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107)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明明我是問直接手拿還是裝一起,為什麼大家都回我分開裝呢e62f0520383c760d16923cee0c1c2ac9_w46_h20.gif


  
--
 
107. 監察官的一天

 
  休息了一天,Lucius在抵達Hogwarts的第二天開始履行他作為高級監察官的職責。
 
  坐在好友Severus Snape身旁用餐,鉑金貴族的視線不時地飄往Slytherin長桌上自家小伴侶的位置,但對方卻是專心致志地用著餐,同時還順手替身旁的幾個還沒徹底恢復清醒的孩子們張羅著早餐。
 
  「Lucius,注意你的視線。」Slytherin的院長壓低了聲音提醒,雖然對方的視線其實瞟得很隱密,但如果瞧仔細點還是會注意到。
 
  收回視線,Lucius轉過頭看著好友,「他們總是這樣嗎?」
 
  「如果你指的是Potter像隻忙碌的母雞一樣張羅著身旁小雞們的早餐的這項行為,我想你可以從他的熟練發現這項傳統究竟持續了多久。」
 
  替自己倒了杯咖啡,Luicus笑意盈盈,「這是個好習慣。」
 
  瞥了身旁的鉑金大孔雀一眼,陰沉的魔藥大師正準備再噴一點毒液時卻注意到了對方脖頸上頭鮮明的點點紅痕,皺起眉,由於他們的位置正是教師席上最邊緣的地方,因此才沒別的人發現,雖然他看對方也完全沒有要遮掩的意思。
 
  「……Lucius Malfoy,我希望你能意識到他現在才十五歲。」他完全不覺得那些吻痕會是Harry.該死的小巨怪.Potter以外的人弄出來的,就算那個只有外殼和自家老子相容的小Potter肯,他身旁這個為了伴侶而生的Veela也不會容許伴侶以外的生物在自己身上留下印記。
 
  「十五歲,也夠大了。」Lucius一點也不在乎的勾起笑,指尖輕輕劃過鎖骨上頭第一個被印下的紅痕,「不過你所想像的事情還沒發生,這只是小小的宣示主權,而我十分樂意讓他這麼做。」
 
  他同樣在他的男孩身上烙下了痕跡,卻不像對方那樣宣示主權般地留在衣服完全遮掩不到的地方,而是吻在少年纖細蒼白的手腕內側,點點暈紅就像是被揉碎在手腕上的玫瑰,既熱情又宣告著專屬。
 
  想著當他完成以後男孩望著手腕上的痕跡紅著臉卻沒說出任何想消去痕跡的話,Lucius非常滿意,忍不住又朝著下方Slytherin長桌望了過去。
 
  「Harry,你的手、」
 
  早上時間總是較為清醒的Pansy眼尖地注意到Harry替自己倒飲料時露出的一截手腕,作為啟蒙教育向來做得早的貴族小姐她當然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才剛起了個頭卻又住了嘴,她可不想替好友招來不必要的關注。
 
  被詢問的男孩只是偏移了視線望了手上的紅痕一眼,無所謂地揚揚嘴角表示不介意,十分自然地替自己倒了杯牛奶,只是一直以來都顯得蒼白的臉蛋微微泛起了粉嫩嫩的紅色。
 
  「嗯、就是這樣。」
 
  他在Lucius身上做記號,Lucius也在他身上留痕跡,很公平。
 
  面色赧然地把臉埋進杯子裡大大喝了一口牛奶,Harry轉頭望向教師席上正勾著淺淺笑容望著自己的伴侶,翠綠的眼睛眨了又眨,然後飛快地扭過頭盯著眼前的早餐,機械式地抓起了吐司啃著,整個早餐時間沒有再望向教師席任何一眼。
 
 
  做為一個高級監察官,Lucius的職責便是隨機抽查各項課程以及無聊就在城堡裡閒晃,試著融入學校的生活圈找出Hogwarts是否有任何不適任的教授或是任何密而不宣的陋習。
 
  當然,對於魔法部的來函,Lucius只是草草瀏覽了遍又記住了幾項他認為自己有可能會用到的規矩以後便把那份文件給扔到角落去,沒再看上任何一眼。
 
  本來那個昏庸無能的部長是打算讓Umbridge同時兼任這項職務的,但十分不巧的,Umbridge的求救信件寄到時他正好在魔法部長辦公室。一個有權有勢的Malfoy,手裡還掌握著預言家日報七成股份,與此同時他還是Hogwarts十二校董之首,於情於理,這個職位Fudge再怎麼不情願也依舊不得不給他。
 
  簡單地替自己排了一個行程表,雖然他更想要一整天都跟在自家伴侶身後,但這樣是肯定會被Harry給拒絕的,Lucius表情顯得有些可惜地跟著Hogwarts副校長一起進了變形學的教室。
 
  他在學生時期便是由這位嚴肅的女士所指導的,Lucius十分有禮貌地打了聲招呼後便在教室後方替自己找了個位置坐好,和McGonagall一起等待學生們的來到。
 
  看過全校的課程表,Lucius知道即將抵達的是四年級的Gryffindor和Ravenclaw,想著如此一來也正好可以觀察下如今的Gryffindor是怎樣的情況,畢竟愛人父親之前聖誕節提出的難題他可是到現在也還沒開始著手解決。
 
  沒想到頭腦簡單的Gryffindor動起腦筋來也能讓人感覺如此棘手。
 
  高級監察官並不能算在教職員的行列裡,自然也就沒有加分扣分的權力。他是個Slytherin,天生就和Gryffindor不對盤,當年他學生時期扣起分數可是一點也不留情,原因更是毫無道理,
 
  如今要他找著各式各樣不同的名目一條條加回來可真是讓人苦惱,十分不巧的是自家崽子跟心愛的伴侶毫無疑問屬於高貴優雅的Slytherin,即使他成了教授也沒辦法如此輕易地替Gryffindor加分。
 
  待在教室靠窗的角落,Lucius蹙眉苦思。
 
  不知不覺間,學生們陸陸續續地抵達,注意到高級監察官明顯的不在狀況,McGonagall揮揮魔杖吸引了學生們的注意力後開始上課。先是講解了魔法的運行員裡又示範了一遍,McGonagall將課堂後半的時間開放給學生們練習新教的魔法,並在教室裡來回走動,然後給進度快的學生加分,再對動作或理解比較慢的學生進行指導。
 
  目光不時投向整節課都沉浸在自己的腦海裡的高級監察官,變形學教授將唇嚴肅地抿成一直線。
 
  Albus有跟她說過不必擔心Lucius Malfoy,對方絕對不會做出任何危害Hogwarts的事情。既然校長都做了保證,其實也從來不覺得自己的課程會有任何問題的McGonagall自然也就不把這次的突襲放在心上,只是面對自己過去的學生坐在自己的課堂裡名目張膽地走神,做為一個資深的教授她還是十分不滿的。
 
  只可惜對方現在的身分是高級監察官,自己也沒辦法罰這個男人進行勞動服務或是扣他的學院分。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69-8dc8827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