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Fetish 
+閱讀前貼心小提醒+

 病病|是的我說到做到(??)|小少爺好可愛喔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是的我病病但是我懺而不悔總而言之Harry做了我豪想對L拔做的事情噢嗚嗚嗚3e4b74a305774743baf60de7911ab012_w26_h24.gif3e4b74a305774743baf60de7911ab012_w26_h24.gif

  留言感想歡迎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淒厲)
--
   
Act. 1
 
  戰爭結束後,很多事情變了。
 
  比方說Gryffindor和Slytherin不再一打照面就反射性用攻擊咒語招呼彼此,例如Harry Potter和Draco Malfoy。
 
  嗨Malfoy。
 
  Potter,我不記得我們的交情有好到可以這樣約出來吃飯。
 
  可是我記得我們的交情也沒有好到你從十一歲就開始研究我的日常行徑路線生活習慣甚至還在床頭掛標語立志要嗚嗚嗚──!
 
  ──夠了Potter,少爺我就勉為其難地陪你這沒人緣的傢伙吃個飯吧,別太感謝我,然後不、拿開那杯常識外的玩意兒並停止你拙劣的示好,Hogwarts的七年裡我受夠南瓜汁了。順便,請替我轉告Zabini,他死定了。
 
  噢。但蘋果汁和草莓牛奶總讓我覺得甜得發膩,也真難為你從小喜愛到大。
 
  誰准你說蘋果汁和草莓牛奶的壞話了Potter!你一個喝了七年南瓜汁甚至打算這輩子只有南瓜汁這種飲料的男人可完全不具批評其他飲品的資格。另外,也替我轉告Parkinson,雖然對於女性我向來溫柔體貼,但她還是死定了。
 
  ……Blaise和Pansy是我組員,能不能看在我請你吃飯的份上讓他們多活幾天?好歹最近的工作得先告一段落,否則害死救世主這罪名我死也扣到你頭上。
 
  肯定有什麼地方不對勁,Harry Potter居然在維護我青梅竹馬的兩個Slytherin?說吧真正的救世主你給藏哪兒去了,我不會幫他付贖金的我跟他交情沒那麼好,不過提醒你,要錢的話別指望Weasley,他家就算出了一窩子英雄也還是一樣那麼窮。
 
  ……我知道你床上還擺著你媽媽小時候買給你的那隻龍玩偶,每天都還要跟牠說上幾句話才能安心入睡。
 
  Potter,我早該知道你收買了我身邊所有的人,陰險狡詐的Gryffindor。
 
  暫時這句話我就當作稱讚了。另外,Narcissa向你問好,她說東方真是美極了,你訓練結束以後歡迎你抽空加入她的旅程。
 
  ……讓我釐清一點,我的母親先是不通知任何人便開始環遊世界,接著遊玩到一半終於想起在英格蘭這裡還有她親愛的家人們殷殷期盼來自她的音訊的時候首先聯絡的居然是
 
  我,Harry Potter,Narcissa Black親愛的表弟。
 
  我可是她兒子!
 
  嗯,顯然Cissa表姊比較偏愛黑髮綠眼的乖男孩。
 
  我覺得我今天跟一個Gryffindor的交流次數已經超過年總和了,很榮幸在這裡遇見您,偉大的救世主先生,但我們St. Mungo的午休時間十分有限──
 
  還有半小時,我就說幾句話。
 
  嗯哼。
 
  其實我今天約你吃飯是有件事情想拜託你。
 
  顯然我們對於「拜託」這詞的定義有微妙的不同,我有充分的理由懷疑你今天真正的目的是要激怒我,動機也許是偉大的救世主覺得日子過得有點無聊想要重溫學生時期的某些美好時光。
 
  呃、如果要說美好的話我很遺憾你可能不在那份清單裡。但不是,我是真的有事情想請求你,只有你能辦到。
 
  於是坐在位置上一臉不耐的貴族少爺高傲地挑眉,而在他正對面的黑髮青年有點害羞有點靦腆有點期待又有點緊張地在椅子上扭了扭,低聲說出了他的請求,並且在下一瞬間阻止了小鉑金反射性舉起魔杖打算對著自己施放任何一個可能牽扯到記憶或時間或生命或靈魂的魔法。
 
  被阻止的青年表情複雜地沉默了好一會兒。
 
  ……Potter,有病就得治。
 
  你還沒拿到執照呢實習治療師,當然這事我自己也能成,只是不文明了點。
 
  你知道你還是受巫師社會的法律所管轄著的吧救世主,我可以去Auror司舉報你的。
 
  你會幫我的,Malfoy,你記得你還欠我個生命之債嗎?
 
