓他發自內心地感到噁心。
 
  知道Umbridge大概會得到什麼下場後,Harry安靜了一會兒,腦袋裡亂亂的想了好一會兒,怎麼也想不起上輩子的Umbridge在戰後怎麼了,但知道這次對方會被關進Azkaban著實讓他鬆了一口氣。
 
  雖然當年不曉得Umbridge怎麼了,但他卻還記得那些被她迫害過的巫師們,那一雙雙無辜而茫然的眼睛。
 
  「對了……Aurors怎麼會來?」
 
  「他們已經連續一個月接獲了學生家長投訴,說學校有教授用黑魔法懲戒學生,Fudge怕事,便派Aurors來問我。」Lucius手裡把玩著從Umbridge辦公室裡搜出來的羽毛筆,冷冷勾起笑,「她也挺大膽的,到夜行巷去修羽毛筆也敢報魔法部的帳。」
 
  夜行巷可是著名的三不管地帶,魔法部根本拿他們沒辦法。在那裡一般都是現金交易,消費報魔法部的帳唯一的功能便是讓人有機會抓住她的把柄……這不是在給魔法部找麻煩嗎。
 
  Harry嘴角抽了抽沒打算做出任何評論,然後感覺胸前口袋原本睡得正香的蝙蝠動了動,便解除了原先設下的靜音咒。
 
  同樣注意到了戀人胸前的動靜,Lucius也低下頭,看見一隻身上包著繃帶的蝙蝠從男孩襯衫的口袋裡爬了出來,舒展了一下有點僵硬的翅膀,然後落到了男孩的掌心。
 
  從口袋裡拿出魔藥又倒了點逼手上的小動物喝下去,然後收起魔藥的Harry一點遲疑也沒有地劃破了手指湊到了蝙蝠嘴邊,被責備地看了一眼,自殘做得很順手的男孩只是把手指又推過去一點,語氣平靜,「我已經割了。」
 
  於是蝙蝠氣悶地一口含住自家養子的指節。
 
  倒是看著一切發生的Lucius不淡定了,「……親愛的,雖然我不介意你多養一點小動物,但是、」
 
  「Papa受傷了。」Harry輕聲解釋,頭也沒抬,在蝙蝠停下吸血的動作以後他眨眨眼睛,猶豫著要不要再劃自己一刀,然後被蝙蝠極有技巧地搧搧翅膀擋住了男孩又要在自己手上開一道口子的動作。
 
  「這是Arkin?」Lucius抓過Harry有傷口的手,立刻就丟了一個治癒法術上去,讓本來就已經開始癒合的傷口復原得更快。
 
  Harry點了下頭,又檢查了一下自家養父的傷口狀態,發現時間還不到一天,昨晚原先嚴重到讓對方無法化為人形的傷口如今居然已經癒合的差不多,本來他以為至少要休養一周才行的。
 
  男孩掌心的蝙蝠拍拍翅膀飛到了另一端的沙發上,身形一陣扭曲拉長後便轉換成了人形。昨晚受了重傷的血族親王臉色有點難看,但還是調整了一下姿勢讓讓自己舒服地倚在沙發上,胸前的十字架還穩穩地亮著溫暖治癒的白色光芒。
 
  Lucius盯著掛在血族身上的十字架,臉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看什麼,你們巫師還不是樂得年年過聖誕?」因為受傷所以脾氣很不好的Arkin眉頭一皺便瞪了回去,聲音聽起來還有些沙啞,Harry連忙起身替對方倒了杯溫水。
 
  乾脆地把送水過來的養子抱在懷裡不肯放手,Arkin低頭就著Harry的手喝了一口水潤潤嗓子,讓Lucius瞬間黑了臉。
 
  對於家長與伴侶間的爭風吃醋見怪不怪,沒有掙脫養父的懷抱,只是給了伴侶一個安撫的眼神,Harry抿抿唇問出了一直想問的問題,「Papa,昨天發生了什麼事情?」
 
  Arkin沉下臉,「有人沉不住氣,想稱王了。」
 
  Harry知道Arkin在血族的身分極為尊貴,但他不是血族的王,而是有些類似長老或是顧問般的存在。雖然他從很久以前就避居到巫師界生活,看起來也不怎麼過問血族內部的事務,但地位一直都維持著,偶爾會有人前來詢問一些族中的事務,更甚者有些牽涉到血族全體的決定還得Arkin點頭才能進行。
 
  由於年紀以血族來算還太小,Arkin並沒有把所有的事情告訴他,也會擋著他接觸那邊的人事物,只說了等他年紀到了會親自告訴他,不需要太早了解。
 
  如果說是有人想稱王,那Arkin的身分自然尷尬,派人來刺殺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幾乎是瞬間把前因後果連想完畢,Harry扭頭看著養父,有點擔憂,但血族親王卻是冷冷勾起一個嘲諷的笑容,伸手用力握住胸前的十字架墜鍊,白光閃耀。
 
  「那群雜碎,以為我在巫師界待久了就沒爪子了?」
 
  從血族親王的話裡聽出了暗殺者們大概全被殺了,Harry微微放了下心。但又有了新問題,「那Papa,你怎麼來Hogwarts了?」不管怎麼說在家裡養傷還是挺安全的,需要什麼藥材也是直接就拿得出來,更別說還有那些保護的法陣。
 
  「我要離開英國一陣子,暑假你別回去,就算你是我的孩子,我在家裡放的高階日光術對你還是會有一點影響。」
 
  在旁邊聽了全程對話的Lucius決定暫時忽略腦海瞬間閃過為何一個血族能夠施放高階光明系法術的問題。
 
  「……要去哪裡?」
 
  「血族領地現在情形很亂,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得回去看看,嘖。」Arkin輕嘖一聲微微瞇起眼,「……雖然對誰當王我不是很在意,但是膽敢犯到我頭上就該給他們一點教訓讓他們知道有些人是他們惹不起的。」
 
  「Papa,等傷完全好了再去吧?」明白自己無法阻撓血族親王的決定,Harry垂著視線望向自家養父沾染著大片血跡的長袍,特別是腰腹一側尤其明顯,雖然傷口已經好了大半,但看見血跡總還是會覺得有點擔憂。
 
  Arkin順著養子的視線低頭,同樣看見自己血跡已然乾涸發黑的衣服,「……嗯。」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76-76e97ec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