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103)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唔嘎嘎(繼續努力囤積稿子)

  
--
 
103. 狹路相逢

 
  努力說服了Ravenclaw的女孩相信自己在Slytherin過得很好並且不會有人找自己麻煩,Harry終於得以安穩地完成自己的古代神祕文字作業。
 
  為了不讓眼前的一對小情侶覺得尷尬或是有任何不自在的感覺產生,他在完成作業後便十分明智地決定先行離開,反正不管去哪都比待在圖書館當電燈泡強。
 
  抱著從圖書館借出來的書走在廻廊上,難得一個人的Harry放慢了腳步,一邊看著城堡外的景象,由於身處位置的關係,在這裡恰好可以看見Quidditch球場上正在練習的球隊,從顏色上判斷,那是Gryffindor。
 
  Weasley家的雙胞胎在黑魔法防禦術的課程上一樣不安份,明明今年已經七年級準備要考N.E.W.T,來自他們各式各樣的惡作劇產品仍是層出不窮。而且為了要對抗Dolores Umbrige,他們使出了渾身解數,最近的產品品質可是越來越高了呢。
 
  站在窗邊望著遠方在空中極速飛行的幾道金紅身影,Harry露出了懷念的表情。在過去,他也是他們的一份子。雖然這輩子沒有加入Quidditch隊,但自從上學期第一項比賽時不小心露了那一手以後,在前任畢業不得不卸任後繼任的現任Slytherin球隊隊長總是三不五時就對著自己露出了又渴望又羞怯的眼神,像是想要來死死纏著自己加入球隊卻又怕被自己一個魔咒給摔出休息室的模樣。
 
  其實Harry一直覺得自己還挺好相處的。其實如果真的來要求他加入,雖然他的確會拒絕,但也不會介意閒暇之餘去球場陪著自家學院的球隊練習切磋一下飛行技巧的。
 
  還是說是因為一年級時的決鬥帶給Matthew Freon太大的心理陰影了?困惑地搔搔臉頰,Harry又多在迴廊上待了十分鐘才踱著慢吞吞的腳步繼續在Hogwarts裡頭閒逛。
 
  自從上一次Harry和Hermione去做過一次勞動服務以後,Dolores Umbrige其實也關了其他學院的某些人晚上去她的辦公室做勞動服務,可惜都是以學生們帶著茫然不解的表情離開接著再以她夜晚間的尖叫聲告終。
 
  她不知道她的羽毛筆出了什麼問題,但她確定不管是發生了什麼事都一定是Harry Potter進行勞動服務時搞的鬼。於是每堂黑魔法防禦術的課程裡她總是以一種惡狠狠的凌厲目光注視著正旁若無人地閱讀著課外讀物的Harry。
 
  本來以為扣分和禁閉能夠讓這些學生們乖乖聽話,但如今她發現她幾乎完全拿Hogwarts的學生沒轍。
 
  關禁閉、折磨到的是自己,那些學生罰寫的句子如今都烙在她的手背上,就像是個屈辱的印記。而分數,他們一個比一個還不在意,還以為害自己學院扣了那麼多分數的Harry Potter會被他們學院排擠教訓,可現在看來可完全沒有那麼一回事,那個少年活得如魚得水滋滋潤潤。
 
  一定、要作出什麼改變才行,讓Hogwarts知道誰才是老大!
 
  寫了一封信寄給她親愛的部長,Dolores Umbrige陰狠地笑著踏出貓頭鷹棚,卻看見遠方迎面而來的綠眼少年,他姿態悠閒地捧著一本書,並且只有自己一個人。來自魔法部的女人瞇起眼,一個瞬間的衝動迫使她伸手探向口袋裡的魔杖。
 
  Harry從前方不太一樣的氣息感覺到貓頭鷹棚的入口站了一個人。通常會來這裡的人都是寄完信就離開,很少有人會停在入口一動不動。腳步頓了頓,他沒有要寄信,只是難得有空閒時間便想來關心關心一下自家的Hedwig小公主,順便多多培養一下主寵之間的感情。
 
  抬起頭,他看見了Dolores Umbrige正以一種幾乎是憎恨的表情注視著他,手裡握著魔杖直直地指著他。
 
  現在這裡只有他們兩個人。
 
  Harry停下腳步,而Dolores Umbrige握著魔杖的手微微動了動。
 
  手腕輕輕抖動了一下讓收在魔杖套裡的魔杖滑出尖端,Harry並沒有做出自己在夜行巷被其他人用魔杖指著時通常的第一反應──扔個切割咒出去先廢了對方握著魔杖的那隻手。
 
  ……他實在不喜歡讓人用魔杖指著,這會讓他攻擊戰鬥的本能一瞬間提升到最高。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他所身處的環境很少是可以隨隨便便讓人用魔杖指著自己還能一笑置之的。
 
  這裡是Hogwarts,不管怎麼說,Dolores Umbrige是現任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而他Harry Potter雖然是魔法界的救世主卻也還只是一個Slytherin的五年級生,於情於理,作為學生的他都不能無緣無故攻擊一位教授。
 
  「Harry Potter……」幾乎是咬著牙一個音一個音地拼湊完整個名字,Umbridge死死瞪著眼前的少年,腦袋裡運轉著的不外乎都是:該死的男孩、要讓他嚐嚐教訓、魔法界的救世主又如何、不過是個愛撒謊的小子為了譁眾取寵不惜散布謠言製造恐慌、必須讓他知道說謊的後果、也要讓他明白她Dolores Umbrige不是什麼可以輕視的存在……之類的字句,讓她握著魔杖的力道不由自主愈發地狠。
 
  Harry沒吭聲,也知道眼前的女人也並不需要自己開口回應,但從對方的目光裡察覺了氣氛不對勁,便也不動聲色地讓魔杖滑進自己手心輕輕握住,雖然沒有舉起魔杖做出攻擊的姿勢,但整個人卻是緊繃了起來。
 
  她知道Harry Potter面對其他教授時總會謙遜有禮的打招呼,唯獨面對自己時什麼也沒有,甚至他也從來不稱呼自己為教授!
 
  明白少年對自己的厭惡與不屑,這讓向來心高氣傲的她完全無法忍受。她是魔法部副部長Dolores Umbrige,是魔法部長Cornelius Fudge得力的左右手,在魔法部裡她曾幾何時受過這樣的氣?
 
  不過是個父母雙亡頭上多了道疤的小鬼,竟然也想要破壞魔法部的聲譽?
 
  在她看來Harry Potter就是個滿嘴謊言的男孩,先是為了要奪回公眾注意力而參加了三巫鬥法大賽,讓他僥倖獲得冠軍以後還食髓知味地為了繼續得到關注而不惜在比賽結束以前鬧失蹤、然後謊稱黑魔王已經回歸,根本不配被魔法界的民眾們如此吹捧崇拜。
 
  看著眼前的少年即使看見自己卻也沒有展現出任何面對教授時應當有的禮節,憤怒的Umbridge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躁動的魔力藉由握著魔杖的手從身體傳遞到杖身。
 
  「──Cruciatus!」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63-0b326d4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