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102)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咦咦CWT結束了嗎那我可以不要寫遊記ㄇ(倒地不起)

  
--
 
102. Slytherin總是記仇的

 
  出於一種莫名的紀念心態,Harry只替Hermione消去了手上的痕跡卻沒有消去自己的,但他沒有預期到的是看見了他手背上那行紅字的Lucius非常生氣。
 
  「誰做的?」原本正心滿意足摟著伴侶磨磨蹭蹭,卻讓他無意間看見了對方右手上的傷口,白皙的手背刻著猩紅的字跡,讓Lucius危險地瞇起眼,一瞬間湧起了殺意。
 
  手被抓得有點疼,Harry掙了掙卻發現男人抓得死緊,「……Lucius,你抓疼我了。」
 
  放輕了力道卻依舊捧著伴侶白嫩的小手,Lucius沉著臉又問了一次是誰做的。
 
  「Lucius、這只是看起來嚇人而已,我沒有真的受傷,傷口我都轉移到Dolores Umbridge身上了。」Harry眨眨眼,心裡覺得點可惜卻還是施咒消去了那道痕跡,「你看,可以消掉的。」
 
  「Dolores Umbridge?」憤怒到某種程度的Malfoy家主顯然只是選擇性地聽見了自己想知道的資訊,於是冷冷地勾起笑容,「很好。」
 
  而覺得不太好的Harry扭頭看著似乎已經準備好要去報復殺人的伴侶,心裡雖然因此覺得有點甜蜜但還是反轉過身體死死抱住了對方,「Lucius,你不可以在Hogwarts殺人。」
 
  「放心,我會把她帶到位於偏遠地區、沒登記在Malfoy名下的莊園再動手。」Lucius笑著吻了吻Harry,溫柔是真實的,笑意卻沒有到達那雙灰藍眼底,「一點蛛絲馬跡都不會有的,Love。」
 
  不是這個問題好嗎。Harry扁著嘴,「我已經自己給她教訓了,你不要亂來,我不想去Azkaban探監,那兒很冷。」
 
  Lucius摸著下巴思考了一會,「要製造出她因為壓力過大而自殺的假象也不是辦不到的,就是麻煩了點。」
 
  「Lucius Malfoy,現在立刻舉起你的手向我發誓你不會用各種方法試圖殺掉Dolores Umbridge……間接促成也不行。」
 
  「親愛的,她傷害你。」Lucius抿起唇,當然沒有發誓,心疼地摸了摸已然消去了痕跡的嫩白手背,「雖然你避過了,但是這並不能抹殺她想傷害你的這件事情。如果今天你沒有事先做好準備,那些字就真的刻在你手上了。……你要我如何容忍她繼續存在?」
 
  Harry索性整個人窩進Lucius的懷裡,用貴族漂亮的鎖骨磨著牙,含含糊糊地開口,「那你把她趕出Hogwarts就好,我討厭她、可也沒想她死。」
 
  鎖骨間溫軟的咬舔觸感讓Lucius輕輕扳起伴侶的臉蛋深深吻住,霸道地捲走了對方所有空氣,直到Harry伸手推他才意猶未盡地放開了還是學不會用接吻時該如何維持呼吸暢通的小愛人,「好,你不喜歡,那就趕她出去。」
 
  不弄死她,但可以往死裡整她。
 
  在心裡撥弄著美好的算盤,Lucius心情愉悅地又親了親Harry微紅的臉頰,才想起另外一件事情,「她只罰你跟Granger?」
 
  「是啊,大概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她對Draco倒是挺溫和的。」
 
  「哦。」
 
  按理說,在課堂上找那女人麻煩的Draco也有份,但據兒子的報告,Dolores Umbridge似乎在聽見他是個Malfoy時就立刻改變了態度變得友善了起來。懂得對有權勢的貴族子弟和顏悅色,卻不夠聰明,對時局也看得不夠明白,沒把真正該和氣對待的人好生照顧好。
 
  以為他和Harry之間只是逢場作戲或是玩玩嗎?Lucius冷冷勾起笑,佔有慾十足地收了收手臂的力道,把懷裡的男孩摟得更緊,像是要把他揉進身體裡一樣的緊密。
 
  「唔?」感覺圈著自己的手臂加重了力道,Harry扭了扭讓自己用更舒服的姿勢窩著,然後低頭看了眼時間,慢吞吞地從懷裡抓出一塊白水晶,「……也差不多該是咒語發作的時候了,希望她今天能有個美妙的夜晚。」
 