  生命之債會哭泣的Potter,它也許寧可要你用它來要求我加入你們熱衷了幾年的Muggle遊戲順便玩隻你們似乎很缺的坦。
 
  如果你願意的話當然歡迎你來艾澤拉斯,但是我不會用這樣的方式,那可沒有我現在要求你的這件事情重要。噢還有,我們缺的是牧師。
 
  ……我再過兩個星期就要考核了,肯定能過。看在生命之債的份上我能讓你成為我第一份病歷。
 
  作為一個Slytherin而言你簡直仁慈得可怕Malfoy,但是不用了,謝謝。那麼這件事情就勞煩你多費心了,即使只是舉手之勞也還是謝謝你,過兩天我去找你拿。
 
  鉑金髮的青年望著救世主揚長而去的背影,把剩下所有的休息時間都拿來糾結究竟該給自己施個遺忘咒好還是乾脆施個索命咒才比較乾脆。
 
Act. 2
 
  Harry Potter有個專門用來放寶物的盒子,那是個十分破舊有著斑斑鏽痕證明時光痕跡的鐵盒,從小攢到大,東西卻意外的不多。
 
  他大約是在二年級的時候發現自己和別人不太一樣的。
 
  盒子裡擺著三四張被攤平的糖果包裝紙,塞了小小一疊被小心翼翼剪裁下來的滿分考卷截角,角落散著一兩顆圓滑光潔的小石頭和一捲用完的膠帶,還有一雙手套。
 
  那是個即使做為成年人回想起來都仍覺得有些過於刺激的學年,而那雙皮手套是他收獲最美好的東西。一直以來他總是小心翼翼地藏著掖著只在深夜時分躲在床幔裡偷偷拿出來看看摸摸,從來不讓其他人知道。
 
  漆黑的,有著皮革專屬光澤氣息的高檔皮手套。
 
  它原先的主人是個傲慢的貴族,從頭髮到腳趾打理得一絲不苟,衣著打扮既張狂華麗的繁複卻又低調的色系單一,冰冷的語言藝術讓每句出口的諷刺都成了極具特色的優美詠嘆調。
 
  他設計陷害了他最好朋友的妹妹、而他設計解放了他腳邊好使喚的家庭小精靈。即使他們如此不對盤,男孩仍毫無自覺地將男人妥妥收進了記憶裡某個嚴密的角落,三不五時總會突兀地闖進腦海裡一遍遍對著他冷冷揚起嘴角吐出優美惡毒的諷刺。
 
  然後他開始想像起被包覆在手套底下的男人的手。
 
  那無疑是雙成年男子該有的大手,骨感而纖細修長,也許是傳言中貴族應有白皙美麗,也許因為長年的工作忙碌而在指節間生著薄繭,也許因為總是握著那標誌的蛇頭杖而使掌心變得不那麼柔軟。
 
  三年級時他注意到自己花在那雙手套上的時間變多了,而對於男人應當擁有怎樣的一雙手時他有著不下百種各式各樣不同的想像卻無法驗證究竟何者為真。
 
  過了一年他開始想像那雙手柔柔地擁著自己偶爾輕輕地撫遍他的全身,光是想像就能帶起渾身的戰慄,在被室友們環繞著的多人寢室裡他在自己的床裡壓抑著不知何時變得粗重的呼息,摘下眼鏡收起手套,沉沉入睡前反覆各訴自己要趕緊學好隔音咒靜音咒這些諸如此類的咒語。
 
  在學習咒語的途中,面對就連對著手套也能起反應的自己,他只能絕望地想著也許自己上輩子是一隻家庭小精靈。但毫無疑問不管他上輩子是什麼生物這輩子他都無法過上正常人的日子,無論人前亦或是人後。
 
