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106)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我發現我不恨溫熱飲了我現在恨的是小杯←

  
--
 
106. 打小報告

 
  「……妳的意思是說,Mr. Potter的上課態度十分惡劣,甚至還煽動其他同學和他一起違反課堂秩序?」
 
  鉑金貴族坐在高級監察官專用的辦公室裡,悠悠哉哉翻閱著資料,同時聽著在自己剛進辦公室沒多久便前來拜訪自己,說是要幫助自己了解Hogwarts現況的現任黑魔法防禦術教授慷慨激昂的報告。
 
  說是報告還真是太抬舉她了,不如說是單方面的抱怨他心愛的Harry。
 
  「沒錯,Mr. Malfoy,Mr. Potter不僅完全不聽從指揮,還領頭帶著課堂上的同學一起無視教授的存在!他甚至帶壞了您的公子!既然您做為高級監察官來到了Hogwarts,就一定要矯正這種猖狂的態度!」
 
  「……Draco也同樣不遵守課堂規矩?」挑起眉,Lucius複述了自己聽到的話,手裡正閱讀著的資料翻過下一頁,在對方打算繼續發表意見時搶先開口打斷,隨意地點了下頭,「我明白了,請回吧,Umbridge教授。」
 
  送走了似乎對自己的回應很滿意的Umbridge,Lucius放下手裡他事先讓手下調查到的有關Dolores Umbridge的資料,拿起放在一旁的蛇杖便站起身走出了辦公室。
 
  終於能夠光明正大進駐Hogwarts而非總是只能經由好友Severus辦公室裡的壁爐前來會見小愛人的Lucius淺淺勾起微笑,在有點熟悉又有點陌生的Hogwarts散著步,他也曾經在這裡度過他求學的七年時光,他和多數的巫師一樣,對這座古老的城堡總有份說不清但能確定十分親暱的歸屬感。
 
  在心裡小小期待著或許能夠和自己的小伴侶來次浪漫的不期而遇,Lucius帶著比平時在外還要顯得更加柔和些的表情走在Hogwarts的走廊上。俊美的外貌、由內而外渾然天成的貴族氣息與Veela由於想起伴侶而不知不覺散發出來的誘惑讓所有經過他的人們不約而同無一例外只能滿臉通紅然後快步離去。
 
  而正巧經過又目睹一切的Harry則是眨眨眼,在走過去跟轉身離開之間猶豫了起來。雖然理智上知道那個男人天生就是這樣招蜂引蝶也知道他根本完全沒看周遭的人一眼,情感上卻無法那麼坦率地看待一個個紅著臉從自己身旁走過的男男女女。
 
  在Harry還在猶豫的時候,讓他如此煩惱的男人已經先看見了他,於是邁著長腿走了過去,溫柔地牽起了Harry的手,「親愛的,沒課嗎?」
 
  仰頭看著對自己笑得溫柔的鉑金貴族,Harry抿抿嘴反抓住男人的手,力道先是緊了緊又舉了起來像是想甩開對方可是卻又還是死死抓著。注意到小愛人一連串的意圖,Lucius微微躬身與那雙翠綠平視,「……Harry?」
 
  被呼喚的男孩咬咬下唇仍舊沒開口,然後看了看四下無人便抓著男人轉身就走。雖然不太明白伴侶怎麼了,被拉著的男人卻是一點抗拒也無地跟著走,穿梭在Hogwarts裡,Harry提取出記憶裡的劫盜地圖領著Lucius走著各式各樣的密道,確保一路上都不會被第三個生物注意到他們的行蹤。
 
  明明也在Hogwarts念了七年的書,Lucius卻發現愛人如今正帶領著的路自己居然從來沒走過。至少他學生時代真的沒想過原來Hogwarts有部分牆壁是假的,也從來沒有想去嘗試牆上的某塊磚頭是否藏有機關。
 
  沒怎麼費心去記究竟走了哪些路,Lucius最後被帶到了一間充斥著金色與紅色裝飾的Gryffindor式房間,過度熱情的配色讓他在踏進去的瞬間皺了皺眉。
 
  「這是我無意間發現的小密室,我沒和第二個人說過。」把伴侶壓到了火紅的雙人床上頭,富有彈性的床舖讓他們在猛力撞下的時候彈了彈,而趴在貴族身上的Harry終於開口說話,「我以前比較常來,現在……比較少了。」
 
  雖然被壓著但還是抬起手摟住了男孩的腰,Lucius盡可能地調整了一下兩人的姿勢,讓彼此都能夠更加舒適地窩在一起。
 
  把臉埋進男人的衣襟裡,Harry微微瞇起眼蹭了蹭,享受難得的靜謐時間。然後他突然想起來自己強硬地拖著男人來到這裡是為了什麼,於是救世主男孩微微抬起頭對著眼前形狀漂亮完美的鎖骨張口便咬。
 
  「嘶──Harry?」預期以外的疼痛讓Lucius低低喊了一聲卻沒有立即推開造成疼痛的元凶,反倒是放輕又放柔了聲音詢問了起來,「心情不好嗎?」
 
  發狠地吮吸出一個深紅色的印記,一點也不滿足於數量只有一的Harry以最初的吻痕做為中心慢慢向上延伸拓展,一句話也不說,只是一遍一遍種著如果不用魔藥或魔法藉助的話大概要一兩個禮拜才能消掉的痕跡。
 
  Lucius微微瞇起眼,和以往對方進食的觸感和部位都不同,頸間麻癢濕潤又偶爾帶了點刺痛的感覺足夠讓一個男人知道究竟在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心情愉悅地任由懷裡的少年為所欲為。
 
  他的男孩在標記他呢。
 
  他的伴侶總是太冷靜,幾乎不曾有過失控的情形。
 
  並非從未有這種情形,去年在Quidditch世界盃時Harry也曾這樣,在他拒絕讓男孩碰觸正在灼燙著的黑魔標記後,只是那時候兩人的心情都稱不上輕鬆,自然也沒法多想其他。
 
  上一次,是因為自己下意識地拒絕對方,但這次,Lucius想了想還是不太清楚原因,不過他倒是聰明地沒去打擾在自己身上耕耘得正歡的小伴侶。
 
  直到Harry覺得稍微滿意了,才停下動作,半瞇著眼欣賞了會兒自己的成果,Harry隨後扭了扭身體調整方向然後直接啃上伴侶的唇磨磨咬咬,接著下一刻被壓著的貴族反客為主地強占了男孩所有的呼息。
 
  「滿意了?」額抵著額,唇貼著唇,Lucius輕聲問。
 
  男孩沒立刻回答,只是又咬了男人一口,才含含糊糊悶著聲道,「……不准你去外面招蜂引蝶……我的……」
 
  「當然,都是你的。」Lucius挑起眉,卻想不起自己什麼時候去外頭進行所謂的招蜂引蝶了,雖然造成的結果讓他十分滿意,但還是得弄清楚原委,「親愛的,我什麼時候去外頭招蜂引蝶了,嗯?」
 
  「……」把臉埋進伴侶懷裡,Harry沒說話,同時為了自己絲毫沒有理智的吃醋而微微紅了臉。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68-56fbf08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