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101)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預購最後一天!!!!!!(拉布條奔馳)
  LMHP《No.158》預購至今晚12點為止

  
--
 
101. 勞動服務

 
  晚餐結束後,Harry和Hermione一起走在前往黑魔法防禦術教授辦公室的路上。
 
  「Harry,你真是太不小心了,怎麼也被罰了勞動服務。」Hermione微微皺眉,看著身旁一臉無所謂的黑髮男孩。
 
  「我討厭她。」Harry聳聳肩,十分明確地,「並且我和你同樣被她毫無建設性的教程給氣到了,就回了她幾句,反正也能順便跟妳作伴。」
 
  Ravenclaw的女巫不苟同地瞪了瞪身旁的Slytherin救世主,「我都聽Draco說了,他說你可不只是回了她幾句而已。Harry,現在才剛開學,第一堂課就惹惱教授,這樣不大好吧。」
 
  「別擔心,我自己有辦法。而且,誰也無法保證她能不能教那麼久。」
 
  「Harry,Hogwarts的教授最少也都是簽了一年的合約的。你再怎麼不願意,也是得忍受她一年。」
 
  「那只好看是黑魔王的詛咒比較厲害,還是Umbridge女士的命比較硬囉。」Harry冷冷一笑,紳士地替Hermione率先打開了門,「淑女優先。」
 
  Umbridge在充滿粉紅色與貓咪掛飾的辦公室裡頭等著他們,笑得意氣風發,而眼前的桌子一如Harry所預料的擺放著兩張白紙跟兩隻羽毛筆。
 
  「晚安,Mr. Potter和Miss Granger,你們今晚的勞動服務很簡單,那就是抄寫我要求你們抄寫的句子二十遍。」Umbridge微笑著擺出請的姿勢讓兩人各自選了位置坐下。
 
  Harry拿起自己眼前的羽毛筆看了看,不動聲色地在上面附了一個無聲咒,然後他把自己的羽毛筆朝Hermione遞了過去,「Hermione,我能跟妳換嗎?」
 
  不覺得有什麼不可以的女孩乾脆地把自己的羽毛筆交到了男孩手心,然後她望著眼前的用具,僅僅只有一張白紙和一根羽毛筆,這讓她微微皺起了眉。她請同學先把自己的書包給拿回去了,「Professor Umbridge,我想我需要墨水,或者妳能讓我回去拿?」
 
  「不、不需要墨水。」Umbridge冰冷的微笑,「直接寫,Miss Granger,『我不該質疑師長的權威。』至於你,Mr. Potter……『我不可以撒謊。』」
 
  Harry挑起眉,把玩著手裡也已經施好咒的羽毛筆,「二十遍就夠了嗎,Umbridge女士?」
 
  「請稱呼我為Professor Umbridge,Mr. Potter。」Umbridge看著正打算下筆書寫的Hermione,惡意地咧開笑容,「是的,我想二十遍就能夠帶給你們足夠的教訓了。」
 
  Hermione狐疑地抬頭看了女人一眼,手裡握著的羽毛筆遲疑地點了點白紙,點點猩紅印在白紙上,讓她嚇了一跳,然後她發現自己正握著筆的手背也多了幾個紅點,這讓她停下了書寫的動作,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再繼續下筆,她已經大概知道這隻筆的功用。
 
  「繼續,Miss Granger。」Umbridge的聲音聽起來既溫和又甜美,「二十遍,Mr. Potter,你也該開始了,別浪費時間,不是嗎?」
 
  「說的也是,我也想早點完成我的勞動服務離開這裡。」Harry給了女人一個小小的微笑,然後他低下頭猛力且快速地書寫了二十遍「我不可以撒謊」,期間眉頭皺也不皺,白皙的手背隨著他的力道狠狠浮現了火紅地像是烙印的字句,看起來觸目驚心。
 
  Harry放下了筆,把白紙朝女人的方向一推,「妳要的二十遍抄寫。」
 
  被Harry的舉動給嚇到,Umbridge死死瞪著明明手背上出現了正確的效果卻看來毫無任何其餘反應的男孩,對方一臉平靜地回望,像是一點疼痛也沒有。
 
  這不正常。
 
  就在兩人無聲對視的時候,發覺Harry已經完成勞動服務的Hermione也加快了自己書寫的速度。只是一個句子寫二十遍而已,難不倒她。
 
  「Professor Umbridge,我也完成了。」同樣放下筆,Hermione交上自己的抄寫,工整的二十遍「我不該質疑師長的權威」,接著她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上鮮紅的字句,沒有什麼反應便放下了手,反正過幾天就消了。
 
  發現Ravenclaw的女孩和救世主同樣沒什麼反應,Umbridge皺起眉。
 
  「勞動服務做完了,我們可以離開了嗎?」
 
  雖然如此說著,但Harry和Hermione已經一前一後地站了起來。作為學院首席跟級長,他們還有太多事情要做,因此就連平時對師長十分敬重、幾乎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Hermione也跟著Harry站起身。
 
  「……希望你們記得今天的教訓。」不管怎麼說用黑魔法物品懲罰學生這件事情是無論如何也不能開口詢問相關事項的,無法驗證也看不出究竟自己準備的兩支羽毛筆是否完美發揮它們作用的Umbridge沉默了一會兒才放行。
 
  「當然。」Harry在Hermione說話前先開了口,「祝妳有個美好的夜晚。」
 
  然後他拉著女孩的手便直接離開了辦公室,一直走到了Slytherin和Ravenclaw交誼廳距離的中間點時,Hermione才問出口,「Harry,那兩支羽毛筆到底……」
 
  Harry先是拉起Hermione的手低聲唸了一句咒語,讓女孩手上的痕跡一點一點的消失,才回答,「那是一個黑魔法物品,原本墨水應該是寫字者的血,每一筆都會像刻在手上一樣的疼。」
 
  「可是、我寫的時候一點都……你做了什麼?」
 
  「傷害轉移咒。」Harry突然心情很好的綻開了笑容,「祝福Umbridge女士能有一個美好的夜晚。」
 
  他施下的咒語很簡單,效果卻極好。能夠讓他們在書寫的當下完美呈現出Umbridge要的視覺效果,但實際上他們用的卻是羽毛筆持有人的鮮血,至於真正的傷口自然也會刻回羽毛筆擁有者的身上,他們手背上的其實只是假象。
 
  為了不讓對方立刻發現,Harry還刻意延後了效果發揮作用的時候,讓他們能有足夠的時間離開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的辦公室也不會被遷怒到。沒有當場查獲,Umbridge自然不能指責是他動了手腳,而要事後追究,恐怕用黑魔法物品懲罰學生的她會先遇上麻煩。
 
  不管怎麼說,就算魔法部再怎麼針對他,Harry Potter始終還是公眾心目中的救世主、去年三巫鬥法大賽替Hogwarts贏得冠軍的黃金男孩。相較於這幾年辦事不力總是出包又常常隱瞞事實的魔法部而言,公眾對於他的信賴感還是比較高的。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60-816ecf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