  手套已經在屬於他的盒子裡待了兩年,但他卻覺得自己被束縛得越來越深。
 
  十五歲他失去了教父,失去了一個永遠溫暖不計前嫌並且願意踏遍千山萬水只為了他而來的懷抱。
 
  到此為止他理解了自己從來就不被允許擁有任何溫馨甜美的東西,那麼有那麼一兩個不正常的嗜好也只是理所當然。
 
  於是Harry Potter坦然接受了在一般世俗眼裡也許不那麼正常的自己,決定開始照著自己的想法過活。
 
Act. 3
 
  黑髮的青年抓著手裡一疊厚厚的文件,臉上掛著禮貌得體的淺笑沿途向所有路過的同事問好道早。忙碌了將近兩個月終於把手頭的工作給暫時解決,青年眼下浮著黑眼圈腳步依舊穩健,只是周遭的人都覺得青年的微笑和過去相較下顯得有些不真實。
 
  戰爭結束後,Harry Potter進入了魔法部,但並非是Auror司,而是在古代魔法聖物與詛咒司裡頭潛心做著相關的研究,而這次之所以會忙這麼久則是因為埃及的魔法部在領地裡挖掘出了一批古文物,由於上頭有著濃厚的英格蘭魔法氣息,才透過外交手段把東西送過來請求鑑定。
 
  而深受上司信任儼然就要成為下一任司長的Harry Potter理所當然被派發了這項重責大任,也由於牽扯到國際外交,因此國際交流司也派出了得力的人員Blaise Zabini前來搭把手,而從隔壁辦公室過來說著要串門子實際上是被頭子踢過來幫忙的Pansy Parkinson則是祀祭典儀組的第一把交椅。
 
  花了兩個月的時間終於把難解複雜的東西全數破譯完畢,就算是熱情洋溢整天說著熱愛工作的Gryffindor雄獅在連續一周不眠不休趕工的情況下也只能滿心想著交出報告以後肯定要回家和久違了的床好好培養下感情。
 
  坐在司長辦公室裡的老者看了看文件最前頭的總結大綱,又翻了翻後面的內容,才輕輕點了下頭,而以Harry和老者相處的幾年經驗看來,那代表讚賞。
 
  等待了一會兒確定沒其他問題,黑髮青年摘下了胸前的名牌就打算告假。
 
  「好好休息幾天,Potter。另外,雖然你可能沒有興趣,但我還是得善盡告知義務,國際交流司的Malfoy司長今晚在他的莊園裡辦了宴會,邀請所有魔法部同仁參與,晚上七點,但並不強制參加。」
 
  眾所皆知Potter的死對頭是Malfoy,老者對青年投以理解的眼神。
 
  「哦,知道了。」抓著名牌的手指頓了頓,黑髮青年先是眨了眨因疲憊而有些渙散的眼睛,才點點頭轉身退出辦公室。
 
Act. 4
 
  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床上,眼睛被矇了起來,四肢沒有被綁,但全身虛軟無力,而在他身上坐著一個人……男人。
 
  您真是處變不驚啊,Mr. Malfoy。
 
  有些沙啞的嗓音從正上方傳來,伴隨著輕微的哼哼與衣物磨擦的窸窣聲,雖然眼前一片漆黑,但僅僅憑著耳朵和身體所接受到的些微資訊仍可讓他猜測出自己所身處的情勢。
 
  那麼,我假設你是我秘密的仰慕者?
 
  為此,他得到的回應是被扯開的襯衫和幾聲喑啞的低笑,接著對方滾燙的唇壓上了他的喉結,先是試探性地舔了舔,才張口輕咬。
 
  目的明確,是嗎?
 