  宵禁時刻,Hogwarts黑魔法防禦術教授辦公室發出了極其慘烈的尖叫聲。撥弄著自己刻意留在辦公室的紀錄水晶,Harry揮揮魔杖讓聲音變小。
 
  畫面裡,Dolores Umbridge以不可置信的眼神直勾勾看著手臂上突然冒出來的兩句話,接著發出了痛苦的慘叫聲,與此同時,她手上的傷口就像正在刷新的訊息一樣一遍又一遍地猙獰翻紅一次次鮮明起來,完全呈現了書寫者當時的力道跟速度。
 
  妳過去怎麼對我,現在就讓妳嚐嚐這股滋味。
 
  不管怎麼說,Harry某種程度上也還是很記仇的。
 
 
  然後全Hogwarts都發現他們溫文儒雅了四年的Harry Potter在第五年突然轉了性子頻頻和新任黑魔法防禦術教授作對。
 
  平時不論對哪個教授都彬彬有禮的救世主突然在他向來表現最好的課堂上展現出極度不合作的態度,不僅帶頭在課堂上閱讀課外讀物,也完全不把教授放在眼裡。當怒極了的Dolores Umbridge狠狠扣去Slytherin的分數時,他眼睛眨也沒眨就在下堂課讓另外的教授把分數給加回大半。
 
  雖然幾個聽聞了風聲、不同學院的好友都十分憂心Harry這樣的行為會導致其他Slytherin的不滿,畢竟雖然Harry能夠替自家學院加不少分,但無法否認的是Slytherin的綠寶石的確以一種極為緩慢的速度在慢慢減少著,而誰不知道Slytherin向來最重榮譽。
 
  即使Harry已經是五年級生、而且又在去年贏得了三巫鬥法大賽,但也不能保證那些Slytherin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而暗中對Harry使絆子教訓他。
 
  「Draco,其他Slytherin……沒對Harry說什麼?」Hermione皺著眉瞅瞅不遠處正在找書的Harry,轉頭問著自家男友,對方只是笑著搖搖頭。
 
  一個一個都這樣,這幾個Slytherin就會這樣神神秘秘的微笑卻又什麼都不講。Ravenclaw的萬事通小姐瞇起眼狠狠瞪著身旁的小鉑金,「Draco Malfoy,給我從實招來!」
 
  對方一臉無辜地眨了眨一雙美麗的銀灰雙眸,露出了有點糾結的表情,卻還是閉著嘴什麼也不說。
 
  「Hermione,妳這是在為難Draco。」拿著本古代神秘文字對照用的字典走回來,Harry出聲解救了自家室友。
 
  Slytherin內部的消息向來不允許洩漏出去,學院首席、年級首席之類的事情畢竟是Slytherin才有的傳統,其他學院雖然隱隱約約會感覺得出Slytherin們似乎有幾個像是領頭之類的存在,但每個學院畢竟都有那麼幾個實力優秀讓人下意識會選擇遵從的存在,便也不會再深究下去。
 
  只是他們不知道一個首席在Slytherin裡的地位有多重要,而一個首席的命令對他所領導的人們而言有多麼絕對。
 
  年級首席是每個年級的頭,學院首席則是整個學院的頭,而Harry在Slytherin的地位是學院首席,他的意志就是所有Slytherin們所必須遵從的方向,只是扣幾個學院分又算什麼。
 
  「Harry,雖然Umbridge教授的教學方式真的有問題,但她畢竟還是正式聘來的教授,她扣的分數只要理由正當都是具有實質效果的,你讓你們學院的寶石少了這麼多,我不認為他們會當作什麼事情也沒發生。」
 
  「我沒事的,Hermione。」Harry悠悠哉哉地翻開了課本,「Slytherin的大家都對我很好,沒什麼人怪我。」
 
  真的嚴格說起來,也只有作為院長的Severus Snape在他踏進辦公室的時候皺了皺眉,淡淡地扔下一句別鬧過頭了便轉身進了魔藥實驗室繼續他的研究,根據他的觀察,他家院長最近似乎是在研究改良縛狼汁的樣子。
 
  這樣說起來其實整個Slytherin學院上到院長下到學生全都縱容了他的任性。噢,還有Lucius,所以包容他的人們裡甚至還包含了畢業的校友。
 
  「……真的?」Hermione狐疑地看著Harry,對方一臉沒事的樣子,但從這幾年的認知裡她知道對方就算發生了什麼天大的事情也會保持一副平常的模樣,只為了不讓周遭的人擔心煩惱。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62-7bad61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