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111)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
  
111. 悲傷茱麗葉



  一直到聖誕假期,Dolores Umbridge都還是穩穩地坐在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的職位上,即使每天都被搞得烏煙瘴氣尖叫連連,她仍是一點退縮也無,繼續逼迫所有人看指定教科書以及死命扣去那些不願意遵守課堂規則的學生的學院分,儼然就是打算和Hogwarts全體學生槓上了的模樣。
 
  但那不是Harry最煩惱的事情。
 
  直到假期返家的前一天,他都無法確定自己到底是該回哪個家過節。Arkin Papa和Sirius都寫了信說會到車站接他,Potter莊園裡的James爸爸和Lily媽媽雖然不能親自前來但也還是用雙向鏡聯繫想確認他聖誕節的行程,但他卻無法給個答案。
 
  與此同時作為Hogwarts高級監察官的Lucius則是一副隨時準備把他和Draco一起直接用壁爐綁回Malfoy莊園的模樣。
 
  一面收著行李一面苦苦思索,然後他突然發現自己竟然也有了「聖誕假期該回哪個家過」這樣奢侈的煩惱,不由得停住了手邊的動作,目光望向窗外,明明位於地窖卻有著可以看見外面景觀的窗戶,感受著微弱的陽光絲絲透入,微微燙人的熱度印到了手臂上,Harry無聲地笑了起來。
 
  彎著眉眼,發自內心真誠喜悅的微笑。
 
  他覺得現在的自己好幸福。
 
  假期第一天,結果是他被率先抵達的血族親王給拎回了夜行巷,用雙向鏡同時和Potter莊園裡的父母以及不曉得因為什麼事情耽擱了所以遲到沒接到人的教父報著平安,幾個家長們十分有默契地進行了一小會兒的無聲交流,同時勾起了滿意的微笑。
 
  「……Papa?」
 
  「沒什麼,寶貝,先回房間休息吧,搭了一天的火車肯定累了。」揉了揉寶貝養子細軟的黑髮,Arkin斂起了剛才與另外兩邊的家長們交流的笑容,只是催促著Harry早點去休息。
 
  雖然不太清楚家長們在那短暫的交流中達成了什麼協議還是共識,但想來能讓他們這樣砲口一致對外的也就那麼一個對象,於是Harry乖巧地沒多做詢問而是直接依照養父的指令直接回房間洗澡睡覺。
 
  洗得暖暖香香的窩回床上,Harry小小打了個呵欠在柔軟的棉被裡蹭了蹭,看著枕頭旁幾面花樣不一的雙向鏡整齊地一字排開,鏡面看來都灰樸樸地並沒有任何一面的另一端想要進行聯繫。
 
  其實雙向鏡並不是這麼普及的東西,但在對他而言就像個唾手可得的小玩意,光是作為日常聯繫用途、需要帶在身上的雙向鏡就有五面,不過最新的一面是Lucius前陣子塞給自己的,但因為兩個人都在學校裡,所以一直都還沒有機會使用過。
 
  才這樣想著,鏤著Malfoy家徽的雙向鏡便震了震,同時原先平靜無波的鏡面閃了閃,知道那是魔力注入的徵兆,Harry把正閃動著的雙向鏡擺到眼前,等待著另一端的人出現。
 
  畫面逐漸變得清晰,而他穿著雪白浴袍的年長愛人正帶著笑意看著他,Harry眨眨眼睛,先開口,「晚安,Lucius。」
 
  「Goodnight, dear.」Lucius回應,透過雙向鏡觀察了自家小愛人如今身處的地方,「準備要睡了?」
 
  「Papa讓我早點睡。」Harry的指尖輕輕撫上映著愛人臉龐的鏡面,淺淺笑開,「你也要睡了嗎?」
 
  隔著鏡子指尖貼著指尖,Lucius搖搖頭,「我看著你睡。」
 
  就像是說好了一樣,整個聖誕假期一直到聖誕節前,Harry不斷地在夜行巷、Potter莊園還有Grimmauld Place之間來回奔走,倒不是說他不願意和家長們多一點時間相處,只是面對這樣明顯就是不想讓Lucius見著自己的小心思,一連好幾天都只能在晚上偷偷摸摸透過雙向鏡和伴侶說說話的Harry突然覺得自己有點想離家出走了。
 