  鎖骨獲得了近似於贊同意味的舐吻,發現嚴格意義上正在侵犯自己的男人顯然沒有意願讓他套出更多情報,於是他決定利用一下沒有被綁住的雙手,試探性地攬上了對方赤裸的腰。
 
  他知道這是個身材偏瘦而且……很敏感的男人。
 
  正趴伏在自己身上的溫熱身軀在被自己撫上的瞬間顫了顫,從喉嚨裡滾出了柔軟的悶哼,卻沒因為自己的撫摸而停下,依舊堅持自己原先的行動,只有搭在肩膀上的十指緊了緊,沒有制止他的行為。
 
  顯然你允許的清單裡面有愛撫這一項。
 
  看不見,但他知道舔咬著自己胸膛的男人正在微笑,於是他加重了手裡的力道,一遍又一遍地揉壓著那會讓身上人顫慄甚至出現短暫停頓的部分。
 
  如果您願意……實際上在清單裡您能做的比這更多。
 
  某種程度得到了通行指令,被壓在底下的男人勾起淡淡的微笑,毫不客氣地動作了起來。既然被困住了那麼就專心享受,身體有時比意識誠實的多,而身體傳來的種種訊息都顯示著自己並不排斥上方的人成為一夜情的對象。
 
  這是位經歷過許多的男性。他的身上有著許多疤痕,細細小小或是蜿蜒著從一些似乎很致命的地方狠狠劃過,但生命的氣息又是如此濃烈,他幾乎能夠想像對方每次從致命的傷口下頑強地活下來的模樣。
 
  而他顯然是有備而來,被緩慢地納進火熱柔軟的窄小洞口時,看來似乎已經被主人好好潤滑擴張過的內裡很順利地便讓他盡根沒入。清楚地感覺到在兩人下體完全貼合的瞬間,作為承受一方的男人渾身抽搐了下,包圍著他的肌肉也隨著絞緊了下。
 
  就像是個信號,早已恢復力氣的他挺了挺腰,手掌壓著纖瘦的腰際一次次地把對方往下壓,讓原先被刻意壓抑著的低啞呻吟終於破碎的一聲又一聲穿透空氣傳進耳裡,而他發現自己很喜歡這種像是小動物被欺負而哽咽著發出微弱呼救的聲音,於是情不自禁地加重力道。
 
  說不上是他技巧高超還是對方配合的實在太好,在一方看不見的情況下他們身體的契合度高到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直到最後對方只能軟綿綿地伏在自己身上喘息,他便想趁著對方無力時拉開一直擋著自己視線的布料看看究竟是誰,但剛摸到布料的手卻被拉住。
 
  規矩不能壞,Mr. Malfoy,怎麼能讓您從受害者轉為目擊證人呢。
 
  對方沙啞地笑了兩聲,溫熱的呼息吐在他的脖頸間,但制止的手卻不如語言那樣堅決有力。
 
  如果我堅持要知道你是誰呢。
 
  他只稍微一施力便掙開了男人的手,刻意放慢了動作但還是將布料一點點扯下。
 
  那恐怕您要失望了。
 
  他扯下了布料,卻依舊什麼也看不見。
 
  男人輕輕哼笑著咬了他的鎖骨一口,然後才在被他伸手攬住以前輕巧地翻身下床。窸窸窸窣的聲音持續了一小會兒才停下,看來是穿戴整齊了,不得不說他的速度值得讚賞。
 
  祝您好眠,Mr. Malfoy,當您再次轉醒就能迎接明亮的世界了,夜安。
 
  一個咒語襲來,他失去了意識。
 
Act. 5
 
  Harry Potter在十七歲繼承了被古靈閣所保存著的父母遺產後就搬進了Potter莊園裡,而他的教父所留給他的Black家他則是委託給和Lucius Malfoy離婚後改回舊姓的表姊Narcissa Black代為管理,畢竟在他心裡,即使是教父留給自己的東西,對於Black家族而言他始終還是個Potter。
 
  搬進莊園的第一天,他做的第一件事情是請家庭小精靈把主臥房裡的床用各式各樣柔軟的枕頭疊出一個堅不可摧的柔軟堡壘,平時休假他就喜歡把自己藏在枕頭堆成的城堡裡,被包圍的感覺溫暖柔軟又安全,他喜歡。
 
  「主人,Malfoy家的Draco少爺已經在大廳等了好一會兒了。」總管小精靈小心翼翼地在床邊出現,尖聲細氣地報告。
 
  懷裡抱著最為蓬鬆柔軟的抱枕,黑髮青年從被子裡探出頭,懶懶睜開一隻美麗的綠眼睛,「不能讓他上來嗎,我不太想動。」
 
  看見自家嚴謹的總管小精靈在聽見要求後露出了不苟同的表情,年輕的Potter家主只得癟癟嘴,還是攏著睡袍慢吞吞地下了床,「給他準備一杯草莓牛奶,我要一杯南瓜汁,麻煩妳了,Sallie。」
 
