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112)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   

112.
抗戰期間

 
  聖誕假期結束後,Dolores Umbridge的教學生涯再度受到了極大的挑戰。
 
  經過一個假期的沉澱,透過假期通信不斷的創意激盪與在自己家裡更加自由且毫無阻礙的魔藥實驗,Weasley的雙胞胎和魔藥小王子這個驚奇跨學院組合的破壞力顯然又不知不覺上升了一個檔次。
 
  開發出來的產品不僅效果快,並且無色無味,在藥效發作以前幾乎讓人無法察覺,而且效果絕對逼真。
 
  黑魔法防禦術的課程被攪得一踏糊塗,不管是哪間學院哪個年級,每次課堂上總會有人出狀況,有的是身體突然猛烈的不適必須立即送往醫院廂房進行治療,有的是把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惡作劇產品用在教室裡、同學身上,甚至有些膽大包天的Gryffindor居然把她當作惡作劇的對象。
 
  這讓她氣得立刻重新關起大量學生的禁閉。在聖誕假期的期間,她隱密地把被救世主使用過便喪失其效用的羽毛筆拿去夜行巷進行修復,這使得那些聖誕節過後進行勞動服務的學生收斂許多,但是這樣還不夠。
 
  她要抓出那些私下提供惡作劇產品的人,被關禁閉的那些學生都只是使用者,即使罰他們勞動服務也只是遏止他們使用,卻無法杜絕那些產品繼續流入其他學生手裡。
 
  目前她已經鎖定了Weasley家的雙胞胎,但那兩個狡猾的紅頭髮卻總是擦著邊遊走在犯規的邊緣讓她扣不到分也關不到禁閉。至於Harry Potter,Umbridge十分肯定他也有參與這些惡作劇活動,但Mr. Malfoy早就包辦了他所有的勞動服務時間,讓她始終氣得牙癢癢卻找不到機會逼問。
 
  坐在伴侶的腿上懶懶地打了個呵欠,Harry抓著大鉑金的掌心把玩了起來,「最近Umbridge越來越神經兮兮了,上課時間總是瞪著我。」
 
  「再忍幾天。」任由男孩抓著自己的手,Lucius拿起一旁的文件看了起來,雖然現在是Hogwarts的高級監察官,但他畢竟還是Malfoy家主,龐雜的家族事務可不能丟一邊,然後他看著身分上似乎也是家主的自家伴侶。
 
  被證明是清白的Sirius Black接手了Black家族以後也是忙得焦頭爛額,幸虧現在有優秀的Regulus和那個狼人Lupin在旁邊管著他、又有Narcissa三不五時就過去講解管理家族的事情、然後Malfoy家族明裡暗裡都多少有照應著才沒讓他把祖產給敗光光。
 
  但是據他所知,Potter家族的產業就算是前任家主James Potter還在世的時候也沒像這幾年一樣這麼好過。左看看右看看,Lucius確定懷裡的小愛人幾乎從沒為家族產業的事情傷過腦筋。
 
  「怎麼了嗎?」感應到伴侶的視線,Harry仰頭。
 
  「親愛的,Potter家的產業現在是誰在管?」
 
  被詢問的Potter家主歪著腦袋,目光瞥見伴侶手上應該是Malfoy家產業相關文件的紙張,想起對方總是沒什麼閒暇時間因為他總是得花很多很多時間在處理家族事業,於是理所當然把自己名下產業交由他人打理的小Potter突然覺得有點心虛的眨了眨眼。
 
  「Dear?」
 
  「呃……現在是古靈閣專門服務我們家族的妖精Clyde在打理。」Harry頓了頓,注意到男人的驚訝,「有什麼不對嗎?」
 
  Lucius斟酌了一下自己的字句,「……一般古靈閣的妖精們不提供這種業務的,Harry。」
 
  每個具有一定歷史的貴族都有一個負責處理家族所有金庫相關業務的妖精,這是所有貴族都知道的事情,但那個妖精也就只會負責管理金庫與一些繼承文件或是見證儀式,以避免要是發生意外、流落在外或是未成年的成員得以在資格符合時繼承家族,讓血脈不至於完全斷絕、財產也不會落進外人手裡。
 
  妖精是種自私的生物,牠們對財寶有著不輸給龍的執著,也因此牠們所掌管的古靈閣始終屹立不搖。牠們並不主動和人類巫師打交道,更別提說是替人類巫師的家族管理產業,即使牠們對於這些十分擅長,而放眼望去現在所有的貴族家主誰有那個能耐?妖精的貪婪可不是能夠輕易用金加隆滿足的。
 
  「Clyde不算是一般的古靈閣妖精,嚴格說起來,他是家族的守護者,然後還兼任管家。」Harry試著解釋,然後有點疑惑,「Malfoy家族沒有嗎?」
 
  「親愛的,妖精向來就不喜歡巫師……Potter家族大概是特例。」
 
  「哦。」
 
  沒有糾正其實Clyde是Peverell家族的守護妖精,而做為Peverell後代的Potter家族算是血緣最濃重的一支。由於時間經過了千年,不管是Peverell還是Potter的後人都僅僅只剩他一人,再加上上一世他湊巧聚齊了三件死神聖物,才在無意間觸發了繼承的資格。
 
  這種繼承是靈魂上的,因此他就算重生了一次也依舊是一口氣繼承了兩個家族的Harry James Peverell Potter。
 
  僅有的Peverell,唯一的Potter。
 
  在男人懷裡蹭了蹭,不知為何又再度為了家族裡僅存一人的這件事情而惆悵了起來的救世主眨了眨翠綠的眼睛,一瞬間不曉得該怎麼開口,於是揚著臉讓伴侶親了又親,然後又把臉埋進男人的懷裡。
 
  Lucius答應過,會給自己一個家。
 
 
  夜半時分,Harry突然張開眼睛,若有所感地望向窗外。
 
  他感覺得到他身體裡血族的那一部份正在躁動不安。
 
  「……Papa?」走到窗邊,Harry打開窗戶,望著外頭一片漆黑,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同一個方向,翠綠在須臾之間轉為鮮紅。
 
  Arkin正在往他的方向來,急切的。
 
  過沒多久,一隻蝙蝠撞進了他的懷裡,墨黑的翅膀先是撲騰了幾下,小小的爪子揪住了男孩的衣襟便不再動彈。Harry立刻皺起眉,帶著掛在身上明顯受了重傷了的蝙蝠回到床上詳細檢查。
 
  雖然血族的身體很強韌、一般傷口的自我痊癒能力也很好,但能讓養父捨棄夜行巷的家裡而是選擇前來Hogwarts……
 
  「Papa……」緊急召喚了Potter家的小精靈要了一些緊急救護的用品,Harry細心地替暫時還不能轉為人形的養父包紮好外傷,又餵了一點混入了自己鮮血的魔藥,確定了對方暫時不會有事情以後才終於微微鬆了一口氣。
 
  那些都是血族才能造成的傷口,也正因為是同族造成的傷口,才讓癒合速度慢了許多。居然敢對親王等級的Arkin動手,看來血族那裡也不平靜啊。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74-9b422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