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104)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LH能量超不足嗚嗚嗚QAQQQ

  
--

 
104. 屋漏偏逢連夜雨

 
  Harry吃了一驚,怎麼也想不到對方竟然就這樣在Hogwarts對著學生使用不可饒恕咒。
 
  反應極快地舉起已經握好了魔杖的手,用同等級的魔咒抵消了以自己為目標的紅光,Harry生生嚥回了送出抵銷魔咒後習慣性就要順著魔力一起出口的切割咒,而是換了另外一個會追著目標的捆綁咒出去,在Dolores Umbridge被細細的繩索給綁了起來以後才又甩了一個一般的石化咒,讓她完全無法動彈,只能瞪著眼睛死死盯著他。
 
  Harry走了過去,確認了對方沒有危險性以後先歎了口氣。
 
  「老實說,我對您有點失望,Umbridge女士。」Harry皺皺眉,「如果您這麼迫不及待地想前往Azkaban,用不著這麼麻煩,我想這點小忙我還是幫得上的。」
 
  似乎是終於意識到自己剛才做了什麼,Umbridge的臉瞬間白了,雖然因為被石化的關係看不太出來。
 
  Harry抿抿唇。他討厭Dolores Umbridge,全然的討厭,但他也不會因為討厭哪個誰就非得逼死對方不可,只求自己圖個清靜、至少眼不見心不煩。她之所以這麼積極地找碴只是想讓對方知難而退,讓魔法部明白Hogwarts不歡迎他們的干涉,可惜收效甚微。
 
  Cornelius Fudge吃了秤砣鐵了心堅持魔法部是老大,理所當然認為魔法部擁有足夠的權力干涉英國魔法界的一切包含這座屹立了千年之久的古老城堡、孕育小巫師們的搖籃、英國巫師們共同的家。
 
  也許他們親愛的校長先生迫於無奈與各式各樣的壓力限制下不得不做出退讓,但他可不。這裡是教育的神聖殿堂,可不是那些政客們可以隨便進來任意干涉的地方。
 
  「我不喜歡您,女士,我相信您也同樣厭惡我的存在。」Harry微微瞇眼,「但是酷刑咒,那可就有點超過我能容忍的範圍了。我本來以為羽毛筆的教訓應該足夠讓您印象深刻,看來是我錯了。」
 
  他對Dolores Umbridge的厭惡抗拒,幾乎比當年對Voldemort還要深。對於死敵,他知道他們的過去極其相似,可是因為選擇跟際遇的不同,所以他們走上了截然相反的道路,他對於Voldemort除了恨,還有一些別的什麼,讓他在堅持著殺死對方時又會覺得不忍。
 
  可是Umbridge不一樣。她是魔法部的走狗,她盲目地隨著Fudge的命令不分青紅皂白的指控他說謊,她做過的很多事情他都無法原諒,他們兩人基本從信念上就背道而馳,毫無相容的可能。
 
  對Harry而言,Umbridge是個如果可以絕對不要遇上的類型。她自私自利、趨炎附勢,她沒有堅定的意志跟原則、她的人生沒有一個值得追求的、有價值的目標或理想。Voldemort至少還有個征服魔法界的崇高理想,並且他也為此奮鬥了數十年。但是Umbridge有什麼?
 
  停頓了一會兒,Harry冷冷勾起笑容,翠綠的眼盯著已然被石化完全沒有反抗能力的Umbridge。
 
  「……不過作為一個黑魔法防禦術的教授,您對黑魔法的運用的確熟練。勞動服務用黑魔法物品,就連信手拈來的攻擊魔咒也是法律明文規定的三個不可饒恕咒的其中之一。」
 
  Umbridge即使被石化著一就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她完全無法預測眼前的男孩接下來會說什麼、而他又打算做什麼,眼前的一切都脫離了她的掌控,不僅是他無意間展露出來的實力,還有他身上猛然讓她感到無比壓迫的氣勢。
 
  「我不喜歡您,Umbridge女士。」Harry又重複了一遍自己說過的話,認真的一字一句,緩慢而清晰,「同樣的事情,我希望不要有第二次,也希望這不會發生在其他學生身上。」
 
  「……能憑著自己手段跟實力爬到魔法部副部長位置的人,相信您還是擁有足夠的智商判斷接下來該怎麼做是最好的?」
 
  最後Harry解除了對Umbridge的石化咒和綑綁咒,對方脫力地癱倒在地板上,全身還有點無法克制的顫抖著,而Harry沒再說話也沒有再回頭看對方一眼,僅僅只是踏著平穩的腳步越了過去,走進了貓頭鷹棚。
 
  過了幾天,果然Umbridge沒敢再處處針對Harry。
 
  得以完全不受干擾地、大剌剌地在黑魔法防禦術的課堂上看自己的書,救世主十分滿意這樣的結果。
 
  雖然黑魔法防禦術的課程依舊沒有任何改變,每次上課Umbridge仍是要求所有人閱讀《魔法防禦理論》,課堂裡甚至不允許學生拿出魔杖。Hogwarts的學生們都不喜歡她,但能有救世主那樣氣魄的人畢竟是少數,多數人仍是選擇遵守新任教授定下的規則。
 
  不過在Harry的建議下,大部分Slytherin都選擇把黑魔法防禦術的課程當做是自習課,雖然指定的教科書老老實實地擺在桌上但真正在翻閱的卻是自己帶的書,Umbridge當然十分介意,卻礙於如此做的Slytherin們個個都是貴族子弟動不得,而且當她抽查課本內容時他們也總能對答如流。
 
  這讓Umbridge很生氣,卻又無可奈何。
 
  她進入Hgwarts可不只是為了要削削Harry Potter的氣焰,更重要的是她奉了部長的命令必須要糾正Hogwarts的學習風氣、講學生們導向正途,並且告訴他們外面的世界很安全,一切都在魔法部的掌握之中。
 
  過於長期的放縱造成了如今Hogwarts的不受控,她必須讓他們明白魔法部才是英國的最高領導單位,而Hogwarts只是它下面的一個教育機構罷了。
 
  沉著臉在辦公室裡思考著對策,來自魔法部的新任教授看著桌上的相框,裡面的魔法部長正望著她,一臉讚許,而她也習慣性地回了一個一切都在掌握當中的微笑。
 
  玻璃窗傳來被敲擊的聲音,吸引了她的視線,外面停著一隻貓頭鷹,爪子上抓著一封外頭用著魔法部專用臘印封口的信。
 
  從貓頭鷹身上解下信件,Umbridge迫不及待地打開了信封拿出折在裡頭的羊皮紙攤開,仔細而狂熱地把每個字句都看了遍,然後她露出了志得意滿的笑容,幾個小時以前在課堂上受的氣瞬間消散得無影無蹤。
 
  ──魔法部即將派來一位高級監察官。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65-43b5f34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