  「再加一份麥片粥好嗎,主人?您需要用點早餐。」
 
  胡亂地點點頭,青年揉了揉有些痠麻疼的後腰邊踏進浴室,「總是如此貼心呢,Sallie。」
 
  十分鐘後,隨意套著T恤和牛仔褲的宅邸主人終於出現在客人眼前,注意到對方雖然顯得有些憤怒但仍是飲用了小精靈們所準備的指定飲品,青年捧起桌上的麥片粥習慣性地先攪了攪才開始吃。
 
  「多好的教養,Potter,你讓我等了三十分鐘。」
 
  「如果我是個Slytherin,今天你大概會等三小時,對總是動作迅速的獅子們感恩戴德吧Malfoy。」
 
  Draco Malfoy瞇起眼,仔細地打量了眼前正在吃早餐的青年好一會兒,才從口袋裡拎出此行拜訪的主要目的扔到桌上,「喏。」
 
  「親自來送這趟,Malfoy少爺還真有心。」
 
  「說真的Potter,這不是什麼好收藏習慣。」視線在面色如常的救世主臉上停留片刻,他扭過頭觀察起傳說中的Potter莊園。
 
  用無杖魔法把東西召喚到手裡,救世主看了眼內容物,微微彎了彎嘴角,「我拯救了魔法界,這點任性還是在安全範圍內的。」
 
  「還是那句話,有病就得醫。」鉑金髮的青年站起身,特意拿出治療師執照在黑髮青年眼前晃了晃才離開。
 
  從絨布袋裡捧出一副手套,那是某人在宴會裡戴著的。男人慣用的香水味還隱隱縈繞在上頭。黑髮青年溫柔地注視了手上的物事好一陣子,才把東西妥善地收起,輕聲低語像是在說給自己聽。
 
  「……但我不想痊癒啊。」
 
Act. 6
 
  鉑金髮的男人凝視著手裡的文件,評估著這次出差需要花費的時日與該吩咐下去執行的事項,另一隻握著羽毛筆的手在空白的紙張上依著某種固定的規律畫著圈,這是他一貫在思考的模樣。
 
  然後辦公室的門被禮貌性地敲了兩下,聞聲抬眼,一名黑髮青年佇立在門邊,他認得他,當然全魔法界的人也都認得出那是誰。
 
  「Mr. Malfoy,我是古代魔法聖物與詛咒司的代表。」
 
  ──Harry Potter,魔法界偉大的救世主。
 
  在Lucius Malfoy的記憶裡,每回見到救世主時對方總是用那雙富含生氣的綠眼睛直勾勾一眨也不眨地望著自己,然後下一刻便製造出一堆讓他難以收拾的麻煩,初生之犢總是不畏虎。
 
  近年來對方的新聞少了,畢業以後兒子也不太提起那一位拯救了全魔法界卻依舊是他死對頭的孩子,說實在的他其實有點懷念過去那每天透過家書傳遞而來的救世主生活觀察日記,不得不說他的小龍實在觀察力非凡。
 
