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99)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說到日期其實我一直以為今天星期四(ryyyy
  LMHP《No.158》預購倒數第三天

  
--

九十九、DADA in Afternoon

 
  「Hermione,聽說妳在黑魔法防禦術的課堂上把Umbridge教授得臉都給氣歪了?」
 
  午餐時間是例行的八卦時間,才幾分鐘的用餐時光,Ravenclaw新任女級長間過去五年的榜首小姐Hermione Granger公然在課堂上挑戰教授權威的消息便傳遍了整個Hogwarts。
 
  避開了議論紛紛的大廳,一群人先是去了廚房一趟打劫了許多點心飲料才走到黑湖邊鋪開野餐巾坐下,Ron手裡先抓了一塊蜂蜜小甜餅,還沒咬下去便迫不及待地先問出了口。
 
  「那女人的臉本來就是歪的。」Hermione還沒來得及開口,一旁的Draco便挑起眉,伸手接過事主切好遞過來的蛋糕,「她罰妳勞動服務?」
 
  「只是晚上去她辦公室抄寫。」
 
Harry準備拿小餅乾的手停頓了一下,反覆思量了一會兒,就這麼直接地要好友別去是不可能的,而要對方下午的魔藥課刻意炸了自己的魔藥以求得另一個勞動服務似乎可行性也不大,「……今晚?」
 
  「嗯。」
 
  「所以Hermione說了什麼?」揀了一盤餅乾進盤子裡,Harry一口餅乾一口奶茶地吃起了時間有點太早的下午茶。
 
  「我不認為我們這學期的黑魔法防禦術能學到什麼,她的課就是讓所有人收起魔杖翻開課本開始讀第一章。」Hermione沒有回答,而是蹙起眉,幾乎沒有什麼事情比得上學習不到新知更能讓一名Ravenclaw感到恐慌跟焦躁。
 
  「依照她的教程我們根本要到O.W.Ls那一天才會真正舉起我們的魔杖施下這學期的第一個防禦咒語,但是這門課不該是這樣的!」
 
  「不知道這種課程能不能申請免修。」上完同樣一門課的Neville皺著臉,身邊的Blaise順手挑了個水果塔放到他的掌心裡。
 
  聽了兩個上過課的好友的形容,對黑魔法防禦術課程得期待降到最低的Pansy懶洋洋地搖著扇子,想起那位新教授讓她一早就反胃的可怕衣著品味,Slytherin的小公主抿抿唇,「那倒不如期待校董們聯合署名把她廢掉。」
 
  才說完,幾個孩子的視線同時投向了某位身分是校董兒子的小鉑金身上,貌似他家長輩還是Hogwarts十二校董之首。
 
  「……你們怎麼不看Harry。」引導所有人的目光轉向,Malfoy家小少爺不太貴族地癟癟嘴。校董兒子算什麼,這裡可還有一個更可靠的校董伴侶。要知道,他父親可以拒絕他的要求,但父親身上的Veela血緣可由不得他對Harry說不。
 
  視線一瞬間突然通通聚焦在自己身上,Harry哽了一下立刻舉起杯子用奶茶把卡在喉嚨裡的餅乾給沖下肚,咳了幾聲確定沒什麼問題以後才開口說明,「她是魔法部派來的,要是讓校董們聯名把她驅離教授職位,到時候魔法部肯定還會再想辦法安插個連校長也管不著的職務進來……這樣到時候就更難辦了。」
 
  知道Harry分析的有道理,幾個孩子一瞬間沉默了下來,反覆苦思。
 
  「不過別擔心,Lucius有答應我會盡快解決這件事情的。」
 
  雖然沒辦法利用校董的名義直接把Dolores Umbridge從教授職位上剔除,但Lucius仍是在他上火車前信誓旦旦地保證他會很快地解決這件事情,要他安安心心地過日子。
 
  懷著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的心情,Harry一時倒是沒有做出什麼反抗Dolores Umbridge的計畫,沒想到才第一堂課Hermione就讓那位女士給盯上了,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左手不自覺地撫上右手手臂,理智上知道已經不是同一具身體了當年那支黑魔法的鮮血羽毛筆並未在自己如今的手上留下任何疤痕,指尖拂過的那一瞬卻還是感覺滾燙得像是立即就要浮現那行血紅的字一樣。
 
  I can not tell lies. 我不可以說謊。
 
  淡淡揚起笑,冰冷的翠綠視線遠遠望向城堡的方向。
 
  ──l only tell the truth.
 
 
  下午的黑魔法防禦術課程,Harry一踏進教室便捨棄原本坐在前排的習慣,而是另外找了個中間靠走道的位置坐下。雖然不知道他們新上任的學院首席打算做些什麼,但看起來似乎沒什麼大事,五年級的Slytherin學生便也就各自落座。
 
  和習慣提早到教室的Slytherin不同,除了跟著Harry一起先到教室的Ron以外,其他大部分的Gryffindor們都是直到上課鈴快響才陸陸續續地進入教室,而且不知為何每個人的表情都躍躍欲試,像是在期待著什麼一樣。
 
  想了想,明白一群唯恐天下不亂的Gryffindor大概是在期待稍後的課程裡會不會出現一個和Hermione一樣站出來挑釁Dolores Umbridge的勇者,Harry只是懶洋洋地翻了翻擺在桌上的《魔法防禦理論》,然後不屑地撇撇嘴。
 
  然後上課鈴響了,一身桃紅的Dolores Umbridge走了進來。
 
  「午安,孩子們。」像是早上的不愉快完全不存在一樣,Umbridge瞇著她小小的眼睛甜滋滋嬌滴滴地開口,一面走到了講台,發現只有稀稀疏疏的問好聲,她的視線環顧了一圈,特別在教室正中央靠走道的某個地方停頓了一下。
 
  她嗯哼嗯哼地清了下喉嚨,「我希望以後我像你們問好時,你們可以回答我。比方說,當我說『午安,孩子們』時,你們可以回應我『午安,Professor Umbridge』。明白嗎?我們來試一次。午安,孩子們。」
 
  「午安,Professor Umbridge。」
 
  學生乖巧且極高的配合度讓她十分滿意,於是她繼續開口下了課堂命令,「把你們的魔杖收起來,這門課我們不需要使用魔杖。然後,翻開你們眼前的《魔法防禦理論》,閱讀第一章。」
 
  Harry讓身體放鬆地靠上了椅背,雙手以最舒適的姿態交叉在胸前,沒動。
 
  不只是Harry,他身旁的Draco也一副悠閒的姿態坐著完全沒有翻開課本的打算,自家的學院首席跟年級首席兼級長都沒動作,Slytherin們自然也沒有人依著Umbridge的命令收起魔杖翻開書。
 
  對Slytherin而言,學院首席是僅次於院長、絕對的存在。至於那站在講台上他們得喊一聲教授的粉紅色物體根本什麼也不是。
 
  發現Slytherin們一點動作也沒有一副就是在挑釁的模樣,教室另一邊的Gryffindor五年級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裡不約而同地沸騰了。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58-293516f7