  可是他身上所有目的地不在Moonlight of Blood、Potter莊園還有Grimmauld Place以外的港口鑰通通都被眼睛很尖很利的血族親王通通搜走一個不剩說是開學了才還他,而房子裡總是常設著反消影現影的禁制,他又不可能在自家家長面前乾脆地消失不見。
 
  要是給Arkin Papa逮到一定會被揍一頓的。可是……Lucius……
 
  終於還是Gryffindor了一把的男孩在床上衝動地翻坐起身,從自家教父留給自己的房間躡手躡腳下了樓梯悄悄地溜到了擁有壁爐的小廳,打算用壁爐偷偷溜去Malfoy莊園,沒想到呼嚕粉才剛抓了一小撮,身後就傳來了兩聲不太自然的輕咳。
 
  壁爐前的男孩僵直了身體,代表自由的粉末從指縫間流逝,歎了口氣慢吞吞地轉過身,承繼自母親的翠綠大眼無辜地眨了眨,沒說話。
 
  Remus和Regulus悠悠哉哉地坐在沙發上,手裡各自捧著杯熱茶,Regulus看來還有些蒼白,但已經比之前剛從湖底拉出來時好上太多,也因為他乖巧積極地配合治療,現在只需要定時喝一些滋補身體的魔藥就可以恢復了。
 
  「晚安、Harry,夜色真美,你也睡不著嗎?」蜜色眼眸的狼人笑瞇瞇地朝著壁爐前的男孩招招手,溫柔地替男孩倒了一杯紅茶,再十分民主地遞上糖罐。
 
  男孩抿抿唇,踩著柔軟的地毯離開壁爐坐到了沙發上,搖搖頭拒絕了糖罐,捧著紅茶吹了吹才喝了一口,「晚安,Remus、Regulus……你們怎麼還不睡。」
 
  Regulus溫和地笑著回答了Harry幾乎是含在嘴裡的小小抱怨,「Sirius打呼聲有點大,我睡不著。」
 
  Harry眨眨眼,他可沒想過會得到回答,「如果是這樣的話,應該一個靜音咒就可以解決了?」
 
  「Sirius警覺性很強,魔法波動會驚醒他,所以我們一般不這麼做。」Remus接過了話,往自己的茶裡又添了兩匙糖,「反正等一會兒就行了。」
 
  可是Sirius的警覺性再強,應該也感應不到你們在自己房間裡設下的靜音咒吧。Harry悶著臉喝了口紅茶,草草地點了點頭,把自己縮進沙發裡,重新規畫起新的逃跑路線。
 
  Remus和Regulus互看一眼,同時看著把自己縮在沙發裡顯得有點苦惱的少年,然後由Remus開了口。
 
  「Harry,聖誕節要記得回來一起過喔。」
 
  「當然、除了這裡我還能去哪裡?」十五歲的血族青少年無精打采地應道。
 
  距離聖誕節只剩兩天,做為吸血鬼的Arkin說真的其實對聖誕節沒什麼好感,往年都是一臉嫌惡地煮一桌大餐就當做過了,節日的氣氛在家裡更是一點都沒有。而既然今年在Grimmauld Place可以有對聖誕節過法有概念的安全人類陪著Harry過節,Arkin自然是把自家寶貝養子送到能真正開心過節的地方,至於禮物也是老早就準備好了。
 
  血族親王雖然不喜歡聖誕節,但怎麼也不會剝奪養子對節日的期待。
 
  發現另外兩人沒繼續說話,Harry從杯子裡抬起臉,發現那兩個人都看著自己,笑意盈盈,意有所指。
 
  眨眨眼。
 
  「去吧,Harry。」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73-abf8e8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