  而今天一看,雖然救世主的眼神沒有改變,但鋒芒內斂了許多,不再是當初那個將所有都擺在臉上的孩子了。
 
  「顯然,我們不得不合作一段時日了,Mr. Potter。」
 
  佇立在門邊的青年微微偏了偏頭,明亮的綠眸眨了兩下才試著讓嘴角彎起友善的弧度,「我的榮幸,Mr. Malfoy。」
 
  脫離了稚嫩、能把好惡壓抑住,已然成長了的男孩。
 
  鉑金貴族斂下眼底瞬間的情緒,自然而然地換上交際用的微笑,抽起應當交給對方的文件,公事公辦地交代起注意事項、核對兩人接下來的行程順道討論起一些出行埃及的相關資訊。
 
  而青年主要是靜靜地聽,必要的時候發表屬於自己專業的意見,一雙美麗的綠眼睛明亮地望著他,眨也不眨。
 
  注意到時間,年長的男人停下了話題,而是微微挑起眉,「今天Malfoy莊園有晚宴,不如到時候繼續討論?我想我能為你騰出一點時間。」
 
  青年頓了頓像是想到什麼,靜了幾秒才有些拘謹地搖搖頭,「感謝您的邀約,但那種場合……我不太能適應。」
 
  「厭惡社交場合與人群,Mr. Potter?這可不是什麼好習慣,特別你還是個Gryffindor。」
 
  「無所謂好與不好,Mr. Malfoy,我注定無法隨波逐流。」厭惡人群的救世主突然間彎著眉眼加深了臉上的笑意,「……您有一雙非常美麗的手,也許那能說服我許多事,但不是現在。」
 
  回想著青年離去前的眼神,男人陷入了沉思。
 
Act. 7
 
  他們規劃了大約半個月的出差行程,而男人十分訝異地發現那個記憶裡對Slytherin總懷著莫名敵意的救世主幾乎是毫無異議的接受了他的所有決定,甚至在他惡質地以節省經費為由直接下訂雙人房他也只是微微愣了下便接受,而實際上在抵達當地進駐飯店、看見房裡的雙人床後那名Gryffindor也沒有多大反應。
 
  這可不像他曾經認識的男孩。但自從近期接觸以來,那個青年總能刷新他之前的記憶,這讓他忍不住有些期待起對方還能夠給他多少驚奇。
 
  他們只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完成此行的目的,不排除是因為他精湛的外交技巧和同行者有關古代詛咒物品知識的即席教學,短短一個半小時深入淺出的講解有關那些物品的基本概念和運作原理以及他們所推測出的大致年份,而面對一個接一個的問題他也微微笑著逐一耐心解答。
 
  於是接下來的大多時間都被用在處理那些被英國給驚豔到的埃及貴族們紛沓而至的晚宴邀請函,在連續參加五天的大型宴會後,Potter自從抵達埃及後便維持著的溫文儒雅終於全面崩解,繃著臉拒絕了他手裡的邀請函然後拉著被子兀自蜷成床上隆起的一團。
 
  而他婉拒了接下來所有的邀請。
 
  說也奇怪,雖然睡同一張床,但他們各自擁有自己的棉被與枕頭,每天晚上就寢時倒也相安無事,可每天早上醒過來時總會有一個人的棉被孤伶伶地躺在地板上,而他們在同一條被子底下相擁而眠。
 
  青年的身體總是暖呼呼的,亂糟糟卻異常蓬鬆柔軟的頭髮會恰好地蹭著他的下巴窩在他的頸窩,纖瘦卻不至於到骨感的身體牢牢地嵌在自己的懷裡,就像摟著個永不冷卻的暖爐在懷裡。
 
  第一次醒來時他總有種長年以來的缺口終於被穩當地填上的滿足,就像古老的鎖終於找著了正確的鑰匙。他們彼此都說不清為何會睡成那樣,卻同樣都覺得感覺並不壞,於是愈發糾纏的睡姿成了他們每天迎接早晨的第一件事。
 
  距離預定回英國的日子還剩七天,Potter突然想起埃及似乎有屬於Potter家族的產業,便起了好奇心打算去瞧瞧,最後發現是一片廣闊的棉花田,當地的人告訴他們產季已經結束,現在可不是甚麼來觀光看風景的好時機,如果在對的時間來,正值產期的棉花田總能讓人彷彿置身雪地。
 
  成長以後似乎總是太過沉靜的青年佇立在路邊遙望遠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而即使目光挑剔一如Malfoy也不得不承認那畫面挺美。
 
  Lucius Malfoy突然發現自己看不透Harry Potter。
 
  看似擁有一切卻又總是顯得孤寂的大男孩,曾經衝動魯莽的Gryffindor如今竟像是個潛心研究不問世事的Ravenclaw,他還記得男孩過去面對人群時的不知所措與窘迫,現在卻能很好的承受下來甚至侃侃而談。
 
  他從來就不是辦不到。
 
  或許唯一不變的就是那雙總是坦率地凝望著的綠眼睛。
 
  「我們回去吧,Mr. Malfoy。」
 
  「嗯。」
 
  回到英國的第一天,他躺在床上若有所思,總覺得少了什麼。
 
Act. 8
 
  Lucius Malfoy發現自己再度陷進渾身赤裸無力且雙眼無法視物的境地裡。
 
  倒不是說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一定得需要用到眼睛,但一般情況下他還是比較喜歡自己能知道即將發生親密關係的人的模樣。
 
  是同一個仰慕者,還是他最近運氣不好一連招到幾個興趣特別不一般的仰慕者?
 
  而鎖骨上頭傳來的熟悉感很好的回答了他心裡的疑惑。
 
  啃咬、撫摸、強行壓抑的喘息。
 
  順著肌理一遍一遍地撫過記憶中對方的敏感地帶,即使看不見也能藉由指下的觸感準確地找到光滑的頸項狠狠咬下,宛若小動物被欺負般委屈的哽咽在耳邊縈繞,環在肩膀上的手臂忍不住地收緊,然後在留下痕跡的傷口邊緣被舌尖曖昧地舔過時發出了幾近滿足的嘆息。
 
  渾身傷的。纖瘦的。敏感的。有點喜歡疼痛的。
 
  進入時他緊緊掐著那毫無障礙便可摸到髖骨的腰臀,讓自己完全埋進身上那具窄緊火熱的身體裡,然後一次又一次抬起壓下的同時準確地擦過那讓對方會瞬間癱軟的位置,滿懷惡意地以反覆累加的快感逼出破碎的喘泣與不時拔高的呻吟。
 
  一連換了幾個姿勢,最後他把他扣在懷裡,已經被作到筋疲力盡的襲擊者只能象徵性地掙動幾下後便氣息紊亂地在他懷抱裡安頓下來,沒開口。
 
  「你知道,到了早上我就能知道你是誰。」扔開沒什麼作用的遮眼布,男人的手指輕輕沿著身上軀體的肩膀滑至腰際,又順勢揉壓了下幾乎承受了自己一整晚的柔軟入口。
 
  對方輕哼了一聲,尾音卻因為被觸及敏感處而飄忽了下。
 
  男人摟著一連襲擊了自己兩次的人,收緊了手臂靜了會兒,像是突然被提點了什麼般嘴角淺淺勾起優雅的弧度。
 
  「這樣吧,待到早上,明年我們就在正確的時間點去看那片棉花田。」
 
  青年沒有答應,只是把自己更往男人的懷裡蹭了蹭。
 
Act. 9
 
  早晨,兩人再度自交纏的狀態裡清醒,而確定彼此關係終於明朗化的男人僅僅只是挑起眉望著懷裡被昨晚的自己徹底疼愛過的大男孩。
 
  你總是把自己弄得一團亂嗎,男孩?
 
  呃,事實上,如果你不介意,Sir,如果你允許,我也可以把你弄得跟我一樣一團亂。
 
  青年臉上綻開了一個滿懷期待的羞赧微笑。
 
 
  Fin.
 
 
 
小哈的病真是...不忍說(老鄧搖頭
看完整篇我只覺得
親愛的
你大概只差ㄐㄐ沒把L拔綁起來上惹吧(淦
 
為什麼我沒有ㄐㄐ(痛哭流涕
 
恭喜小龍多了個病得很嚴重的繼母><
小哈強上了!!!!!!!!!!!!
(此人也病了xd
 
突然覺得,我也病了(無藥可救的那種
自家兒子把老子給賣了。做的好
 
病病但是好可愛!!!!小哈和小哈的病和小少爺都好可愛!!!!!!!!
這樣的病不治也沒關係啊啊啊 相信L拔也是樂在其中這麼想的>/////<
看到小少爺眾叛親離(?)寧可陪坦萬分有衝動拔杖自盡最後還是只能認命的樣子大笑好久www

捧花膝滑行100尺來告白!!!真的非常喜歡g大筆下的HP!!
不管是筆風還是角色(尤其是角色!!大愛g家的Malfoys!!!!)或情節都很有味道(L)
從No.158開始看的,然後就完全摔下坑去被g大的故事們迷住了
會一直支持下去的(〃∀〃)ノ゙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67-877fd27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